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大學中國古典舞教學講法

李洪志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
 
  甚麼是中國古典舞?從根本來講,中國古典舞「身法」,從古代就多來源於武術的「一武(舞)兩用」的神傳之技,而「身韻」多來源於戲曲中的「身段」。早期「中國古典舞」叫「戲曲舞蹈」。
  為甚麼有人說中國古典舞是北京舞蹈學院創編的新舞種呢?其實北京舞蹈學院的舞蹈,身法也是來自武術與戲曲,為了適應學院式的教學,參照了芭蕾舞的一部份初級的基礎訓練方式,為了看上去更像現代概念的舞蹈。而毯子功更是來源於中華文化幾千年傳統的各種雜藝。說白了,北京舞蹈學院沒有創編中國的古典舞。北京舞蹈學院創編了「中國古典舞」的名字,把原有的「中國戲曲舞蹈」改成了「中國古典舞」的名稱。
  北京舞蹈學院自己也承認,身韻是採用了戲曲中的身段,而舞蹈的身法中的元素,多採用了戲曲舞蹈與武術的身法。其實戲曲也承認身法來自武術,早在遠古時期,戲曲就採用了中國傳統武術的身法。那麼也就是說呢,中國古典舞是早就存在的東西,不是北京舞蹈學院發明的。
  那北京舞蹈學院為甚麼說古典舞是它創造的一個新舞種呢?當然它除了把「戲曲舞蹈」改成「中國古典舞」之外,還制定了中國古典舞的一套教學方法。「中國古典舞」這個名字是它改的。因為北京舞蹈學院早期把中國古典舞也叫作「戲曲舞蹈」,結合了芭蕾舞的那個教學方式。當然不止這些,北京舞蹈學院還採用了學院教學中國古典舞的方式。過去在中國學習藝術都是用傳統的方式教學,由戲班子中的老師傅帶徒弟的方式教學的,有的也是同時帶很多學生,甚至整個一個戲班子幾十人。但是呢,中國的古典舞蹈進入藝術學院教授「中國古典舞」的方式,也許當時是北京舞蹈學院第一個開始的。他們後來的年輕學生不是太了解這些,加上中共邪黨對中國歷史有目地的破壞,學生不了解中國歷史了,就說成了「中國古典舞」是它們發明的一個新舞種了,這本身是不尊重歷史與中國幾千年傳統文化的。
  其實北京舞蹈學院建立的同時,中國各個省與各種藝術團體同時也都在使用中國這種舞蹈教學與演出了。我們飛天藝術學院的郭校長,四、五十年代時,所在的中南藝術劇院就用這種舞蹈演出了。那時北京舞蹈學院還沒成立呢!北京舞蹈學院成立前後,也就是說,中國很多藝術團體就在用這種中國古典式的戲曲舞蹈演出了。
  大家知道,北京舞蹈學院古典舞教學中,舞蹈的技術名稱、要求,所採用的身法、身韻的名稱也全部是照搬戲曲的,而且是一模一樣的拿過來的。甚麼「衝、靠」,「含、腆」,「擰、傾、圓、曲」,三圓軌跡,平圓、立圓、八字圓,手、眼、身、法、步,甚麼亮相啊,精、氣、神等等等等許許多多東西。所有的舞蹈要領,欲右先左、欲上先下、欲後先前、欲前先後等等都是從戲曲中搬過來的,一模一樣。也就是說,這些東西不是它創編的,是原來中國古典的舞蹈中就有的。自從北京舞蹈學院,把中國的「戲曲舞蹈」名稱改成了「中國古典舞」的名稱以後,中國各個省從地方至軍隊,從業餘到專業(職業)的藝術團體,以及各大專院校中的這種舞蹈都叫成了「中國古典舞」的名稱,除了戲曲學校與戲院之外。
  那麼講起來就說到神韻與飛天大學了,那神韻與飛天大學不是用了中國古典舞嗎?其實神韻與飛天大學,當初是採用了北京舞蹈學院古典舞教學中的那個韻律。北京舞蹈學院舞蹈的身法教學中,規範了一個固定的韻律,而這些元素本身是早就有的。神韻只是採用了它教學中的韻律。懂我說的這個意思吧?(大家點頭)神韻與飛天大學只採用了北京舞蹈學院的韻律。
  因為中國古典舞,目前在中國一個省一個樣。就是北京的幾個大學,也不用北京舞蹈學院的韻律,甚至公開的持否定態度。全國沒有一個藝術團採用北京舞蹈學院的舞蹈訓練或演出,因為都各自認為,自己的是最好的中國古典舞。奇怪的是就連北京舞蹈學院的青年舞團,也把自己的中國古典舞搞的面目皆非,摻進了所謂的中國式的現代舞。這真是一個對北京舞蹈學院的最大諷刺。自己都不尊重自己,怎麼叫別人尊重你?甚至把假的所謂漢唐甚麼東西當作古典舞教學,其實都是狐狸的動作,很妖氣。真為這個中國舞蹈最高學府惋惜。
  飛天大學在成立初期,在教學中要學它的韻律,就必須拿一些舞蹈組合來學。其實也可以用中國民族學院的舞蹈韻律,也可以用地方上的,任何一個省的舞蹈韻律,也可以直接採用戲曲中的舞蹈韻律。因飛天藝術學院當時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的教師是多數,也就自然的採用了老師們的韻律。不過這種韻律本身是對的,是符合神韻要求的,所以教學中就採用了北京舞蹈學院的韻律。
  說起這個韻律,從修煉角度看,中國文化是神傳的,也是神照看的。所以當年北京舞蹈學院搞這個古典舞教學的時候,高層生命早就知道,將來神韻要用的。那麼這個舞蹈的背後,一定是有神幫助的。神韻要用這種舞蹈救人,可不是小事。人類文化一茬一茬的是重複的。它和史前最早期神為人類奠定的文化是不是符合的?所以神韻用之前,就必須得把用的東西搞出來,為神韻救度眾生而用。從這一點上看,早期北京舞蹈學院搞中國古典舞教學的奠基人,確是做了一件大好事了。
  神韻與飛天大學發展到今天,大家看看,飛天大學與神韻藝術團,和北京舞蹈學院的身法要求上,已經基本上不一樣了。神韻與飛天大學在古典舞教學的追求上,與北京舞蹈學院完全不是一種理念。前者要走傳統的路,找回這種舞蹈的最高境界、神傳文化的精髓。而後者是隨著社會的下滑中,趕時髦趕潮流中變異著傳統古典的東西。目前還把中國式的現代舞、當代舞、假漢唐,所謂漢唐舞其實真的是被狐狸利用搞出來的動作,加進了古典舞系教學與表演。這話他們一定不愛聽,因為觸動了他們的利益、情感。可是學了就會被狐狸附體,不能說看到害人的東西而不管。這種東西大搖大擺的進了人類的大學,雖然可悲,也是時世造化。
  北京舞蹈學院也好、飛天大學與神韻也好,目前看,中國古典舞的基本元素在舞蹈中完全一樣。只是身法要求不同,走向不同,韻律也在身法的放長中改變著。當初飛天大學與神韻只採用了它的韻律,但是神韻今天的這個韻律,和北京舞蹈學院的已不相同了,實際上,已經漸漸的拉開距離很遠了。
  大家知道,神韻已經走到舞蹈的身法的最高要求中了。這種身法技術不止是中國古典舞自身在求索。各種舞蹈與肢體藝術都在探索。是從古到今人們一直都在尋找,有人講,沒人會的舞蹈技術。這已經走到所有舞蹈的最高峰上去了,叫「身帶手」、「胯帶腿」。已經放長到了目前為止,任何一個舞種都做不到的技術訓練,連芭蕾舞、藝術體操,也都在思考,在尋找著這些東西。只聽說,誰也不會教,誰也摸不到它,目前是這樣,誰也不知道這個東西怎麼運用的。但是大家都知道「身帶手」、「胯帶腿」。這也是師父傳出來的。現在神韻與飛天大學、飛天藝術學院師生都在學,都在做,做的最好的就是零七班和一七班。教學中對學生的訓練,已經使神韻的中國古典舞,不是北京舞蹈學院的範了。舞蹈範基本上是神韻自己的,自己的韻律了。那實際上,這和北京舞蹈學院的,已經不是一回事了。你看它同樣的組合,前幾天看到北京舞蹈學院的組合錄像,你們把那個組合用神韻的身法做出來,那完全是兩回事了。也就是說呢,神韻當初只採用了它的韻律,漸漸的走了自己的路。目前韻律由於肢體動作的放長,而獨樹一幟了。大家一定要清楚這個問題。
  實際中國古典舞的本身啊,它真的是「古典」的幾千年的文化結晶。連北京舞蹈學院自己也把這叫古典舞,它都沒辦法脫離那個「古典」兩個字。它為甚麼叫古典舞啊?現代的新舞種怎麼叫古典舞啊?這不矛盾嗎?因為它開創了現代這樣一個教學方式。而古典的東西是原有的,元素是原有的。是這個概念吧?(大家點頭)
  我過去跟大家講,我說呢,神傳文化嘛,中國就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是神全盤在照料中展現出的文化。全世界所有的人,不管是甚麼人種,都在中國當了一朝人,都在中國轉生了兩百年,又到其它地方轉生,這五千年就是這麼過來的。所以這個文化呢,說白了,是全世界人都經歷過的。所以全世界無論甚麼民族的人,一看到神韻所表現的傳統節目,特別是他們一看到中國古典舞演出中的文化展現,就覺的似曾相識。表現出來的人類從古就有的普世的價值觀,傳統文化的思想、生活方式,他們全都理解。就是因為人們記憶中,有過這種文化。因此神韻在救度眾生的時候,他們能夠理解,能夠被救度。所以你用任何一個民族的東西,都不會有這麼大的影響,理解上都會有困難。
  從另一方面上講啊,中國古典舞早期的時候呢,史前神在傳給人類文化的時候,就知道在中途流傳中人會把這個古典舞給傳走樣。大家知道人講發展,要標新立異,發展中要跟別人不一樣,或者想要做的更好。其實呢,這些思想都是在改變著傳統。你再改變,都沒有原始的、神傳的那個好。你覺的一時的,覺的挺新奇、挺好、挺有意思,可是內涵沒有東西,不能被神維護延續。那也就是說呢,神傳古典舞的當初,就考慮到這些問題了,就沒有直接完整的傳古典舞。在宮廷中傳一部份,在這個民間傳一部份,在這個戲曲中傳了一部份,而這個真正的身法呢,保留在武術中。
  大家知道這個武術在歷史中可是很嚴肅的。過去學武術是打打殺殺的,在戰場上要用的。你要亂用就會被殺死,所以不敢亂用,就能夠有效的保存著那個身法的不變。是啊,幾千年來武術的套路,那個身法就一直在武術中流傳著。到了近代呢,這個中共邪靈就是為迫害中國人,破壞中國傳統而來的。武術是傳統文化,它看到了也要破壞。所以就叫人搞出個新武術來,而把中國的傳統武術全部丟了。也許深山裏面那些個修煉人,他們還有,當然根本的東西都在他們那。但是就是社會上傳的東西,已經被中共邪黨給破壞了,完全用新武術替代了。那麼就是說,過去幾千年中,傳統武術它有效的保存了這個身法。
  在中華大文化圈裏面,藝術是相符相容的,它是能夠互相借鑑的。比如很多的藝術形式都借鑑了毯子功,很多的藝術形式都借鑑了武術的身法。是吧?戲曲中流傳的身韻的部份,它也是極其關鍵的。因為你要表現內涵的東西,就會顯出其價值來。像芭蕾那樣直白的,是不要求表現內涵的。然而中國古典舞就必須得有身韻的那一部份,能表現你內心的情感,能表現你要展現的東西。就像神韻舞劇刻畫人物,它能夠起這樣的作用。有了這個東西,它能夠刻畫人物;有了這個東西,它能刻畫劇情;有了這個東西,神韻才能夠有小舞劇用來救人。從這個角度,就會看出神傳文化的這種價值與意義。
  神傳文化有個特點,要考慮人類的陰陽平衡,一樣東西要正、負兩用。那麼武術不能單一的為武術而武術,那就要「一武(舞)兩用」,音同字不同,甚至一武多用。神做事情不會單一的,就為了一件事情去做。每當世上有一樣東西出現的時候呢,它連帶著各個空間的關係。要考慮這在各個空間起甚麼作用,在高低層空間起甚麼作用,在縱向空間,橫向空間都起甚麼作用。出現的東西,都必須在各空間是正面的、能協調好關係的,你才能立於世上。否則,你那個東西立不起來,不會被承認,也不會被流傳的,得神承認的。所以神傳的東西,不是只傳這一樣東西不管其餘,他是要理順一個巨大的生命圈裏面的關係。所以這個東西簡單嗎?它不是簡單的。
  有的時候藝術界爭論起來也蠻有意思的。這個戲曲界說呢,北京舞蹈學院你創立了甚麼古典舞啦,那東西是我們戲曲的。真的都是它的,特別是身韻,全是它的。那搞武術又說了,你戲曲中的舞蹈,那都是我們武術中的。是啊,所有的幾乎都是,就是身韻的東西也是從武術的身法中發展出來的,都是這樣。那麼追根的結果,真的就說到武術中去了。為甚麼我一開始就講「一武(舞)兩用」呢?追根揭底,追到最後,是「一武(舞)兩用」。文用,那就是舞蹈;武用,那就是打仗用的。一文一武,一正一負。文化嘛,人的文化就是這樣的,你一樣東西傳出來,在人世間必定是兩面的。你光傳善不行,它還必須得有惡的那一面的東西;你傳惡的,那也不行,你必須得有善的東西,因為人世間的東西是善惡平衡的、陰陽平衡的。這個東西就是這麼來的,這就是人的文化。
  那中共邪黨為甚麼從天到地誰都反對它?因為神不承認它,不是善的,也不是神允許的惡。它是變異的,不入流的真正邪惡的東西;宇宙中沒有它的位置,只是在末後時期人業力大的時候出現的。表現上再壞、再強勢也沒用。神用它給業力大的人消業,用完就銷毀它了。但是神在人中傳的高層法理用來度人的那是不一樣的,不受人一層理的限制。
  歸根結底,師父說的很簡練,但是我說的很準確,就是這麼來的。大家聽懂了?(大家點頭)
  (全校教職員工及舞蹈學生齊聲:謝謝師父!)



簡體字A4版:  PDF文件
簡體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體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