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終於充滿希望!」(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從小到大,鄭宇涵就覺得自己是個可悲的孩子,一路走到三十六歲,沒有一件事情令人稱心如意,接連不斷的挫折、魔難、病痛,碾去她僅有的天真與歡樂,她不停的自問:「人生為何總是苦?」

從小到大的自卑人生

「我的家庭看似美滿,卻是爭吵衝突不斷,我根本就無能為力。我就覺得自己不管做得再好都沒有用,地球就是個大型監獄,我是受刑人之一,被痛苦推著走的一個人。」

在家人的爭執聲中長大,宇涵敏感自悲、厭世消極,更無心於課業,只學會用沉默和冷淡保護自己。但成績不好的她,卻在上了國中後,成為同學和老師欺凌的對像。「一開始是某個同學固定用髒話罵我,慢慢的,其他人也一起跟進,有時候會輪流來罵我,走在路上也會被罵。老師也會直接在課堂上說:『鄭宇涵成績那麼差,要給她取甚麼綽號呢?』」

國中畢業後,宇涵在留級與轉學中磕磕絆絆念完護校,她以為離開校園就能夠不再倒楣,沒想到走入社會,所挨的罵從來沒有少過。「護校畢業後我就當護士了,可是我動作慢、反應差,記憶力又不好,很多情況都沒辦法跟上,不管人家怎麼努力教,等到實做的時候就是不記得。」

擔任白衣天使是母親的期望,然而工作做不來,執照考不上,幾年的護理栽培彷彿付之一炬。經過據理力爭後,宇涵轉學資訊管理,她在不同工作中磨練成長,也在老闆指責下吃力學習,直到三十三歲的一場大病。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宇涵因為盲腸炎發作送去醫院開刀。醒來後卻變成植物人的狀態,眼睛睜不開,嘴巴不能動,身體任醫師檢查、插管都不能說不,她還有意識,卻只剩下聽覺在起作用,她表示:「我好痛苦。經過醫院一連串的檢查,終於發現是我的腦下垂體萎縮,無法自行分泌甲狀腺素和腎上腺素。我弟弟是醫生,他和我的主治醫師討論後,同意施打類固醇試試,也許有效。後來不知道打了多少瓶的類固醇。」

宇涵辭掉工作後在家養病,靠著大量類固醇和甲狀腺激素勉強維持生命的機能。她說:「吃類固醇的後果就是月亮臉、水牛肩、皮膚萎縮,整個人腫得像一頭熊一樣,我本來就很自卑,這下子更加怨天尤人,還出現憂鬱傾向、情緒不穩。」

就這樣休養一年後,身體狀況比較穩定,宇涵也希望生活有個重心,便再度投遞履歷。「這次找工作很順遂,面試沒多久就叫我去上班,好像冥冥中有股力量牽引著。」

一本書的奇蹟

就在一切步上軌道的第四個月,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號,宇涵再度發病。「那天早上我應該要醒來準備上班,可是人卻醒不來,我聽到了媽媽的聲音,也知道上班快要來不及,但我沒辦法動,整個身體就像石頭一樣。我想我完蛋了,我又發病了,那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是上天要考驗我到甚麼時候?」

意識聽覺清醒,身體動彈不得,宇涵躺在床上,當真生不如死。幾天後,宇涵在床上清楚聽到媽媽和中山大學企管系楊碩英教授的電話交談。媽媽哭訴女兒的病情,教授沉穩地回覆著:「你們家不是有《轉法輪》嗎?你就把書給她看,給她看就會好。」

宇涵說:「媽媽和教授對談是用電話擴音,所以我在床上聽得很清楚,媽媽不相信地說書又不是藥,看那麼多病都不會好了,怎麼可能看書就會好?但在教授的堅持下,母親還是把書放在我的肚子上,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沉重地壓在我的肚子上,壓得我無法呼吸,我整個人瞬間就醒來、起身坐在床上!」

母親當真嚇了一跳!幾天不動不醒的女兒,在一本書的影響下倏地起身,於是叮囑女兒要不跳行不跳頁地把《轉法輪》從頭看完。「我就一頁一頁開始翻,一開始我沒有甚麼感覺,可是卻越翻越神奇,越看越想看,書中的法理完全解答了我腦袋裏從小到大的疑惑。」

《轉法輪》書中寫道:「在更高級的生命來看,人類社會的發展,只不過是按照特定的發展規律在發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幹甚麼,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給你安排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你可能這一生啥都沒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當大官,發大財。常人看不到這一點,他就老是覺的自己應該恰如其份的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爭來鬥去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裏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甚麼病都上來了。」

宇涵邊看邊流淚:「我從小到大都很不順,但我只是一直忍一直忍,我的忍耐沒有出口,心中積累的新仇舊恨從來沒有消失,只有這本書能懂我的痛苦,我終於知道所有的傷害究竟為了甚麼?」第二天,宇涵下床了,行動自如,立刻跑去公園學煉法輪功五套功法。

'圖1:宇涵煉第五套功法。'
圖1:宇涵煉第五套功法。

煉功後第二個星期,宇涵的左右腿輪流腫了起來,連鞋子都穿不進去。就醫師弟弟的專業判斷,宇涵罹患嚴重的蜂窩式組織炎。然而從病發到病好的過程,卻和一般病患有所不同,甚至在雙腳最腫脹疼痛的時候,幾個小時內又突然大幅緩解,奇怪的現象令弟弟感到費解。過了不久,宇涵的雙腿恢復正常,原本因吃類固醇產生的水腫和月亮臉也隨之消失,變回以往清秀的身形和輪廓,體力和精神甚至比以前任何時期都要生龍活虎、容光煥發,宇涵知道,是師父為她淨化身體,在「真、善、忍」的熔煉下,她有了一個全新的身體、全新的心靈、全新的自己。

重活嶄新的人生

「由於父母關係長期失和,我對家庭有很深的厭惡和怨恨,也二十年沒和爸爸講話了。修煉之後我意識到這是不對的,師父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如果抱著仇恨、執著不去怎麼修煉呢?我一點一點的回憶,剜心透骨地找自己,然後我明白了,根本就不是父母的錯,是我自己在成長過程中,建立了對父母的仇恨心。雖然父母感情不睦,可是他們再怎麼辛苦,還是把我們姊弟栽培長大、並沒有遺棄我們。我努力把仇恨心放下、試著回到剛出生時的純淨。」「我發現當我放下這些觀念後,一切彷彿雲開見月,爸媽看起來就像天使,我也真心誠意對他們好,那種家庭和樂美滿的畫面,現在真的上演了。」

宇涵和弟弟的感情也有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從小弟弟品學兼優,我很嫉妒也很自卑,我覺得他看不起我,常常用言語損我。我們就像是兩個冤家,從小打架吵架長大,一見面就不對盤。後來弟弟長大後,對我很客氣但很疏離,我們從來沒有彼此關心過。直到他親眼見證我修煉法輪功的改變,他也開始修煉了。現在我們的感情變得很好,他會照顧姐姐,我也會幫助弟弟,我們一起交流學法,這種融洽親近的感覺是以前沒有的。」

退去暴躁、怨恨、厭世的枷鎖,現在的宇涵樂觀、善良、健健康康!宇涵說:「我真的很謝謝師父,我覺得人生中的每一關都是師父精心安排的,直到我可以得法了,又帶給我這麼多的奇蹟!」宇涵深刻體會到,原來過去不完美的人生才是自己生命最關鍵的轉折點,那些從小到大受的苦、吃的虧、忍的痛,都在師父的悉心安排下,成為照亮她回家路途的光芒與希望。

宇涵誠摯地說:「是師父安排我用這種方式得法,再讓我把故事告訴更多的人,我真誠希望有更多有緣人都能了解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