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鶴崗市法輪功學員譚延苓遭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十點,黑龍江省鶴崗市法輪功女學員譚延苓在鶴崗市南山區三寶寺道口講真相時遭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譚延苓在此之前曾多次遭警察綁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晚八點多,譚延苓在鶴崗市向陽區六店公交車站點旁的住宅樓貼不乾膠,被鶴崗市公安局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副科長張瑞和警察丁建華綁架到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

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長周偉對譚延苓進行非法搜身,搜出譚延苓在鶴礦集團振興煤礦商店的鑰匙。周偉非法審訊譚延苓,她不做回答。周偉誘騙她說:看你身體不好,不能工作,沒有生活來源,我給你辦低保,你告訴我你家在哪裏?譚延苓仍不做回答。這時,向陽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長陳莉瘋狂地撲向譚延苓,對她拳打腳踢,邊打邊罵下流話,直到打累了才停下來。譚延苓說:「國家有憲法、刑法,治安管理條例,沒有一條法律規定法輪功犯法,也沒規定煉法輪功犯法。你是頭頂國徽的人民警察,張口就是污言穢語的,你當著這麼多男警察的面就說強姦、強姦的,你也好意思說。你就沒有姐妹?你就沒有兒女?你也是女人。」陳莉才走開。

鶴崗市公安局向陽公安分局副局長杜建華(主管迫害法輪功)過來非法審訊譚延苓,她不做回答。杜建華對她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打累了才停下來,還說:這法輪功腦袋真硬打不動了。杜建華命令說:把電視台記者叫來,給她錄像,讓她上電視,讓鶴崗市人民都知道認識她,讓她還煉法輪功。

過了很長時間,電視台記者扛著錄像機來了,把錄像機放在辦公桌上準備錄像。譚延苓雙胳膊抱頭趴在雙腿上不抬頭。記者說:「她不抬頭怎麼錄像,錄出來也不知道是誰,不錄了。」

半夜一點多鐘,譚延苓被送到向陽公安分局保安二隊,把她用手銬銬在長椅上。丁建華值班看著她。譚延苓看丁建華睡著了,褪掉手銬猛站起身要走,一股涼風把丁建華驚醒了,又給譚延苓戴上了手銬。

第二天早晨保安都來上班,張瑞對保安們說:昨天晚上抓住個法輪功,你們誰認識?保安們都過來看。一個在振興礦商店附近住的叫秋森的保安告訴治安科副科長張瑞說,譚延苓是振興礦商店的。張瑞帶四、五個保安抓住被銬在長椅上動不了的譚延苓,從她衣兜裏掏走譚延苓商店的鑰匙,去鶴礦集團振興煤礦商店抄走法輪功書籍、法輪功資料、放在商店裏的現金三千四百元和譚延苓的身份證。

第三天下午,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副科長張瑞把譚延苓的妹妹譚延春、譚延偉找到鶴崗市公安局向陽公安分局保安二隊,讓譚延春、譚延偉在譚延苓案件上簽名,才把譚延苓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利用有線電視插播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為掩蓋事實,鶴崗市公安局全城大搜捕。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鶴崗市公安局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長周偉、治安科副科長張瑞命令向陽公安分局南翼派出所所長莊慶堂、副所長劉信東,還有幾個警察到鶴礦集團振興煤礦商店綁架譚延苓,因譚延苓不在,這伙人就綁架了譚延苓的妹妹譚延偉,劫持到佳木斯非法勞教三年。

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長周偉、治安科副科長張瑞封了鶴礦集團振興煤礦商店,使譚延苓的妹妹譚延春失去了在鶴礦集團振興煤礦商店的工作。張瑞還經常帶領警察去東山區譚延苓的父親譚國義家抓捕譚延苓,導致譚國義被鶴崗市公安局東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所長楊茂林、副所長王才、片警肖春泉、孟令軍還有幾個警察非法抄家。非法抄走很多法輪功書籍、法輪功資料。把譚國義綁架到鶴崗市第二看守所遭受到酷刑和刑事犯的各種體罰虐待,導致高燒不退,吃不下飯吐血,回家不久,譚國義就含冤離世。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譚延苓在鶴崗市向陽區振興廣場發法輪功學員被活摘人體器官的真相資料和貼不乾膠被人構陷,被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長(高個駝背不知姓名)、副科長及治安科警察(不知姓名黑瘦彎腰)非法抓到警車上,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長命令向陽公安分局光明派出所所長馬雁東,副所長石雨松、侯蕾、李冰,警察畢士龍、王釗、穆岩到振興廣場警車旁,光明派出所副所長石雨松張口大罵譚延苓,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副科長開車把譚延苓抓到光明派出所附近樓群裏停車(光明派出所門前路段換暖氣管道挖溝不能停車),石雨松、侯蕾、李冰抓住譚延苓,石雨松按住譚延苓的脖子,譚延苓的腰彎到九十度直不起腰在土堆上走,譚延苓身體殘疾走不了土堆,石雨松、侯蕾、李冰仍按著譚延苓的脖子在土堆上連拖帶拽的把她拖到光明派出所審訊室。

光明派出所戶籍警邢煥敏對譚延苓進行非法搜身,搜去譚延苓的存摺、二百一十七元現金、譚延苓身上的鑰匙,然後把她關到光明派出所鐵籠子裏。向陽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長(不知姓名白臉)、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長、副科長、光明派出所所長馬雁東、副所長石雨松、侯蕾、李冰等去譚延苓住所,即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譚延軍家(鶴崗市工農公安分局紅旗路派出所轄區內)非法抄家。工農公安分局紅旗路派出所所長劉金燁帶人去非法抄家的。向陽公安分局副局長張瑞非法審訊譚延苓,譚延苓不回答。張瑞對旁邊的警察說:大約二十年前我就抓過她,問她啥也不說。

光明派出所李岩和幾個警察對譚延苓非法審訊。李岩問譚延苓叫甚麼名?住址在哪?為甚麼在你身上搜出的鑰匙能打開工農區某某某住宅樓某某樓某某房間?搜出法輪功的東西哪來的?譚延苓說:「國家沒有一條法律規定法輪功犯法,法輪功沒犯法,我沒犯法。你給我編寫案件材料,不論你簽不簽名都能找到你,我無論幹甚麼都不會做違法的事。你是中國警察,你違法還有國際警察管你抓你,還有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呢!」李岩讓譚延苓在案件材料上簽字,譚延苓不簽。向陽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長拿著非法抄的六十多本法輪功書籍、法輪功資料、光碟、不乾膠、條幅、台曆等,另外還有播放器兩個、電子書一個、手機兩部、兩個存摺、皮包、布料、窗簾等很多東西的所謂清單讓譚延苓簽字,譚延苓不簽。光明派出所穆岩給譚延苓製作電腦檔案,電腦不好使。

晚上八點多,光明派出所李冰、馬浩洋、邢煥敏、穆岩把譚延苓抓到向陽公安分局南翼派出所製作電腦檔案。作取指紋時譚延苓不按,李冰、馬浩洋、邢煥敏、穆岩抓住譚延苓手按,譚延苓攥拳不按。取唾液時,譚延苓不張嘴,李冰往譚延苓嘴裏抹大糞便。在照像時,譚延苓不照,馬浩洋打譚延苓兩個大嘴巴子抓住照像。作完電腦檔案,李冰、馬浩洋、邢煥敏、穆岩把譚延苓抓到鶴崗市公安局監管科進行檢查身體。譚延苓高壓170,半夜十二點把譚延苓劫持到鶴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十點,譚延苓在鶴崗市南山區三寶寺道口講真相,被一個在鹿林山附近住的虎背熊腰、左臉側臉上有一道斜疤瘌的中年婦女構陷,被非法抓到警車上拉到南山公安分局鹿林山派出所。

鹿林山派出所戶籍警張鍵偉對譚延苓非法搜身,搜走譚延苓一張四十五元公交車卡、二十多元現金和譚延苓住所的鑰匙。下午,南山公安分局法制科長X立明等警察,把譚延苓抓到警車上說送她回家。一個叫靳某某的警察帶領X立明、鹿林山派出所陳明還有幾個警察和譚延苓到譚延苓的住所。X立明打開房門後,這些人先進大屋亂翻一陣,又到小屋亂翻。上炕翻被架,衣櫃、鞋盒到處亂翻,連洗衣機都打開翻。

鹿林山派出所陳明作抄家記錄,從譚延苓住所非法抄走很多法輪功書籍、光碟、資料、不乾膠、插卡小音箱兩個、金立手機一個、充電器一套、存摺……然後,又把譚延苓帶回鹿林山派出所審訊室進行審訊威脅逼供。X立明、陳明還有幾個警察圍著譚延苓審訊。陳明讓譚延苓在編寫的案件材料上簽姓名,譚延苓不簽。X立明、鹿林山派出所張華山、陳明、張健偉、孫傑還有幾個警察抓住譚延苓的手讓譚延苓在案件材料上簽字,譚延苓不簽。張華山抓住譚延苓右手撅,撅的不能動,又撅譚延苓的左手(左手殘疾不好使也被撅了),撅的譚延苓雙手腕黑紫青腫不能動。又給譚延苓作電腦檔案,譚延苓不配合,X立明和鹿林山派出所張華山、陳明、張健偉、孫傑還有幾個警察把譚延苓的兩個胳膊往後伸向上抬,硬把她抬到測量身高、鞋碼機器上照像,疼的她直喊師父。在取指紋時,譚延苓不按指紋,攥緊拳頭不伸手指。X立明和幾個警察抓住譚延苓的手按,張健偉、孫傑在左右兩邊鐓譚延苓兩脅,張華山在掐譚延苓的脖子兩邊的靜脈,憋的譚延苓快要窒息了。

晚上八點多,張華山、張健偉、孫傑還兩個年輕的警察把譚延苓又抓到鶴崗市公安局監管局進行身體檢查。檢查譚延苓血壓,測量三次高壓189,低壓100,值班警察拿來降壓藥讓譚延苓吃,譚延苓不吃。值班警察說:你給你家人打電話,讓他們給你送錢來給你看病,等血壓降下來再送監獄裏。張華山把譚延苓送進看守所已是五月十三日凌晨一點多。譚延苓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五天。

在看守所裏,譚延苓被監號號長張丹、趙紅豔、李冬雪等人包夾,生存受限。譚延苓絕食被張丹告訴獄警。三個獄警找她談話,所長對譚延苓說:你不吃飯就給你灌食。

譚延苓回家那天,張華山把譚延苓又抓到鹿林山派出所,讓她交二千元錢,譚延苓說沒有。張華山把譚延苓又抓到紅旗路派出所,向譚延苓要身份證,譚延苓說沒有身份證,你們一次次抄家,不知道誰給抄走了,房本都抄走了。張華山讓紅旗路派出所警察監視譚延苓。每天上午去譚家敲門、下午去敲、晚上去敲、半夜去按譚家門鈴,鄰居都看見了。警車晚上去譚家樓前後轉一圈,非法監視譚延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