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在海外的大陸學員摒棄黨文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自從二零零六年洛杉磯法會以來,師父幾乎每次法會都必然提到黨文化的問題,這個問題卻因為來到海外的大陸學員越來越多而越來越嚴重。現在,我把在項目推廣中看到的大陸同修中存在的黨文化言行舉例提醒一下,希望大家都能重視,否則自己的言行給大法抹了黑、損害了海外同修多年辛苦建立起來的項目和大法在人們心中的形像,自己還不知道自己幹了壞事,事與願違。

黨文化的東西,都是基於恨和鬥爭,都是極端自私的,這本身就是容易挑起爭端、爭吵,而鬥爭正是共產黨喜歡的,正好攪亂大法弟子的環境。這點大家都聽到很多次的,都知道,黨文化的思想和言辭起到的作用都是非常消極的。

比如,有的人因自己參與不進去而有牢騷心態,矛盾面前不但不向內找自己,還覺得自己不被重用,於是下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結論,不但不提高自己,還影響其他同修的正念。牢騷是負面的東西、甚至是惡的東西,正確的做法是不縱容這種念頭,不要這些負面的、惡的東西,抑制和排斥它們,然後馬上找自己有甚麼問題,為甚麼遇到這些麻煩。如果找不到,馬上學法,請師父指點、走出迷津。

又如,早期神韻推廣時,國外的大法弟子少,而且很多都是有學位和工作的,考慮問題也非常周密。我記得從用人、每一步做甚麼、達到甚麼目地,都是經過詳細考慮和安排的。神韻推廣也曾經有很多培訓會議。同時,對於常人社會的劇院行業的特點,也有很多考慮。人手少,但做的很有效。從二零一二年後,出國的大陸大法弟子迅速增多,而且大部份是不懂英文,沒有國外的學位。當然,由於以前人手缺乏,大家當然還是讓出來的人都參與到推廣神韻中來,這樣一來,神韻推廣的方向就從事事考慮周全逐步轉向了越來越追求轟轟烈烈。有的城市十幾人、幾十人這樣去掛門把,對於西方社會的人們怎麼看自己的有些行為也不注意。大法弟子中也多有反對意見,但根本不聽,導致出現很多嚴重問題。

這就是黨文化中的不考慮他人、不考慮後果;甚麼事情只要我覺得要做,就得做;反正大鍋飯,每個人都不用對自己的言行後果負責。不自覺中在損害項目的形像。比如在二零一二年之前,真的是從來沒有聽到一句常人對神韻的抱怨之聲,而自從掛門把後,各種問題接踵而至,還真有點應接不暇。協調人也控制不了,交流也不聽。可能也是因為這樣,很多以前的協調人都放棄協調了。

在神韻後台工作中也是如此。早期只有海外大法弟子,大家都很守規矩、懂禮貌,即使師父來了,也仍然是各自堅守好自己的職位,不做越禮的事。但大陸出來的大法弟子多了,參與進來了,近幾年有些現象真的是很不像話。我個人聽到的事情就很多,甚麼圍著師父送東西啊、在劇院裏到處找師父,自己的個人問題也隨便去問師父解決……這些在有教養的人看來,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因為這都是黨文化中的垃圾行為,最讓人看不起的。為甚麼後來會有那麼多規定,且不說神韻是救人,演員都身兼重任,就是一個常人的演出團體,後台也不可能出現為了找某個名人,就用盡各種手段在後台、劇院搞各種動作吧?這在正常社會的常人看來都是很爛的行為。

正確的做法是為師父著想,既然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們做事首先應該想到師父。被那些垃圾行為主導的時候,我們想過師父的感受嗎?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看到這些都很心煩、很尷尬,感到大家不是在用心做好神韻,而是帶著黨文化和強烈的人心執著,大搞人的東西,讓我真的無所適從。所以我想,大家還是都規矩起來,像個正常人一樣,才能稱得起是常人中的好人,然後才談的上做更好的人、更高境界的人。任何事,要考慮別人、顧忌別人,才能不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那些自私為我的歪理繼續左右自己。

有的大法弟子出國晚,不讓進後台,但卻千方百計想往後台去,甚至別人出來看到他們後,第一句就問見到師父了沒有。大家卻沒覺得自己的做法已經相當過分了。這裏是美國,文明社會,有著正常人的行為規範和禮貌要求。我看到非要去後台的同修,協調人就非不讓他去,就僵持在那裏了。實際上還是自私和自我太強而導致的啊!正確的做法是,要努力使自己頭腦清醒、理智,主動排斥和清除那些自私和自我的物質,牢記神韻演出是師父在救人,不要打擾師父,不要直接干擾師父做正事、大事。

至於師父的行蹤,早期的大法弟子都知道,這是不能說的。就連師父來了,去了哪裏,也不能說。但後來大家就隨便講,同時中共的監控卻加強了,從監控負責人擴展到監控每個學員,因為從任何一個人那裏,中共都可以很方便的得到師父的行蹤信息。那我們不都成了給中共彙報師父行蹤了嗎?猶大當年做了甚麼?雖然我們大陸同修是無意的,但現在師父已經在法會上多次提到電子設備是監聽器的問題,為甚麼不聽、不重視呢?那麼,如果再隨便帶著手機或在手機上說出師父的行蹤,我們不就在給中共隨時提供它心目中的「重要情報」了嗎?想過師父為甚麼不到某些地區去?是否這也是一個原因呢?就是只考慮自己的人心和人情,放縱個人的執著。那些根本就不考慮師父的安全和工作需要的行為,是不守心性、任意妄為的狀態。當我們真的把自己當大法弟子的時候,是不會那麼做的。就像殺人,你知道那是造業和犯罪,誰讓你做你也不會做。直接干擾師父正法的事,我們都知道不對,所以清醒的時候誰也不會那麼做的。

再說走後門。拉關係走後門是被唾棄的,但在中國大陸可能實在太普遍了,大家都意識不到那是不良行為了。比如互相討好,哎呀,你是哪兒的協調人啊,你真了不起啊,甚至給你點好處,等等。這就是在修煉人中搞特殊、拉幫結夥的表現。目地可能還是為了自己的名利。能認識甚麼人物啊,臉上有光啦,以後好處就多呀,等等想法。

其實前些年在神韻成立初期,根本就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大家的心思都用在如何把神韻推出去,如何救度更多人上面。後來神韻推廣策略基本定型,同修的參與逐漸減少的情況下,大家反而攀起關係來了。

是,有些是協調人,可是當地的大法弟子其實都在其中發揮了很多很好的作用,把這些都歸為協調人的功勞嗎?還有師父在另外空間的安排呢,還有神幫著做的呢,這些統統都歸為協調人的功勞嗎?那有的人為甚麼不知好歹的去恭維協調人呢?這與背後貶低、打擊和妒嫉協調人,是不是同一執著的兩個相反極端呢?

由於做項目,很多同修都認識了其他不少以前都不可能接觸到的同修,本來是聖緣,是法緣,為甚麼不好好珍惜,大家共同救人,反而用人心破壞著大法弟子的環境呢?其實你去有意拉攏一些同修的時候,同時也在讓更多人對你反感,因為你在搞不正的東西、加強不正的勢力。同修間的因緣關係其實也很複雜,為了拉攏表面上地位高的人,而對不起師父或者得罪於更高層次的大法弟子,是否也是得不償失啊。這些其實還是自己的名利心導致的,在大法弟子中就是起著攪亂師父的安排和破壞作用了。其實同修間還是互相幫助、順其自然為好。

還有一個黨文化的表現,就是背後詆毀和排斥發揮作用大的大法弟子。我見證過這種事,就是誰付出的多,反而成了眾矢之地。挑毛病的,背後傳謠說壞話的,感覺就非得把這個人搞掉才算完。有的地區真的就沒有很出色的人,項目也沒做好,其實很多是被這樣的事情耽誤了。

一見面,不是善意的聽別人想表達甚麼,想做好甚麼,而是對付出多的大法弟子句句挑理、處處評判;別人爭分奪秒為救人、為助師正法付出,自己卻在分分秒秒都用黨文化觀念、自私偏狹心理、自負的心態、以及社會主義大鍋飯中養成的不良習慣,衡量別人、給別人當判官,然後轉身再去議論、編排、詆毀。其實這是不是受黨流氓行為潛移默化、被污染的體現啊。這樣的思想言行,不但幫中共踐踏精進大法弟子,也在幫中共作踐自己。我們自己不也是大法弟子嗎?怎麼能有這些低爛的行為呢?肯定不能有,更不會自願把那些邪惡強加的習慣當成自己來保護和加強。

其實,我發現西方正常社會文化中的人都是想別人好、說別人好,都是避免抬高自己、貶低他人的,認為那樣是沒修養、不道德的行為。他們對人都很和善。但黨文化中的鬥爭思想搞的大法弟子中也出現烏煙瘴氣,就是總看別人不順眼,總要說幾句,甚至做的越多越好的同修,越是遭人妒嫉,詆毀。因為生活中的小事,一句沒有說完美的話,任何事都會成為被別人排斥、打擊的理由。最後,這個做的好的,用心救人的大法弟子反而被大部份人排斥在外。

當然,大法弟子中的黨文化不僅僅於此,這只是我看到比較多的。寫出來作為提醒。大陸來在海外的同修,無論時間長短,當我們能嚴肅的認清這些現象、自覺排斥和清理各自身上的黨文化的言行和思想,我們就能更好的同化大法,就能體現出真正大法弟子應有的境界和言行。

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3/提醒在海外的大陸學員摒棄黨文化-389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