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西市好人李德偉又被警察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九月二十日,山東省萊西市日莊鎮李德偉吃完早飯就去收購梨,十一點鐘家人聯繫不上他了,下午五點左右在老家堤上村,有村民發現兩個警察帶著李德偉,給他戴著手銬在他的家照相,隨後開著車拉著李德偉走了。現在李德偉被非法關在萊西市看守所。

李德偉是萊西市日莊鎮堤上村人,今年五十歲,靠做生意起家,家境很好,在當地也算是小有名氣。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在他三十二歲那年不幸得了肝硬化,兩年時間花去了他家的所有積蓄也沒能治好他的病。他完全絕望了,想到自己才三十幾歲,妻子那麼年輕,孩子那麼小,自己生命就要結束,真是不甘心。他整夜整夜睡不著覺,站在自家的平房上仰望天空,問老天爺:怎麼辦?我的命誰說了算?

就在此時,一九九六年,法輪大法的福音傳到了他所在的村子。他的母親聽說法輪大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對兒子說:「你去煉法輪功吧」。兒媳說:「在醫院裏花那麼多錢都沒治好,煉功能治好嗎?」母親說也不花錢,就讓他試試嘛。就這樣,李德偉抱著試試看的心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教導,使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大法師父讓人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他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每天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得到淨化,病完全好了。家裏很快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李德偉因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非法抓捕、關押、毒打、折磨、勒索罰款、非法抄家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誣陷、打壓,為了澄清法輪功真相李德偉到了北京。在北京,他被當時院裏派出所的王某某及鎮政府吳秘書翻走身上的現金400多元,李德偉被劫持到派出所,被打手張維剛扒光衣服叫到院子裏用膠皮棍在身上抽了一個多小時,致使兩根肋骨被打斷,皮膚青一塊紫一塊的,多處瘀傷,早晨起床穿衣服時四肢疼痛難忍。張維剛一邊打一邊叫喊:「煉不煉了?煉不煉了?」打完後還不讓穿衣服又把他雙手銬在冰冷的平房裏的床腿上整整一夜。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李德偉又跟院裏鎮十幾名法輪功學員一道被劫持到院裏派出所、鎮政府等單位關押迫害。時任派出所所長王保山不讓他們學法、煉功、不讓說話等、叫他們互相對打、赤腳在雪地裏走,走得慢了就罰站或拳打腳踢。有一次,李德偉被惡警王君用一塊一尺多長的木棒沒頭沒臉的打在鼻子上,當時血流不止,淌了一地。法輪功學員丁玉志被惡人周健義叫到二樓上,從晚上七點一直打到九點多鐘才罷休。周健義一邊打一邊揚言:「我人稱周鐵嘴的周健義,是專管法輪功的,我就不信在我手下還有轉化不了的學員。」二十多天後,幾乎是所有的學員都被勒索以幾百元到三千元不等的人民幣。李德偉被勒索九百元左右。

二零零零年皇曆四月初八,李德偉等人去平度市雲山觀廟會公開煉功,被平度市雲山派出所警察綁架,並將一隻手從肩膀上翻過去在後背與另一隻手銬在一起,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其疼痛程度足以使人窒息、昏迷。法輪功學員姜桂玲被幾個惡警按倒在地,夾在兩腿中間用穿著皮鞋的腳後跟往腰部猛踹,直到打累了才停下。而後又被萊西警察劫持到萊西收容所關押迫害。在收容所被關押期間,吃不飽、睡覺也不給甚麼蓋、不是打就是罵、折騰了近二十天才放人。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德偉為法輪功說公道話上訪,被院裏派出所王寶山綁架到萊西看守所,期間為了抵制迫害,李德偉絕食二十多天,瘦得皮包骨頭,體重只剩九十來斤,即使這樣,出獄時還被勒索幾百元的所謂生活費。

二零零零年十月,李德偉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遭人惡告,被日莊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關進萊西公安政保科。當天晚上,科長邵軍為查找資料來源唆使兩惡警在二樓對李德偉通宵進行車輪戰。威逼、恐嚇、打耳光、抓頭髮、用腳踩手銬、雙膝跪著、每隔五分鐘用小木棒敲打踝子骨等,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撕心裂肺的疼痛直到最後將李德偉打得昏倒在地才罷休。第二天又將李德偉塞進看守所大獄,邵軍又唆使刑事犯對李德偉百般刁難,強迫做奴工,一天要扒兩袋花生,扒不完就打罵,晚上還得加班加點,常常幹到深夜才收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李德偉再次被萊西公安警察張魯寧等人綁架到萊西看守所關押迫害,期間幹扒辣椒的奴活,一天分四麻袋,幹完了再給一包,幹不完就要挨打,每天的勞動時間長達十七、八個小時以上。

二零零五年日莊派出所及中共政府人員曾多次夜間翻牆入室,企圖綁架李德偉,並搶走李德偉家的所有大法書籍,使李德偉有家不能歸。十月的一天晚上九點左右,日莊派出所的三惡警破門而入,李德偉機智走脫,當惡警發現李德偉走脫時,惡警李士華竟然在後邊開槍射擊。

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上午,李德偉到平度市祝溝鎮山頭村辦事,看到有人撕人家對聯,他上前勸阻,結果被祝溝鎮中共政府人員劉保國、派出所副所長李京湖等人綁架到祝溝派出所,第二天又被劫持到平度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惡人劉傑用巴掌猛打他的臉,惡警於濤暗中唆使牢頭:「對法輪功嚴加管制,對殺人犯可放鬆一些。」(這是於濤晚上十點多鐘醉酒後對牢頭說的話)。因此,李德偉每天被強迫扒四麻袋辣椒,扒不完就被打耳光,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用鞋底打頭、抓大腿肉等,沒有幾天七個手指磨起了大血泡。要塊膠布纏纏牢頭都不給,即使這樣,少幹一點都不行。中午只有五至十分鐘的吃飯時間,晚上經常幹到十一、二點。由於過度的勞累,李德偉的手腫的幹起活來不那麼快了,便被幾個殺人犯抓住頭髮按倒在地一頓毒打,當時鼻口流血,呼吸困難,鮮血淌了一地。就連當時給其診療的獄醫都說這是人間地獄啊。一天三頓吃不飽,一個月下來體重減了幾十斤。

三月九日這天,李德偉被非法刑拘到期,平度610與祝溝鎮派出所李京虎等人密謀用在李德偉身上翻出的兩千元錢作取保候審金,一面通知其家屬到平度看守所接人,一面暗中與萊西610勾結、聯繫,讓萊西610丁某某等人提前一步將人接走,送山東洗腦班繼續迫害。後又送到山東章丘洗腦班迫害十天。

三月二十一日下午,李德偉才被接回家中,二十二日上午萊西公安政保科李為魁等人伙同日莊鎮派出所大約十人左右又到李德偉家中翻了個遍,將其家中的包括電腦兩台、刻錄機一部、光盤四箱、人民幣一萬多、大法書、《明慧週刊》等私人物品搶劫了兩車,並搶劫現金一萬三千元左右。其家人多次索要,至今沒有歸還其被搶劫的現金。

面對迫害過他的警察,李德偉沒有怨恨,仍以慈悲之心希望那些被謊言矇蔽的公檢法人員明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屢遭迫害雖使他處境艱難,但他仍處處按大法要求做人,有一次他到梁山拉粉條,老闆出錯多給他三千元錢,他如數奉還。老闆激動不已:「現在除了煉法輪功的人,很難找到這樣的人了。」這樣的事例有好幾次。時間長了,鄉親們都知道他煉法輪功,賣的人願意賣給他、買的願意買他的,因為他的價格很合理。

可就這樣一位人人稱道的好人,卻被中共警察任意綁架迫害。這些年,公安警察在610的操縱下,可以隨心所欲、不講半點法律的隨便抓捕法輪功學員,法院沒有任何依據的隨便判刑。在中共邪黨篡政七十週年之際,僅隔十天,萊西就有兩位法輪功學員,遭警察無端抓捕迫害,使他們的家庭陷入了巨大悲痛之中。

法輪功蒙受不白之冤已經二十年了,全世界都在關注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油盡燈枯,窮途末路,那些還在為中共賣命的人,看看過去,想想未來,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不要當中共的陪葬品了!奉勸萊西公檢法司人員不要再被中共利用,不要再為眼前私利助紂為虐,迫害自己的善良同胞,否則,最後害的也是自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