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哈爾濱市呼蘭區國保大隊副隊長王可達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王可達,出生於哈爾濱市,任哈爾濱市呼蘭區(原呼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十幾年中,王可達主動跟隨呼蘭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綁架、非法抄家、審問、捏造「證據」,硬要把法輪功學員判刑等,使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非法關押、殘酷折磨、經濟損失,以致被迫害致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一夥鎮壓法輪功以來,哈爾濱市呼蘭區在原公安局長吳偉、副局長姜繼民的指使和縱容下,原政保科常江海、陳景躍和縣國保大隊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許興武、顏廷輝、徐長權等人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不講政策之機,瘋狂抓捕並長期關押法輪功學員達數百人次,並乘機巧立名目非法勒索錢財。僅對一百五十餘名法輪功學員的不完全統計,無任何手續、票據的罰款達三十六萬多元。

毆打刑訊逼供 法輪功學員任鵬武被折磨致死

任鵬武
任鵬武

二零零一年,原呼蘭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常江海、王可達、陳景躍等人對法輪功學員任鵬武毆打刑訊逼供後,將滿身是傷的任鵬武關押至呼蘭區第二看守所,被看守所教導員徐波、獄警吳金玉、鄭林、楊澤元以及犯人夏保林、臨時獄醫王建新等,灌入高濃度鹽水。任鵬武在被抓後的第四天早上被折磨致死於第二看守所。

曾任公安局政保科代理科長 直接指揮綁架、捏造證據

二零零二年五月,政保科長王可達親自指揮野蠻綁架法輪功學員李冬雪、周春芝、倪淑芝三人。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倪淑芝正在家中糊火柴盒,被幾個警察竄入家中拽著胳膊抬著腿,強行綁架到看守所,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李冬雪、周春芝倆人。

非法開庭時,呼蘭區法院認為證據不足,按常理必須放人,但公安局政保科代理科長王可達,非要把法輪功學員定罪,仍不放人。

倪淑芝、李冬雪再次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絕食一個月後,倪淑芝瘦成皮包骨,肚子圓鼓鼓的,意識不清。王可達為了使自己這個代理科長早日轉正,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捏造所謂的「證據」,硬要把三位法輪功學員判刑。最後倪淑芝被非法判刑五年,周春芝、李冬雪被非法判刑六年。直接參與迫害的惡警有王可達、許興武、孫大個子、杜志、趙連貴,獄醫王建新等。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李建國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李建國到附近許堡鄉去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派出所十多個警察手拿電棍、棒子,把李建國等一行八人綁架到派出所。

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指使呼蘭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常江海、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顏庭輝等迫害李建國。遭受九個多月的殘酷折磨後,李建國被非法判刑十二年,於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五日送進呼蘭監獄繼續迫害,當時李建國才三十八歲。

法輪功學員張學文被刑訊逼供 最終被迫害致死

張學文遺照
張學文遺照

二零零三年四月,法輪功學員張學文被綁架至呼蘭區公安局,被國保大隊隊長陳兆林、副隊長王可達以及徐漢斌、顏廷輝等人刑訊逼供後,關押至呼蘭區第一看守所。在公安局副書記王公朝的指使下,看守所所長趙連貴、教導員王玉豐、獄醫王建新等人將張學文綁在鐵椅子上灌食,野蠻灌食中將張學文的牙齒全部撬脫落。惡警們將張學文折磨得奄奄一息後,扔到水泥地上二十多天無人過問。張學文於二零零三年八月被迫害致死於呼蘭監獄(原葛志監獄)。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搶劫法輪功學員家貴重物品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法輪功學員張慶生在腰卜因講法輪功真相而被抓捕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張慶生家中無人的情況下,陳兆林、王可達等人將張慶生家中的計算機等貴重物品洗劫一空。

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孫玉華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呼蘭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陳兆林帶領王可達、徐漢斌、顏庭輝、徐興武等人強行綁架法輪功學員孫玉華至國保大隊,並逼迫孫玉華交代所謂問題。惡警們一無所獲後,將孫玉華關押至呼蘭第二看守所,後又轉押第一看守所。

綁架法輪功學員李敏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正在上班,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指使國保大隊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及光明派出所所長王忠森等人,將法輪功學員李敏綁架;將其妻子杜秀珍在家中綁架,並抄家,搶劫四千五百多元現金和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等價值二萬多元的私人財產,連夜把他們弄到一個沒有任何標誌的場所刑訊逼供,逼迫他們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逼迫寫假材料。

惡徒把李敏、杜秀珍分別吊銬在兩個屋裏,瘋狂毒打,兩人的慘叫聲彼此都能聽見。後來得知,那地方是五常市「轉化學校」,即洗腦班,打人的主要兇手是「校長」付彥春、麼振山、朱憲福、韓光、荊棘、姜佔海、史興富等。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惡徒們將李敏的兩手、兩腳分別銬在床的四周,用小白龍(白色硬質塑料管)抽打、抓頭髮,把嘴堵上上刑、用煙頭燙等等,打了一天一夜,李敏幾次被打的死去活來,整個身上都是黑紫色,沒有一塊好地方。

綁架關押法輪功學員殘疾人金成山

二零零五年三月,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公安局呼蘭分局國保大隊王可達、徐興武到呼蘭區殘疾人金成山家撬鎖入室,非法抄家,撬開孩子的抽屜,搶走孩子的奶奶臨終時留給孫女的一萬三千元錢,還有孩子學習使用的電腦和一部小靈通,一直不還。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惡警王可達、徐興武等來到法輪功學員金成山家,謊說來退還那一萬三千元錢,可是騙開房門,闖入了二十多個警察,隻字不提還錢,卻強行將殘疾人金成山強行拽到擔架上抬走,直接綁架到哈市公安醫院後院那棟戒備森嚴、神秘的黑樓。

此處被稱作「病犯醫院」又叫「第四看守所」,沒有門牌,這棟四層樓的窗戶一年四季都是用白色的罩遮著,這樓的房間與監獄無別,把所謂的病犯扔到裏面的床上,鎖上鐵門,並很少見到醫務人員。

金成山高位截癱,不會自然排便,他痛苦不堪。他高呼「法輪大法好」,所方只好把同時被綁架到七處第二看守所的焦曉華(金成山的妻子)調到這個樓,每天給金成山摳屎、接尿一次,完事再被關進另一監號。六十多天後,金成山的皮膚已經潰爛,每天在痛苦中煎熬。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由省公安廳惡警和呼蘭公安局副局長姜繼民、國保大隊教導員陸文學等惡警闖進法輪功學員金成山、焦曉華家,將夫婦二人綁架。同時又將法輪功學員崔新從家中綁架。金成山和崔新都是不能自理又不能行走的殘疾人。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省公安廳醫院。金成山的妻子焦曉華被關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

其主要配合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有呼蘭公安局副局長姜繼民,國保大隊教導員陸文學,副隊長王可達,永興派出所副所長林立剛,還有一些警察也在配合之中。

法輪功學員於懷才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旬,呼蘭區在區長付豐志與公安分局局長於濤的指使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新一輪迫害。主要參與者有: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國保大隊長:陳兆林、王可達、陸文學等。法輪功學員於懷才被迫害致死

於懷才遺像
於懷才遺像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於懷才騎三輪車往食雜店送麵包,被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國保大隊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許興武、顏庭輝等人綁架,並在呼蘭區宏大旅社刑訊逼供,然後在呼蘭區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

十天闖出後,於懷才到國保大隊追要被綁架時搶去的一千多元現金(送麵包的貨款)及手機和鑰匙。陳兆林、陸文學等人不但不給,還叫囂:「你還敢來這要錢!別回去了。」把於懷才又綁架至呼蘭區第一看守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看守所期間,於懷才一直絕食抗議,看守所將其關押到哈爾濱市公安醫院,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送往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末,家屬到醫院看望時,於懷才已骨瘦如柴,一米八六的個頭,體重不足一百斤,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說不出話來,已出現生命垂危跡象。

令人不解的是,不知長林子勞教所施以何等酷刑,於懷才的手不停的往牆上摔打,手背血肉模糊。人都這樣了,還戴著刑具手銬和腳鐐。在家屬強烈抗議後,才將手銬、腳鐐解下。

於懷才的哥哥見他總是往牆上摔打,手已經摔壞,就給他戴上手套,不一會就粘在了一起。於懷才已神智不清,但勞教所仍不放人,幾天後,於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三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