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當年的煉功點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法輪大法於一九九五年五月洪傳到我區,我們的煉功點是本地區最早的一個。當時,省會輔導站同修一行數人,來這裏介紹大法並教功,有地直機關員工、家屬和一些退休人員參加。看完師父九講講法錄像後,學員們交流心得體會,談的很生動。就這樣,我們地區第一個煉功點建立了。

煉功點設在政府機關的大院裏,最多時有一百多人集體晨煉。後來人多站不下,陸續分出去十幾個煉功點,輻射了周圍小半個市區。

清晨,大院裏迴盪著慈悲悠揚的功法音樂,學員們整齊的隊列,舒緩的煉功動作,令行人駐足。數九寒天,滴水成冰,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手凍的鑽心的疼。但吃苦可以還業,大家都不戴手套。一些開了天目的學員看到,煉功場上方紅光罩著,一片紅,領功學員的兩側,一邊站著穿道家服飾、白髮長髯的老者,另一邊站著著黃色袈裟的僧人;有的看到,一排排整整齊齊看不到盡頭的、穿白色衣服的人在煉功,看到師父的法身,還看到數不清的法輪在旋。

晚上學法,是在大院一側的自行車棚裏。看車棚的許師傅善良勤快,尊敬大法。下午下班後,員工們推走了車子,他把沒人推的單車集中在一邊,騰出空地。學員們在車棚裏學法,煉靜功。隔一段時間,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或交流心得體會。學法點的場非常純正、慈悲,祥和,大家都樂意來。煉靜功時,盤腿打坐,有的學員踝骨痛,有的腿痛、腰痛,有的疼的頭上冒汗,但都不肯輕易把腿拿下來。在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有的學員看到,另外空間有很多天人在跟著學法。

在這個修煉群體裏,大家比學比修,師父有新的經文發表,很快就能熟背。師父叫怎麼做,就怎麼做,不打折扣。學員見證了奇蹟,有了新的體悟,與同修們交流;身體遇到了關難,思想上有了困擾,與同修們交流。大家相互啟發幫助,在紅塵滾滾的複雜環境中,樂呵呵的吃虧、吃苦,本體的改變,心性的昇華,都是突飛猛進的,出現了很多神跡奇事,這些神奇事不脛而走,推動著大法在當地的洪傳,引領著一批批有緣人相繼得大法。

丟失的自行車回來了

一天下午,大院的一名員工下班來到車棚,卻怎麼都找不到他剛買的那輛新自行車,急的頭上冒火,大聲嚷嚷起來,責怪看車的許師傅:「不負責任,來車棚的閒雜人員太多。」當時,我和幾位學員在場,我們想到,如果真丟了車,不但看車師傅要賠償,同時對大法的洪傳也有負面影響。我們都幫助找車,但找來找去,還是沒找到。我就安撫丟車人:「消消氣。我們晚上經常在車棚學法,你的車雖然是白天丟的,但畢竟是在車棚裏丟的,我們願意承擔責任。這樣吧,你先回去,如果明天還找不到車,我們就給你買一輛新的。」丟車人走了以後,我們幾個雙手合十,請求師父幫幫弟子。

第二天一早,許師傅驚喜的發現:丟失的自行車在車棚出現了!還在那人經常放車的地方,好好的擺在那兒。他問我:「咋回事呢?昨晚你們走後,我又專門瞅了瞅,沒見這車,夜裏也沒有一個人進車棚,這車是咋回來的呢?」我告訴他,我們幾個求師父了,是師父幫的忙,把自行車「搬運」回來了。許師傅十分感激師父,第二天晚上,他當著眾學員的面,給師父行傳統的二十四拜大禮,深揖長叩,恭敬虔誠,歷時十幾分鐘。

有位六十多歲的女學員,晚飯後來學法點,走到半路,一陣急雨不期而至。路人紛紛就近避雨,當時這位學員甚麼也沒想,一路急走。趕到學法點一看,衣服一點也沒濕,鞋子也是幹幹的。她悟到,這是師父的法身看護,給她身外下了罩。她激動的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神功神效,人們紛紛走入修煉

◎閔姨,年過七旬,退休前是單位的老會計。煉功前,她患腰椎骨髓痛,導致下肢癱瘓,多方求醫,不見療效。最後在北京301醫院治了一段時間,也沒任何起色。專家無奈,讓她出院靜養。實際上是讓她回家等死。閔姨整整六年臥床不起。家人聘請了一個保姆,專門伺候她的吃喝拉撒。閔姨被難忍的骨髓疼痛折磨,度日如年。

一九九五年年底的一天,已得法的鄰居給閔姨講了法輪功如何好。她兒子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如何神奇,很多與她認識的朋友、官員都在煉。閔姨聽了嘆息:「功法雖好,可惜我沒這福份哪!我是個癱子,咋煉功啊?」鄰居說:「法輪功不同於一般的氣功,重在心性修煉,修在先,煉在後。」鄰居為她請了一本《轉法輪》,告訴她:「不能煉動作,你就先看看書吧。」閔姨在家拜讀寶書,才看了幾十頁,便如撥雲見日一般,心裏亮堂了,病痛也減輕了一些。

一九九六年開春,天氣稍暖,閔姨就讓兒子用自行車把她推到煉功點,保姆搬個籐椅陪著。開始站不住,就坐在籐椅上煉動功。過了幾天,她就自己拄著拐杖來煉功了。她的腳腫,穿不上鞋,開始是穿拖鞋來的。十幾天以後,就穿上了布鞋,扔掉了拐杖來煉功,走路像年輕人一樣輕快。

癱瘓六年,煉功十幾天康復。閔姨一家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感恩師父!老伴、保姆也走入了修煉的行列。

到了當年的大年初一,全家歡聚一堂,子女們給爸、媽拜年,閔姨說:「孩子們,咱們先給李老師拜年,他是咱家的第一位恩人!」子女都說:「對!要不是李老師,媽媽這會兒還躺在床上疼的哼哼呢,咱們誰能高興起來?先給李老師拜年。」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無端迫害,單位領導找閔姨談話,安慰她:「不要怕,你的情況大家都清楚,癱瘓了六年,煉功煉好了,繼續煉吧。」

◎有位七旬老伯,是個副處級離休幹部。煉功前,他患多種頑病,身體極度虛弱。到夏天,別人穿著短袖還嫌熱,他卻穿著棉衣,圍著火爐烤火。

一九九六年七月,老伯開始與大法結緣。一個多月內,腫脹消了,潰瘍、炎症、骨質增生都沒有了,脫掉了棉衣,生涼的、油炸的、酸辣的,甚麼食物都能吃了,晚上挨上枕頭就入睡。煉功四十多天的一個晚上,學員們在學法點談體會,他說:「以前,自己一心想追求幸福,結果呢,越追求離幸福越遠,離痛苦越近。煉功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歸正了思想,幸福不求而自來。我活了七十年,只有修大法這四十多天最幸福!」為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證實自己健康無病,談完體會,他展臂舒身,打了一個漂亮的旋風腳。

◎一位老工程師,患腦中風和甲亢,小腦嚴重萎縮,失憶,目光呆滯,腳步遲緩,像個傻子一樣,經常口水不斷。煉功才一個月,就康復的和正常人一樣,談笑自若,走路生風。單位同事一看大法有如此神效,紛紛走入修煉。

◎檢察院的一位技術科長,是省內屍檢權威。他因患嚴重前列腺炎,常常尿血不止。學法之後,奇蹟般的好轉,而且還開了天目。此事傳開,該院很多檢察官,包括退休的檢察長都來煉功了。

◎有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心臟缺血性壞死,走路靠家人攙扶,有時還昏迷過去,讓家人整天提心吊膽的。煉功後,她很快康復,皺紋減少,滿面紅光。回家上四樓,不用扶樓梯,一步一個台階。家人、鄰居都說她「返老還童了」。

◎再說說我自己吧。煉功前,我的身體狀況相當糟糕。一場嚴重車禍中,我多處粉碎性骨折。年紀輕輕的不能上班,整天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在昔日同學的勸說下,我來到了煉功點。當天晚上,就睡了一個安穩覺。一個多月下來,我的血壓由居高不下恢復到完全正常,各種疾病基本都消失了。心情的愉悅,激動,對師父的敬佩,感恩,用任何語言都無法描述!

性格改變 道德昇華

有個學員小顯,三十來歲,人稱「拼命三郎」。他當過兵,轉業後無業,生活拮据,心胸狹窄。他曾經為一件小事尋仇,追殺妻子單位的科長,嚇的那科長跪地求饒。一次,他與連襟(妻子姐妹的丈夫)一言不合,掂刀要砍,嚇的連襟落荒而逃。

自從學了大法,小顯一改兇頑的個性,變的寬容厚道。一天,小顯站在家門口馬路邊等人,有個小青年騎著摩托車,從他後邊沖到前邊,想拐彎兒,沒拐好,差點兒歪倒。

小青年責怪小顯,跳下車來,動手就要打人。小顯悟到這是「考驗」,一點也沒生氣,笑著連說「對不起」!小青年不依不饒。小顯勸他:「小點聲,我家就在這兒,我家人聽到吵鬧後會出來,到時候,你就走不掉了。」小青年還不停的口出狂言。

這時,小顯的大舅哥路過,大舅哥是黑社會的人,聽到前面嚷嚷,就問小顯:「咋回事兒?」小青年嚇的一愣。小顯提醒他:「趕快走!」回頭告訴大舅哥:「沒事兒。」小伙子溜走了。大舅哥趕到後,說:「這人好像在找茬兒,你怎麼放他走了?」小顯說「叫他走吧。現在我修煉了,胸懷得大點,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打打鬧鬧了。」

小顯的大舅哥本質也不錯,只是一時誤入歧途。後來,他棄惡從善,成了一名大法的新學員。

一九九八年,南方遭受特大水災,小顯看到災民生活困苦,從自家很少的積蓄中,捐獻出一千元。一個月後,當地官方才公開發起募捐。

有位女學員,以前愛佔小便宜。學法之後,知道了怎樣做人。她說:「以前,我認為自己精明,其實是傻瓜一個。拿著自己珍貴的德,去跟人家換黑色的業力。」有一次,她在地上撿到了一個包,裏面裝著七百元現金。當時也沒人看見。她首先想到的是:丟錢的人肯定正著急,要是換了自己,丟這麼多錢,心情會如何?她馬上找到有關人員,交出拾款,並找到了失主。

女學員小靜,是個公務員,三十多歲,相貌出眾,衣著時尚,唱歌、跳舞、書法、演講,都接受過高人指點,說話輕柔,舉止優雅。公、婆和丈夫都把她當「公主」供著。可偏偏她身體不爭氣,這病那疼的,基本沒有消停過。只得用藥物減緩病苦,用脂粉遮掩憔悴。

一九九五年,小靜與大法結緣,很快,多種疾患不醫而癒。她明白了,世俗的榮華轉瞬即逝,人來世間的真正目地,在於同化大法,回歸天界。她主動放棄了「公主」待遇,由刻意妝扮,光鮮外表,轉為修心去執,昇華內境。在單位,在家裏,盡心盡責,以苦為樂,慈善對待每一個人。特別是對公公婆婆,吃的,穿的,用的,都選好的買,給婆婆洗腳、搓澡,那些孝順媳婦所做的事,她都做到了。還有一件事更為難能可貴:婆婆老年便秘,有時一連七、八天排不出,脹得別提多難受了。小靜戴上塑料手套,一點一點的,把乾結的糞便全掏出來。此舉讓婆婆感動不已,逢人就誇兒媳婦賢惠,說自己「托了大法的福」。

有位女學員姓唐,是個主治醫生。煉功前,她被名利困擾,活的很苦,很累,身體還有病,經常發燒、發炎的。修大法後,她了悟真理,健康了體魄,淡泊了名利,設身處地為病人著想,診病時,不讓做不必要的查體,給病人開價格低、效果好的傳統藥。每月的所得雖少之又少,但她卻感到很欣慰。

她在急診室上班期間,有時候,病人匆匆忙忙來求診,拿藥或交住院費的錢不夠,唐醫生就借錢給他們,不使其延誤治療。有一次,一個外地來看病的,帶的錢少,交了藥費以後,沒回家的車費了,在本地又舉目無親,急的團團轉。唐醫生就把口袋裏錢全掏出來,有七十多元,讓他們買車票返鄉。並說:「出外一時難,這錢是給你們的,不需要還。」病人和家屬感動的落淚,說:「遇到活菩薩了。」唐醫生說:「我不是菩薩,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教我這樣做的。」

大法被無端打壓後,唐醫生因為堅持信仰被非法勞教。醫院的一位護士長說:「我們醫院幾百號人,讓我最佩服的就是唐醫生。」

修大法的官員們

當年,在這個點上煉功的,有十幾位在職和退休的黨政官員,處級的,廳級的都有。更多的官員則悄悄找大法書,悄悄站在後邊看動作,回家後,關起門來悄悄煉。無論是公開煉的,還是自己在家煉的,都明白了應該怎樣做個好人,做個好官,也都在大法中受益。

◎有位廳級官員,為人真誠,善良,在當地以「穩」著稱,威望很高。下屬勸他修大法,他聽了半天,沒表態,最後讓給他找本書,表示「看看再說」。

之後,他一邊看《轉法輪》,一邊對那些因修大法而神奇康復的學員實地走訪。在半年多時間裏,他先後面見了十幾位:有的癌症晚期,得法後腫瘤不翼而飛;有個六旬農婦腰彎了十年,彎成了九十度,煉功三天腰就挺直了;其中,也走訪了前面提到的閔姨。最後,他得出結論:大法確實玄妙超常,李老師在書中講的都是真的。於是,他決定修煉大法。並且一煉就很投入,不但參加集體晨煉,晚上還帶著棉墊子,在自行車棚裏和大家坐在一起學法,煉靜功。他的修煉,對當地影響不小。

那些擔任一定職務的學員,修煉後,廉潔自律,兩袖清風不收禮,為社會各界所共知,公認。

◎有位學員,是中級法院的庭長。煉功前,經常有涉案人員家屬送禮求情。那種「吃了原告吃被告」的糗事,他也曾經有過。

學法後,他立志做個公正無私的好法官。對送禮者,他耐心講道理,講法律。告訴他們:我修了大法,秉公辦案,到我這裏不需要花錢,我一定會儘快結案,公正審理。來者當時半信半疑,結案後,驗證了他說的都是真話。有人感慨:「法官們要是都煉法輪功就好了!」

有一年歲尾,涉案人員家屬給該庭幾個法官每人送一份大禮。在當時的情況下,誰若不收下就是另類,反而被誤解,怨恨。世風日下,作為一庭之長,他無力糾風,法官是常人,都想撈點錢過年。他只好暫時收下來。大年過後一上班,便把錢原封不動的退還了本人。

◎有一位學員是某單位主要領導,夫妻二人都煉功。以前,下屬或熟人提著禮品找他辦事,他也是隨波逐流。修了大法以後,真正是一塵不染。他遵循原則,該辦的事,就妥辦快辦,從不推諉搪塞。有來求幫忙者,讓其先把禮品放在門外邊,走時再帶回去。

一次,有個基層負責人謀求升遷,到辦公室找到這位學員,往他抽屜裏放兩萬元現金,懇求收下,小聲說:「這裏就咱倆,其他人誰也不知道。」這位學員笑著說:「怎麼不知道?天知,地知,神佛知。」讓他把錢拿走了。後來,這個人找到他家裏,把錢硬塞給他八十多歲的老母親。老母親也修大法,堅決拒接。

後記

修煉真、善、忍的學員,如濁世清蓮,在當地豎起一個個標桿,引領著道德的回歸,人心的思善,傳統的回歸。

在大法遭迫害之初,本市一位主要領導跟好友說:「打壓好人,完全是胡鬧!」有位紀檢書記對朋友說:「鎮壓法輪功絕對是錯誤的。」

一位退休的縣委書記坦言:「說甚麼鏟除法輪功,那是做夢!二十年以後,法輪功依然存在!」

有一位官員在縣城工作,想調到市裏,被安排在「六一零」任職,幹了一個月,就趕快調出了。說「迫害好人,良心何忍?我寧願回縣城,下鄉鎮,也不去鎮壓法輪功。」其間,他到一個縣檢查工作,當場表態,悉數放出了該縣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

回首往事,幾多感慨:中共邪黨瘋狂打壓救度世人的法輪大法,殘害了多少善良?葬送了多少人的福祉?把多少人推向地獄之門?假如不打壓大法,將會有多少民眾入道得法,身體健康,道德昇華?!假如不打壓大法,社會上就不會有那麼多偷盜搶劫的,坑矇拐騙的,賣淫嫖娼的;就不會有那麼多假商品、有毒有害食品泛濫;就不會滋生那麼多貪官,惡官,淫官;就不會有那麼多官員、公檢法人員因迫害大法弟子而遭報。中共和江澤民狼狽為奸迫害大法,幹的事是一件最邪惡、最卑鄙、最愚蠢的事,於國,於民,於自身,都有百害而無一利。唯願善良的人們能夠明白真相,善待大法,不做紅魔的殉葬品,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