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召開 師尊致賀詞(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加拿大多倫多報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星期日),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市中心的威斯汀港口城堡會議中心(The Westin Harbour Castle)召開了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法會發來了賀詞,與會大法弟子倍受鼓舞。

法會開幕後,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會長李迅以中英文宣讀了三遍師尊發來的賀詞,全場響起熱烈不息的掌聲。賀詞中師尊叮囑並勉勵弟子:「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祝你們會有所悟、會有所成!」

'圖1~3: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現場'
圖1~3: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現場

會場熱情洋溢,氣氛莊嚴、祥和。發言學員敞開心扉坦誠分享自己的修煉體會,與會學員認真聆聽同修們的寶貴心得。二十位中西方學員分享遇到的各種心性考驗,及證實大法、講真相救人等方面的修煉體會。

'圖4~7: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圖4~7: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做神韻中兌現我們的誓約

來自加拿大溫尼伯的瑪麗亞(Maria Cheung)交流了自己今年在美國北達科他州幫忙神韻晚會推廣的體會。這是該地第一次舉辦神韻。北達科他的劇院離瑪麗亞所在城市只有兩個半小時的距離,她說:「這顯然是我們的責任。在參與神韻項目的幾個月中,我歷經神跡,沒有其它的辦法能解釋。我知道是師父安排讓我在幫助神韻項目中兌現自己的誓約。」

瑪麗亞說:「加拿大和美國來自不同城市的同修攜手並進,沒有界限同心努力,儘管沒有學員住北達科他州,但最後神韻票全部售罄。這真的很了不起。」

她提到她到北達科他州時第一件事是聯繫自己曾經認識的一位大學教授,他現在是大福克斯市的市議員,正好是神韻要演出的城市。但一直聯繫不上。有一次她拿著海報和傳單拜訪了多家同修已經聯繫過的餐廳和咖啡店,「當我走到一家索馬裏餐廳,老闆同意幫忙,我走進這家餐廳,那位我要聯繫的市議員就站在我面前。我倆都很吃驚。在沒有預約的情況下與這位大忙人相遇的幾率是多少?他詢問應如何幫助神韻後,他幫我聯繫到市旅遊局,給演出做了網上宣傳。他還說服了大福克斯市市長承諾去觀看演出。」

目前在魁北克城的大學就讀MBA的劉曉,交流了她今年在墨西哥幫忙推廣神韻的修煉心得。她說:「一個多月的經歷對我來說是相當『高強度』的修煉。賣票中也結識了許多有緣份的墨西哥人,發生了很多神奇和感人的事,終在大家共同配合努力下,墨西哥城和克雷塔羅的秀都場場爆滿。墨西哥城首演那晚,當我坐在臨時開放的角落位置,回頭看到五千人爆滿加座的劇場時,不禁淚流滿面。原來真正達到了師父的要求,真的找到了每一個應該在這一年被神韻救度的人,看到他們坐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是這樣一種難以言表的感受。」

她交流到和幾位「外援」同修生活在一起的磕絆的過程,她還一度想自己花錢租個旅店單獨居住,可是,另一方面卻又清楚地悟到這一關就是得過,不能逃避矛盾。因為她意識到:我們這幾位「外援」是一個小整體,賣票的事情能不能成,舊勢力的虎視眈眈,其實就是看我們是不是有間隔,能不能放下自我,整體行動。我們始終擰成一股繩,沒有分開居住,每天早晨都堅持面對面集體學法,最終配合大的整體,完成了賣票任務。

她還認識到:放下觀念之後,我發現當地同修無論是對神韻知識的掌握,還是救人的急迫心情,以及賣票技巧,都不比我們這些做了十多年神韻的城市差。

青年學員面對面講真相中提高自己

多倫多青年學員陳希今年二十五歲,她交流了如何克服怕心給上司面對面講真相的經歷。

陳希的爸爸是在中國大陸被中共關押過四次受過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如今還在大陸被監視。她說:「我找到資深領導辦公室,跟她講了我的故事,講的差點流淚了,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問她我能不能給公司做一個演講,放一場電影,或者大家一起去看真善忍畫展?」

「講完後好多天我都在反思,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有更穩妥、更合適的講給她聽的方式。在這之後我一見到她就覺的很尷尬,目光閃躲,出於怕心和顧慮心,走廊裏看到她,我都繞道走。」

「出乎我意料的是,一星期後,資深領導度假回來的第一天,主動把我叫到辦公室說,幫你問了人力資源了,我很想幫你。」陳希說,「這件事情對我的啟發很大,我開始渴望去給身邊人講真相……希望世人快來聽真相,得救。」

出生於一九九九年的青年學員李美倩交流了自己如何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提高的過程。二零一七年她加入了多倫多青年學法小組,提供了很好的講真相機會,但在面對面講真相時還是有點怕。

「大學的空閒時間我在一家中國餐館打工,同時也感謝師父為弟子提供了一個講真相的好機會。於是我向老闆娘講了我的家人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所遭受到的肉體和心理上的迫害。同時也講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酷惡行。老闆娘完全被這些信息震撼了:『我不是很了解這件事情,原來在中國這些事情真實發生。」

「在向世人講真相的整個過程中,我不斷的挖出自己的執著心,比如在給外國人講完真相會生出來歡喜心,在給中國人講真相過程中愛面子的心和顧慮心,甚至還是有一絲絲的怕心。在我一次次地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在不斷的淡化這些執著心,直到最後真正去掉它。」

在媒體項目中一點一點實修

二零一零年開始修煉的多倫多青年學員雪梨(Sherry Hu),在多倫多大法弟子辦的媒體集團全職做廣告設計工作,她交流了在媒體項目工作中如何一步一步修去證實自我的心。「參與工作的前兩年並不懂得實修自己,陷於做事當中,並不是沉下心來踏踏實實的做,漸漸的發現很多事情事與願違,在常人公司中應該是很容易做成的事,不知為何在媒體裏就很難開展,推動不下去。慢慢的在法中體悟到是有各種各樣的干擾,來自外部的與內部的。」

「就從自身說起,工作中自己所負責的部份是在認認真真的做,但在做好工作的表面下是隱藏著一顆強烈證實自我的心,一顆在人世中想實現自我價值的心,還有一顆怨恨別人的心。」

後來她悟到放下自我,默默的圓容是她在媒體項目中應當承擔的角色。「內心真正的能做到謙卑時,我發現長期存在的對同修的怨恨心淡了很多,幾乎沒有了,是擺正了位置,師父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

在修煉中成長 找到生命的位置

多倫多的西人學員加納交流到自己在過去的一年,經歷了不斷的向內找和提高心性的過程。這個過程中,她發現了埋藏很深的阻礙她修煉的觀念。

「首先是自我價值感和自尊,它們阻礙我說出心裏話,講真相,讓我因為不想讓別人不高興而不能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我很感謝師父幫我走過這個重要的過程,因為那是我做大法事情和修煉的巨大障礙。它妨礙我和人們講修煉人的世界觀,阻礙我接受大法弟子這個重要身份,影響我作為修煉人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我意識到不需要隱藏自己,自己的觀點和心裏感受對他人是有價值和意義的。過去我從來不講我自己,現在我可以對修煉人和常人談自己。」

法會在下午五點半圓滿結束。與會的學員們認識到,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為完成好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首先修好自己是最根本的。在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所碰到的關難面前,要做到用大法來衡量自己、修正自己,最終以大法弟子的心態和正念來對待自己遇到的魔難和矛盾,就能在此過程中達到法理上不斷的得到昇華,不斷提高心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