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靜心學法與靜心煉功的一點體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一、靜心學法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切記,絕不能只把法當作常人或出家人的學問研究,而不實修。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地是指導你們修煉哪!至於那些只練動作不學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的修煉。」[1]

剛得法時,我並沒有真正領會這段法的內涵,甚麼是真正的修煉?雖然師父講的很明確,很直白,但仍看不到法理,不懂得甚麼是真正的修煉。只知道每天學法、煉功就是修煉。

回想當年每當捧起《轉法輪》這部寶書就犯睏,為了突破困的干擾,我就誦讀;還困,我就站著讀;再困,我就跪著讀,直到突破了困的狀態。可是突破困後又來了新的干擾,一學法腦袋裏就往出返這個念頭、那個念頭,縱有千萬個念頭,從法中我認識到,這是我生生世世的業力積攢所至,那個業力不會輕易的放過你,一定會變著法的干擾,要麼你被它拉下來,要麼你戰勝它,要麼就是戰勝不了它而長期被它干擾著,我選擇戰勝它。

為了不被念頭干擾,我採取的辦法是快學或快讀,不給念頭可鑽的空隙,多少年來我都固守著這一觀念與做法。M同修曾經指出過說我學法速度太快,讓我慢一些。我卻一直強調我雖然學的快,讀的快,但我從來不丟字、落字。心想:我法理很清晰,提高得很快。自滿的心理在心中悄然膨脹卻不自知。不明白自己的提高、昇華是師父的無償給予。

師父告誡我們:「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2]我感到師父說的就是我,這讓我認識到人的辦法在一定成度上能起作用,但並不能真正消除業力,所以很多時候學法還是被念頭干擾。即使讀法時思想中都會有這個念頭那個念頭襲來,最嚴重時是同修在讀法,我在聽,可聽的時候腦中也有念頭在返。我想只要是干擾學法的就起到了魔的作用,那這個「念頭」本身不就是魔嗎?用人的辦法怎麼能消去修煉中的業力呢?怎麼能除掉這個魔性呢?又怎麼使人的本質昇華到佛性呢?要想在修煉中提高、昇華,唯一的辦法師父已經告訴了我們:「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而我儘管學了有兩百多遍,卻始終沒有明白法的真諦,心性沒有得到真正的昇華,千奇百怪的念頭和各種執著都有。

在二零一三年時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看到一艘白色的大法船來接我,我高興的喊道:「法船來了!」突然發現我兩隻手各拎著一個裝滿東西的黑色大手拎兜,還有一條我喜歡的紗巾露在外邊,我想把東西送回樓上,就在我一轉身的時候我一下悟到,我去送東西那法船不就開了嗎?瞬間就把東西扔下上了法船。醒來後我知道這是師父看我不悟在點化我,讓我儘快放下人的執著,任何的人心都帶不到天國。我不禁問自己你還抱著各種執著心不放,怎麼能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呢?又怎麼能到達師父要的圓滿的標準呢?

我發現我雖然把師父告訴我們如何修煉、提高的法背了下來,也記在心裏,而在真正的實修當中卻不能「事事對照」[4],有時連師父講的法的表面涵義都沒有做到,還讓師父操心,真的是汗顏、慚愧。我也知道修煉中的差距也不是用「汗顏、慚愧」幾個字就能彌補的。這二十多年來儘管有提高、有昇華,我深知那都是師父的無償給予,都包含著師父的無量付出!我意識到我必須突破現狀,儘快提高上來。唯有多學法,還要保證學法的質量,不能總是靠師父為我消業,為我付出。當我主觀上有了這個願望時,師父的法理就顯現給我。

一次學法時學到:「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式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3]這時我清晰的知道應當如何做。也又一次體悟到不被念頭干擾時心中的那份清涼、寂靜與被法同化的那種祥和。試想常人都能做到的,而我是修煉人,學的是宇宙中獨一無二的大法,更應當端坐,雙手端起寶書與眉同齊,敬師敬法真正體現在每一個細小的行為上。

形式上做到還不夠,還要在內心做到。再學法時我不再快學或是快讀,注重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到每一個字都專注。我時刻記著師父要求的「學法得法」[5]。每次學法時我都看住自己的思想告誡自己:主意識要強,你在學法,不要被干擾,任何念頭都不允許干擾。從學三五行就閃出一個念頭到學十幾行閃出一個念頭,到後來的一兩頁出一個念頭。如今我基本能做到不被念頭干擾而靜心學法。我悟到師父講的:「心性多高,功多高。」[3]法的內涵之威力。

內在的昇華反映到人的表面上那就是師父說的:「性命雙修的功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3]真的是這樣。我已經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在講真相時很多人都問我是八零後還是九零後,當我告訴他們我的實際年齡時他們都很詫異,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修大法自然就年輕。

二、靜心煉功

煉靜功時多數時候能靜得下來,但煉動功時卻很難進入靜的狀態,思想常常像千里馬一樣跑的很遠很遠,而自己完全不覺,也就一直放任。

一年前一次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6]法,默念功訣「身神合一」[6]時,猛然頓悟修煉大法的殊勝、壯觀!我體悟到也只有修煉人能有此殊榮。

之後我不禁問自己:那一刻為甚麼會有如此感悟?忽然想到煉動功時我很少靜下來,很多時候都有這個念頭、那個念頭返出來,已經形成自然了,根本沒有做到「身神合一」,或者沒有完全做到,也從沒有想過要糾正、改變。多數時候是隨著念頭去想,思想嚴重溜號。看外在形式上是在「煉功」,是,也能達到一定的效果,我理解,之所以能達到一定的效果,那完全是師父的慈悲,是師父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無償給予。作為修煉人自身並沒有達到師父講的「身神合一」法的標準。

當我意識到「身神合一」是師父開示的一層法理時,我想到以前我在煉動功時沒有達到「身神合一」,常常被念頭干擾,不僅得不到這一層法的內涵,本體也沒有達到完全同化法。總是思想溜號,東想、西想,從人的角度說這都是不正確的,從修煉角度說就是煉邪法。再嚴重點說:那就是對師對法的褻瀆。

記得幾年前煉動功最嚴重的一次溜號、走神,是一次半個小時的抱輪。從頭前抱輪腦袋就開始構思一篇文章,直到四個輪抱完。當時並沒有認識到有甚麼不妥,把師父的告誡「最好是甚麼都不想」[3]早忘得一乾二淨。直到有一次我煉動功進入靜的狀態時再一次體悟到修大法的殊勝、壯觀!就如同我剛得法時第一次煉功時那樣。我才意識到在這二十多年的煉功中能有幾次達到這種靜的狀態呢?多數時間都是被雜念干擾,想東、想西,不煉功還沒啥可想的,只要一煉動功就出現。為甚麼?我不僅一次的問過自己,師父的告誡為甚麼就記不住呢?我仔細的回想,想捋出一條思路來。後來我發現是沒有了剛得法時的那種虔誠、敬仰、謙卑與喜悅。每天都在煉,外在形式上沒有變化,而思想深處卻發生了極大的、很微妙卻朦朧的細微改變,那就是太熟悉了,法得的太容易了,不費力不花錢,完全是師父無償賜予。每天形成機械式的動作,代替了修煉中的煉功;只是手法相似,而內涵變異了。而更有甚者,有時像完成任務一樣,每天兩小時的靜功,一小時的動功;很多時候早已失去了煉功的內涵──博大而殊勝。後來我悟到這也是很嚴重的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距離師父要求的「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4]差得太遠、太遠,所以才有煉功而不得功,長期處於一個層次當中之狀態。

師父說「做到是修」[4]。反覆幾次我找回了失去的虔誠、謙卑與嚴謹,首先從敬師敬法開始做起。每煉動功時我告訴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修的是全宇宙最大的法,不允許有任何念頭干擾,無論是甚麼念頭都不許干擾,也不允許構思甚麼文章。煉功就是煉功,用純淨心態煉好每一節動作。我悟到每一節動作都是師父講的一段法,不僅僅是具有法的威力,且都具有法的內涵。只有靜心煉每一節動作,不被任何念頭干擾,才能體悟出每一節動作所表達的法的內涵。當我再煉動功做到身神合一的時候,法的無邊內涵和法的強大威力就在我的身體中體現出來。我感悟「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昇華真的不難!難就難在我們的執著心不放。

通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與靜心煉功,我體悟到能做到靜心學法,法就顯現出功的威力。能做到靜心煉功,同樣功也顯現出法的內涵。師父講:「能靜的下來就是功」[3]。我對此有了些體悟。

一點淺悟,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修煉〉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 〉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