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江蘇省公安廳廳長王立科被舉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網發表《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輪功者,拒發簽證,拒絕入境。國際社會已從對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呼籲,走向實質性的具體拒簽行動。明慧網收到大陸民眾舉報現任江蘇省省長助理、江蘇省公安廳廳長,曾任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任大連市公安局副局長的王立科。

一、王立科個人經歷、背景情況的簡介:

王立科(Wang,Like),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生,滿族,山東蓬萊人,現任江蘇省省長助理、江蘇省公安廳廳長。他曾任北寧市公安局長、錦州市公安局副局長、葫蘆島市公安局局長、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大連市公安局局長,二零一零年四月任大連市副市長並兼任公安局長。二零一三年三月才調到江蘇省任職。

二、王立科在遼寧省大連市任職期間的惡行概述

從二零零九年九月到二零一二年九月,王立科任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到任大連市公安局副局長,同年十二月任局長,他親自組織、指揮參與了對大連地區法輪功學員的從非法監控、綁架、關押、勞教、判刑、洗腦等系統的、滅絕人性的迫害。

他分管的大連市公安局的警察瘋狂的綁架法輪功學員、抄家、跟蹤、電話監聽等等。大連市看守所、大連市公安局戒毒支隊等部門成了暴力毆打、刑訊逼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他分管的市司法局大連矯治所、大連監獄等部門成了暴力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根據二零零九年九月到二零一二年九月,王立科在大連任職兩年的統計:

1、近五百名大連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二零零九年十月至十二月大連公安綁架十八人;二零一零年綁架一百一十五人;二零一一年綁架一百三十二人;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三年三月綁架近二百名左右。

2、七十九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九年十至十二月勞教四人;二零一零年二十一人;二零一一年十六人;二零一二年三十八人。

3、八十五位法輪功學員被送洗腦班迫害

其中,送撫順洗腦班迫害八十三人,大連洗腦班二人。二零一零年四十三人;二零一一年四十人(大連龍王廟洗腦班二人;其中被勞教、判刑冤獄期滿又被劫入洗腦班繼續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四人)二零一二年二人。

4、二十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近三十名面臨非法審判
其中,二零零九年十至十二月判刑一人;二零一零年十二人;二零一一年五人;二零一二年五人。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大連有近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庭審。

5、至少七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們是:滕鳳榮、鮑水珠、王豔、於桂芬、孫福弟、史紅波、張桂榮。

(一)張桂蓮老人被綁架,二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大連開發區六十九歲的老人張桂蓮,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清早在家洗澡,被開發區金石灘公安、國安惡警和金石灘廟上村有關人員入室綁架,非法關押在姚家看守所(看守所隸屬大連市公安局)被迫害十七天,出現腦出血,看守所怕承擔責任,把人送回家。張桂蓮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含冤去世。張桂蓮原本身體健壯,被綁架二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二)王豔被迫害致死 留下一個年僅四歲的女兒

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晚七點多鐘,王豔在甘井子街講述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她身體出現嚴重病態,參與迫害王豔的派出所、看守所警察和檢察官張鑫釗互相推諉拖延,不予救治,致使王豔病情逐漸惡化,血色素含量只剩三點二克(正常人為十二克),生命危險時,才匆忙將王豔推給家屬。待家屬將王豔送至醫院時,她的血色素含量只剩一點七克,同時發現腹部有一個八釐米大的腫瘤,生命垂危。

即使這樣,張鑫釗卻滅絕人性,親自到王豔家中對她恐嚇威脅,致使王豔精神徹底崩潰,病情急速惡化,於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王豔父母雙亡,留下一個年僅四歲的女兒。

(三)身心健康的史紅波因迫害而離世

史紅波,男,原籍黑龍江省,四十二歲,在大連金州區開餃子館,他待人真誠厚道,秉承「真善忍」為人做事,贏得了鄰居和顧客們的信任和稱讚,餃子館的生意也越來越好。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七點多,史紅波在家門口被西崗區日新街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勞教一年半。大連教養院惡警董閣奇等人用布帶、膠帶將史紅波綁成「大」 字型固定在床上(也叫「死人床」),惡警周厚明用電棍電他的後頸處。他被迫害得出現心臟病、高血壓症狀。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連教養院將史紅波等三名法輪功學員送到本溪市威寧營勞教所迫害。惡警楊冬冬對手下說:「想電他哪兒就電哪兒,只要當時不電死就行。」警察用兩根電棍從頭電擊到腳、包括肛門等處,他被電昏死過去。獄警派患有肺結核病的普教看管史紅波,史紅波被染上肺結核,獄警不予治療,他的病情日趨惡化,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威寧營勞教所害怕承擔責任,讓大連教養院把他接走。惡警王愛國對史紅波說:「你可要堅持住,可別死在這裏,馬上送你回家。」大連勞教所的大隊長何旭東對他說:「你要堅持住,別死在車上,直接送你回家。」到史家門口,他們一句話不說,扔下史紅波就走。

史紅波被迫害前身體健康,體重九十九公斤,這時,史紅波的體重只剩七十三公斤。他回家後,一直咳嗽、高燒不斷,身體虛弱。派出所一直沒有放棄迫害史紅波,社區六一零人員馬某、汪某和先進街道辦事處主任等三人到史紅波家,逼仍處於生命垂危的史紅波補寫所謂的「三書」。 史紅波於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離世。留下七十五歲的老母親悲痛不已。

(四)孫福弟被迫害成腹水重症,含冤離世

孫福弟,女,五十七歲,大連普蘭店市夾河鎮興隆堡村村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大連市開發區哈爾濱派出所伙同普蘭店市公安局、夾河派出所、興隆堡村邪黨人員和惡警綁架,家中私人財產遭洗劫。八月十四日,孫福弟被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孫福弟被迫害得膀胱囊腫腹水,四月二十日被放回家。

孫福弟回家後,大連公安一直沒有放棄對孫福弟的迫害。孫福弟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下午在痛苦中含冤離世。

(五)鮑水珠老人被迫害離世

鮑水珠二零零零年發法輪功真相傳單時,被大連市民主派出所惡警綁架並送到姚家看守所迫害。老人出來後繼續向人講法輪功無辜被迫害的真相,在二零零一年張貼真相粘貼時被桃源派出所劫持。此後,秀月派出所警察就不斷地對鮑水珠進行騷擾、恐嚇。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夕,惡警又到她家裏來騷擾,給鮑水珠的家人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她的老伴因承受不住這沒完沒了的恐嚇,心臟病發作住進了醫院。鮑水珠在這一系列的巨大壓力下,於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六)滕鳳榮遭迫害離世

滕鳳榮,女,六十一歲,家住大連開發區高民裏二十六號樓。滕鳳榮曾遭大連惡警、惡人的三次直接綁架迫害,身體健康逐漸惡化,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含冤離世。

(七)於桂芬含冤離世

旅順口區鐵山鎮張家村六十四歲的老太太於桂芬,在沒修煉之前雙眼接近失明,一九九六年八月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幾乎失明的雙眼很快恢復正常。她經常遇到熟人就講修煉大法使自己的身體健康,法輪大法真好。在被強行綁架的過程中,於桂芬老人嚴重受到驚嚇,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又遭到嚴重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於桂芬因身體出現問題,馬三家教養院怕承擔罪責,將她送回家,於桂芬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三、王立科在大連任職期間為了撈政績、討好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周永康等,製造了「6.25」 「6.29」、「7.6」等多起惡性綁架案。

「6.25」綁架案

二零一一年,「新領軍者年會」(夏季達沃斯)九月十四日至十六日在大連市舉辦,中共邪黨一方面在明處向世界展現它人權狀況如何的改進和提高,另一方面大連市公安局卻在暗地裏全方位的監控民眾,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在五天之內製造了「6.25」「6.29」惡性綁架案:

大連市金州新區光明派出所所長期跟蹤大連市法輪功學員顧素華,對和顧素華有來往及電話有聯繫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長期跟蹤和監視。

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二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在甘井子文體街開修煉心得交流會時,被大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陳欣及焦健、甘井子街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綁架,被關押在大連看守所。此事由市公安局直接經辦。

當時陳欣等人不出示任何手續和證件,也未穿警服,闖進申姓法輪功學員家中,將大連顧淑華、朝陽崔樹懷等二十一人強行綁架至甘井子分局,當時有二名法輪功學員被焦健等警察摁在地上踩著頭,朝陽石姓法輪功學員被踩得眼睛青紫,楓姓法輪功學員被踩得下巴青紫。當晚二十三點三十分,法輪功學員被連夜送到大連看守所。

其中,楊吉成、杜玉荃、顧淑華、韓淑樺、王桂英、鄒玉敏、尹寶君、劉玉琴、孫旭東等被強迫送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顧淑華、尹寶君等被勞教。尹寶軍被勞教二年,被大連矯治所迫害成腦梗、高度昏迷、脫水;打吊瓶時,血管打不進去,不能說話;被迫害得脫相、變形、生命垂危。

「6.29」 綁架案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七點左右。大連市金州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伙同各個派出所在光天化日之下闖入二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家中綁架、抄家,大部份學員家的錢財被洗劫一空。

王日清家中貴重物品、工資卡、現金四、五萬元和母親的十多萬元存摺被洗劫。李德會車被扣押,他的刷車廠無法經營。綁架金州匯源麵條館老闆、「特一級廚師」孫正運,他的銀行卡、現金近萬元被搶走,飯店被迫停業,每月損失近一萬元,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綁架於長順,搶走身份證及現金。女兒當時被北京重點大學錄取,因交不起巨額學費,被迫輟學,她孤身一人到撫順市洗腦班要人,父親已經被迫害致癱。這些警匪搶劫時,就像拿自己家的東西一樣,邪惡至極。

綁架張國祥,家中八十多歲雙目失明的母親無人照顧。村人陪老母親拿著全村人的簽名和大隊蓋章千里迢迢來找金州國保大隊要求放人,被拒絕。

這些警察做賊心虛,行惡時不穿警服穿便裝,不出示任何證明,如同黑社會綁匪一般行惡。大連金州國保大隊畢克峰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和指揮者。幕後操縱者就是王立科。

「6.29」 綁架案中,於長順、李德會、李軒、滕文治、趙秀蘭、王慧、楊淑文、張國祥、韓繼玲、楊春媚等被強迫送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秦淑蘭、侯春黎被送大連市金州區龍王廟洗腦班迫害;尹明利、閻壽林被勞動教養。閻壽林在大連矯治所(原大連教養院)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7.6」綁架案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連市政法委、大連市公安局針對安裝海外新唐人電視台接收器,綁架了七十多名大連法輪功學員。此次迫害行動與中共惡首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有關。

這次大抓捕,惡警們為了利益瘋狂迫害,家住大連開發區金石灘廟上村的法輪功學員張桂蓮,今年六十九歲,被中共警察綁架,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被迫害十七天,出現生命危險。看守所草草把人送回家,八月五日老人即含冤去世。王林凱、於長順、劉美芬、曲連喜、羅秋平、郝晶、羅金玉、劉吉慶、杜龍平、劉德喜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動教養;車忠山、潘秀清、唐麗、賈秀春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劉清濤、曲濱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時才被放回,看守所惡警對曲濱說:「死也不會放你出去的,在這裏法輪功死了白死。」

秀月街派出所警察在中山區怡和街綁架了劉新穎,並搶走她身上的鑰匙並抄家,家裏被翻得亂糟糟的。劉新穎的丈夫曲輝二零零一年被大連教養院迫害,導致全身癱瘓,至今已經十一年多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警察不通知家屬,劉新穎十三歲的女兒放學後找不到媽媽,在家哭了一夜,不知媽媽哪去了。曲輝因為得不到妻子的照顧,在家痛苦的喊了一夜。

金州新區近七十歲老人馬瑞田、老伴肖桂蘭一家七人先後被金州新區哈爾濱派出所警察綁架、搶劫。警察揚言讓其家破人亡,警察搶走馬瑞田家中現金十七萬、三張銀行卡;搶走大女兒馬愛兵現金無數(馬愛兵做生意,家中周轉資金不清)、手機等。

開發區政經保大隊綁架開發區法輪功學員韓新豔,抄走韓新豔辦公電腦三台、打印機一台、手機五部、還有給工人準備開工資的五萬元錢,多張銀行卡等。

金州區法輪功學員小車、小汪夫婦被綁架,惡警在眾目睽睽之下搶走妻子小汪身上很多現金,並抄家,用兩輛車搶走大量私人物品:摩托車、電腦、打印機、書籍、小型家具、櫃子等,連盆花都被搶走,室內物品所剩無幾。眾多圍觀百姓都指責這種無恥流氓打劫行為。據悉是大連市公安局所為,夫妻二人被非法扣留在大連姚家看守所。

四、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鋪墊了王立科的「升遷」路

這幾年,大連市的公安局局長,都是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被提拔的。從副市長公安局局長孫廣田、張繼先到王立科,他們迫害法輪功都是罪惡累累的。

王立科先後任遼寧省北寧市公安局政委、局長;錦州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葫蘆島市副市長兼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大連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黨組書記、局長。王立科親自主持、指揮了遼寧省北寧市、錦州市、葫蘆島市、大連市及遼寧省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1、王立科協助王立軍對錦州市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滅絕人性的迫害

原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在任遼寧省錦州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期間(二零零三年五月──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軍下令對法輪功學員「必須趕盡殺絕」。其間,錦州市至少有五百多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非法關押,七十一人被迫害致死,三十多人被迫害致殘。

據海外媒體報導,王立軍領導錦州市公安局,並成立了一個醫療機構──不明確的將其命名為「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根據二零零六年中共官方的一項醫療創新獎儀式上,王立軍(透露自己)監督「現場幾千例密集」的器官移植。

王立軍任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的時候,因迫害法輪功有功被公安部授予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稱號。此時,王立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零零七年三月)作為王立軍的助手,錦州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積極的參與了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2、王立科迫害法輪功撈取很多的邪黨的「榮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王立科被公安部授予全國公安戰線「二級英雄模範」,出席了「全國公安戰線英雄模範立功集體表彰大會」,先後兩次受到中共迫害法輪功惡首江澤民的接見。二零零零年全國勞動模範、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公安部副部長劉金國在大連市表彰公安系統應急救援處置工作大會上宣布,授予大連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王立科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榮譽稱號。

在表彰會上,大連市為三十名民警記公務員個人二等功一次,授予四個集體「應急救援處置工作特殊貢獻獎」。遼寧省公安廳為十名民警記個人一等功一次。包括被大連市公安局授予立功嘉獎的五百六十四名民警,大連市公安局此次共計六百零四名民警獲得了各級機關的表彰。在大連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都得到了重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