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托了李大師的福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叫魏天順(化名),是一名北京密雲縣農民。一九九八年,也曾去過煉功點,但沒能堅持煉下來,原因是覺的大法太好了、太正了,一般人是做不到的。妻子也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二十多年一路走來,作為丈夫,我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妻子修煉前,由於家庭瑣事,和我真是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日子過的一塌糊塗。她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脾氣變了,遇事能忍讓,我們家恢復了難得的平靜。妻子的變化一點一滴我都看在眼裏,深知唯有法輪大法才能這樣改變一個人。所以我一直支持妻子修大法,並能配合她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

1.兒子有大法保護

兒子七歲的時候,有一天,腳被釘子扎破了,出了很多血,大人要帶他去打針,他說甚麼也不打,就給他上了點兒紅藥水,他小嘴嘟囔著說:「沒事,三天就好。」果然,到了第三天,他的腳真的好了。

還有一次,兒子和奶奶一起去姑姑家,孩子剛一進大門,就被門樓上掉下來的磚砸破了頭,血順著小臉流了下來。可兒子只是簡單的用自來水沖了沖,就沒事兒了。

2.喜得千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妻子曾兩次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好,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回來後,被當地派出所扣押三天。期間,妻子不吃不喝,抗議迫害;他們來人逼我讓我勸她吃飯,我也不配合他們,最終妻子被無條件釋放。

還記的第一次,妻子和另一個同修從看守所回來,我就像接待凱旋歸來的勇士一樣,給她們做了頓「慶功宴」。

就在二零零五年底,我妻子又生了一個女兒,那時妻子已經三十六歲了,而且還是順產。要知道,那時我做夢都想有個閨女,哪成想,我真的如願了,這都是我誠信大法得到的福報。

女兒七個月的時候,妻子去上廁所(農村的簡陋廁所),把嬰兒車停放在門口,妻子剛蹲下,廁所門突然倒了下來,順著女兒的耳朵邊砸到了地上,女兒像沒事一樣,歪著頭看著媽媽。

隔了一天,又發生一件神奇的事情,妻子做晚飯,熬冬瓜湯,她把冬瓜放進大鍋裏,然後去看孩子,覺的冬瓜湯快開了,就推著嬰兒車進了廚房,孩子在車上坐著,她去盛冬瓜湯,盛了有多半盆的時候,孩子小手突然伸了過來,一把伸到了滾熱的湯盆裏,把盆打翻在地。妻子忙把女兒的小手含進嘴裏,說沒事、沒事,真的是沒事。

等我回來,看到女兒的小手還有點紅呢!要知道,剛燒開沒多久的冬瓜湯,沒有一百度,也有八、九十度呀,可孩子一點事都沒有。

3.從兩米高處摔下 我沒事兒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我家種了七、八畝棒子(玉米),脫粒完的棒骨頭裝上麻袋,需要運到平房頂上去晾曬。也就剩最後三、四麻袋的樣子,我扛著麻袋上了梯子,走到高處,一使勁麻袋上了房,可梯子一滑,我就從兩米高的梯子上掉了下來。當時梯子連蹦了兩下,磕在水泥窗台上,磕下兩大塊水泥。可我就只是皮肉磕青了,活動活動,一切還好,過了兩天,就甚麼事都沒有了。我在心裏想:謝謝大法師父!

前幾天,我們村有個人上平房修太陽能熱水器,從梯子上掉下來,上醫院花了2萬多,現在出院了,可後續費用還不知道多少呢!

4.師父幫助妻子滅了蔓延的火勢

今年二月底的一天,妻子去山地騰茬(清理前一茬秸稈兒,準備種下一茬)。到地裏一看,到處都是草,她本能的想,把草摟一小堆點著,順著往過摟,草不就燒沒了,地也就乾淨了。可她沒想一想,周圍都是雜草,這樣做非常容易點著周圍的雜草。

果不其然,剛點著,火就躥了起來,向四週蔓延開來,她就趕緊撲打,用腳踩、耙子摟,出了一身汗,手、腳都被燒起了泡,半面臉都感覺灼痛,可火還是越來越大。這時她想起了師父,忙跑出火圈外,大喊:「師父,快幫幫我呀!」回頭再一看,火苗齊刷刷的降到只有20公分高,然後用摟耙很快的就把火撲滅了。

她回來跟我一說經過,我都覺的後怕。我們真是托了李大師的福,我發自內心的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