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部份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濫用藥物的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系統實施的迫害,有很多人都受到精神病院或在精神病院外監管場所被誣蔑為精神病,被施以藥物迫害、灌藥等等。監獄獄警與醫院、醫生勾結普遍使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省女子監獄、看守所、成都女子監獄都曾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獄警也用藥物迫害刑事犯人,如逼迫犯人服用治療憂鬱症的「百憂解」等。

新津洗腦班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詹敏、劉暉

比如成都市新津洗腦班,惡人在原新津師範學校教師、法輪功學員詹敏的食物中下毒,在她神志不清恍惚中讓她在所謂「轉化書」上簽字。後來新津縣來人,詹敏當眾揭穿其陰謀,質問:「為甚麼給我下藥?」洗腦班與新津縣來人皆不語。

劉暉
劉暉

成都市法輪功學員劉暉在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三年多的非法關押期間絕食,洗腦班人員指使「陪教」用開口器灌飯時,另偷偷加入碾成粉末的藥片。「陪教」加了幾次,後自己良心發現,自語道:「不整了,要整自己整。」把藥扔了。

看守所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丁慧

四川成都法輪功學員丁慧,女,五十歲左右,二零一六年過年前後在成都市新都區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在新都看守所被關押時因獄警強迫其背監規,她不配合,雙方發生矛盾,丁慧受罰後絕食抗議,一天被幾個獄警拖出去灌食,後來就精神失常了。原來她與監區犯人相處很好,可後來誰也不認識了,經常脫光衣服獨自坐在地上,說話語無倫次,甚至大小便也亂排在身上。但她沒有任何暴力行為,犯人跟她說話、給她吃東西她會接受,但是一看到獄警就產生恐懼,特別獄警一多了,她的臉上就會出現異常紅塊,神情緊張,走來走去,不停上廁所,直到獄警離去才逐漸安靜下來。

二零一六年十月前,新都看守所女號全部轉移到成都市看守所。丁慧已完全處於精神失常狀態,生活難以自理,犯人們經常集體呵斥她,讓她躺在廁所後面的地上。她一度還被加戴刑具。有位法輪功學員曾詢問一個在看守所值日的犯人:「她為甚麼會變成這樣了?就拖出去灌食就這樣了嗎?」犯人說:「太簡單了,灌了藥!你看那個上訪的老太太,不是你們法輪功的。獄警非要說她是憂鬱症,每天必須服幾片藥,幾個星期就變得癡痴呆呆的了,以前人家身體好得很,有文化的人,思維也敏捷的很,快六十歲了一點不像,現在這個樣子了,唉!」

後來丁慧被轉到成都龍泉的女子監獄,據說每天服精神病藥物,但一直精神失常,犯人們經常戲弄她,一直到她離開監獄。

成都女子監獄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藍曉華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四川成都市龍泉驛區法輪功學員藍曉華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女子監獄,當時她身體還行,經常給多個監室打開水,不鏽鋼的水瓶一個人要提四瓶。

而自從她每天被強制服用所謂治療「癲癇」症的藥物後,很短時間內像變了一個人,身體佝僂,臉色蒼白,眼神迷離,原來像三十多歲的人,一下子蒼老了二十多歲,像個小老太婆,走路也打顫。

成都女子監獄藥物迫害胡潤蓮

四川樂山市法輪功學員胡潤蓮,今年六十二歲左右,二零一六年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現被非法關押在龍泉女子監獄四監區,約在二零二一年上半年結束冤獄。

胡潤蓮此前曾兩次被非法勞教各兩年,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簡陽市省女子監獄,一次被非法判刑八年關押在龍泉女子監獄二監區。也就是說,胡潤蓮坐牢已經達十八年,還有近兩年的冤獄。

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八年,包夾犯人莫華玲經常用語言戲弄、侮辱 、刺激胡潤蓮,不報數就讓她整月整月的罰站,有時自己先行挑起事端動手動腳整人,待胡潤蓮大聲呵斥制止時,卻反咬一口:「她欺負我,打人、罵人。」誣蔑胡潤蓮精神病了。莫華玲和四監區犯人謝立蘇合謀告訴獄警雷萌瑩,說胡潤蓮是精神病,從此獄警每週都強迫胡潤蓮去監獄醫院看所謂的「專家門診」,強迫服用治精神病的藥。犯人莫華玲、廖燕負責保管藥物並監視其服下。每次強迫服藥後,莫華玲都要強制胡潤蓮在廁所裏站半個小時,不准吐藥才可出來。包夾犯人唐繼蓉也參與逼迫胡潤蓮服藥。胡潤蓮服藥後長期吐口水,人越來越消瘦,身體出現異常狀態。

二零一八年五月的一天,胡潤蓮又被強制去看所謂的「專家門診」時,當面揭穿了犯人謝立蘇的險惡用心,謝立蘇不敢回答,轉身逃避,並不住的說:「她罵人,咋不是瘋子?!」另有法輪功學員質問她:「你有甚麼權力、資格證明她是精神病?你說她罵人,罵了誰?罵了些甚麼?為甚麼要罵?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即使她真的罵了人,憑這一點就下結論她是瘋子,那你們這些幫教整天從早罵到晚,那你們自己又是甚麼病?」 犯人謝立蘇啞口無言。

後來法輪功學員找到獄警雷萌瑩,指出這種用精神病藥迫害手段是犯罪。獄警雷萌瑩推說自己不知情,是犯人報告醫生才開的藥。而開藥醫生是華西醫科大學的專家。後來一段時間,胡潤蓮沒吃藥了,吐口水、反胃、煩躁等各種不良症狀才漸漸消失了。但不知道她現在如何。

成都女子監獄也用藥物迫害一般犯人

二零一四年,成都女子監獄六監區獄警因一犯人洩露花錢買分的,用藥物迫害她。獄警告訴獄醫:「她是胡言亂語,已經瘋了,要給她吃藥治病。」在強迫服藥兩個星期後,那個原本正常、能說會道的犯人判若兩人,身體虛胖浮腫、行動遲緩、目光呆滯,說話困難,熟悉的人簡直認不出她來了。最後有人教這個犯人去給獄警認錯,唯心承認自己是亂說的,才放過了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