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完成歷史使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我走入大法修煉已十七年。得法一年後,我開始在電腦用QQ跟眾生講真相,這一做就是十一年有餘。直到一次在台灣大型交流會上,聽說平台打電話很缺人,也聽說平台是個很好的修煉環境,於是我正式加入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撥打行列。

平台上各個國家同修都有,每天晚上打完電話都會聚集在主會場交流交流,總結撥打情況,遇到問題時大家都用法來衡量、向內找及時歸正。感謝師尊給弟子一個可以互相借鑑提升的整體修煉環境。

不放棄,一定要救你

二零一八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迫害達八十六人次,其中年齡最大的八十五歲,五位法輪功學員在長期的迫害中離世。針對這個迫害,我撥打了揚州市法院的一個電話,對方聽了一點就掛了。我沒有放棄,再打過去,對方說他是保安,跟他講沒用的,又要掛電話。我趕緊說:「這件事跟每個中國人都有關係。」看他沒掛,我繼續說:「當年納粹執行希特勒的命令迫害猶太人,他們以為希特勒會保他們。但是二戰一結束,國際社會就開始清算納粹戰犯,連集中營裏看門的、燒火做飯的和護士都被送上了審判台。您知道法輪功被迫害這麼嚴重沒舉報也是在犯罪,日後也是被清算的對像。」

他仍繼續聽,我接著說:「大陸上百名律師為法輪功無罪辯護,律師是最懂法律的,中國《憲法》36條規定公民是有信仰自由的。他們就是知道法輪功學員沒有違法,才敢幫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我又說到天安門自焚案,那是造假誣陷法輪功的。造假新聞導演陳虻四十八歲得癌症遭報,殃視主播羅京四十七歲得兩個癌症死去。我並給他翻牆網址,下載免費自由門軟體看海外網站,告知迫害法輪功的要打舉報或傳真電話、上網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

這時他聽了十九分了。看他還能聽,我又詳說了武警與護士舉報活摘器官的真相,播放武警舉報活摘器官的錄音。他又聽十八分鐘後,我看到廣播器顯示異常,就問他能聽清楚嗎?他沒回應,我掛了電話。

我在打了其它電話後又撥給他,他又接著聽,我問:「剛剛跟您說這麼多真相,聽得清楚嗎?」他還是說他不是法官,只是保安人員,也同情法輪功,他們家幾代都是信佛的。我說:「信佛的人都很善良,幫您用化名某某三退吧!」他爽快說:「好,謝謝!」我請他記住今天三退的日子跟名字,他重新念一遍名字,說好。我說:「有空要常去看海外最大華人時報大紀元及新唐人電視台,都是真實的新聞,請在心中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表示好,也祝福我。

一次,我撥打山東省某公安局隊長電話,一開頭我講大法洪傳、世界法輪大法日、天安門自焚偽案、給翻牆網址下載自由門軟件、看《九評共產黨》……我還沒說完,對方就說:「知道,知道。」看他這麼說,我說:「就用您的名字幫您三退好嗎?」對方說:「好的,好的。」我說:「您還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馬上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萬歲、萬歲!」我聽他這麼喊時心中很感動,這個生命得救了。

我聽同修講過十張餅的故事,眾生的三退都是之前同修不斷講真相讓對方吃了九張餅,最後慈悲的師父安排讓我給他們第十張餅而明白真相三退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每一通電話的堅持。

師父說:「特別是那些在迫害中被矇蔽的人,你不給他機會能行嗎?你不告訴他真相他們就永遠失去了未來。」[1]

去年我參加馬來西亞法會,空檔到一個公園景點,看到兩個大陸同胞在那兒,我手拿真相小板冊,指著板子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遊行壯觀、天安門自焚是造假的……後來一個人接過去真相小板冊,看著裏面的真相。我又說到三退保平安,人忘天不忘,入中共黨團隊要發毒誓,一輩子為黨奮鬥,隨時準備為黨送命,去除毒誓,唯有三退。我對拿看小板冊這位說:「我幫你取個化名退了吧!」對方很爽快的說「好。」

我又對另一個人說:「您也一起三退吧。」對方沒表態。我再指著小板冊裏的真相讓他看,他把小板冊接過去,認真專注的看著每一個真相。最後他們的人說要走了,對方把小板冊還給我,我再次說:「我幫您用化名三退好嗎?」對方馬上說:「好的。」

感恩師父的加持,讓這兩位同胞明白真相,選擇了三退保平安,我想這是他們這次出國旅遊最大的收穫,也是一生中最大的福份。

清除睏魔

曾有同修告訴我:「你甚麼都能做好,就是打坐,發正念老犯睏,你要精神起來,不然你功都白煉了,功都叫別人得去了。」聽到同修善意的提醒,我心裏卻很難受。其實自己也有在注意,也要求自己不能犯睏,但仍時不時會聽到同修要我有正念,要精神起來!有時心想是不是同修對我太嚴格了。

事後仔細向內找,發現自己有一顆不願被人說的心、安逸心、愛聽好話的心、自以為是的心,也悟到打坐、發正念犯睏其實是不敬師不敬法,也是在破壞大法的形像,想想常人看到我煉功東倒西歪的,還能感受大法的神聖、莊嚴嗎?正法已到尾聲了,我還不歸正自己修煉狀態,怎麼改變本體啊!怎麼演化啊!最後可能就如師父說的:「真的圓滿的那一天,我告訴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飛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鼓掌)圓滿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沒修好的,我看哭也來不及了。」[2]想到這,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歸正這種不正確狀態,不能再放縱了。

為了觀察煉功狀態,我決定暫時靜功在家煉,動功在煉功點煉。第一天在家煉靜功時,我拿相機對著自己打坐攝影,煉完靜功一小時下來,打開攝影機一看,以前總認為同修形容我的狀態太誇張了,當看到自己低著頭昏睡的樣子,實在不願承認那是我,心裏想:那不是我,是邪靈在控制我的肉身。我自認為頭腦還算清醒,怎麼會這個樣子?我看了很難過。

第二天我又打開攝像機,煉完功一看錄影,雖然比昨天好多了,但頭仍會往下低;第三天因晚睡很睏,拍出的結果比第二天犯睏的厲害,看了很難過,心想我一定要糾正過來!這時想起師父說:「有的人老是講:老師,我一閉上眼睛就晃。我說不見得,你已經養成了放棄自己的主意識的習慣,你一閉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識放鬆了,沒有了,你已經養成這種習慣了。坐在這兒你怎麼不晃?你就保持睜著眼睛的狀態,這麼輕輕把眼一閉你晃嗎?絕對不會的。」[3]

第四天我就睜著眼睛,正念很足的盯著攝像機看。我盯著你,不許你睡覺亂動,我看你怎麼睡,後來發現攝像中的我坐的筆直,一動也不動。原來我治得了你,感覺這十幾年來困擾我的靜功忽然間突破了,心裏很感激師父的點悟。現在我能慢慢進入入定狀態了,再看攝像帶,就像在看一張照片,穩如泰山,一動也不動,好像整個空間都靜止,連呼吸都感受不到一樣,奇妙感受盡在其中。

我也找到自己學法不專心,有時會東張西望;發正念也不用心,思想中想的是其它事情,沒有按照師父說的:「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4],導致功能發揮不出來。學法犯睏、發正念犯睏、打坐犯睏,都是因為我不重視發正念。同修建議我要多加強發正念,才能改善這些不正確狀態。我就利用上平台前先發一次正念,下午學完法又發半小時正念,只要有時間就抓緊發正念。我打開師父的法像懺悔,求師父幫我把睏魔拿掉,我不要這些不好的物質。隔天早晨在公園打坐時頭腦特別清醒,沒有一點睏意,忽然間像開天目一樣,我看到前面有四個人用長竹竿架在脖子上一起橫著走路,都得跟著別人走,不能有自己的主見。當時我悟到那不就是主元神被綁架一樣嗎?我看到自己並不在其中,但還是有些同修被困魔綁架著,心中感恩師父把我從睏魔干擾中解脫出來。

這番經歷,不斷警醒、提醒我修煉的嚴肅性,日後自己更要注意學法、煉功、發正念狀態,絕不能放鬆自己的修煉,也要時時向內找,歸正自己,修好自己,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2/修好自己-完成歷史使命-388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