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四輩人修大法 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我是九七年喜得法輪大法的,當時還是在校學生,因為我媽媽先修了大法,我才開始接觸大法,走入修煉的。

媽媽在大法中受益

我媽當時是得了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的腿神經疼,疼的特別厲害,疼的又哭又叫。去醫院擰腰,去抻腰,去往腿上打針,去往腿上敷藥,反正是各種的治療,多種方式也都不見好,每天疼的要命。有一次,去一個醫院治療了以後回來,要臥床一週,不能下床不能動,我還在校學習,沒辦法我就請了一週的假回來,照顧我媽。但是就好了沒幾天,我媽又開始疼,每天還是疼的要命。最後各種方式都試完了,實在沒有辦法了。

然後,聽人介紹說修煉法輪大法非常好,祛病健身效果非常顯著。我媽本來就是屬於惡黨文化中毒很深的人,受無神論毒害的很深,甚麼都不相信的一個人,只是被腿疼逼的無奈的情況下,才去修煉了大法。

我家離煉功點也就不到500米吧。我媽一路得休息三次,才能走去,學法煉功後,一路再休息三次才能走回家。煉了一個月以後,一路不休息,一直就能走回家,腿和腰都不疼了,我家人和周圍的鄰居都見證了大法的奇蹟。

我在大法中受益

我媽把大法的書籍請回家,我們姊妹幾個都搶著看《轉法輪》,你看一會兒,我看一會兒。從學法後,我跟我姐每天早上一醒,馬上就得上廁所拉肚子,我們倆一直連續五六天都是這樣,開始不明白是為甚麼,後來通過學法,才知道一學法師父就管,就給淨化身體。

剛得法那會兒,晚上做夢經常夢到搭著高高的梯子登上一艘非常非常大的船。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我得到正法了,上了師父普度眾生的法船了。有一次,做了一個夢很清楚,現在我都記得。我在一個很莊嚴的地方,四週都是白色大理石的台階。上去台階是一個很寬敞的平台,我就在那站著,但是在夢裏不知道在等甚麼,只是覺的那個地方很莊嚴,很神聖,然後一會兒就看到從天上慢慢的下來了一根大粗繩子很粗,手剛能握住。然後,我就兩個手抓住繩子往上一爬,就離開地面了,不過就是離開地面不高,在夢裏拽著高不見頂的天上垂下來的繩子晃來盪去,現在想想都很有趣。我知道這是告訴我得到了師父洪傳的這高德大法。師父是要度我回我真正的家。所以二十二個年頭了,我緊緊抓住大法,從不放棄。雖然也有放鬆不精進的時候,但是在師父的看護下,我一定會攀爬到繩子的那一端!

我得法前十七、八歲的時候。在右腋窩下長了一塊有三四釐米長的硬塊兒,當時我媽還帶我去看醫生了。醫生說是乳腺問題,說等結婚生孩子以後,再看看再治。我也沒當回事兒,這事兒就擱下了。我得法的時候,就是二十幾歲了。修煉不長時間,我的腋窩下面就開始鼓出一個白頭的包,我知道是師父給淨化身體。過了一段時間,洗澡的時候,把這個包碰破了,然後擠出一堆膿來,腋窩下的腫塊兒也消失了。真心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轉法輪》第三講中,師父講了很多學員遇到危險的事情的時候,不會害怕,也不會真正出現危險的事例。我對此深有體會,因為我親身經歷過兩次。一次是推著自行車上大坡,從坡頂上過來一個我們叫後八輪的那種重型貨車。它從坡頂路中間直接開著衝向在路邊的我,速度飛快。我當時也沒有害怕,只是把車子往路邊石靠了靠,緊貼著路邊石站著。然後那車就衝過來了,風夾著沙打在我的臉上,我只能閉著眼睛,感覺車幾乎是貼著我的胳膊飛過去的,真的是有驚無險。

還有一次是我從路北到路南的加油站給摩托車加油。路南停著一輛長途大客車有乘客在下車,我從車頭前往路南騎,然後大客車南邊兒有一個小貨車從西往東走。因為大客車擋著,他沒看到我,我也看不到他,真是危險一觸即發,我們倆都緊急剎車打方向,才沒撞上,真是相當危險。

我媽,我的家人在路北看著,滿公路的人都看見了,都以為我今天就得讓那車給撞上了,但就差那麼一點點,沒有撞上。加完油後,從路南往路北走,就後怕了,不敢騎了,推著摩托車回家了。所以說,每個大法弟子身後都有師父的法身在看護,不會真正出現危險。

婆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零二年,我結婚了,我的丈夫是同修。我的婆婆也是大法弟子。九幾年的時候,婆婆腳後跟疼、腿疼,上了很多個醫院,醫生都沒法給她治好,偏方也用了很多,就是不好。後來也是走投無路,沒辦法了,婆婆才開始修煉大法的。她那時候腿疼的不能走路、不能上街、不能上山幹活兒。難受起來連炕都爬不上去的,得家裏人把她抬上去。

修煉後,婆婆的腳和腿都不疼了,甚麼活都不耽誤幹了。婆婆沒修煉的時候體格不好,經常感冒,一感冒十天半月的,得到醫院裏去輸液,哪次不輸液都不會好,從修煉以後也不感冒了,也不用去輸液了,連藥都不用吃。

我丈夫的姥姥就是我婆婆的媽媽,也是喜得大法,得法的時候,好像就有80歲了。從小沒上過學,也不識字,都是村兒裏的其他功友念書給她聽,帶著她學法。

兩個舅媽,就是姥姥的兩個兒媳婦,都很支持她學法,都讓她快去學。因為村裏有的老人總是感冒,住院。姥姥很健康,一年到頭也沒甚麼病,也不用住院,不用兩個兒子家花錢,所以兒子、兒媳都很支持她學大法。

不過學的時間不長,到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村兒裏的學法小組被驅散了,就沒有人帶著姥姥念法了,所以姥姥就自己在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歲數大了,快九十歲了,兒子姑娘都得排班伺候她,她經常到我婆婆家裏來住。沒事兒,在炕上坐著就念:「法輪大法好」,她歲數大了,記憶力不好,最後這兩年,念著念著能念忘了。她自己也知道念的不對了,就問問我丈夫該怎麼念啊,丈夫就告訴她怎麼念。

姥姥九十二歲去世的,最後去世的時候,就是兩天不愛動,不愛吃飯,然後就走了,很安詳,沒有遭罪,也不用去醫院,沒有拖累兒女。這都是姥姥誠念大法好得福報了。

我的孩子在大法中受益

我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我的兩個孩子也都與大法有緣,在我懷孕的時候,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不間斷,也就說兩個孩子沒出生的時候,都已經是沐浴在大法中了。兩個孩子差十歲,都是從出生就開始,跟著我學法。兩個孩子都沒有住過一次院,很健康。從來沒有去打針,輸液。只是偶爾有修煉人要消業的情況,我就帶著他們在家學法,發正念,基本上一兩天的時間就不難受了,就過去了。

學大法開智開慧,兩個孩子都很聰明,大女兒今年要升高中了,學習很好,很努力。從一年級到九年級,我從來都不給她檢查作業,都是她自己學,自己做作業。兒子在幼兒園,老師也是誇獎他學的好,很聰明,一教就會。當然孩子都有不聽話的時候,就得通過引導他們學法,從法理上教導他們。偶爾哪天白天我自己在家學法了,然後因為有事很忙,晚上我們全家就沒有一塊兒集體學法,晚了就準備睡覺了,兒子衣服都脫了,又想起來,他說我今天還沒有學法呢,不能睡覺。然後自己打開播放器,開始聽師父講法。

我和丈夫誠信經商 福份多

我和丈夫同修做點生意,開個小店。平時都按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有很多顧客來買東西,付款時我一數,有多給十塊八塊的,還有多給100的,我和丈夫從來都不會多得別人的錢,都原數返還給他們。一次一個外縣的顧客路過這兒來買東西,把錢包忘櫃台上了。我和丈夫一看,裏面有五六百塊錢,還有個名片。就趕忙給他打電話,讓他回來拿走,顧客都很感動,說現在人人都向錢看,沒有像你們倆這樣善良的。我們就告訴他,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讓他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

這幾年經濟稍微有點兒下滑,人們都說買賣難做,不好幹,錢難掙了,其實我們一點兒沒有感覺出來,這三、四年,都是一年比一年錢掙得多。所以說,修煉人是有福份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