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安說:「法輪功確實是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

便衣舉手退黨

經常在大街上講真相,也經常看到一些便衣在街上蹓跶,有的經常手裏拿著「道具」(提著點甚麼東西,或腋窩夾著點甚麼,有的空著手,有的提著手機),以此偽裝自己真實身份。

這是他們的工作,其實很多人心裏清楚,他們很多已不迫害法輪功,就像一個便衣說的:「我吃飽喝好就行了。」意思是只是混日子。其實這些人聽真相聽的最多,誰好誰壞他們心裏都清楚,只是為了養家糊口,自己不便聲張。

前幾天,我就遇見一個這樣手裏拿著「道具」經常在街上或大道上「走步」的便衣。

我走近他笑著輕輕說:「你是幹甚麼的我知道,」他朝我笑了笑。我說:「我是學法輪功的(其實這個便衣知道),你可不要做傷天害理的事,助紂為虐的事不要做,害人害己的事更不要做。共產黨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害死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至今沒有一個像共產黨宣傳的那樣,法輪功學員都是些道德高尚的好人。天要滅共產黨,你得保命。」

我給他起化名叫他三退,他舉起右手笑著點頭答應。我又告訴他:「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咱們做個好人,沒有錯。」便衣再一次舉起右手,笑著點頭答應。見到前面有攝像頭,急忙和我分開走了。

在法院工作的青年退黨

在一個單位門口坐著一位胖青年。我給他講了半天法輪功真相,他始終一副桀驁不馴,嗤之以鼻的樣子。最後,他不屑一顧的說:「我是法院的,你愛給誰講給誰講吧,我是不聽。」

我說:「小伙子,你是法院的你最清楚共產黨有多腐敗,你們法院的吃了原告吃被告,這是不是真的?」小伙子一愣神,說:「是真的。」我說:「你們在初中念書的時候,書本上有個天安門自焚,劉思影的氣管切開四天就能唱歌說話,你去醫院問問醫生,可能嗎?」

這位法院的小伙子態度立刻180度大轉彎:「好,我退黨。」

中年人一揮手──退黨

在路邊,我碰到一位中年男士,給他講大法真相,他揮著手說:「還是跟黨走吧。」我說:「跟黨往哪走?往地獄走嗎?現在中國的錢被這個黨腐敗了,人心都變壞了,204個中央委員187個的直系親屬在國外,部級以上的74.5%的兒女在美國,孫子輩91%的在美國。你掙的錢能不能供起你的孩子去國外?中國的錢都哪去了?這不很清楚嗎?誰看見一個法輪功學員像電視上演的那樣?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錯了嗎?共產黨迫害這些好人不傷天理嗎?所以天要滅它。我不希望你跟著共產黨倒楣,我希望你和我一樣平安健康,遇難呈祥(我舉了我遇難呈祥的例子)。

他馬上一揮手,同意退黨,並連連致謝!

不要「黨領導」──老黨員退黨

傍晚,在一個水果攤前站著一位老年婦女,手上還插著輸液的針頭,看樣子是在醫院住院的。我給她講大法真相,她說:「黨領導。」我說:「你是個黨員嗎?」她說:「還是個老黨員。」我說:「這個黨把錢都領導到自己腰包裏了。如果不是黨領導,中國還不能這麼腐敗呢。」

此時賣水果的攤主接著說:「法輪功夠好的了,俺村有一個學法輪功的胳膊疼,就是學法輪功好的,要不得花好多錢,結果一分錢也沒花就好了,法輪功真的好。」

老年婦女再也不提共產黨領導了,痛快的把多年的黨員給退了。

警察退黨

看到一位穿著短袖警服的男子在菜園邊摘菜。我走過去,剛提到法輪功三個字,他頭也不抬的說:「你就不怕我把你抓起來嗎?」我說:「不怕,因為你是好人。」他抬起頭望著我笑了。

他說:「你就敢大白天的在大街上叫人退黨?」我說:「不管你是幹甚麼的,我只想叫你平安。現在的人心都壞了,像你這樣的好人要挑出來。就像一座要倒塌的樓房,你在裏面不知道有多危險,我叫你趕快跑出來,你就是不跑出來,我也沒辦法。現在共產黨腐敗到甚麼程度誰都知道,共產黨歷次冤假錯案害死中國人八千萬,又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天要滅它。在貴州省平塘縣發現一塊藏字石,裏面藏了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中科院地質學家鑑定是天然形成。共產黨是由黨團隊員組成的,你是它的一份子,它幹的壞事有你的份,必須退出來,才能平安。」他不吭聲,好像在思考甚麼。

我說:「我和你素不相識,與你沒有關係,我不會無緣無故的說這些。前些日子,我在某鎮被大車撞了,摩托車被壓在大車底下,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啥事也沒有。出事地點正好在一個攝像頭跟前,不信,你去××派出所調出攝像頭看看。」

這位警察說:「看來,我也得退(黨)了。」我接著說:「我給你用『某某』化名把黨退了吧,希望你家庭永遠興旺!」

他立刻高興的說:「謝謝你了!謝謝你了!」

老公安:「說心裏話,法輪功確實好」

我認識一位武術教練,他和老伴身體都不好。我送給他們一個播放大法的播放器。他們很願意聽。

昨天我去看望他們。剛進門就看到一位滿面紅光的大叔坐在客廳的凳子上。提起法輪功,武術教練說:「真善忍,全世界都歡迎,都喜歡,誰能不喜歡真善忍?這三個字真好,就江澤民這個老賊不讓學,迫害法輪功。」

那位滿臉紅光的大叔只是笑。

我說:「大叔,你以前在哪上班?」他說:「我以前就管你們法輪功(學員)。」武術教練說:「嘿,他可是老公安。」

老公安說:「以前你們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我去接他們,都關在養老院,我對他們可好了,給他們倒水喝,好好照顧他們。到現在這些人見到我都老遠就跟我打招呼。」

武術教練神秘的說:「以前就是他傳法輪功的小冊子給我看。」老公安笑瞇瞇的說:「說句實話吧,法輪功確實是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