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食慾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看到本地同修在對食物的執著方面一些不在法上的地方,想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同時談一下自己在去這方面執著的體會,有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我在修煉中,經過了這麼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在修煉初期,只要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執著某種食物,這個心立刻就放下了。比如有一天,母親給家裏每人發了一塊瓊鍋糖。我吃著非常香甜。快吃完的時候,我想,自己修煉了,愛吃它不是執著心嗎?不應該有的。結果第二天母親又給每人發了一塊,我吃著卻味同嚼蠟。自己感到很神奇。

第二階段:正如師父在法中講的:「說你就想吃那個東西,真正修煉到應該去那個心的時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說不定啥味了。」[1]我曾經有段時間很愛喝油茶,一天三頓也不嫌多。忽然有一天油茶變成了泔水味,就不再喝了。後來又愛吃夾饃醬,一瓶一瓶的買,最後一瓶裏面是壞掉的霉味,從此不再吃了。有段時間愛喝芝麻糊,可是最後兩次去買的時候,那麼熟悉的路竟然莫名其妙的迷路了。自己悟到了怎麼回事,就不再買了。以前還很愛吃油炸類食品,有一次吃了很多油條,結果胃難受了一天,以後見到油炸食品胃就難受,於是自然就去掉了這個心。

第三階段:主動戒掉。有些食物,如冰淇淋、奶油蛋糕我也愛吃,但是一直也沒變味,我考慮是不是要主動戒掉,因為它們不是飯菜,而是執著,但一直猶豫放不下。直到有一次,我聽「廣州講法」錄音時,我就主動控制不再吃這些食物,慢慢這些心也就去掉了。現在家人有時在一起也吃這些東西,我也跟著吃,可是因為已經沒有這些慾望了,也不覺的它們好吃。當然,在這其中也是個修心的過程,也是個加強自己意志力的過程。其實在修煉的很多方面,我都體會到當用放下生死的心態對待這些關難時,過起來會相對容易的多。到這一步的時候,我基本上去掉了對所有食物的執著心。雖然以後有反覆,也是很淡了。

第四階段:去掉挑食物的心。我是屬於生來不吃肉的那種人,所以只要碗裏有肉,我就挑出去,不吃。當我在母親家住的時候,不修煉的母親為了給我增加營養,老給我碗裏放肉,我吃飯的時候就挑出去,每次母親都生氣的責備我,我說:「你知道我不吃肉的,以後別給我放肉了。」母親生氣的說:「吃點肉咋啦!」修煉人遇到矛盾向內找,師父說:「人家給甚麼就吃甚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也不能挑選食物,給的食物中可能就有肉。」[1]我悟到不吃某種食物也是執著心,也要去掉。對於不吃肉的人來說,肉是很難下咽的,瘦肉還行,肥肉簡直看著都噁心。但是為了放下執著,以後就不再挑了,稀裏糊塗往下咽。還有鹹菜、菜疙瘩之類我從來不吃的東西,家人做了我也能跟著吃,真正吃下去的時候,也變的不那麼難吃了。

第五階段:去掉對飯的執著。雖然我不執著任何食物了,可是每次一到吃飯時間就想吃,有飢餓感,即使只有我一人在家,即使沒有那麼餓,也要找東西來填肚子。我覺的這也是一種執著心,因為它帶動著我去弄吃的,干擾我做正事。

有同修曾說,你覺得肚子餓了,那不是你真的餓了,而是你身體裏有一條餓龍,是它餓了,想吃東西。一次記不清我在幹甚麼,家裏就我一人,快到中午了,於是我又想去吃東西,有飢餓感了,這時我想起同修說過的話,飢餓感立刻消失了,就繼續干我的事。記得修煉前曾看過一篇文章,說有人做了一個實驗,找兩組相似的人,一組人在正常房間裏活動,窗簾拉開,帶著手機;另一組人在一個拉著黑窗簾的房間裏活動,看不見陽光,但有電燈,房間裏沒有表,也不許帶手機。實驗結果是:正常房間裏的人,一到吃飯時間就要求吃飯;黑房間裏的人,不知道時間,幾頓飯過去了,也沒有人要求吃飯。這就說明飢餓感跟人的思想有關,就是一種習慣性的思維,我認為就是一種習慣性的對飯的執著。我體會到,飢餓感跟各種食慾有關。

前一陣又出現一種狀態:就是有一種飢餓感。比如晚七點吃了飯,晨煉時就感覺飢餓,而以前不會這樣;甚至有時吃完飯時間不長就感覺餓了,肚子空空的感覺,如果不是知道,還以為自己沒吃飯呢。我悟到這是「食慾」想帶動我。我身邊就擺著餅乾、花生、牛奶和其它食品,可是再「餓」我也不想吃,我只按正常狀態吃飯。

這裏講的是食「欲」,那種想吃好吃東西的「慾望」,不是講正常的吃飯。很早以前就想寫出關於去掉執著食慾的文章,只是覺的師父在這方面沒有太過強調,不知是否有必要寫。但看到很多同修在這方面混同於常人,以各種藉口執著於吃喝,所以寫出來提醒一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