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上古三代時期的天命思想(7)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上古三代的天命觀儘管都強調天、天命的至高無上,但古人對王權與天命的關係其認識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尤其是伴隨著商滅周興,傳統的天命觀更是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在商代,帝王的天命思想以恆常為主,基本上認為天命不可變易。而但到了商末,這種傳統卻出現了變化的跡象。據《尚書﹒西伯戡黎》記載,商代末期,商王紂荒淫暴虐,弄得民怨沸騰,西部方國週族部落經其首領周文王治理日漸強大,勢力逐步滲透到中原地區,嚴重威脅到商政權的安危。大臣祖伊對此憂心忡忡,向紂王進諫道:「天子,天既訖我殷命……非先王不相我後人,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意思是上天已經終止了授予我殷人的大命,這不是我們的先王不保祐我們這些後人,只是大王您淫逸、懈怠,自絕於天,所以天才拋棄了我們。可對於祖伊的話,紂非但不聽,反而狂妄地宣稱:「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從這番對話可看出,儘管君臣二人都認為王朝統治是由天命決定的,但紂王迷信天命永遠站在自己一邊,不會改變,而祖伊則認為天是根據天子的表現來決定是否支持其統治的,這說明當時部份殷人對流行的天命永佑的神話已經產生了懷疑。

公元前1046年初,周武王率領軍隊長途遠征,討伐商紂王。僅僅用了一個月時間,崛起於西隅的「小周邦」就迅速消滅了「大殷商」而成為天下共主。勝利來得如此之快簡直出乎意料,但周武王和周公並沒有陶醉於其中。據《史記》記載,武王滅商以後,回到鎬京,夜不能寐。弟弟周公來訪,問為甚麼睡不著。武王說:「我未定天保,何暇寐!」原來,商是天下共主,是統治萬邦的王朝,在周人眼裏,是「天邑商」、「大邦殷」、「大國殷」,而自己則是「我小國」、「我小邦周」。可是,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不可戰勝的「大邦殷」、「天邑商」,卻在牧野一戰中被消滅,這怎能不令「小邦周」震驚呢?如果說統治天下一定是天命的體現,那麼,殷周遞嬗不恰恰說明,當初在商朝那一邊的天命此時卻轉到周人這一邊了嗎?天命不就是可以轉移的了嗎?如果這個道理說得通,那麼,總有一天周朝也會面臨失去天命,從而失去天下的危險呀。怎樣才能避免這種厄運呢?怎樣才能永保天命呢?想到這些,周朝統治者當然睡不踏實了。

因此,商滅周興後,圍繞著天命會不會更改轉移,如果會更改轉移,根據又是甚麼,為甚麼有的王朝會失去天命,有的王朝會獲得天命,以及如何保住天命等一系列問題,武王和周公,特別是周公,在深刻反省和總結夏商兩朝滅亡教訓的基礎上,對王權與天命的關係進行了新的思考和解釋,從而為上古的天命觀注入了新的內涵。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9/漫話上古三代時期的天命思想(7)-390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