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遼寧凌源、建平、喀左的善報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現在是科技高速發達的時代,很多人不再相信「積德行善」、「因果報應」這些老話兒。其實,中國古代的宇宙觀是很了不起的,這些老話兒不是空穴來風,講的就是生命在天地間立足的根本。無論是皇帝,還是平民,都得聽老天爺的,做好事都有福報,做壞事都要遭惡報。

就拿我們朝陽地區來說,很多人明白了法輪功真相,打心眼裏認為「真、善、忍」好,退出了中共「黨團隊」,支持法輪功學員,得了福報。還有一些人,追隨惡黨迫害法輪功,最後遭到了惡報。

凌源市、建平縣、喀左縣相互毗鄰,行政上都隸屬於遼寧省朝陽市。下面敘述的都是這三個縣市裏發生的真事兒。

惡報實例

◎凌源市城關鎮十五里鋪大隊治保主任馬連生監視、騷擾法輪功學員,還帶人抓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多次規勸他。一次他意外受傷,手腕骨折,臉上劃破了一道大口子。法輪功學員跟他說:「你這是遭報了。」他說:「對,是遭報了。」但他不知收斂,繼續參與迫害,還開車綁架法輪功學員。過了一、兩年,馬連生患了癌症,兩、三個月就去世了,沒多久,他的妻子脖筋潰爛,抬不起頭,也很快去世。他的兒子出車禍,腿骨骨折。

◎凌源市城關鎮十五里鋪大隊會計於振友被上級安排撕毀、塗抹法輪功真相材料。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勸他「三退」,他惱羞成怒,恨恨的說:「我啥也不是。」(筆者註﹕意思是沒有入過黨團隊)二零一六年他患了肺癌,喘不上來氣,從屋裏到大門口這麼短的距離,都走不了。最後在痛苦中去世。

◎凌源市城關鎮八間房村小隊隊長金文會,撕真相資料,騷擾法輪功學員,帶著公社的人非法抄家、綁架法輪功學員,還把《九評共產黨》扔在自家廁所裏,一個親戚看到了,勸他不能這麼做,把書拿走了。某年除夕夜,他上廁所(農村的旱廁),別人放鞭炮,掉到他家的糞坑裏炸開了,崩了他一身污穢。後來他作惡殃及家人,妻子患乳腺癌去世。

◎建平縣沙海鎮一個村幹部,撕真相標語,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聽,殃及他兒子三次遭報。第一次,兩個人一起過河,他兒子被沖走二里地,另一個人卻沒事;第二次,兒子出車禍;第三次,兒子被電線桿子砸昏,住了很長時間的醫院。法輪功學員再次給他講真相,他有所醒悟,一家人都做了「三退」。

◎凌源小城子鎮有一個姓高的農民,好吃懶做,妻子跟他離婚了,留下一個小女孩。有一次,村裏要治山(挖山造梯田),大家都去治山了。他說他幹不動,不去。村幹部就給他找了一個「活兒」:塗抹法輪功學員寫的標語,這「活兒」還不累。他答應了,跟他要好的人勸他不要去塗抹,對自己不好,他不聽。事隔幾個月後,有一天下午,高某說身上發熱,到自家前邊的河套去了。村裏人發現他時,他已經七竅流血,痛苦地死去。他的孩子太小,沒人給他張羅身後事,村裏人就直接把他的屍首埋上了。沒想到有人報告了政府,政府派人去把屍首挖出來了(筆者註﹕政府要求屍體火化),曝屍在外,也沒人管。將近半年後,高某的妹妹才把他的屍首拉到火葬場火化了。中國人講「入土為安」,在古代,「曝屍」是一種很厲害的刑罰。這個人本性並不壞,卻上了中共邪黨的當,塗抹法輪功標語,遭了惡報。

◎凌源市小城子鄉的一個小伙子聰明能幹,被當地派出所所長賞識,提拔當了助手(臨時工),幹得很出色。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他積極表現,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他都跑到前頭,多次搶走法輪功學員的大法書籍,參與迫害了許多法輪功學員。他也曾經做過好事,保護過一個他認識的法輪功學員的書,還保護過他家一個親戚的書。但畢竟惡行比善行多,天理難容,二零一八年,他在一次車禍中喪生。

◎凌源市四官營子鎮魏杖子村的農民王某某的妻子是修煉法輪功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王聽信中共媒體的誣蔑宣傳,不准妻子修煉。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正是臘月二十八,天寒地凍,他扒光妻子的衣服,把妻子推到豬圈裏,拳打腳踢,還往她身上扔石頭,妻子無奈,當天就離家外出打工去了。三月四日(正月二十八),王某某到小塔溝給牲畜打防疫針,他揚言:「誰再讓我媳婦煉法輪功,我就把誰推到大井裏去!我要是看到某某某,就把他推到大井裏去!」他所說的「某某某」是一位法輪功學員,曾經教他妻子煉功。當天中午,他喝酒喝多了。晚上十點多往家走,迷了路,掉到小井裏淹死了。(筆者註﹕「大井」,直徑五、六十米寬,是澆田用的,「小井」,直徑一米到兩米寬,是農民吃水用的。)

善報實例(註﹕為了保護當事人安全,隱去姓名和詳細地址)

◎十多年前,三位凌源農村法輪功學員騎著自行車去毗鄰的喀左縣大營子鄉講真相。中午,三個人去小賣店買點心當午餐,還給女店主講真相,女店主熱情地說:「我姑也是煉法輪功的。」這三位學員被一個收廢品的人惡意舉報,警察開著警車到村裏找她們,女店主的孩子回來報信,女店主告訴她們趕緊跑,她們順著苞米地安全離開。後來這個女店主的兒子考上了大學,在喀左縣城裏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還生了一對雙胞胎男孩。女店主和丈夫也搬到縣城裏享福去了,姑姑說:「我姪女保護法輪功學員,得福報了!」

◎喀左縣大營子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得了腦出血,在凌河分局醫院住院。大夫告訴家人:「要做手術的話,可能下不了手術台。」當時老人的眼神都是定定的,已經沒有希望了。法輪功學員去看望他,幫他做了「三退」,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孩子也幫著念。他看了兩遍《轉法輪》,漸漸就能走路了,哪兒都能去,他就把書擱起來不看了。後來這個老人再次犯病離世,但法輪大法已經為他延長了壽命。

◎喀左縣大營子鄉另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也是得了腦血管一類的病,很嚴重,醫院已經放棄治療了。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後來拄拐能走路,延長了七年的壽命。

◎凌源市小城子鄉的一個村民丙,在大連打工的時候,被幾個人圍著毆打,情急之下還了手,把其中一人打成植物人。丙被判了兩、三年,在看守所裏,丙被人欺負,挨打、睡水泥地,落下頭痛病,一幹活更疼,一著急也疼,去醫院檢查不出來是甚麼病,治也治不好。一次,修煉法輪功的親戚到丙所在的村子裏發真相資料。因為親戚家遠,晚上要住在這裏,丙說:「我幫你發,你早點回家吧。」過了不久,丙跟親戚說,自己的頭疼病不知怎麼就好了,能幹活了。親戚說,你幫我發資料救人,得福報了。

◎凌源市某醫院領導,屬下有幾個員工煉法輪功。迫害初期,邪黨要求各單位上報法輪功學員的姓名。這位領導正義感很強,把報上去的員工姓名撤了回來。他四十多歲的時候得了直腸癌,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了,仍然健在,上天的福報使他消減了病災 而延壽。

◎凌源小城子有一個農民,相信「法輪大法好」。有一天他兒子騎著摩托車帶著他出門辦事。因為兒子喝酒喝多了,車速太快,摩托車撞了一個婦女,又撞到樹上,把他摔出去很遠,翻滾了十多圈,卻一點傷都沒有,那個被撞的婦女也沒事。他說,自己天天帶著真相護身符,念「法輪大法好」,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

◎凌源市凌北鄉法輪功學員丁,修煉前是一個厲害的兒媳婦,修煉後改變了,對公公婆婆很孝順。她公公的弟弟和弟媳婦,也就是她的叔公公和嬸婆婆,不明真相。嬸婆婆是村民組組長,倆口子一起監視侄媳婦。一次,她在屋裏教孩子念大法書,叔公公就在窗下偷聽。

二零零零年末,丁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抓回凌源,她沒有被拘留,很快就回家了。不久,凌源市政府要在拘留所辦洗腦班,嬸婆婆就把侄媳婦的名字報上去。警察到丁家裏來抓人。公公婆婆把丁護在身後,跟警察理論:「我兒媳婦做好人沒錯!她給我倆做飯呢!孩子還病著呢!你們不能抓她!」病弱的婆婆不顧一切撞向警察。老倆口還是抵不過警察,丁抱著生病的孩子被綁架到派出所,孩子不停的哭,丁一直抵制迫害,派出所所長去找了鎮政法委,把丁放回家。

以前,丁的公公婆婆身體都不好,尤其是婆婆,經常臥床,幹不了活。這一對質樸的老人,看到了兒媳婦修煉前後的變化,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兒媳婦修煉,危難中還全力保護兒媳婦。在丁的帶動下,公公閱讀大法書,婆婆不識字,就聽講法錄音。老倆口得到了福報,身體都變得健康了。丁蓋了新房後,把大屋讓給公婆住,一直贍養兩位老人,公公婆婆都活到八十多歲。

而丁的叔公公和嬸婆婆身體一直不好。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到現在還沒有明白過來。

現在在中國,人們常說:「道德」值多少錢一斤?可是在老天爺那裏,每一個人的所作所為,都有一桿大秤在稱呢!斤兩不差,毫釐不爽。說起「福、祿、壽」,很多人求神拜佛也求不到,其實呢,這三個字全從這個「道德」上來。

古人講:「給出家人一碗飯吃,都是功德無量的。」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是濟世度人的佛法,眼下還在中國遭受迫害。人能夠明辨是非,認同「真、善、忍」,支持法輪大法,在能力範圍內保護法輪功學員不遭迫害,上天看到這顆善良的心,就會把今生的「福、祿、壽」賜給人,更美好的未來還在前面等著呢!可是有的人被利益所誘惑,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卻仍然執行上級的邪惡命令,撕毀真相資料、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今生的折福折壽、添災添禍,只不過是一個「開始」,更慘烈的報應還在後頭呢!

老天爺那桿大秤在稱量每一個人,不要覺得跟自己沒關係,希望每一個人都能認真想想,在這個擺放位置、選擇未來的歷史關頭,善和惡,正和邪,你站哪一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