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老同修去世給我們留下的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本地一名老年同修甲從迫害開始後一直承擔起資料協調工作,吃了很多苦。前十多年,此同修所協調的資料點從未發生過迫害,同修家又是個學法小組,來這裏學法的同修也很多,不少同修還產生了崇拜心,覺得來這裏很安全。

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我們深刻體會到了崇拜心的危害性。不幸的是十多年後甲同修多次被綁架、被抄家、被搶東西,身心受到了非常大的傷害。出來後為了免於再遭受迫害,老人只能在租房獨處,很孤獨,思念親人,想念同修,人心一上來就被舊勢力鑽空子而突然離世。

從甲同修離世後給身邊同修帶來的魔難中認識到如下問題需要向大家提醒。

1. 後事處理不當可能會造成嚴重損失

同修開門進去之後,發現甲同修已經去世,當時就懵了,沒有意識到首先應該維護法,所以對房間內的大法書和大法資料以及手機都沒有處理,就急於採用常人的處理方式,找來了「120」。這裏想提醒同修:遇到不可預料的緊急情況而不知如何處理的時候,千萬不要急於行動。因為人處在懵的狀態時主意識很弱,容易被另外空間因素所控制。可以先找其他同修切磋,把心穩定下來,冷靜理性的分析一下,否則一旦行動了之後就沒有機會挽回。其實當我們的基點是維護法的時候,本性的一面自然會知道如何做了。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有師在有法在,關鍵的時候想到請師父加持和指點。

甲同修本身就是資料協調人,屋裏自然有很多大法資料。即使是一般同修,家裏也肯定有大法書,還有可能會有一些能牽連同修的信息。師尊告訴我們:「現在所有你們身上帶的手機、電腦等電子設備,連接互聯網的東西,都是竊聽器。」[1] 這些都沒有做好妥善安排,急於按照常人的辦法處理是一種盲動,如果沒有師父保護,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

「120」來了,發現人已經去世了,肯定找公安,公安自然翻東西,翻出大法書、電話等就直接下狠手。公安就是幹這個的,後面有舊勢力的因素在操控公安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公安人員。

我們都知道,大法弟子是修煉中的人,一旦哪顆心被鑽空子就可能出現迫害,這種迫害不只表現在被綁架還有直接取命的,還有已經到壽延長生命的大法弟子哪一念不正帶來的麻煩等各種複雜的因素。在大陸現在迫害形勢下,維護法是每個大法弟子首先必須想到的。每處理一件事情就必須考慮這個問題,這是責任。

在另一個例子中,我們有個流離失所的女同修做資料。資料點在一位老年女學員的家,老太太並沒有完全得法。這名老年學員半夜突然離世,因為事實我們無法確認,按正常情況送到醫院搶救是必要的,同時更是為了保護資料點的安全,於是她發現情況後,在另一名同修的幫助下,親自背著那名老學員坐出租車去了醫院。師尊一路保護,她從下樓梯並出門坐車時和背著進醫院的兩段路程幾乎是跑著,全身充滿力氣,不覺得沉。都半夜時分了,一出小區大院還直接來了一輛出租車,非常順利的到達醫院。在醫院門口下車後有人主動給開門,醫護人員馬上到位,經檢查後說:早就走了,已經無法搶救了。這樣醫院給做了全部的後續處理,親戚們也都聚在醫院。所有的親戚都讚歎,認為我們盡全力送進醫院搶救很仁義,有個在醫院工作的親戚說:人死了是很沉的,你一個女人家是怎麼背著來的?因為老人即沒有遭罪也沒有給子女添麻煩,甚至沒有花一分錢,這是現代人求之不得的好事,所以大家都說:老太太真有福。

本來很棘手的事情因為出發點對了就變成了好事。為甚麼會這樣?因為我們真的是有師尊保護。

也有同修發現獨處的老年同修離世之後,首先想辦法找到家人讓家人處理,並和家人協商把大法書給我們。有鑰匙的就先把大法書和資料搬運出來,這一切的目地只有一個,就是要維護法,不給眾生得救製造障礙。這樣做的結果沒有不良後果,自然保護了大法資源。

盲動帶來的不良後果不只體現在大法資源方面,更有大法信譽方面的損失,直接影響到眾生的得救。邪黨本來就造很多謠言誣陷大法,一千四百例造假都出來了,這樣的事情很容易被鑽空子,用來毒害眾生,這是我們不能不考慮的問題。

2. 老人的教訓

老年同修沒有轉變人的觀念,給自己準備壽衣保存,給舊勢力留下迫害的藉口。

甲同修離世後大家才發現,甲已經為自己準備齊了壽衣,而且帶到租房,還交代給了家人。這等於已經準備好走人的生老病死的老路。甲同修的離世無疑是多次被綁架迫害造成的,但舊勢力是不放過人心的,它們虎視眈眈的監視著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啊!你準備好要走,那我成全你;你有怕孤獨的心,那好!我就考驗你,加強這一念,幫助你提高上來,你做不到是你不行。反正我妒嫉你,你被毀掉才好!即使沒有被綁架等明顯的迫害發生過,就算是到壽的人把師尊延長來用於修煉的命當作常人看待的時候那都是太危險了,這是很大的藉口,舊勢力是不會放過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地老年同修準備壽衣現象還不少,也有的老年同修很隨便的說:我這個房子等我死了給誰……這些都是非常危險的迫害藉口,希望老年同修再也不要這樣做,放下一切人心執著,轉變人的觀念,走師尊安排的路。

3. 警惕孤獨感的殺傷力

就甲同修而言過去身邊有很多同修已經習慣了,覺得很充實。但一旦被綁架之後環境就發生了變化,為了安全與很多同修不能來往,這時最大的難就是孤獨,尤其老年同修更感到難以放下這個孤獨感,於是想念親人。聽說甲同修離世不久前就特別想念子女,希望子女來看望,當說幾個月之後來看時,非常生氣,氣的把電話都掛了。從中能看出同修離世前已經被情魔所累,難以自拔。一旦被情魔牽制之後人就會變得很脆弱,提不起正念,沒有了正念就無法識破假相,只能讓舊勢力的安排得逞,結果不僅自己搞得很冤枉,還給大法造成損失,我們必須警惕孤獨感的殺傷力。因此我們需要多關心獨處的老年同修。

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中的人還有提高的因素,只有遵照大法做才能體現大法的偉大,相反不按照大法做只能給大法造成損失,即使想做好也是做不到的。讓我們不要再崇拜同修,不要盲動,要清醒理智的維護法,起到法粒子的作用。

個人層次的理解,如有不對的地方請以法為師。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30/獨處老同修去世給我們留下的思考-393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