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郵報》:前醫院職員見證活摘器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明慧記者王英編譯報導)《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六月一日刊登作者史蒂芬﹒莫捨爾(Steven W.Mosher)的文章說,中共黨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中國移植行業特別豐富的新鮮器官來源來自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幾乎每進行一個器官移植手術,都是以剝奪另一個無辜的生命為代價的。

圖:法輪功學員在演示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圖:法輪功學員在演示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文章說,鄭喬治仍然會做噩夢。當年他在中國瀋陽陸軍總醫院實習時,被選中參加摘取器官的團隊。

囚犯被帶了進來,手腳被綁著,但仍然活著。負責的軍醫將他從胸部到腹部切開,露出了他的兩個腎臟。「切斷靜脈和動脈。」軍醫對震驚的實習生說。喬治按照他說的做了,血液噴射得到處都是。腎臟被置於器官移植容器中。

然後醫生命令喬治摘取該男子的眼球。聽到這個,垂死的囚犯驚恐的盯著他,喬治僵住了。「我做不了。」他告訴醫生。醫生迅速將囚犯的眼球挖了出來。

喬治對他所看到的事情感到非常不安,他很快辭去了醫院的工作並回到家中。後來,他害怕自己可能成為中國強摘器官移植業的下一個受害者,於是他逃到加拿大並改了身份。

像喬治這樣親眼目睹活摘器官的情況非常罕見。去中國的「移植遊客」不會被告知他們的新心臟、肝臟或腎臟來自哪裏。那些器官被摘取後死亡的人不會說話了。

專家估計,中國每年進行六萬到十萬個器官移植手術。將這個數字乘以肝移植(十七萬美元)或腎臟移植(十三萬美元)的價格,結果令人震驚:一百億至二百億美元。

這些成千上萬的器官來自哪裏?喬治沒有被告知這位年輕男子的背景,他的腎臟被摘取後喪命。他只被告知那人「未滿十八歲,身體健康」。

專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就此寫了幾本書,他認為,絕大多數的器官來自良心犯。

一九九九年,中共黨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中國移植行業特別豐富的新鮮器官來源來自法輪功學員。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也許有幾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抓捕,然後就消失在龐大的秘密監獄中,他們中的許多人永遠不會重新出現。

在過去的幾年裏,一百至三百萬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男子被捕,並被送往集中營,北京稱他們為「職業培訓中心」。

引人注目的是,所有這些良心犯不僅在進入集中營時被抽血,而且還檢查了他們的器官,可能是因為他們可以更快地與那些願意支付他們的人的器官相匹配。更不祥的是,在該地區的機場開設了專用的器官移植通道,而火葬場正在附近建造。

與中共聲稱的相反,其移植業務正在蓬勃發展。而且,由於一項名為體外膜氧合(ECMO-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的西方技術,摘取器官已經變得更加有利可圖。

二十年前,只能從受害者那裏成功地摘取一個或者兩個器官──兩個腎臟,或者一個心臟。其它器官,如肺和肝臟,必須被丟棄,因為它們缺氧時間太長,不能用了。

現在,把受害者與體外膜氧合機器聯上,該機器起到人工心臟和肺部的功能,這樣可以使每個器官保持足夠新鮮以便摘取。在體外膜氧合機器發明之前,受害者的幾個可使用的器官價值可能是二十五萬美元。現在,使用體外膜氧合機,每個器官都可以摘取,甚至是皮膚,受害者就很容易值兩到三倍的價錢。體外膜氧合機在西方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在中國產生了相反的效果:它加速了對無辜人的殺戮。

中共一直在掩蓋罪行。中國的器官等待時間非常短,這證明了對「供體」的屠殺仍在繼續。在正常國家,病人可能等待幾個月或幾年才能獲得器官。在英國的等待時間是三年。加拿大的等待時間是其兩倍。只有在中國,器官遊客在抵達後的幾天或幾週內就可以接受腎臟、心臟或肝臟移植手術。事實上,在某些情況下,患者報告說,他們的移植手術在他們到達中國之前就安排了,這種情況只能通過強制器官摘取才能實現。

世界開始意識到這樣一個事實:在中國,幾乎每進行一個器官移植手術,都是以剝奪另一個無辜的生命為代價的。這就是為甚麼像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和台灣這樣的國家和地區已經禁止移植旅遊的原因。

中共強摘器官有兩個原因:消滅(中共)討厭的少數群體,並獲得巨額利潤。

中國的器官移植裝配線不僅僅是謀殺,也可能是一種群體滅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