安徽省高級法院院長張堅遭惡報落馬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消息,安徽省高級法院院長、原湖北省司法廳廳長張堅,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張堅,男,一九五五年九月生,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零年七月,任中共湖北省司法廳黨委委員,省監獄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二零零零年七月至二零零八年二月,任中共湖北省司法廳副廳長,省監獄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省司法廳廳長,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黨委書記;二零零八年二月,湖北省高級法院副院長,二零一三年一月,任中共安徽省高級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張堅'
張堅

張堅在擔任湖北省司法廳廳長、副廳長八年間,在其主管的湖北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腦班等地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167人。

(一)「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的罪惡

所謂「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實質上是個法外非法機構,是專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的邪惡黑窩,長期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二月,湖北省將洪山監獄的一所三層樓獨立的院子劃作洗腦班,用於轉化從湖北省各地被綁架而來的法輪功學員,對外稱「湯遜湖度假村」,對內稱「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二零零二年四月開辦第一期洗腦班到二零零九年三月之間的七年時間,每年辦班六期,每期劫持二十到五十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採用的邪惡手段包括:隔離、矇騙,並施行車輪戰術,幾天幾夜不許休息;幾個人圍住一名法輪功學員拍桌打椅,百般辱罵、恐嚇。如果這些手段不奏效,就用極其卑鄙下流手段,強制寫「決裂書」。不許睡覺;罰站「軍蹲」,站時間長了,以姿勢不對為藉口踢打;看到被折磨得不行了,就放鬆一下,緩過一點又開始迫害,企圖將法輪功學員迫害的神智不清時,以達到他們的目的。有的法輪功學員不屈服,就連著辦二期洗腦班。

(二)湖北省勞教所的罪惡

法輪功學員曾憲娥是湖北省十堰市顧家崗工商銀行的女職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曾憲娥依法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回來後被非法勞教,在湖北省女子勞教所受盡了折磨,年僅三十六歲就被沙洋勞教所虐殺。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她丈夫被告之曾憲娥因心臟病已死亡,趕到醫院,曾憲娥的遺體被從冰櫃推出,衣服是新的,頭腫的很大,雙手緊攥在一起,身體是軟的。曾憲娥丈夫要求重新換衣服,並查看身體,但被拒絕;曾憲娥的弟弟帶法醫要求鑑定被拒絕;要拍照也被拒絕;要拉回十堰安葬同樣被拒絕;遺體火化時也不讓家屬靠近;家屬回到十堰後被告之不許開追悼會,不准將此事透露出去。

據明慧網報導,截至二零一零年,已知被沙洋勞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共有十二名:隨州的劉光風、褚中平;荊門的楊佩戰、李小敏、陳和平;鄂州的潘正惠;襄樊的鄒遠濤;黃岡的楊才銀、喻福祥、歐陽明、南初寅;十堰的曾憲娥。由於中共邪黨嚴密的信息封鎖,勞教所內的許多罪惡至今仍被掩蓋著。

(三)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的罪惡

湖北省每一任司法廳長上任時都要到范家台監獄視察,唆使獄警迫害法輪功,「讓上級領導省心」,致使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劉曉蓮,赤壁市赤壁鎮八寶刀村農婦,曾經被四次非法抓捕、遭受過「五馬分屍」酷刑折磨和在精神病院「毒針摧殘」。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劉曉蓮老人在中共邪惡之徒的瘋狂迫害下,含冤離世,終 年六十八歲。

中共酷刑示意圖:五馬分屍
中共酷刑示意圖:五馬分屍

湖北省浠水縣汪崗鎮法輪功學員王正安,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荊門沙洋范家台監獄遭受迫害,於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出獄回家,九月七日含冤離世,終年73歲。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左右,鄭捍東等法輪功學員從琴斷口監獄被轉至洋范家台監期間,鄭捍東的身體被迫害的出現多種疾病,直至生命垂危,監獄都不放人。鄭捍東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下午三點被迫害致死。

沙洋范家台監獄將荊門市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陳啟季迫害致奄奄一息,於二月七日送回家,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含冤去世。

張堅在安徽省高級法院任院長期間操控、指揮下轄法院冤判法輪功學員,對所有上訴的法輪功學員案件一律駁回維持原判。致使法輪功學員遭受冤獄,甚至被迫害致死。

◆安徽省蚌埠市五河縣法輪功學員王平女士,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結束一年的冤獄迫害時,身體虛弱,回家後還不斷地被騷擾,送到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強迫打針,注射不明藥物,以致奄奄一息、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一七年五月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三歲。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安徽省六安市法輪功學員葉光平家人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接到監獄方通知聲稱:「葉光平在勞作期間因高血壓突然倒下暈倒,被送往皖北醫院進行搶救。」醫院方聲稱:「葉光平因高血壓引起的腦幹大量出血,送來時已深度昏迷。」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中午十二點左右,醫院宣告停止葉光平心跳,並且放棄搶救。

葉光平的遺體後背全部呈現紫色狀態。監獄方以相關規定為由禁止家屬拍照、錄音,也不准許家屬翻看對葉光平在醫院搶救期間的病例,更不準帶走。

◆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法輪功學員白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晚十一點左右,被國保警察誘騙開門後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十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白傑和另幾個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到宿州市監獄迫害,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五歲,遺體被強行火化。戰友給他穿衣服時看到,平時一米七八、體重一百七八十斤重的他,身上只剩下骨頭,臉瘦的變了形 ,看著嚇人,幾乎認不出來是他。在醫院搶救的十幾天裏,只允許家人在規定的時間裏,隔著門窗的玻璃看一眼。即使在搶救期間仍然把腳鐐鎖在床上,直到死後才把腳上的腳鐐去掉。

◆安徽省亳州市14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二零一六年初,安徽省亳州市610組織指使譙城區法院對二零一三年九月份綁架的14名法輪功學員做出了非法判刑。李冬梅被判十年;白傑被判十年,朱少軍七年,賈紅娟八年,王守略和付明義分別被判六年,蔣月華、王俊芝、朱鳳敏分別被判三年,李海峰被判三年六個月,另外李海峰、崔勇、唐家玲、趙素蘭、張素美也被判刑。

縱觀歷史,迫害佛法,無人能逃脫罪責,不用說羅馬尼祿、中國三武一宗被惡報的警示,明慧網消息統計顯示,這些年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地區人數分布與其迫害程度成驚人正比。張堅被查被懲是必然的,因為他們犯下的罪業是必須償還的,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