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敘永縣不法人員多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澤民發起迫害法輪功的迫害後,四川敘永縣的公檢法人員多年來也一直迫害當地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敘永縣政法委書記黃邦華在洗腦班上咆哮:「江伯伯說好就好,不好就不好。不讓你們煉,你們就不准煉。老子是當過兵的,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們幾個煉法輪功的。你不服隨便你告到哪去,叫你來學習轉化思想,沒叫你來宣傳。」現將敘永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部份事實曝光如下。

一、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遭非法關押、罰款

二零零零年二月至四月,敘永縣城有趙生雲、范小琴、陳桂珍、黃殊蘭、黃靜蘭、李家衛、陳啟華、丁啟蓉等多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當地公安非法截訪,把他們押送回來直接投進看守所非法拘禁,並每人非法罰款五千元以上。

敘永商貿局職工陳桂珍在北京上訪因不報姓名和住址,被北京公安用多種酷刑折磨。如:轉圈:兩腿、手臂抻直,兩手各提一個很重的包包轉圈圈,直至轉暈摔倒在地上;其二「飛」:腰彎成七、八十度,兩手往後向身後抬起,兩腿、手臂抻直,也稱作「飛」;其三「蘇秦背劍」:把一隻手從腋下反背過去往上,另一隻手從肩上往下反背銬在一起;其四,就用拳打腳踢;導致她的小手指一年多都沒有知覺。

敘永縣公安局警察與其單位外貿公司經理李富華等陳桂珍押回後,非法關押看守所十五天,罰款六千元(向家人罰款五千元,陳桂珍身上的現金全部被搜光)。

敘永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打擊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剝奪公民的信仰權,依法上訪的民主權,導致法輪功學員名譽受損、經濟受損、身心受損、家庭受損。每個家庭因自己的家人上訪遭到政府、公安的打擊而深感恐懼。

二、洗腦迫害

敘永縣政府、政法委、各級六一零、公檢法,迫害一開始就在公安局內的消防中隊裏舉辦了兩期洗腦班。洗腦班非法拘禁他人,強迫他人在失去人身自由等強大高壓下放棄修煉法輪功,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敘永縣城遭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袁仲英(七十多歲)、黃殊蘭、陳桂珍、范小琴、王治中、甘宗義、朱湘玲、趙生雲等。

趙生雲是敘永縣通機廠的職工,她抵制洗腦被非法勞教。她回憶說:我是第二批進洗腦班的。二零零一年二月十日,我單位的主管部門五人多次到我家守候,非要帶我到洗腦班去「學習」,我堅決不跟他們走。可憐我丈夫禁不住邪惡的恐嚇,他也催促叫我跟著來的人走。敘永政法委六一零頭目黃邦華任意調集縣公檢法、政府人員、教師,國保人員郭定義、黃炳軒等人參與洗腦班迫害,還設有戴紅袖章的門衛。

洗腦班的「教員」每天拿著攻擊大法的文章來宣讀。我是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者,知道真相,絕不接受謊言洗腦。一天晚上,公安一科打電話威脅我丈夫說:你家的趙生雲,問題重大。最好你先給她做做工作,叫她先寫個「保證」表示悔過,不然……於是我丈夫就立即給我施壓,對我說,你想好,做好準備,今後我可沒時間來看你。

我在洗腦班上說: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使人真修向善,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有何不好?這時政法委書記黃邦華氣勢洶洶地說:江伯伯說好就好,不好就不好。不讓你們煉,你們就不准煉。老子是當過兵的,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們幾個煉法輪功的。你不服隨便你告到哪去,叫你來學習轉化思想,沒叫你來宣傳。並大聲吼:把她帶下去。在場的國保警察及洗腦班人員將我關進看守所。此時,黃邦華還逼迫我丈夫到看守所來做我的「思想工作」,要我配合上電視,現身說法污衊法輪功,遭到我嚴詞拒絕。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政法委、六一零、國保迫害升級,對我實行逮捕。我絕食反抗,於是獄警指使在押犯人強行插管野蠻灌食。女所長羅輝玲還給我注射不明藥物,令我昏迷。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我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十個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縣六一零政法委人員拿出瀘州市勞動教養委員會非法勞教一年的通知來叫我簽字。我不服此決定,分別向四川省勞動管理委員會、瀘州勞教委員會申訴,結果石沉大海。

陳桂珍是敘永縣外貿職工。她訴說: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十點,公安國保隊長郭振宇帶隊,其中有政法委的一個高個子,還有商貿局范澤貴,西外社區劉二妹,及四個警察闖入我家。進門聲稱:陳桂珍,今年天氣熱(那時氣溫43度)我們特來送你到古藺黃荊老林去乘涼。我答: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其中一人說: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非去不可。

此時我還穿著室內休閒的短衣短褲,光著腳,他們就開始強行綁架,拉手的拉手,抬腿的抬腿,抬著我快速的飛跑,我的身體在樓梯間撞來撞去的,從六樓抬到樓下,塞進警車。我立即高呼:警察抓好人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急忙關上車門飛快的開走。大概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到達古藺黃荊老林的一家賓館─洗腦班所在地。據說古藺縣的,瀘州市江陽區的法輪功學員也被綁架到了這裏來洗腦,封閉式的單個隔離關押。

洗腦班全是封閉的,我被關進一間臥室,四十多度高溫,沒有電扇,還不准我開窗子。姓陳、姓雷的兩個警察,和兩名中年婦女二十四小時輪流包夾我。他們可以輪換出去透氣。我分別給他們講真相,其中三人都默默地聽著不作聲,只有那個姓陳的警察不聽,還揚言說:我幹了多年轉化法輪功的事,在我手下沒有誰不轉化的(此人第二年遭惡報死亡)。

我告訴他們我曾多種疾病纏身,一九九八年開始煉法輪功,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煉功後不久,多種疾病痊癒,給單位和家庭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我脾氣也變好了,家庭更加和睦了,工作也比原來做的更好了。我往哪裏轉化?我堅決不 「轉化」,絕食反迫害。絕食四天半後,出現嚴重高血壓,人都變形了。他們怕出問題,才叫我兒子把我接回家。野蠻綁架時,胸口和膀子撞出的瘀血,回家後十多天都沒有散。這是我遭到的第二次洗腦迫害。

曝光敘永縣正東鄉洗腦班惡行

敘永正東鄉也是苗族鄉,普遍信神。一九九九年以前,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有二百多人有緣得法修煉,那時集體煉功、學法,形勢非常可喜。中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這個小縣城的一個鄉,二零零零年臘月底也辦了二期強制洗腦的所謂學習班,每期一星期。由敘永正東鄉政府和鄉派出所執行。參與人員有鄉政府的:村長李育華,支書羅永康;鄉政法委書記羅應全;鄉派出所所長白定壽,警察羅勇等。被強迫綁架到洗腦班的有法輪功學員李學華、李俊華、張有權、先韋興、李高雲、李高崗等;家屬被洗腦班叫去訓話的有羅遠秀、宋品芬、羅應平、羅應英、先韋興等。

李高雲被洗腦班雙手吊到樹上受刑十二小時;李成貴的家屬被叫到洗腦班訓話,李成貴、李俊華還被洗腦班送到看守所拘留一個月,張有權被非法拘留一個星期;支書羅永康罵五保的孤寡老人、法輪功學員先韋興:「政府給你的,你吃多了,想造反了。」

洗腦班結束後,凡進了洗腦班的人被強迫每天每人都要按時到鄉派出所報到簽字。這個黑規定持續了好幾年。每到邪黨敏感日這些法輪功學員還遭到敲門騷擾。

三、非法勞教迫害

中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非法勞教是最方便的。不用法律程序,就可以任意的把法輪功學員投進去進行剝奪信仰的身心的摧殘。敘永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敘永政法委、六一零等機構非法勞教迫害。

陳桂珍遭勞教所藥物迫害左眼失明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早上七點鐘,陳桂珍正在餵孫女牛奶,經貿局范某某、黃煩宣來敲門,陳桂珍把門打開,說叫她到辦公室去談幾句話。結果把陳桂珍騙到公安局。到了公安局,大約等了二十分鐘,幾個公安強行把陳桂珍拉到警車上,再拉到新區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叫她簽字勞教一年,陳桂珍不簽、絕食,待第二天一早就把她送到勞教所。

陳桂珍被劫持到勞教所不久,陳桂珍的父親就悲憤去世,死前還叫著她的名字。

在四川省資中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隊長張小芳逼迫陳桂珍放棄「真善忍」信仰,安排三個雜犯包夾她,對她進行體罰:面壁罰站、蹲軍姿,坐軍姿,不准睡覺,不准喝水,不准上廁所,晚上雙手交叉背銬在床頭鐵架上。陳桂珍仍然不「轉化」。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一天下午,他們用小碗裝了半杯冷豆奶強叫陳桂珍喝,當時陳桂珍認為他們是好心就喝了。到了晚上她心速加快,好像心都要蹦出來了,全身抽筋,走不動。第二天上午,他們又把陳桂珍弄到醫院裏強行打針,打的甚麼針不曉得,過後她大腦失去記憶,然後三個包夾強行把筆拿到陳桂珍手裏,就抓住她的手寫「三書」。吃豆奶、打針後,沒幾天她的左眼發癢,慢慢就看不見了,到現在完全失明了,一點都看不見了。

四、非法判刑迫害

不完全統計,敘永縣城至少有付清明、王滿群、王建勝、李群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迫害。

1、傅清明被非法判刑三年

付清明,敘永水泥廠職工,被誣判有期徒刑三年。二零零四年四月,傅清明被非法關押看守所一個月。二零零七年四月,傅清明被馬嶺派出所綁架、抄家,非法拘押了二十五天,又騙他媳婦交了五百元罰金。

二零一二年五月,傅清明到太平鎮向林講真相,被向林派出所綁架,敘永國保馮光勇、馬玉良、羅中平與公檢法合夥構陷,誣判三年。在四川簡陽養馬河女子監獄裏,坐三年冤獄,受盡殘酷折磨。

2、王滿群被非法判刑兩次

現年七十歲的王滿群,原敘永縣糖業煙酒公司退休職工,門市出納員。二零零六年曾遭敘永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五年又被敘永法院秘判三年零六個月。七十高齡的王滿群遭受到非常嚴重的迫害,身心備受摧殘。

五、長期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來,敘永政府、街道辦、社區對法輪功學員的騷擾迫害持續不斷。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勸善講真相也持續至今。

1、大隊書記恐嚇李燕珍老人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前,敘永縣大石鄉通知大隊邪黨支書將八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燕珍帶到鄉政府恐嚇,說威脅繼續修煉法輪功要影響兒子孫子的前途,引誘老人簽字、拍照,完成他們的「交差」。

2、國保警察馬玉良驚擾九旬老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點,敘永縣六一零國保警察馬玉良,帶領西城社區的片警及其他人員到法輪功學員何繼蓉家去騷擾。何繼蓉沒在家,在路上碰到何繼蓉九十高齡的老母親,馬玉良抓住老人的手就不放,說要上她家去給她女兒拍張照片。這位老人嚇的全身發抖,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3、袁中英、張亞雲、艾會、王滿群遭到敲門騷擾

4、寫真相標語朱顯才被西城派出所警察騷擾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敘永縣西城派出所來三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朱顯才家騷擾,問他是否煉法輪功,並拿出搜查證企圖搜查。朱顯才嚴肅的說:誰也不能動我家的一根毫毛。其中一警察問:你在你樓下寫甚麼話嗎?朱顯才說:我沒有做壞事。警察就把拍的視頻給他看,問:這是否是壞事?朱顯才說:這是救人的,佛普度眾生,要人人都知道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錯在哪兒呢?朱顯才一直給警察講真相。警察將朱顯才非法詢問了六個小時才放回家。

5、郵寄真相信魏淑賢被騷擾、搶劫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四點,社區人員與興文縣國保人員四人,說來證實一下魏淑賢是否郵寄過兩封真相信。說著,一個警察讀完一張紙片上的東西後幾個人就動手抄家。魏淑賢前去制止被警察社區人員三人強拉著不准動彈,然後,他們把魏淑賢帶到興文縣公安局非法訊問,強按手印。直到晚上九點過後才送回家。

在回家的車上,魏淑賢就對他們說:我給你們公檢法司人員寄公開信,是為你們好,你們不能反面理解。不要再聽信江澤民的謊言了,不要再受他的欺騙了。我們法輪功學員是為你們在歷史的關頭明辨是非、明辨善惡,有個正確的選擇。為你著想,為你們的家人著想。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請你們趕快醒悟!回頭是岸,善惡必報是天理。請你們順天理而行,才是最好的選擇。

回到家還未等魏淑賢開門進屋,警察就喀嚓照相,照人頭,照家門外的環境。

敘永政府、社區、公安追隨迫害二十年來,不斷的騷擾法輪功學員,不完全統計,縣城,及周邊至少有三十五人以上受到長期的騷擾迫害。

六、其它形式的迫害

公民參加法院的開庭,監督法律的執行,是正常社會的司法活動。敘永政法委、國保違法阻止正常的司法活動,綁架參加開庭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六年五月,古藺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廖挺開庭審理,敘永縣一法輪功學員進入了法庭參加旁聽。庭審結束,法輪功學員被敘永國保馬玉良和一名女警綁架(作案人還有一小學校長何衛明),塞進一輛白色的小車,帶回敘永,由政法委書記李勇現場監督審問。

法輪功學員抵制其侵犯公民權利、破壞司法的違法行為,詢問、筆錄、拍照,法輪功學員一概拒絕。快到晚上六點才放她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敘永縣縣委打著6﹒26戒毒日幌子誣蔑誹謗法輪功,毒害民眾。當日上午八點半,敘永縣邪黨委主辦,東、西城派出所配合,在城區的鬧市中心楊武坊、春秋寺大門前搭台污衊法輪功,還僱用社會上游手好閒的男青年拿著話筒喊叫,詆毀大法、毒害眾生。

結語

以上所述,只是四川瀘州地區敘永縣各級政府、公檢法人員迫害法輪功大量違法犯罪事實的冰山一角。迫害法輪功的大清算早已開始,最後的審判即在眼前。當年敘永政法委書記黃邦華說,「江伯伯說好就好」的那個邪惡時代已經快結束了。希望敘永縣各級政府、公檢法人員能明白真相、停止迫害,這是能看清形勢的人的聰明選擇。

敘永縣及瀘州市檢察院中級法院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人員:

敘永縣政法委書記 黃邦華
敘永縣政法委書記 李勇
敘永縣國保 馬良玉 郭定義 郭振宇 黃炳軒
商貿局 范澤貴;西外社區劉二妹
敘永正東鄉村長李育華,支書羅永康;鄉政法委書記羅應全;鄉派出所所長白定壽,警察羅勇
敘永法院審判長 劉遠平,代理審判員 張勇 彭霄霄,書記員 李財源
敘永縣法院審判長 龍興明,審判員 魏興才, 王元彬,書記員 靳斯琴
敘永縣檢察院 檢察員夏忠文 書記員陳登蓉
敘永檢察院 檢察員黃勇 曾筍
瀘州市中級法院 審判長 萬曉波 ,審判員 程德朋 徐翻翻,書記員 杜宏麗
瀘州市中級法院 審判長 馬蘭 ;審判員李旭東;代理審判員 雷剛
瀘州市檢察院 檢察員 黃勇 曾筍
瀘州市檢察院 周瑤 李彬 夏忠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