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中找到了深藏的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今天我背《轉法輪》,背到第四講的第四自然段的時候,突然發現被掩蓋的色慾之心,繼後發現,一個個頑固的、難以去掉的執著心的背後卻是色慾之心。

深挖這個色慾之心,在「自我」的根子上,感到這個「自我」被生出的枝枝杈杈包圍著,一大片已經很厚了。想想這個思想中反映出來的情景,猛然間心裏一動,眼淚一下就湧出來了,禁不住失聲痛哭,這個感受是發自於心底的深處。當時的心情無以言表,深深的感到了是師父的洪大慈悲,師父在為弟子操心!

我修煉二十幾年了,對修煉初期就應該放下的人心、竟至今還沒有修乾淨,真是愧對恩師啊!總以為自己對色慾之心早已修掉了,在夢中幾次過關都過去了,夢中也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把握的很好,能在內心排斥人的慾望,對男女之間的人認為的美好從心裏排斥它,並當成低級的不好的東西,不喜歡的東西。

其實這還不夠。有很多人心是相互牽制的。你意識不到的時候,它就在你的空間場中生存,一有時機就會跳出來,所以不要覺的自己哪修好了,離大法的要求差的實在太遠太遠了。

這個法太大了,哪是在低層次上認識的那麼簡簡單單的事情啊?那些個複雜的因素和巨關巨難師父都為我們擺平了,為我們付出和承受了,我們只承受了人世的一點點還是師父為我們做的,此時還要顯示顯示自己有多了不起,人心真是骯髒啊。

今天背法之後,才讓我清醒的悟到:很多人心都是有根源的,特別是有的執著心怎麼去也去不掉,那是派生出來的執著心。

在學法中我們知道了舊勢力為了毀掉我們的修煉,不顧師父的安排,強行給我們安排了它們那一套,強加給我們負面的東西,往我們的空間場扔垃圾。妄圖讓我們掉進情、色、欲中不能自拔。我在學師父的法中看到了舊勢力的陷阱:當分辨不了色慾不是自己時,就會被加大色慾的執著,安逸心隨時鑽空子,貪吃貪睡,都在消耗我們寶貴的時間,削減我們精進的意志。同時強烈的執著於自我的存在,為此會在同修之間甚至是常人之間爭強好勝,顯示自己的優勢,打扮自己,以此產生妒嫉,強烈的妒嫉會惡語傷人,甚至傷害至親的人,看不上別人,排擠別人,攻擊他人,對別人發火、發脾氣,不修口。這時,往往是找到某個執著心:爭鬥心,妒嫉心等等等等,這些心也會從色慾心中產生,而色慾心又被其它心掩蓋著。師父說:「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1]「何為人 情慾滿身」[2]。

大法修煉的是「真善忍」,修煉人不修去私心是無法走出人的。我感到了作為大法修煉人,要修成為他的生命,那就要對誰都好,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這些師父在法中早已講過,雖然每天都在學法,但沒有真正的對照自己,實修自己。這哪算真修?如果看誰都不順眼,對人對物都沒有善心,又怎麼能成為為他的生命呢?怎麼能跳出人走向神呢?

師父講過釋迦弟子不隨便扔東西的法,自己體悟一點點其中的內涵。覺得自己在這方面沒有按師父要求做。因自以為有品位、做事完美,而這個完美是執著,強大的執著,對別人吹毛求疵,愛挑剔,看不慣這個、那個,特別對物的執著,這個好看,那個不好看,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喜新厭舊,不喜歡的就隨便扔掉,還以為自己放下了利益之心呢。颳風了下雨了,冷了、熱了都會生出埋怨心,不符合自己觀念就反感,這些都屬於惡的東西,都會給色慾之心以生存的土壤。

師父說:「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所以有很多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我們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的下。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3]

當我想善待一切修好自己的時候,師父就給我展現了被各種執著心掩蓋下的骯髒的色慾之心,以及私的根本執著,認清它,挖掉它的根,修去它。讓生命真正的在大法中昇華,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個人近期點滴體會,不當之處請指正。

感謝恩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