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迫害 二十年惡報

——河北省承德市參與迫害法輪功中共人員惡報統計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承德,秉承上天之德。可是自從中共這個共產邪靈被從俄國移植到中華大地之後,中華文明與炎黃子孫歷劫殘垣。重德樂善的承德人從此陷入被中共邪靈用暴力與謊言強制洗腦的長達一百多年的可怕夢魘之中。被中共邪教的「無神論」強制洗腦後的中國人失去了傳統的價值理念,失去了對天、地、神、佛的敬畏之心,不相信「善惡有報」這永恆的天理,無知的被中共邪靈引導、誘惑,對神佛犯下了極大的罪惡,面臨毀滅的危險……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這個人類歷史上最神聖的日子──李洪志大師把偉大的法輪佛法(法輪大法)以法輪功這種當時人們最容易接受的氣功形式弘傳於世。有緣的人很快就認識到這是神佛來世間拯救世人,普度眾生,這是古今中外的各種預言所說的「神歸來了!」這是人類千萬年等待得救的希望終於降臨了!

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靈與人類的敗類江澤民相互利用,企圖阻止世人的得救,發起對法輪佛法與佛法修煉者的空前絕後的邪惡與殘酷、下流的迫害,二十年來承德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承受著這些各級中共人員的殘酷肉體與精神折磨,有的失去生命。二十年來帶給承德法輪功學員與他們親人的苦難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與承受的!即使這樣,承德的法輪功學員還是冒著生死,用他們在法輪佛法中修出來的大善、大忍的慈悲胸懷講給這些人法輪功真相,告訴他們對佛法與佛法修煉者犯罪的可怕後果。可是有些人被中共邪靈洗腦中毒太深,聽不進法輪功學員的慈悲勸告,一意孤行,最終遭到天懲。

我們根據明慧網資料整理了迫害二十年來承德各級中共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的案例統計,就是希望各級參與過迫害或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能夠警醒,珍惜你們自己與你們親人的生命與未來,特別是今年7月份以來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人員,你們一定要三思而後行啊!

下面整理的數據是我們根據明慧網發表的資料整理的,但是中共是一個邪惡魔鬼,為了迷惑與欺騙各級人員,叫各級人員能繼續執行它的迫害政策,繼續對佛法犯罪,達到它最終毀滅各級人員的邪惡目的,對很多發生在你們身邊的惡報案例進行篡改、隱瞞與封鎖。我們得到惡報案例只能是實際惡報的一部份。

表1:1999年7月~2019年7月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惡報類型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惡 疾被調查、被雙規、被處分、被逮捕、入獄骨折、摔傷、被砍、疾病、破財等非自報合 計
惡報人數24158161275

承德市各地區各部門惡報案例

(一)承德市、區、縣領導惡報案例

1.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

河北圍場縣邪黨書記胡熙寧翻車摔死

河北圍場縣邪黨書記胡熙寧,在二零零一年六月至二零零二年六月,任承德市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主任期間,積極追隨江魔頭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時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時期,承德也是重災區,各縣都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當時,法輪功學員馬本順、范秀琴夫婦被枉判重刑,只剩下一個幾歲的孩子扔在家裏,無人照顧。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胡剛剛升任圍場縣邪黨書記不到百天,在去壩上旅遊途中因躲車造成翻車,車裏其他人都沒重傷,只把他一人摔死。

原河北省承德市常務副市長李剛被判無期徒刑

原河北省承德市常務副市長李剛,時年五十四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因貪污鉅款1.2億元被判無期徒刑,遭了惡報。多行不義必自斃,表面上看李剛因貪腐被判刑,實則是他賣命與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因果報應。

李剛於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二零一一年七月先後任廊坊市三河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在此期間,三河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三十七人,迫害致殘的至少三人,九人被非法判刑,非法勞教十九人次,非法拘禁在廊坊洗腦班的至少一百零一人次,遭到綁架、騷擾、非法抄家的難以計數。還有法輪功學員被無故停職、扣發工資等,至於被單位和各級政府上門騷擾、非法扣押不許回家、無理沒收身份證等等更是常事。李剛二零一一年七月至二零一四年七月任承德市副市長,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被收監入獄。

2.雙規、入獄、紀律審查、丟職、降級

河北省承德市委副書記景春華遭惡報被判重刑

景春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七月任中共承德市委副書記、市長,期間主導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承德市成為迫害的重災區。景春華二零一六年遭惡報落馬。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

河北省承德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書記艾文禮遭惡報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共河北省政協前副主席艾文禮受賄案開庭審理。據起訴指控,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四年,艾文禮直接或通過其近親屬收受有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478萬餘元。今年七月,中共官方宣布,已退休的艾文禮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投案自首而被查。

艾文禮,男,一九五五年生,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二零零六年七月,任河北省石家莊市委副書記、組織部長。二零零六年七月至二零零八年九月,任河北省承德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書記。二零零八年九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石家莊市委副書記、市長。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八年一月,歷任河北省常委、省宣傳部長、省政協副主席、省政協主席。

艾文禮在承德任職期間,對當地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抄家、關押、誣判負有責任。

承德市隆化縣縣委副書記陳漢軍被查

二零一三年,承德市隆化縣縣委副書記陳漢軍被查,這是他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開始。

(二)承德市各級政法委、六一零人員惡報案例

1.患惡性疾病

承德縣主抓六一零的主任郭強(五十歲)和原承德縣政保科的指導員吳雷遭惡報

原河北省承德縣主抓六一零的主任郭強(五十歲)和原承德縣政保科的指導員吳雷(三十四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多次利用非法抓捕、抄家、送洗腦班、送勞教、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此二人均遭惡報:郭強得了腦瘤,去北京手術花了六─七 萬元,後臥床不起;吳雷得了癌症,不能上班。

2.雙規、入獄、紀律審查、丟職、降級

承德市雙橋區六一零主任閆震,辛淑雲,被公安局雙規,他們夫妻倆貪污國家公款。

3.患病、車禍等其它惡報

李勇,男,四十多歲,任河北省平泉縣政法委書記。在任政法委書記的幾年裏,積極組織策劃對該縣大法弟子綁架、抄家搶劫、敲詐勒索、非法監視、非法勞教等。李勇於二零零九年七月遭惡報,遇車禍,造成鎖骨等處骨折,先在該縣中醫院做手術,幾天後轉入北京某醫院接受治療。

4. 承德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楊樹增勒索法輪功學員新車撞到山上

承德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楊樹增,鎮壓法輪功,他是最邪惡的一個,陰一套,陽一套,勒索大法弟子家屬好處費十多萬元。他為了坐好車,敲詐大法弟子與大法弟子的家裏人。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在本市抓一個不煉功的人(家裏有煉的)要了六萬元才把人放回家,又敲詐一大法學員四萬多元。買了一輛新車,幾天後在興隆縣新車撞到山上。

5.一人做惡 殃及家人

承德市「六一零」辦公室主要幹將紀亞洲遭惡報

二零一四年五月,河北省承德市「六一零」主要幹將紀亞洲,突患腦溢血,昏迷不醒,住進承德市附屬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

紀亞洲妻子李素然因紀亞洲的病情而精神崩潰,於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在承德市羅漢山跳崖自殺身亡。其女在承德市檢察院工作,悲痛欲絕每天以淚洗面。

為甚麼五十六歲的紀亞洲在所謂「事業有成」、家庭幸福之時,卻落得如此淒慘結局?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無知、貪婪、暴力、兇狠,是紀亞洲真實的一面。從「六一零」成立,至其病危,紀亞洲一直在「六一零」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是承德市「六一零」頭子楊樹增的「得力幹將」,二人早已上了明慧網的「惡人榜」。

隆化縣副書記和政法委常務副書記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並殃及家人

河北省隆化縣主管政法的縣委副書記李俊峰和縣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付顯琦,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追隨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野蠻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全縣至少有二十四名大法學員因進京上訪被判刑、勞教。他們非法關押、拘留大法學員,並強迫寫保證書,交保證金,幾乎未曾間斷,大法學員承受著非人的折磨和妻離子散的痛苦。

縣委副書記李俊峰(五十二歲),因作惡多端已患痴呆症。縣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付顯琦,因自己作惡牽連家人,他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中旬被一騎自行車的中學生撞傷,造成小腿骨折,給老人造成很大的痛苦。

(三)承德市各級公、檢、法、司人員惡報案例

1.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

栽贓陷害法輪功,公安分局局長李文啟肺癌死亡、公安局政委孟慶國暴死

家住承德桃李街的李亭,因精神病復發殺死父母,被原雙橋公安分局政委孟建國等上報中央電視台,栽贓大法,說成是煉法輪功的。上面如獲至寶,作為新聞在電視台滾動播出,並定為特別節目在《焦點訪談》欄目重點播放。孟上報有功,委以重任,被任命隆化縣公安局長。為此,更加不遺餘力迫害鎮壓法輪功,上任了三個多月突然暴死。直接參與栽贓陷害的區公安分局局長李文啟因肺癌死於二零零四年六月份,李亭本人無論他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參與了迫害大法,死於承德看守所。

承德市平泉縣公安局原副局長霍建華患癌症遭惡報死亡

霍建華,時年五十歲,河北省承德市平泉縣公安局原副局長,後調到承德市公安局。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積極追隨江氏集團打壓法輪功,將數十名煉功群眾非法抓捕關押。善惡必報是天理。二零零五年五月,霍建華身患癌症遭惡報死亡。

隆化縣看守所朱振豐虐待、打罵大法弟子車禍身亡

隆化縣看守所朱振豐,在職期間虐待、打罵大法弟子,遭惡報,於二零零四年三月中旬,去圍場辦私事出車禍身亡。

陷害法輪功學員興隆縣法官遭惡報

興隆縣法院副院長(主管刑事庭)郭曉東、刑事庭庭長溫福寶,曾參與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二人均遭惡報。溫福寶於二零一三年底因腐敗被抓捕,郭曉東七月初酒後斃命。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上午,興隆縣法院對承德市法輪功學員韓立萍(女)、陳曉東和興隆縣法輪功學員王淑芹(女)進行了非法開庭,直到同年十二月九日,法院才結案。但是,所謂「審判長」張亞琦卻無視律師及三位法輪功學員的辯護,公然違背法律、昧著良心判韓立萍四年、陳曉東三年、王淑芹四年。副院長(主管刑事庭)郭曉東、刑事庭庭長溫福寶難辭其咎。

興隆縣八卦嶺鄉派出所所長王鐵軍遭惡報死亡

王鐵軍,男,時年四十多歲,原任興隆縣八卦嶺鄉派出所所長。在職期間多次參與迫害,綁架大法弟子。於二零零四年年底突發腦溢血死亡。

河北豐寧縣派出所多位工作人員因迫害大法遭惡報

豐寧縣黑山嘴鎮派出所長良華,迫因害大法弟子,現已患肝癌。

副所長劉貴,打獵時,獵槍走火,打中了自己大腿。

豐寧縣黑山嘴鎮派出所工作人員姜春元,多次參與迫害、抓捕大法弟子,已遭惡報。2005年夏天因吃烤羊肉串死亡。

2.患惡性疾病

承德市公安局國保副支隊長,沈支隊長,長期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現世現報,腦出血住院。

承德市雙橋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蘆峰遭惡報得了不治之症

承德市雙橋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蘆峰,從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他緊隨江××邪黨一夥,對承德市區大法學員進行迫害。從他擔任國保大隊長後,已有上百名大法學員通過他手辦理拘留、送洗腦班、勞教、判刑等。蘆峰擔任國保大隊長收大法學員家屬送錢送煙酒等,已知道的就有二十幾萬元。罰大法學員錢有一百多萬元。已遭惡報,據知情人講得了不治之症。

平泉縣公安局政保大隊長童立軍滿身是病

河北平泉縣公安局政保大隊長童立軍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與主要負責人,已滿身是病,因地方醫院已無法醫治,該惡人轉入北京301醫院。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河北省承德市派出所所長得半身不遂

尤振國,原河北省承德市灤平縣西地鄉派出所所長。由於惡黨迫害法輪功時,尤振國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尤振國得了半身不遂,生不如死,已回家中。

原台頭山派出所所長王旭孜突發腦血栓

王旭孜原台頭山派出所所長(後任南五十家子鄉指導員),積極抓捕大法弟子,並毆打大法弟子家屬。二零零七年初王旭孜突發腦血栓,在平泉縣醫院治療。

豐寧縣國保大隊潘佔武(隊長)、王志剛、司瑞清遭惡報

豐寧縣國保大隊工作人員潘佔武(隊長)、王志剛、司瑞清三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就一直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曾多次對他們講真相,勸他們向善做好人,而他們不但不聽,還把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抓起來進行迫害。非法判刑、勞教、勒索金錢。

此三人均遭惡報。潘佔武已身患癌症,但此人雖已遭報,仍不思悔改仍在繼續為惡迫害大法弟子。王志剛已身患糖尿病、司瑞清也患上了癌症。

3.雙規、入獄、紀律審查、丟職、降級

承德市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王躍剛遭報被撤職

承德市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王躍剛,指使手下抓捕大法學員,抄家,遭惡報。因生活不檢點,與有夫之婦通姦,被女方家人看見,當場被捅了幾刀,住進醫院,後被撤職,公安局封鎖消息。

承德市區法院民事審判庭庭長周秀蘭被收監

承德市區法院民事審判庭庭長周秀蘭在任職期間非法判十八位大法弟子。此人於二零零三年夏秋之際因涉嫌鉅款受賄案,監禁在秦皇島市第一看守所。

4.患病、車禍等其它惡報

承德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惡警孟曉華遭惡報

承德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惡警孟曉華多次參加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一月,孟曉華再次參加綁架法輪功學員。凌晨,馬路上根本沒人,但惡警開的汽車駛出車道,發生單方交通事故,孟曉華摔斷十幾根肋骨,這是她迫害正信的大法弟子,應有的惡報。

承德隆化縣不法之徒參與迫害遭惡報

河北承德隆化縣被邪惡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百餘人,其中五人被判刑,最長的刑期十四年;三十多人被勞教,五十多人被送進洗腦班;幾十人被罰款二千至九千元錢。

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已遭惡報:

公安局長孟建國暴死在辦公室;協助惡人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局110指導員王廣林小腦萎縮;惡警黃佩良腦出血;政法委書記陳亞媛的弟弟遭車禍耳朵被削掉一隻。

興隆縣看守所惡警陳建國、魯士尼迫害大法遭惡報

興隆縣看守所惡警陳建國、魯士尼,長期以來追隨江澤民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言行十分惡劣,手段更是喪失人性。

二零零六年六月陳、魯二人與另一同所警察由興隆縣去承德上板城磚場移送犯人。在回來的路上所乘坐的警車突然翻車,陳、魯二惡警雖保住了命,但卻造成了多處骨折,而同車的另一警察卻安然無事。知情人皆言「陳、魯二惡警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

5.一人做惡 殃及家人

河北省承德市圍場縣公安局女警張亞芹遭惡報 殃及丈夫病亡

張亞芹是圍場縣公安局警察,家住圍場鎮房產家屬樓南棟東單元102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就在其積極賣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八年左右,惡報殃及家人,其丈夫高和病亡。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圍場縣第四小學教師李曉華,因煉法輪功去北京上訪,被抓入看守所後,張亞芹衝在前面迫害她,用尖酸、刻薄、犀利的語言侮辱她:「煉法輪功,不管丈夫和孩子,和丈夫都離婚了!」李曉華被關押期間,身體被看守所人員打壞,造成整個頭部腫大,後被劫持到高陽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不收,又被帶回看守所關押。後來,在親戚的幫助下「保外就醫」,但「六一零」和國保大隊的人無論白天黑夜經常去家裏騷擾。李曉華於二零零一年黃曆十一月十九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多歲。

張亞芹還參與對李曉華的妹妹李豔華的迫害。李豔華因發放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被綁架到圍場看守所,張亞芹積極參與迫害,後李豔華又被綁架到承德洗腦班迫害,致使李豔華在洗腦班讓妹妹在所謂的「轉化書」上代寫簽字,才放出來。

張亞芹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業甚多,殃及家人,不但丈夫高和病亡,至今張亞芹自己也落得個「搖頭病」(說話時,腦袋不停的顫抖) 。

(四)承德市基層政府工作人員惡報案例

1.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

承德市興隆縣孤山子鎮副書記孫波溺水身亡

河北省承德市興隆縣孤山子鎮副書記孫波,是個投機鑽營、見風使舵的人,經常在市縣報刊發表粉飾中共的文章。每年「七一」期間,他都為中共歌功頌德,賣力組織各行政村、鎮直機關搞文藝活動。他還在孤山子鎮政府舊址對面一一二國道邊和村委會所在地,製作多處鐵牌子和噴繪宣傳欄,詆毀法輪功。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早八點左右,孫波自駕車,上班路上翻車河中,溺水身亡,死狀淒慘,年僅四十四歲。本來整個河道河水極淺,恰巧在孫波翻車處有一水坑,如果前後錯開幾米,可能就會躲開這一死劫。車怎麼翻的那麼巧?從他的罪惡行徑中,人們會找到答案的。

仇視污衊法輪功的遊清明暴斃

遊清明,河北省興隆縣人,曾先後任職於太和與塘壩區委副書記,在職位上有能力,且有升正書記的可能。

此人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緊跟迫害助威、吶喊,在茶餘飯後等散步言談中,遊清明都是以迫害急先鋒的腔調高喊加重迫害。當年傳說有人在公共場所打毒針期間,遊就站在自家大門口提高嗓門大罵:「打毒針,都是法輪功搞的,應該把煉法輪功的都抓起來!」還揚言要教訓煉法輪功的這個、那個。當時他老伴不許他罵,就把他推進屋裏去了。

七月三十日下午,遊清明先是用自行車去打米,回來就打麻將,後又收苞穀。晚上快睡覺時,覺得頭昏,送區醫院,初診是心肌梗塞而無力處置,急送縣醫院,在途中落氣了。據了解,遊清明原已動過直腸癌手術。

2.一人做惡 殃及家人

承德市頭道牌樓街道書記革淑萍,多次帶惡警非法抄大法弟子的家,並謾罵大法,不聽大法弟子勸告。

二零一零年新年時,革淑萍丈夫開公車帶她去北京。回承德的路上,在一拐彎處,撞到路邊的護欄,其丈夫當場死亡,而革淑萍折了三根肋骨。

替中共做宣傳工具,家人遭報

河北省興隆縣大杖生產宣傳部長王世山,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就自動成為了中共的宣傳工具,經常利用工作職位寫文章污衊大法,見到法輪功學員也惡語相加,仇視大法。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王妻將自己養的一頭豬賣給屠宰場,想將豬油帶回來自己吃,就跟隨屠夫騎三輪車一同前往屠宰場。不料途中,豬一直要往車下跳,王妻起身去拉豬,車並沒有停下。此時正好前方是一座危橋,有路障,王妻站在三輪車上,正好頭撞在路障的欄杆上,頭蓋被路障欄杆像刀一樣砍下,腦漿流出,當場死亡。

只因王世山誹謗大法,妻子代他遭此惡報,同時王世山後半生也將在痛苦煎熬中度過。

河北平泉縣台頭山鄉流氓村官遭報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小吉溝村邪黨村官李山、牛寶軍夥同當地十八名黨員聯名往平泉縣公安局上書了「檢舉信」迫害大法弟子,這十八名黨員有的知情,有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簽名。恰好在這期間李山之妻劉彩燕突發闌尾炎,在凌源中醫院手術中發現子宮長滿腫瘤,醫生立即縫合刀口勸其轉院,之後轉入承德市治療。由子宮腫瘤病變成下肢黑紫,腿失去知覺,醫生初步確診為並發綜合症腿血栓,劉彩燕一隻腿不能正常走動。

牛寶軍更不是善良之輩,甚麼壞事都幹,有名的「惹不起」。這個跳梁小丑更逃不過天理的善惡報應。

二零零六年之前牛寶軍一直向銀行貸款包攬工程,由於此人心術不正,一直也賺不到錢財,而且虧空很大。銀行貸款的期限已到,牛寶軍無力償還貸款,現被銀行起訴到法院。牛寶軍和妻子高秀金以假離婚的方法逃避銀行追款,僅有的家產分給高秀金,牛寶軍挖空心思迫害大法弟子到頭來自己被別人告上法庭。

小吉溝村民趙文友討好李山、牛寶軍,積極配合惡警搶劫大法弟子於漢營家的財物。二零零七年二月,趙文友的兒子回遼寧省三十家子鎮烈山梁村給親屬上墳,紙火燒山,罰款七千元。

(五)承德市學校、醫院、企業及個人惡報案例

1.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

參與迫害本單位員工 承德市王書卿遭惡報

河北省承德市農業科學研究所(現改為農業科學院)老幹部退休辦公室主任兼人事科王書卿,自一九九九年江澤民、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參與迫害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患淋巴癌死亡,時年六十歲。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王書卿配合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把本單位員工法輪功學員韓淑芬關到承德市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韓淑芬去北京證實法時被抓,二十七日由當地派出所接回送到洗腦班關押。韓淑芬不放棄修煉,絕食反迫害,王書卿又配合六一零對韓淑芬洗腦迫害並野蠻灌食。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期間,七月十三日上午,王書卿把韓淑芬的丈夫叫到辦公室說六一零來電話了,讓他們交一萬元的保證金。王書卿寫了一份保證書,拿回來讓韓淑芬簽字就不抓了。韓淑芬沒有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當天晚上九點多鐘,王書卿到韓淑芬家敲門,問在家嗎,看人在家,十一點多鐘,他帶著承德國保大隊的楊久奎隊長和十五、六人,來到韓淑芬的家,一腳踹開房門,上來幾個警察把韓淑芬從床上拉下來,戴上手銬,給腦袋戴上帽子,用破布堵上她的嘴,抬到車上,送到承德市看守所,銬在床頭上。當時韓淑芬穿著小背心和半短褲,光著腳。楊文奎和王書卿和其他警察在她家抄家、照相,把大法書、光盤和法輪功師父法像全部抄走,聽家人說王書卿看到在她家搜出這些大法資料後他樂的前仰後合。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韓淑芬被送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三年,回來後,她找王書卿告訴他真相勸他不要再參與迫害,他不但不聽還罵大法、罵師尊。韓淑芬向王書卿問退休金的事,王書卿把她推出辦公室,摔在地上。王書卿不但不給韓淑芬工資還用六一零來威脅,配合六一零找人監視韓淑芬兩個月。

承德大學原校長王家居等迫害法輪功學員集體遭報

承德大學原校長王家居在職期間,配合市六一零邪惡組織迫害本單位大法弟子,使三名大法弟子被捕,其中兩名在看守所遭受十個月的非人折磨被判重刑,王家居也得到了應有的報應,於二零零二年過年前死於癌症,從病發致死亡僅僅一個月時間。二零零一年國慶節,該校六名幫兇乘坐一輛麵包車去北京觀光,途中出車禍一死五傷。校工王某是看大門的,九九年七.二零後他多了一項新任務,就是監視本校的大法弟子,十分賣力,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王某的妻子正當中年死於癌症。

承德市紅石垃水泉村村民因舉報大法弟子酒後暴死

承德市紅石垃水泉村村民許海,此人仇視大法,七.二零以後寫舉報信,致使本村多名大法弟子被抓,有的被抄家、有的被罰款、有的被送看守所,舉報人許海在二零零零年年末,因喝酒過量吐血而死,遭了惡報。

河北興隆張志超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掉溝而亡

張志超,興隆縣安子嶺鄉雙爐台村人,自迫害大法以來他一直善惡不分,配合邪惡,偷聽、監視、恐嚇、揭撕大法真相,大法弟子多次給他講真相他都不信不聽,機緣一次次錯過,終得惡報,張志超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在出門途中騎摩托車摔入路溝下,受重傷,經搶救無效死亡。

興隆縣興隆鎮居民李俊義遭惡報慘死

河北省興隆縣興隆鎮居民李俊義,阻撓大法弟子講真相,誹謗大法師父,並將路人手中的傳單強行奪去,撕毀。事隔不久,李俊義慘死於家中數日後才被發現,死因不明,衣服被他自己撕成碎布條,上身裸露,前胸被自己抓撓的血肉模糊,慘不忍睹,可見死亡時所經受的痛苦異常。

興隆縣某山村一鄉醫惡報身亡

在興隆縣某山區一小村,有一位鄉醫,受邪黨毒害很深,不理解大法,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大法弟子在他診所水泥牆上寫的真相標語他都給擦了,連擦三次,還罵大法,還說:我就不信遭報。結果,時間不長,他就得了不治之症(腸粘連、肝裂),花了十多萬元也沒治好,沒過一年就死了。

河北省灤平縣金溝屯鎮旅館老闆的報應

灤平縣金溝屯鎮王悅,二零一二年得了一個傻病,到處檢查,檢查不出來是啥毛病。二零一二年底到北京大醫院檢查是癌症晚期,共花去三十多萬元。王悅於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死去,年僅五十二歲。

王悅原來開旅館。二零零一年,承德職業技術學院(一九九九年前叫承德大學)教師馬本順(任當時的校長王家駒的秘書)夫妻在王悅的旅館住了一段時間,他們跟旅館老闆王悅相處的很好,回到承德市後,馬本順托到金溝屯的班車給旅館老闆王悅捎去了一包資料,王悅一看是法輪功真相材料,就立即親自把資料交到了金溝屯派出所。金溝屯派出所夥同灤平縣六一零、承德市六一零,出動四十多個警察帶著王悅到處指認、搜捕馬本順夫婦。同年十一月十九日,他們遭到非法抓捕,被非法判了十五年重刑。

此事發生之後,王悅的媳婦隨後就得了心臟病,經常住院,這些年共放了兩次心臟支架,花了不少錢。王悅的旅館生意也不好了,改辦養豬場,生意同樣不好,又改為開加油站,生意還是不好,總之就是幹啥啥不行。

二零一二年,王悅得了一個傻病,檢查不出來是啥毛病;二零一二年底到北京大醫院檢查是癌症晚期,於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死亡。

平泉縣沙坨子鄉張某阻止妻子煉功糖尿病身亡

河北省平泉縣沙坨子鄉張某的妻子六十多歲,與張結婚後身體虛弱,長期吃藥,不能上地裏幹活。自從98年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但藥不吃了,還能上地幹活,張很支持她煉功。自從七.二零以後,張因為怕心阻止妻子煉功,還經常辱罵妻子及其他大法弟子,妻子多次勸他不要罵大法弟子,否則會遭報應,張不聽,二零零一年原本身體非常健康的張某突然得糖尿病身亡。

原河北省圍場縣朝陽灣二中校長於瑞惡報死亡

一九九九年,於瑞任朝陽灣二中校長,知道法輪功學員是修「真、善、忍」做好人。但當邪黨打壓迫害大法時,於瑞卻不守住良心這桿秤,做了助惡為虐的壞事。

二零零四年三月中旬(所謂的兩會期間),本縣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上級問他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還煉不煉功,他沒有利用他的職權來保護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卻只顧眼前權勢,見利忘義,「立功邀賞」似的說「煉!」就這樣本單位的兩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洗腦班迫害,致使法輪功學員的身心、經濟、和家庭都受到很大損失。

沒過幾年,在合併學校的過程中,他被免去校長職務,調到圍場一中任政教處幹事。受邪黨毒害極深,法輪功學員再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繼而他又得了肝癌,及各種疑難綜合症,多次住院醫治,花去家中好多積蓄,醫治無效於二零一一年冬季死去,終年四十九歲。就這樣得官一時,助惡為虐,終究成為惡黨的陪葬品。

2.患惡性疾病

河北電視台和承德市小人誹謗大法遭惡報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晚間,河北經濟生活頻道的所謂「真語人生」節目播出了詆毀法輪功的節目。主持人韓兆,承德市的屈汕,在節目上散布謊言,此節目由承德市「邪會」和河北電視台共同籌劃製作。

屈汕是河北承德市人,早在明慧網已有曝光,此人靠投機鑽營成了暴發戶,名利之心急劇膨脹。當其企圖以攻擊「真善忍」成名時,他的確是臭名遠揚,臭名昭著了,他的惡行曾在海外媒體上曝光。但他也得到了相應的惡報。

3.患病、車禍等其它惡報

河北圍場縣一姓尹的人遭報

河北圍場縣一姓尹的人剛剛二十歲。二零零五年,大法弟子生活上經常幫助他,並且向他講法輪功真相。他不但不相信,反而誣蔑大法,謾罵大法師父。這名法輪功學員多次良言相勸,此人不但不聽,還搶學員的書,搶過來摔,拿煙頭燙書。更變本加厲的是,臨放假時,找來《九評》一書和大法真相資料,當著眾人和這名大法弟子的面,一頁頁撕,一頁頁燒,意思是要「氣氣」這名大法弟子。

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這個姓尹的人放假回家後,當天騎摩托車出門,就撞在汽車上,人撞的不輕。當時送往醫院,醫院拒收,讓轉院。而且與其相撞的汽車還逃跑了,醫療費還得自己承擔。

5.一人做惡 殃及家人背義忘恩做中共打手,惡報上身

河北省承德市原承德大學副校長顧延凡,曾經在上大學期間,在上體育課長跑後,出一身汗,馬上用冷水一擊,得了一場大病,好了之後,就變成羅鍋,且身體多病。 在1996年後通過煉法輪功,身體發生巨變,羅鍋漸漸的變直,每次看到他的人都感到他的變化,身體一身輕,他逢人就說:煉法輪功,羅鍋沒了,身體好了。他的妻子看到他的變化也跟著煉了。他寫的心得交流曾在各縣巡迴。

然而,在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用邪惡手段迫害法輪功後,顧延凡憑著對中共歷次運動觀察動向的經驗,面對中共的暴政,迎合上級領導的意圖,也為自己的名譽及地位,違背道義良知,選擇了 「反戈一擊」。承德市各級領導將他作為重點,送到央視焦點訪談,以一名「哲學家」頭銜,公開誣蔑誹謗大法,在電視台滾動播出,並多次昧著良心,用惡毒的語言寫誹謗大法的文章,在各媒體上宣傳,充當中共打人的棍子,紅極一時,毒害全國乃至全世界的人,助長了邪惡。

顧延凡自此以後,災禍不斷,他剛直起的腰又彎了,再也沒直過。二零零二年,他唯一的兒子因單位裁員有他,一時承受不住,得了精神病墜樓身亡。舊病纏身的顧延凡痛心疾首,他對著同事仰天長嘆道:「我這是報應啊!」他的妻子因兒子的死也犯精神病,吃藥損壞腎臟而死。

時至今日,顧延凡孤身一人住在承德大學的家屬樓4樓,多病的他經常住醫院。他走路腳歪一下都造成骨折,至今還打著鋼板。在街上看到他拄著拐杖,彎腰近90度,走幾步停下,抬頭看看周圍,再走幾步,就這麼步履艱難的走著。

承德市馮營子鄉磚瓦窯村民劉坤做惡殃及家人

馮營子鄉磚瓦窯村民劉坤以前在馮營子派出所上班,與承德市國保大隊長盧峰、劉明成相勾結,敲詐大法弟子家屬現金二萬多元,劉坤蓋房子時房子蓋完了第二天就全部塌了,砸壞了老爹的腳,他妻子又得了肺癌。

承德民族師專附中(九中)辦公室主任田傑,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丈夫死於癌症。

平泉縣杜佔銀作惡殃及子孫

惡人杜佔銀充當密探,舉報和跟蹤大法弟子。杜佔銀的兒子杜寶友偷雞摸狗、遊手好閒。二零零七年四月杜寶友因偷盜平泉某飯店的電腦被抓獲,現關押在平泉縣看守所內。杜佔銀作惡殃及子孫。

惡報是我們法輪功學員不願看到的,儘管這些遭到惡報的人對我們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多麼殘酷、多麼邪惡,但是我們還是希望他們能在最後那一刻清醒!因為我們從法輪佛法中知道了神佛對這些生命的慈悲!知道了今天世人生命的珍貴!正是因為這一點,我們才頂著中共邪教的血與火的迫害,用我們的慈悲與巨大的承受以致鮮血為今天的世人(也包括你們這些參與迫害的人)鋪就一條了解法輪功真相,走向美好未來的希望之路!當我們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安危、不論嚴寒酷暑、跋山涉水把法輪功真相捧到你們面前的時候;當我們被構陷站在本該主持正義的法庭上,置自己生死於度外,還在你們百般阻撓下,在最後一刻慈悲講給你們法輪功真相,完全為你們的生命與未來著想的時候,那些參與迫害的各級人員你們能明白我們在做甚麼嗎?!

逝去的不會再找回來了,那些失去生命的惡報者是中共這個披著黨派外衣的惡魔的邪教灌輸與丑角江澤民因為妒嫉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毀掉的。那些參與過迫害和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人員,只要你還活在這個世上,就是神佛還在給你機會與希望,希望你們能夠珍惜。不要再跟著苟延殘喘的小丑江澤民與行將就木的中共跑了,因為歷史已經翻到了解體中共與清算迫害者這一頁。

那些參與過迫害和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人員,我們真心希望你們能夠珍惜神佛對你們的慈悲,珍惜神佛指派法輪功學員捧給你們的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脫離中共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最邪惡的魔鬼的一切世間的組織(退出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反省自己,將功補過,為自己選擇一個無悔的美好未來!

機緣瞬間即逝,真心希望那些參與迫害的各級中共人員珍惜你們自己與家人的生命與未來,三思而後行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8/二十年迫害-二十年惡報-391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