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可大法弟子 單位書記跟到勞教所要求放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八日】我今年五十六歲,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三日有緣走入法輪大法修煉,讓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不再認為社會對自己不公了,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做一個好人,更好的好人。記得剛修煉不久,單位分蘋果,同事陸續的都在往回取,我去取的時候,有一份裏面有爛的,誰都不拿。我就拿了那一份。同事看到此景,向我投來讚許的眼神。

一九九六年六月初,我在幼兒園工作,中午值班,一個孩子肚子痛,痛的很厲害,給孩子家長打了電話,看到孩子很難受,在床上翻來翻去的,我就把孩子抱在懷裏,小聲的安慰著孩子,等著孩子的家長來接。孩子很安穩的躺在我懷裏了,這時我也感到肚子痛,也沒多想,看到孩子不那麼難受了,心裏還挺欣慰的。當家長急急忙忙趕來時,看到我抱著她家的孩子很感動。因為那孩子平時很淘氣不服管,又是大班快上學的男孩子,長得也很大。家長接過孩子邊謝邊領著孩子往外走,我感覺我的肚子不痛了。後來才意識到當時自己感知到孩子肚子痛是達到淨白體時的一種現象,覺的不可思議,因為那時自己剛剛走入修煉呀。

善待家暴的丈夫

在大法中修煉,在工作中要做好,在家中也要做一個好人。一次,丈夫在外面喝酒回來說,某某告訴我,讓我告訴你注意點,法輪功要有說法。某某是警察,也是丈夫的朋友,丈夫又說,我跟某某說了:「法輪功有甚麼不好的,我媳婦從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不跟我幹仗了,還能幹活了。」

是呀,因為丈夫酗酒,這個家在我修煉法輪功之前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他酗酒後,回到家不理智經常動手,我被打、被罵是常事,有時臉部被打得青紫,無法上班;他酗酒後,還摔東西,砸東西,二十多英寸的大電視從陽台摔到樓下;酒醉後駕車,把車翻到公路下面;他甚至打爹罵娘,一次酗酒後回家不服老爸管,跟老爸廝打到一起,把手指關節挫傷,至今留有殘疾……一次,女兒看到我被打的那個慘狀,跪在我面前,心疼的哭著說:「媽媽,跟他離婚吧。」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不怨恨丈夫了。我覺的他也很可憐,我要善待他。一次,他醉酒後酒友沒把他送到家,晚上八點多了還沒回來,我給他打電話,他的手機關了。那是北方的三月,夜晚天還是很冷的。我不放心出去尋找,大街小巷,毫無目標的到處找,已經找了兩個多小時了,還是不見蹤影,正在犯難時,想起自己是法輪大法弟子呀,有師父管呀,於是,就在心裏想:「求求師尊幫助幫助弟子吧,我丈夫他也很可憐。」邊求師尊邊不自覺的往家走了。

當走到家樓前時,看到一輛出租車剛好開到那裏停下,司機下車後,打開後邊車門往外拽人,我走到跟前,這時未醒酒不理智的丈夫伸手向我打來,司機立刻攔住他,非常仗義的斥責他,並要動手教訓他。我攔住了出租司機,並謝了他的好意,解釋說,他喝多了不理智,別和他一樣。出租司機告訴我,他收車去車庫時,看到地上躺個人,於是就報了警。等待警察時,看到扔在地上包裏的身份證,就又與警察聯繫說由我把他送回家。

我非常感謝司機的善舉,同時心裏感恩師尊。問了出租司機的住址,並說明天去拜謝。與出租司機道別後,回到家裏,把丈夫尿的濕透了的棉褲換下,安頓躺下,那時雖不是寒冬,可在外面躺在尿濕的棉褲裏如果一夜沒人發現,後果也難以想像。第二天,我買了近一百元的水果去看望那個出租司機,表達我的感謝之意。

單位領導和員工的信任

法輪大法被非法打壓後,我在室外煉功被非法勞教後調了崗,可不管在哪個崗都要做個好人,這是大法弟子應該做到的。一次在外地的親戚得重病了,去領導那兒請假,領導回話說,公司不批假。於是我去公司找到書記,一見面書記很熱情,直說:「你們隊長就說你好,說你老好了,我也不知你有多好呀!」

是呀,因堅持修煉大法,我從幹部崗調到工人崗,員工冷眼,領導觀察,但時間不長,我和大家的關係就很融洽了。因為我有法輪大法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好人。放下自我,處處為他人著想,得到領導和員工的信任。隊長和保管員有事,把庫房的鑰匙放到我這兒,信任我,讓我給員工發料。有的員工看到我,開心的喊:「法輪大法好!」有的員工從不理解法輪功到主動看法輪功的書。還有的員工誠念「法輪大法好」多年的頭痛緩解了,又主動要護身符,放到家人的駕駛證裏給家人保平安。到敏感日,怕我被迫害,還主動要把我家的法輪大法書籍拿她家去保存。一次「六一零」人員到我家蹲坑,副隊長知道後就每天接送我上下班,保護我。我知道我有師尊保護,我同樣感謝單位的那些善良人。

我跟書記談了很久,包括家庭、孩子,態度坦誠,最後書記感慨的說:「看來我真得從新看待法輪功了。」也點頭同意「三退」,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公司幾任領導,每任領導在了解了真相後,都在保護大法弟子。一次迫害法輪功的相關部門要送我去洗腦班,經理義正詞嚴的告訴來人:「我的員工工作做的很好,誰也不准動她。」

看守所裏有良知的人

還有一次我去集市買菜回家的路上被綁架,在看守所裏絕食反迫害,一警察班長看到我被強行灌食,同情我主動與我搭話,說他認識我丈夫單位的領導,還認識我同事的家人,意思是了解我的一些情況。他說他能幫我,但是有個條件。我一聽,那是作為大法弟子不能做的,我就不說話了。每次這個警察班長巡檢時關切的問我怎麼樣時,我都不回答他。一次我被強行灌食,趕上這個班長值班送我回來,他對著刑事犯大聲說:「對她好點!」並高聲說:「法輪大法好啊!」刑事犯也驚奇的發現這個警察班長在廣播裏不罵人了。

監室的號長是一個研究生學歷的科長,是來替單位領導擔罪的,心裏很不平。她對法輪功很好奇,我告訴她法輪功是向善的,是做好人的。我修煉法輪功身體受益了,家庭和睦了,做好本職工作,這一切有目共睹,可有人卻誣陷法輪功。我是受益者,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修的是:真 善 忍。我得說真話呀,可是我們向政府部門講,去北京上訪都得不到解決。她聽後很感動,親自照顧我,跟我學背師父的《論語》和《洪吟》中的詩句。

我告訴她,誰犯的罪讓誰自己承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法輪大法是佛法。她認真的點頭。那天庭審回來,她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激動的說:「我一路就念『法輪大法好』。在庭上我正視那個出庭的單位領導,他不敢正視我,也不敢把責任往我身上推了。謝謝你!」我告訴她:一定要謝謝法輪大法和感謝法輪大法師尊。她說:「好!我出去也煉。」

一個月後也就是一月一日新年的那一天,我在刑事犯的歡呼和驚呼中準備回家,刑事犯說過節辦案單位放假,這裏沒放過人,你是先例。當刑事犯把我背出監室,那個警察班長在走廊告訴我,他一直都在催辦案單位接我回去。這個警察班長給自己未來做了正確選擇。

單位書記跟到勞教所要求放人

過了幾個月,不法人員又要送我去省裏勞教所勞教。第一次來綁架我時,我被當時的公司書記親自到分局保回來。可他們不甘心,第二次又來綁架,書記沒擋住,又請了上一級的老總去分局要人,也沒要回來。這個書記就跟車並答應給車加油,由於單位領導一直跟著在勸說警察,到了省城晚上十點多了,書記請大家吃完飯已經半夜了。

第二天,同行的攙扶著我坐車到了勞教所。看到我被攙扶進來,勞教所的警察生氣的說,就這樣還送來幹啥?當地警察也好大的不願意說:「誰願意送呀,不是省裏讓送的嗎?我告訴你們她可不吃飯,死在你們裏面我們不管。」

檢查身體時,書記到處在打點,可沒做到,書記有些上火,前一天晚上就擔心,早上起來嘴就起泡了。

在做心電圖時,奇蹟出現了。獄醫看著心電圖,又看看我,我能看到測試儀器上的心電圖的線是平的。獄醫又重新做一遍,可還是平的,獄醫自言自語:「奇怪……」我知道師尊在保護著我,我心裏無限感恩師尊,同時也感謝善良正義的書記和警察。

從勞教所回來,書記請我們一行人洗浴和共餐。在餐桌上,警察感慨的對我說:「今天我們的行為是受你們書記的感動,如果今天餐桌上沒有你,我們現在也就不會是這個心情了。」然後對著書記說:「完璧歸趙。」

善有善報

善有善報,這是天理。我知道的那個喊「法輪大法好」的看守所警察班長已經是一拘留所的所長了,還聽說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弟子能煉功;為營救大法弟子嘴上起泡的那個書記只有大專學歷的兒子卻考上了公務員;那個回來的研究生科長,真的來找到我請走了《轉法輪》,我由衷的為她慶幸;我還知道有一個警察看不慣迫害法輪功,不願幹警察這行了,提前退休經商,生意興隆……

剛剛從女兒的婆婆家回來,親家母偷偷的在我的包裏放了錢和留言,留言寫道:「弟、妹你們好:這五百元錢是給弟弟的買煙錢,希望你收下。因為我這裏沒有賣那種煙的,這些年你們總是為我們付出,這次你們一定無條件收下。好人一生平安!路上平安。姐 」

是的,當有人說修煉法輪功如何如何不好時,我親家母就會告訴他們:不是的,我親家母是甚麼甚麼樣的。她也在頌揚著法輪大法好。我們兩家經常在一起過年。前年過年,親家倆口和我一起看了師尊的講法錄像,學了煉功動作。

行善積德是我們炎黃子孫的傳統美德,在世代承傳著,雖然西來幽靈共產邪黨在敗壞著,世風日下,可是行善積德在炎黃子孫的骨子裏還在流淌。願法輪大法弟子心甘情願的付出,能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帶給您及您的家人,願世人能早日真正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