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成了一個心胸寬廣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六歲,退休前是一名會計師,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一個年頭了,我從一個心理陰暗、精神抑鬱、自私冷漠、渾身是病的人,昇華成了一個心情開朗、樂於助人、寬容大度、身體健康的人,親身感受到法輪大法是正法大道。下面講兩個我修煉中親身實踐真、善、忍的小故事與大家交流。

一、借錢

去年七月份的一天,在舅舅家認識了妗子的一個遠房外甥。因我和妗子要出去辦事,也沒和他說多少話,互換了電話號碼就走了。出門後妗子說,你不該告訴他電話號碼,他會向你借錢的。他家發生了點變故,經濟上很困難,我們這些親戚都被他借遍了,借了又不還。我不喜歡他,可他來了就不走。我也注意到了,他確實一副窮困潦倒的樣子,很落魄。但我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很善良。我給他留電話是想找機會告訴他大法真相,救他啊!

一天,我約他出來吃了個飯,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與共產黨迫害的邪惡,他明白後退出了入過的邪黨組織。我送給他一個錄有師父講法的MP3讓他聽,他欣然接受了。臨近過年的一天,我果然接到了他借錢的電話,說要向我借三千塊錢。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讓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他又確實生活困難,那他借就借吧,於是我很爽快的答應了。雖然我很明白,說是借,其實就是有去無回了。

在給他錢的時候,我說,現在的人把甚麼看的最重?就是金錢,是吧?為了錢財利益,可以泯滅良知,道德淪喪,貪污腐敗,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牟取暴利。其實,這三千塊錢對於我這個工薪家庭來說,真不是個小數目,我一個月的退休金還不到三千塊,更何況我們還有車貸、房貸。你向我借錢,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你想,我們只見過兩次面,說是陌生人也不為過,你覺的我會借錢給你嗎?說實話,我要是不修法輪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大法師父讓我們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我要不借給你,你的親朋好友可能沒人借給你了。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他說記住了,那個MP3我聽了一部份,確實說的很有道理。我說那你就回去好好聽。我又說,踏下心來,找份工作,憑你的能力養家糊口是沒有問題的。他說我已經找好了,在外地。我向你藉這個錢就是想一個是過去這個年,再一個就是作為去外地工作的花銷。

後來,他發了幾條很感人的短信對我表示感謝,我很感動。我回覆說,不用客氣,一件小事而已,希望真能幫到你一點。

二、拿身份證和送紅包

我父親在家是排行老大,叔叔結婚的房子是我父母蓋的。後來他們搬到城裏住,要把這房子賣掉。因我有兩個弟弟,父母就想把這房子買過來,可嬸子非要賣給別人。因為這事造成了很大的矛盾,嬸子也遷怒到我身上,對我很不好。可叔叔對我們很好,只是拗不過嬸子。

自工作以來,每年過年我都買上東西去看望他們,每次都得面對嬸子的那張冷臉和惡言惡語。我很怕見她,壓力很大,甚至因為此事我的性格都發生了扭曲,變的很自卑,總感覺不如別人,也很怨恨她,可是為了報答叔叔,也出於我們相對純正的家風,第二年我還得去。就這樣幾十年下來和嬸子積怨很深。

修大法以後,從大法的法理中我明白了,嬸子之所以這樣對我,那是有因緣關係的,是我以前欠了人家的,這是在還業債,是嬸子在幫我消業呢。我不再有那麼強烈的怨恨、委屈和不平了,嬸子也隨之有了些變化,見面也有笑容了,雖然還有些勉強。

後來,叔叔讓我去他的公司給他做財務,去了之後,發現公司賬務非常混亂,問題很大。而此前的財務是嬸子的弟弟分管的,他不但在財務方面不檢點,還狂妄自大,根本不把他姐夫(我叔叔)放在眼裏,說的話很難聽。因為牽扯到嬸子的弟弟,在向叔叔彙報工作的時候就有意避開了嬸子,我本身是個好意,怕她知道了生氣。嬸子是個很敏感的人,再加上她弟弟也在她面前搬弄是非,對我又生出了怨恨、報復和不信任。

有一天,稅務和銀行需要法人身份證,我打電話跟叔叔要,嬸子聽到後就把身份證拿走了。當時我不知道是這樣,就去她家拿。嬸子那陰沉的臉拉得老長,用怨恨的眼神盯著我,聲音冰冷的一字一頓的說:你叔叔的錢可是你管著,你可得管好了。我一下懵了,怎麼會這樣?我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心裏卻委屈的想:作為一個修煉人,師父讓我們在哪裏都做一個好人,按照師父的要求,我盡心盡力的把工作做好。在接這份工作的初期,為了理順和歸正原先的賬務我沒日沒夜的工作,從新確定核算辦法,把一切不符合財務制度和規定的都從新歸正。當時丈夫看到我這麼辛苦,每天做一個海參給我補身體。我用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才基本把賬務理順。而且每一分錢都給他核算好,以前的財務所有的利息都不入帳,我把哪怕是一分錢的利息,或者是其它很隱蔽的收入都給他核算到。

我知道,大法中師父給我們講了失與得的道理,貪佔別人的東西是要失德的,我一直在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我決不會貪佔別人任何的東西的。現在嬸子突然用這種態度對我,真的太出乎我的意料。我稍稍回了一下神,說:嬸子,要不這樣吧,身份證我不拿了,讓別人來拿吧。嬸子立刻恨恨的大聲說:誰拿還不是到你手裏去?拿走吧。我說:「那我走了,嬸子 。」過程中我一直面帶微笑,可回到車裏,委屈的淚水卻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同事也都為我抱不平。

冷靜下來之後,想到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這還是欠人家的沒還完。其實想想我也很理解她,確實是人家的錢我在管著嘛,人家有擔心也是正常的啊,有甚麼好委屈的呢?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去看他們,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她也漸漸的又有了笑容。

去年叔叔過生日,我和弟弟倆口子過去給送了點錢,可是不知為甚麼,嬸子執意不要我的錢,我不接,最後她攆到門外來,我還是不接,她竟把錢扔到地上,啪一下把門關上了。弟媳說:唉,做小輩的有這份心,做長輩的不應該這樣,收下就行了。我當時並沒有動心。回來也沒跟丈夫說,我怕他生氣。後來說起這件事,他果然很生氣,說:以後別去他們家了,淨受這種侮辱。我說:我也沒放在心上,她就那樣,理解她吧。

今年過年我又去了他們家,這回嬸子完全不像上次那樣,還關心的問了我一些家庭中的事。

我和嬸子之間的堅冰已經融化,積怨已化解,隨著我修煉的進一步昇華,我相信真正的春天會回到我們的心中。

無比的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是法輪大法把我變成了一個寬容大度,心地善良,並能理解別人的人。也只有大法的威德才能從根本上徹底改變一個人。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希望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都能得到大法的福澤與救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