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二十年 休士頓學員中領館前揭露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明慧記者舒靜休士頓報導) 二十年前的七月二十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無理鎮壓, 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二十年期間,揭露中共邪惡本質,將迫害真相不斷公布於世。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美國休士頓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集會揭露迫害,呼籲美國人民以及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共同制止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

'圖1:反迫害二十週年, 休士頓學員中領館前集會揭露迫害'
圖1:反迫害二十週年, 休士頓學員中領館前集會揭露迫害

學員中領館前集會揭露迫害

上午八點半開始,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手持橫幅「停止迫害法輪功」、「全球法辦江澤民」、「法輪大法好」等, 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集會上發言。

美南佛學會宋先生發言:「二十年前的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命令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名義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並且在同年的六月十日事先成立了專門鎮壓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警方全面逮捕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協調人,禁止法輪功學員煉功,並發起了一場媒體全面性鋪天蓋地的謊言。」

宋先生引用明慧網報導:截止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突破中共的層層封鎖和核實,在中國大陸證明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件有4322件,這遠遠不是實際發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有八萬多名學員被綁架,兩萬多名學員被非法勞教等。 中共也把迫害輸出海外,騷擾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在國內的親人)。

宋先生發言中還介紹了法輪功:「法輪功(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他包含道德修煉和五套柔和的功法,使上億的修煉者身心健康。」

宋先生發言中還提到:「二十年以來,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真善忍,以各種方式展開了反迫害活動,使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甚至有些人走入法輪功中修煉, 如今,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翻譯成四十種語言文字,法輪功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親身經歷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發言

現場集會的法輪功學員當中,有一部份學員講述他們曾經在中國大陸遭受過迫害的經歷。

來自中國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劉女士,在一九九七年六月在帶孩子看病期間接觸了法輪功,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吸引了她,她選擇了法輪功的修煉。她說:「修煉法輪功之前,我身體曾經患有腎病、貧血、內分泌失調等疾病。修煉之後,在三個月後檢驗指標快速恢復正常,家庭生活造成的精神壓力消失,思想境界得到昇華,從此我對生活充滿信心,法輪功是我的信仰,我永遠不可能放棄。」

'圖2:學員劉女士集會上發言'
圖2:學員劉女士集會上發言

劉女士說:「然而二十年前七月,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我被殘酷迫害,綁架七次,其中一次非法關押、三次被非法抓捕、一次被送洗腦班迫害,兩次勞教。關押期間我被多種酷刑折磨。我被施以從頭到腳潑涼水、罰雙腳並攏,腳後跟不准抬起蹲在地上、戴穿心鐐、被開飛機酷刑、被注射不明藥物、長時間面壁罰站、被長期罰坐兒童凳,減少或不讓睡眠,減少飲水,長時間不讓上廁所、奴工奴役等生體生理等折磨,同時警察把編纂的污衊法輪功的視頻、音頻、書籍等多種邪惡虛假宣傳材料輪番地、反覆地向我灌輸,以此對我實施洗腦迫害;我在被迫害期間曾經被以檢查身體為名強迫驗血、拍X光,其中紮指血八次,抽靜脈血五次。」

劉女士說:「希望美國和人民以及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都來關注、制止和制裁發生在中國的這場邪惡迫害,還法輪大法師父清白,還法輪功公道。」

來自中國遼寧省新民市的景先生,一九九六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說:「修煉使我身心受益,明白了要做一個好人,不能傷害別人,我改掉了過去的惡習,隨之,我有了一個美滿的家庭。」學員景先生說:「但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政府發動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我的家庭瞬間破碎,妻子因我修煉法輪功與我離婚。我與不到一歲的女兒也就此分離,至今無法團聚,我父女飽嘗肝腸寸斷的分離滋味。二零零四年六月,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功,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警察綁架,遭受了三天兩夜的酷刑逼供。到當年九月,我被冠以『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判刑四年,投進撫順市南花園監獄。」

'圖3:學員景先生在集會上發言:「中共政府發動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我的家庭瞬間破碎。」'
圖3:景先生在集會上發言:「中共政府發動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我的家庭瞬間破碎。」

景先生說:「在二零零六年的六、七月間,監獄決定採用強制手段逼迫我所謂的『轉化』放棄煉法輪功。一天,一名獄警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突然對我一頓暴打,直到他喘著粗氣打累了,打不動了才停手,但這只是一個開始。我被迫採用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抗議獄警的暴行,監獄就使用毒辣的手段對待我。他們把我綁在床上,獄警用一根膠皮管子從我的鼻子插到胃裏,插進去之後再拔出來,反複數次,從我的兩個鼻孔到喉嚨、食道、胃等部位都被插破插傷,從我的鼻子裏湧出大量的血,最後血與胃液溶合,變成粉紅色的液體從鼻子往外湧。當時正是高溫的夏天,他們把我綁在床上不能動彈,獄警用一張厚棉被,把我捂得嚴嚴實實的,我熱得全身大汗淋淋。獄警還命令犯人給我灌濃鹽水,用手打我的臉不准我閉眼睛。到晚上,午夜之後,他們就對我進行侮辱性的謾罵攻擊。」

景先生說:「中共凌駕於法律之上,對法輪功群體發動的這場迫害,完全破壞了我的家庭、毀了我的生活,我基本的權利被踐踏剝奪。我要控訴這個邪惡的中共政權,在不遠的那一天,中共會被清掃進歷史的垃圾箱。」

路人關注和支持法輪功

在中領館入口處,有來往的簽證人員,以及路人,法輪功學員的集會以及真相點引起了他們的關注。

法輪功學員陳女士介紹說:「由於中共的謊言毒害了世人,我和其他幾位學員堅持在中領館講真相, 這個地點成了來往路人了解真相的機會。」有位黃女士了解到中共的邪惡本質之後,以化名做了退出中共有關團隊組織。

美國人麥克與他的朋友聽完學員介紹法輪功之後,表示有興趣學法輪功。有些路人在「停止迫害」表格上簽字表示支持法輪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