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同行

獻給明慧網成立20週年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日】師父在最近兩年的講法中都高度評價了明慧網。我雖然還不能完全理解師父講法的深刻涵義,但是我能夠明白明慧網在大陸大法弟子助師正法中的作用,在中共那個邪惡環境中能夠深深感受到明慧網的特殊意義所在。風雨兼程二十年,與明慧相伴的時光,永遠銘刻在我的記憶裏。

明慧網成立開通 像閃電劈裂烏雲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上訪,這和平理性的大善之舉震驚世界,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各地政府部門秘密執行中共內部指示,採取各種見不得人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干擾、打壓,使我們的修煉環境日趨惡劣。

就在這時,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網成立、開通,這是一個讓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在沉悶的暴風雨來臨之際,強烈的感受到閃電劈裂烏雲的日子。

緊接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開發動了更加殘酷的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肆抓捕、綁架。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承受著一場從精神到肉體前所未有的非人性迫害。

就在中國大陸大法弟子聽不到師父聲音,痛苦、彷徨、不知所措的時候,通過明慧網,一篇篇來自世界各地同修的修煉心得和交流體會被打印出來,在大陸學員手中悄悄迅速的傳遞著。

這些文章中,有悟到法理的正見,也有正念正行的神跡,還有充滿著信師信法的正悟正信和救度世人的慈悲壯舉……這一切鼓舞著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去正念面對中共迫害,以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威嚴,堂堂正正,無私無畏,向世人講清著真相。

更加重要的是,師父的講法和文章都通過明慧網正式發表,在謠言和迫害充斥世間的險惡環境下,使大陸法輪功學員有了一個得到師父經文的可靠渠道。

走過充滿艱辛而又輝煌的二十年,一路走來,整整二十年啊,明慧與我們大陸大法弟子攜手並肩,風雨兼程,直到今天。

讀明慧文章 跟上正法進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我被中共綁架,期間經歷了巨關巨難。被非法關押幾個月後,我獲得了暫時的自由。同修給我送來了明慧網登載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是《廣州99法會: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我流著淚讀完了。作者說:「望著燦爛的朝陽內心充滿了喜悅,我知道那就是『如歸』。我突然悟到了一個法理,就對身邊的一個學員講:『其實,我覺的修多高對我已經不重要了,只因為與正法聯繫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義。』」這段對師父所講法理證悟的文字,優美而又直白,它刻在我的心裏,至今沒有忘記。

送來文章的同修對我說:明慧網是我們法輪大法弟子的網站,是海外同修創立的網站。每天即時報導大陸同修助師正法的動態和被邪惡迫害的情況,他們與我們同在。

我聽了備受鼓舞。從此再沒有離開過明慧網,這是我二十年來幾乎每天必看的網站(除非是在被邪惡綁架的日子裏)。

瀏覽明慧網 讓生命與正法連在一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那段迫害最殘酷的日子裏,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煉功等,是那個天象變化下必然的歷史過程。能否走出來,是每一位修煉者面臨的生死考驗。

迫害發生不久,幾位長春同修就冒著生命危險,千里迢迢來到我們家鄉,交流他們對正法修煉的認識,講述他們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的神奇經歷和感人故事。

有兩位長春同修,住在我的出租屋裏一段時間。他們的心態是那麼的坦然,在我們當地同修都感到恐怖的環境裏,每天不停的到處去拍攝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外景;拍攝被迫害致死的大陸大法弟子留下的遺物;甚至冒著生命危險,直接到其家中拍攝被惡徒們抄的凌亂的寢室與客廳──多年後,在明慧上得知,他們目前還在監獄裏承受著巨關巨難;也是在多年後,我看到了當年他們拍攝的那些珍貴的場景資料等,被新唐人、大紀元等媒體廣泛傳播。

在明慧網交流文章的引導、啟悟下,在走在前面的大法弟子對正法認識的親身實踐與感召中,一批一批的大法弟子走出來,去北京上訪,很多同修已經去北京多次了。我是遲到者,我告訴自己,像同修說的那樣:與正法聯繫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義。

二零零零年初,我擺脫了特務的跟蹤與監視,去北京上訪。到北京後,我臨時住在一位北京同修的公司裏。晚上,北京同修沉穩的打開電腦,向明慧網發送當天大陸同修被迫害訊息。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並瀏覽明慧網,有一種見到親人的熟悉與感動。

同修發出文字消息不長時間,明慧網就登載出來了。我驚訝的說:這麼快啊?同修告訴我說:海外明慧網的同修非常辛苦,為了及時報導大陸同修在北京證實法的消息,他們日夜值班,輪流守候在電腦前。無論甚麼時間發送文章等,都會很快登載出來的。

我聽後,感覺自己不那麼孤單了,心裏雖然還是怕,但是,那種好似與生俱來的怕一旦想佔據我的身體的時候,我就想師父,想明慧網,想那些日日夜夜守候著明慧網的同修們,逐漸的我身邊就像是站滿了大法弟子,全世界大法弟子與我同在,我還怕甚麼呢?我變的高大起來,充滿了威嚴與信心。幾天後,我堂堂正正的去了中共信訪辦……

學電腦技術 獨立與明慧網聯繫

我們地區是在二零零零年三月正式與明慧網獨立聯繫的。

當年,同修在北京經過技術專家同修培訓後,從北京帶回一台筆記本電腦。我知道,那是我們省很大範圍內的第一部可以用PGP安全加密與明慧網通信,以安全方式向明慧網發送迫害真相訊息的電腦。十幾年後的今天,我的家鄉資料點已是遍地開花。

當我們第一次接到明慧編輯同修的來信時,看到海外同修充滿關切的問候,激動的淚流不止。那一刻,我們的心與明慧網緊緊連在了一起,從此再沒有分開過。

我們用電腦專家同修培訓學電腦的方式,把技術先傳給了幾位同修,然後,學會了電腦和突破網絡封鎖以及PGP加密方法的同修,又走鄉串鎮,去教更多的同修上明慧網的技術。無數拿鋤頭的笨拙手指,輕巧的在鍵盤上敲擊著;很多沒上過幾年學的老同修,安裝起電腦系統、程序,那真是老手上陣,熟門熟路。

我記得,最初期在做電腦培訓時,有一位農村女同修,四十多歲,剛到我們租賃房的那天晚上,她倚在門前,看著桌上的筆記本電腦,滿臉的不解與疑惑,問:這就是電腦嗎?我們說:對啊,這是筆記本電腦。她又問,是這樣子嗎?我說:是啊,沒錯,電腦就是這樣子的。她笑了,不好意思的說:可是,它長得也不像人腦袋啊?電腦,電腦,不就是應該長得像人腦袋一樣嗎?

我和其他同修都笑了起來。這位同修說:你們別見笑啊,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電腦。

這位從沒有見過電腦的農村同修,只學拿鼠標,用手指點擊左右鍵,一個星期還沒有學會:翹得很高的右手食指哆哆嗦嗦按下右鍵的一瞬間,隨後整個右手和右臂像觸電似的彈起來一尺多高,把教電腦的同修累得黑了臉,喘著粗氣,只想發火;學電腦的同修哭著要回家,說:不受這個罪了。教電腦的同修受罪,學電腦的她更受罪──她在被非常關押中經受酷刑,從來都沒想到過「退縮」二字,但是,在電腦面前,她太為難了,她說她實在是擺弄不了這個長得不像人腦的電腦。

經過交流和一番內心的掙扎,同修留下來了。多天後,她第一次獨立把一份「嚴正聲明」發送明慧編輯信箱,當點擊「發送」後,望著「發送成功」的字樣顯現出來,她非常高興,很單純的問:就這麼按一下,信件就到了師父身邊了?

快二十多年過去了,明慧網上經常出現經她發送的當地迫害真相訊息和文章。

多少年來,大陸的大法弟子,海外的大法弟子,用美好的青春,用穩重的中年,用成熟的老年,並肩前行,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捨棄著人生中最寶貴的一切救度世人,換取著眾生生命的永恆……

廣傳真相傳單 大陸民眾初聞明慧網

大約在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們從明慧網上下載了《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和《不要讓中華蒙羞》兩篇文章,印刷幾百萬份,幾乎在同一時間散發、張貼到幾個城市的大街小巷,讓這裏的大陸民眾了解了迫害真相,明慧網的名字也開始走進千家萬戶。

那天,我孩子放學回來,興奮的說:「中華大廈商場的大圓柱前,圍著一大群人,我鑽進去一看,貼著一張《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警察也在伸著頭看呢。」

幾天內,同修的家屬、街道的民眾等,幾乎都在談論這個事情。鄰居張大爺站在小區樓前小公園裏貼的那張真相通告傳單前,大聲說:看看,這下真事出來了吧。人家法輪功不服氣了,要說話了。不能只許官家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有人問:這個「通告」是從哪裏來的啊?是《人民日報》發的社論?

張大爺很內行的說:《人民日報》還敢發這個?不出幾分鐘就把社長給斃了。不知道是哪裏來的,但是一看內容,就知道是高人寫的,內部人寫的。不然,老百姓怎麼會知道高層內幕?

同修肖靜(化名)的先生去買早餐,看到一大堆人圍在一張《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前,邊看邊議論。他匆忙跑回家問肖靜:昨天你一夜沒睡,出來進去,弄得噓噓簌簌的,是不是去貼那個啦?肖靜點頭說是。

張貼真相資料《不要讓中華蒙羞》和《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兩篇通告時,我們當地全體同修統一在一個時間張貼。肖靜領了上百張真相資料,第一次張貼,一是沒有經驗;再就是心裏有興奮,也有緊張。她就把一張真相塗抹上漿糊後,拎著出去張貼;貼完一張,再回來拎一張。出出進進,一夜沒消停。儘管躡手躡腳的幹,還是讓先生有所覺察。她先生睡意朦朧中,一會兒看到她,一會兒又不見了身影。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妻子在一夜之間,把住家方圓幾公里外都張貼了《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而且引起這麼大的轟動。因為那是我們當地第一次張貼大幅真相傳單。

肖靜的先生本來就很支持法輪功,聽到是他妻子貼的,而且看到百姓反響也不錯,當然很開心,馬上說:你趕快吃點去睡覺,剩下的,我去貼。

從那以後,明慧網的名字,逐漸開始被大陸民眾所知曉。二十年後的今天,在我們家鄉,明慧網幾乎是家喻戶曉了,因為明慧網的各種期刊版本和真相資料,不知發送了多少個來回了。二十年來,明慧網的名字,是在海內外大法弟子的努力下,通過明慧期刊的發送傳遍中國大陸家家戶戶。

一位明慧期刊的長期讀者住在另一個小區,有一次他見到我,問:「你們那個小冊子,這幾天怎麼沒掛我門上啊?我就愛看法輪功的東西,說的都是真事。」他還說,每次聽到上樓的腳步,聽到門口有聲音的時候,他都坐沙發上不動,擔心一出聲音,嚇著發真相資料的人。等完全沒有聲音了,他才打開門,把真相期刊取下來,細細閱讀。

二零零三年,我被綁架,被臨時關押在派出所裏。一位三十來歲的警察趁著沒人的時候溜進來,從上衣兜裏拿出一張真相傳單,說:我一期不落的看。每一期都會按時放在我家的報箱裏。這個好,能看到真東西。

在所長辦公室裏,警察們在議論說:資料的來源是明慧網,這個我們都知道。但是,是誰印刷的呢?我們當地,肯定有很大的地下印刷廠在替法輪功印刷這些東西。你看那些書,小冊子,做的多精緻啊?只有印刷廠才能印刷出來。

我孩子經常開玩笑說:不久的將來,明慧網一定是大陸最大媒體。

隨天象而為 印刷發送《九評共產黨》

在大陸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歷程中,明慧網的身影貫穿在了大陸大法弟子主體的重大事件中。大陸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動態,都是以明慧網為主線,以明慧網為主導有序的展開著,進行著。明慧網向大陸大法弟子傳達著師父的聲音,大陸大法弟子有條不紊的緊隨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約在二零零五年,我們地區收到了明慧發來的《九評共產黨》印刷版。資料點開始大量印製,同時也開始與同修廣泛交流發送與傳閱給世人《九評》一書的重大意義。整個地區的同修不長時間就達到了共識。但是,也有一小部份怕心重的學員提出各種疑問,但這絲毫不影響我們當地眾多同修在法理上的清晰認識。

《九評》很快印刷完成,有技術經驗的同修組織快速裝訂,《九評》一書做的美觀精緻。

一時間,《九評共產黨》成了一些高層、地方公安、具有一定階層的世人談論關注的書籍。各種訊息不斷反饋到發送資料同修那兒。我們組織編輯文字,寫成故事等,發送到明慧網發表。

天象變化下,大陸大法弟子助師正法中的每一步,慈悲的師父都在看護著;每一個地區常人的福份,也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累積且展現著。

當年,是大陸大法弟子一本本發送《九評》和真相資料。現在,眾多的世人也在相互傳遞……隨後,是接下來的天象變化下的「三退大潮」。

明慧網 高大身軀縱貫天頂

開始與明慧網單線聯繫的時候,因為技術不熟練,再就是那時候翻牆的網民很少,為了安全,我們特意租了一個帶有線網絡的小房子,與居住的房子是分開的。

在這小小房子裏,使用著不熟練的破網技術,瀏覽、下載每日明慧文章,以期盼的心情收閱明慧編輯的來信,幾乎成了我每天必做之事。那時候,一坐在電腦前,打開明慧網頁的剎那間,就好像是與明慧同修坐在了一起。那種內心的踏實、愉悅,似乎忘記了自己身處邪惡的環境。這種感受,我想許多與明慧網保持聯繫的大陸學員都有深深的體會。

一天,出租屋發生了特別情況,幫助租房子的同修告訴我,懷疑被國安盯梢了。我心裏很著急。因為有事情,我們與明慧網聯繫的電腦,那天放在了那個屋子裏。

為了安全,不敢貿然進入那所房子,已經三天沒有與明慧網聯繫了,感到異常的孤獨。夜幕裏,我在街上徘徊著,猶豫著:三天的明慧文章還沒有下載,資料點等著印刷十天製作一期的《明慧交流文章》發給當地的同修閱讀──迫害發生後,很多學員都被嚇住了;也有的學員因怕心找藉口不動;也有的放棄了修煉。我們流離失所的資料點同修,就從明慧網上下載法理交流文章和修煉故事等,編輯成一本《明慧交流文章選》,發給當地同修。在明慧交流文章這條主線的帶動下,當地同修一個個的走了出來。同修們自發的形成多渠道,就像是金字塔那樣鋪下來,自然形成無數個小組,一個小組裏幾個人傳看一本。由最初需求的幾十本,增加到上百本,幾百本,最後達到上萬本。可見明慧文章在大陸同修心目中的作用和位置。

我發著正念,讓自己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我決定進入那個房間,取回電腦。

我在漆黑的樓梯上一步步上走,心在「怦怦」的跳。進入屋子,我想抱著電腦就跑,一刻也不能呆。但是,電腦發出了一聲「噹」的聲音,就像是提醒我要看信。我感覺很奇怪,電腦怎麼會響呢?我顧不得想別的,迅速把電腦打開,下載了信箱裏的信,解密打開,一句話浮現出來,大概意思是:你好嗎?幾天沒有收到你的來信,很掛念。落款是:我們與你同在。

我坐在電腦前,平靜的下載了三天的明慧文章,平靜的給明慧同修回了信。

等我寫完信發送後,我環顧四周,感覺自己怎麼這麼高大?周圍一切都是靜止的,沒有觀念,沒有任何人的思維,就像是主元神高高的挺立在那裏。我看到,就在我的對面,一個高大的身軀好像縱貫天頂,他就在我的對面,我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我知道那是大洋彼岸,地球的那一端,明慧網與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同在。我的心出奇的平和,「我們與你同在」這幾個字,讓我的心靜靜的堅韌、結實起來。

我決定繼續使用這所房屋上線與明慧網聯繫。我知道,我是安全的。因為慈悲的師父已經用明慧網那高大的身軀點化我了:明慧網與你同在,你是最安全的。

漫漫長夜 跟隨明慧而前行

明慧網是師父派來的使者,漫漫長夜裏,把大陸大法弟子緊緊凝聚在一起,及時歸正著出現的不正確狀態,從而走正修煉中的每一步。透過明慧網,我更加感受到師尊的操勞和洪大慈悲。

迫害發生後,大約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是我們地區邪魔爛鬼最猖獗時期,一部份在進京上訪中表現突出的人,卻突然走向了反面,成了邪悟者,助惡為虐,到處散布謊言歪理,有些學法不深的學員被迷惑,有的實修同修感到很無奈。

我心裏非常著急,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局面,感覺混亂一片,擔心大法被破壞。

我們給明慧網的同修寫信,告知詳情,也說了我們的焦慮。明慧同修很快回信,叮囑我們:不要著急,要穩住心,形勢越是複雜,越要堅信師父堅信法。師父在看護著我們,亂不了,不要被外在混亂狀態所帶動(大概意思,時間太久,記不住原話了),然後,又建議了我們一些具體做法。

很快,明慧網發表了很多關於認清邪悟者謊言,以及喚醒邪悟者的文章。我們下載有關交流文章,做了一期專刊交流,發送到同修手裏。同時配合面對面以及小組交流,整體在法理認識上有了昇華,不長時間內,走過了那個不正常狀態。

這是助師正法路上的一個小片段。二十年來,同修們在明慧網上交流著不同的修煉主題,整體穩步實踐師父所講法理。

黎明前 小鳥歡快啼鳴

早年,一個晚春的清晨,不知為甚麼,比平日裏多了幾分涼意。我緊縮在棉被裏不想起床。因為睡得太晚,被窩還沒有溫暖起來。就在將要昏昏睡去的時候,小鳥歡快的啼鳴,一聲接一聲,好似不把我喊醒不罷休。

我起床後打開電腦,看到了明慧網的來信,是一件比較緊急的事情。我馬上回了信,內心慶幸著小鳥的啼鳴把我叫醒。我遐想著小鳥啼鳴的時候,窗外一定是花紅葉綠,一片春意盎然。

然而,打開窗戶之後,一股寒意襲來,我呆住了:屋頂上,樹枝上,滿滿的白雪皚皚,哪有甚麼小鳥啊。這是一場晚春的大雪。

從那以後,每當明慧網有來信,無論是在深夜還是在清晨,無論是春夏秋冬,小鳥的啼鳴,都會快樂的唱個不停。這只神奇的小鳥,伴隨我很多年。

結語

自從師尊在明慧網上公開發表《心自明》後,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們大陸弟子樹立了一個「可信的網站」。在無法面見師父的艱難的日子裏,在無法親耳聆聽師父講法的時光裏,打開明慧網,我們心裏有了底──這裏有師尊最新發表的新經文,以此敬作我們正法修煉路上的導航。

二十年來,大陸資料點已是遍地開花,越來越多的同修相繼走了進來,無論新老同修,都在熔煉和提高著自己,精進而穩健的走在助師正法的修煉大道上。

明慧網自創建之日起,就在肩負著正法修煉堅實而厚重的歷史;二十年來,明慧網與大陸大法弟子一起譜寫著新紀元輝煌的歷史。

師父在兩次法會上講到明慧網,讓我深深理解明慧網在正法時期的重大使命和明慧網在這二十年中建立的巨大威德。師父說:「修煉嘛,甚麼最了不起?甚麼最偉大?!特別是在大法弟子最艱難的情況下、需要聽到聲音的時候,(師父動容)有這麼一個明慧網,大家想想,這多了不起的事?」[1]

在明慧網創辦二十年來臨之際,作為一名與明慧網保持聯繫二十年的大陸大法弟子,謹以此文,表達自己對明慧網的崇高敬意。文章中描述的只是二十年歷程中的幾個片段。

在此深深祝賀明慧網:願明慧網越做越好,祝願明慧網伴隨大陸大法弟子一路走下去,帶給世人永遠的光明和希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