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媳婦修大法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我今年二十八歲,是二零一二年開始修大法的。修煉前,我偶爾會玩牌、碰煙酒,但修大法後,我按著師父教的真、善、忍一點一點的去修自己,徹底戒煙、戒酒、戒賭,一點也不碰。

我歸正自己的服裝造型:甚麼類似於破洞的乞丐服這類不正、誇張的衣服、大濃妝、彩色的頭髮,我都拒絕;尤其現在割個雙眼皮、紋眉……等等這些風靡一時的整容小手術,堅決不做。

修大法後我不攀比了:身邊同齡的人都用五、六千塊錢的手機,身上戴的金銀首飾也是時常更換款式;我之前幾百塊錢的手機都用了好幾年,實在是手機電池不行了,去年才換的一千多元的手機;首飾也不戴了,只戴一塊手錶為方便看時間。

我還歸正自己的行為:注意說話、言談舉止,尤其跟異性,絕不輕浮;我不在網絡上跟網友閒聊,不玩網遊;不跟公婆勾心鬥角。

這些都是我修大法後才做到的,大法改變我很多,給我生活中帶來的美好多的數不勝數,因篇幅有限,以下僅舉幾個例子:

一、對遊戲不上癮

我不願意接觸遊戲,師父講過關於「電腦」「遊戲」這方面的法,我明明白白的知道這些東西是害人的,而且還上癮,我就不接觸、不玩。那天丈夫準備去洗澡,手機遊戲還沒打完呢,就讓我幫忙點兩下,我說我不會,他說可簡單呢,閨女都會。我說,那你為甚麼不讓閨女給你打呢?他說他怕她上癮。我又問:「你就不怕我上癮啊?」他說:「你不上癮,我都玩這麼多年遊戲了,你都沒上癮過,你沒事。」其實能有這種堅定的毅力,都是修煉大法的功勞,要不是每天都學習師父的法,用法來歸正自己,我怎麼會不上癮?世上有幾人能抵住網絡遊戲的誘惑呢?

二、做「燒火做飯的小和尚」[1]

婆婆他們是以做豆腐為生的,他們做的豆腐在我們當地可是出了名的好吃,每逢年過節的時候,三里五村的都跟我家訂豆腐,做一鍋九十多斤的豆腐需要四個小時才能做出來,因訂單太多,一天有時候做三鍋,訂單趕不出來的時候還做過四鍋,冬天自來水管凍住了,還得去別處挑水,他們半夜二點多就起來開始幹活了。

每年過年,我們都是回婆家過年,年前這幾天,要大掃除,公婆忙的連吃飯的時間還得抽空,他們這麼忙,家裏的活也得有人幹啊。丈夫喜歡玩牌,愛偷懶,自己跑出去玩,也不願意幹活,我是修大法的,我不跟他比,我就做我該做的、能做的,我幹了多少算多少。

我就從二樓打掃到一樓,再到配房屋裏屋外,一點一點的開始收拾,五百多平米的房子,基本上一年也沒空收拾,就到年前才大收拾這一次,哪個屋子都是亂的,衣服、雜物、垃圾灰塵甚麼都在那裏亂攪和在一起,我挨個屋子都分類、整理、歸置好,打掃出來,玻璃、地板都擦出來,廚房是最難打掃的,屋裏的油煙屋頂上、牆壁上厚厚的一層,我先拿鋼絲球擠上洗滌劑一點一點刮出來,再用毛巾擦拭乾淨,因為污漬太厚,擦幾下就得換水,我就再去換水,爬上爬下,我從早上幹到晚上,累的我全身酸疼,胳膊一動都疼,我的腳掌都是疼的,躺床上都不願意下來。連著幹了好幾天,就這麼大的工作量,我硬咬著牙堅持下來了。我娘家雖然不富裕,但媽媽很寵我,甚麼家務活也沒幹過,現在給丈夫孩子做飯、洗衣、收拾屋子、輔導孩子寫作業,全是我幹,有好多時候,我邊做菜、邊煮粥、一邊孩子還要我教作業,弄的我是手忙腳亂的,有好幾次粥都煮糊了。

剛開始在婆家的時候,剩下飯了,婆婆他們就吃舊飯,給我們做新飯,現在我修大法了我就跟婆婆一起吃舊飯,我說:光讓你一人吃舊飯,這得吃到甚麼時候啊,吃完這點舊飯,新的剩飯又成舊的了,怎麼能光讓你一人吃舊飯啊,那哪能行呢?我跟你一起吃,兩人都吃,不就吃完這點舊飯了,吃完這點舊的,再做新飯,咱們都吃新飯。婆婆看我這麼懂事可高興了。因我做飯掌握不好量,經常有剩飯,一有剩飯,丈夫跟孩子都不願意吃,他們就主張把剩飯倒掉,因我修大法了,我知道不能浪費,就自己吃;婆婆家裏養著豬,有時候不願意吃,就餵了豬了,在自己家,我沒得選,只能自己吃。可是長時間,只有我一個人在來來回回的吃剩飯,說實話,我也不願意老吃剩飯,但這讓我體會到老吃剩飯的滋味,懂得了心疼別人,所以我心疼婆婆,就陪她一起吃。

那天因為點家庭瑣事丈夫不高興數落我,說要我有甚麼用?我這心裏特別委屈:我娘家是外地的,年紀輕輕的背井離鄉千里迢迢跟著他來到這兒八年,給他生了一個孩子,家裏的事、孩子的事、回去給長輩買衣服都是我操心,我沒得到該有的尊重和關懷,他對我所付出的這一切也不領情,還這麼指責我,心裏可難受了。我無力、也不想與他爭辯,就拿起掃把打掃衛生,委屈的眼淚是一滴接一滴的往地上掉,覺的好苦啊!等屋子收拾乾淨了,我拿了個凳子到院子裏坐下,想自己靜一靜,結果剛坐下,抬眼一看對面的對聯上寫著「富而有德」[2],這一下想起自己是修煉人了,師父說過:「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1]。我不就是來吃苦的嘛,這點苦算甚麼,就做「燒火做飯的小和尚」,想到這兒,才平息了我這不良的情緒。

三、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蹟顯

我租的房子,馬桶感應器壞了,它老自己抽水,停不下來,我從網上買了個新的感應器,因為自己從來沒接觸過這東西,想著等丈夫回來讓他給換,可他老往後拖,也不說不給換,就是拖著不動手,我多問一次,他就生氣了,我就準備自己動手換。

我們的水管的總閥門在樓下房東屋裏,平時他們不在家,我也不方便換,那天他們回來了,我就想著換了它,可那天突然我臨時有事出去了,等回來時間就不早了,我算著還有二十分鐘孩子放學,要是順利的話,不誤接孩子放學。我下樓跟房東溝通好,關了水閘,就上樓卸舊感應器去了,我按照網上給發過來的視屏教程,按照步驟去卸,可這第一步,我就擰不動了,不論我怎麼用力,它就是擰不動,這急的我直冒汗,因馬桶的位置,我只能手使勁,胳膊根本就使不上勁,這眼看孩子放學了,這舊的卸不下來,新的還不知道怎麼安呢,我都對它死心了,都準備放棄了,不換了,就在這時突然想起念「法輪大法好」了,剛念一句,我手沒使勁,一擰就下來了,這新的也順利安好了,又下樓把閥門打開,再一看時間,剛剛好,還不誤接孩子放學,這大法太神奇了。

四、三天消掉大膿包

孩子三歲時,牙床上長了個大包,之前就出現過一次,醫生說這要是厲害了得做手術。後來醫生給開了點藥,吃了一個星期左右才好了,這次可是比上次厲害多了,那大包把那小嘴頂的都合不住,嘴撅老高的,把幼兒園老師可嚇壞了,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建議讓孩子去看醫生,讓給她吃點藥。我安撫老師說沒事,但是老師看著孩子那嘴撅那老高,連著兩天催促我帶孩子去看醫生。我就讓孩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也乖,就跟著念,也沒有吃藥,從長包的第三天就開始好轉,過了三天大包徹底消下去了。

五、從鬼門關回來的奶奶

去年奶奶病的躺炕上,出氣多進氣少,想說話都發不出聲音,隨時都可能離世,可把家人嚇壞了,壽衣都給她準備好了。後來媽媽提議全家都給她念「法輪大法好」,在奶奶跟前的人就都給她念,一兩天的時間她有所好轉了,開始爺爺還覺得是輸液給輸好的,媽媽說:你想想吧,縣醫院的藥不比咱們這小鎮的藥全?不比這的藥好嗎?在醫院裏住了那麼久,錢沒少花、罪也沒少受,也沒效果,這小鎮的藥咱們以前也輸了不少,都沒效果,這人都成這樣了,輸幾天咱這小地方的液,這麼快就有了這麼大的起色?可能嗎?這都是大法師父救的人,感謝大法師父吧!爺爺聽後明白了,後來還跟我說,在奶奶好起來這事上,跟大法有很大的關係,大法可起了大作用了,就是好。

奶奶好轉後,她自己也念,她退出了團隊組織,現在能在地上走好幾步了,爺爺家裏也不貼老毛像了,有時候爺爺著急了,也念「法輪大法好」,他念了,奶奶就能睡個安穩覺,爺爺也就能好好休息一會兒了。

師父慈悲,這麼多年,師父時時刻刻看護著我,一步一步拉著我走,摔倒了,再拉我起來,叫我別趴著,要不是師父我哪會變好,肯定隨著這世道一起敗壞下去了,哪裏還有現在的我?!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富而有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