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正念過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我在家洗了一整天衣服,最後洗完兩床小棉被,已是晚上十點半,覺的有些累,棉被沒脫水,就拿到我家三樓露台上去晾。

晾桿高,棉被重,我搭了個木凳。踩上木凳,我還是搆不著,於是我雙手托著又重又濕的棉被,猛力往上一跳,木凳腳斷了、往後倒了。我頭著地,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頓感後腦勺劇烈的疼痛,團著的棉被正好蒙在我的臉上、身上,但腦子清醒。那一剎那間,我就想著:我是煉功人,我有師父,不會有事的,頓時頭不疼了。我腰椎骨和肋骨正好硌著木凳子,此時感覺有人把木凳子從我背後拖出一米多遠。但是,我已經動不了了,濕棉被蒙在我臉上、頭上,使我馬上就要窒息了,又加上腰和背劇烈的疼痛,我蜷縮著躺在地上。

家裏沒有其他人,不知過了多久,我想著不能就這樣走了!我說不出話來,就在心裏用了最大的力氣喊:「師父,救我!」瞬間,我的手能動了。我用盡力氣,把臉上的濕棉被掀開,喘過氣來了,能發出聲了,又喊一聲:「師父,我不能躺在這裏,我要站起來呀!」一股力量使我一下坐了起來。腰和背的劇痛,真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我心裏背著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任由淚水和汗水往下流。

我雙手扶著欄杆,慢慢的從頂樓往下挪至二樓的衛生間,用了兩、三分鐘沖了一個冷水澡。

又從二樓慢慢爬到一樓,已是凌晨一點多鐘,我被疼痛折磨的臉部浮腫。終於熬到了凌晨三點二十分,我無力梳洗,支撐著給慈悲偉大的師尊敬了一炷香。

到三點五十分開始煉第一套功法。我根本無力站立,左手摸了一下腰椎,腰椎是軟的,沒有骨頭,我這才知道腰椎骨斷了一截,再摸右邊肋骨,斷了兩根,又想:「怎麼辦呢?」又求師父:「師父,我要站起來呀,我要煉功,今天我還要上街救人!」師父的口令:「結印。」我一下子站起來了,不覺的腰背疼了。可是煉完第一套功法,我又站不穩了,但不覺的疼,就是沒有一點力氣。那就煉靜功吧!雖然盤腿很吃力,但我還是努力扳上去了。師父口令:「變掌。」我坐著就睡過去了。醒來一看,已是早上五點四十分。我合十站起來。就這樣,我站起來了!腰背骨不疼了,是怎麼回事?我心裏激動,驚喜!我馬上明白了,就這一睡,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把我的腰骨、肋骨接好了,簡直不可思議,是師尊替我承受了業債啊!我心裏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

我把被汗水打濕的一身衣服換掉了,丈夫替我給兒子帶小孩回來了,看見我的臉色難看的嚇人,問我怎麼回事。我給他講了一夜的經過,丈夫也無比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這時已是早上六點多鐘,剛發完正念,肚子餓了,吃完飯,又把兩件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洗了。坐下來靜心向內找,近期自己在修煉中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哪些地方不符合大法的標準要求,被邪惡鑽了空子,以此來迫害我:自己在修煉中求安逸之心,怨恨心很重,對人缺少善心,我把這些人心、情除掉,請師父加持,從新做好。想想自己的修煉狀態,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

這次的經歷,使我深切體悟到:心中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沒有過不了的關;唯有做好三件事,同時修好自己,才能走好最後的每一步!

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1/堅信師父-正念過關-390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