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師朋友三退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陸來稿〕我在一所私立學校教書,初認識這位同事,印象就比較深,他個頭比較大,無論冬夏,始終繫一條領帶,身子筆挺的,是學校的一個中層領導,大家都叫他老H。

聽同事們議論,說他課講的好,只是,每節課都先罵中共一頓,然後再上課。時間長了,接觸的多了,我就奇怪,因為從沒見他罵過人,連說話都特別斯文,尤其分析起問題來,非常的理性和客觀,卻總能夠說到點上。原來他上課前並沒有罵中共,只是經常就時局進行理性分析而已。

我倆越來越熟,漸漸成了好朋友。有一天,我給他講法輪功,想給他翻牆軟件。他笑了笑說,他好些年之前就在看動態網了,要不怎麼知道那麼多真實的信息呢?奇怪的是,儘管他知道這麼多真相,我幾次勸他三退(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他都是一個回答:「不著急,不著急。」他到底在想甚麼呢?

一次,我們一起到外地學習。晚上,老H問我有時間沒有,說要辦一件大事。我去了,老H卻說:你先等等,我去洗個澡。我很奇怪。老H洗完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又打上領帶,才說:「現在行了,可以辦了。」讓我上到動態網,找到三退的地方,說要退黨。就這樣,我給他辦了三退。辦完後,老H感嘆道:「今天終於辦完了一件大事。」

老H一如既往地認真上班,也一如既往地幫助學生理性分析中共。可有一天,一個家長把他告了,告到了教育局,因為家長不明白真相。學校非常的為難,開除他吧,他工作那麼好,不開除吧,頂不住教育局的壓力。最後學校採取了一種折中的辦法,保留了他的老師身份,而把他的領導職務拿掉了,好向上面交差。這樣一來,老H一年收入損失了好幾萬。

從學校到街面,有一條比較寬的馬路,馬路邊上有一排房子,一年多都沒有租出去。那天,老H走在馬路上,突然來了靈感,想租下這排房子,因為他妻子會做生意。於是就聯繫了房主。可是往往你不租的時候,人家也不租,你要租的時候,租的人卻多了起來。老H出的年租金是九萬,可人家出十萬,還有出十一萬的,這怎麼辦?老H也沒有加價,隨其自然。可是最後,房主卻對他說,願意把門面租給他,說:「我就看著你覺的可信。」這是房主人對他說的。定下來之後,老H覺的九萬也有點高,就給房主說了。房主竟然同意再讓一萬,年租金八萬租給了他。

這門面很快就租下來了,可他又著急了,為甚麼呢?因為門面有好幾間,他妻子用不了那麼多。於是他只好又貼出廣告,轉租部份門面。這可有趣了,剩下的幾間門面很快就轉租出去了。不僅如此,價錢上也很可觀。怎麼可觀呢?就是他轉租門面的租金,基本就是他租下所有門面的租金,也就是說,他留下的兩間自己用的門面是零租金。

這都是幾年前的事了:一次老H請我吃飯,就在他自家的門面開的飯館。他告訴我,這幾年下來,每年的收入都比他原來的那點職務工資高多了。老H用賺的錢又投資了另外的行業,又賺了錢;他的神奇福報還在延續……老H一直在傳播著真相。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