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青海省多巴勞教所孫青松遭惡報暴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青海報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六時,原青海省多巴勞教所(強戒)所中隊長、主任科員孫青松在上班時,突感胸悶、呼吸困難,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年齡四十八歲。

孫青松,男,一九七一年生,一九九八年八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在青海省勞教所一大隊任科員。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任青海省多巴勞教所五大隊、中隊中隊長。二零零九年七月至二零一零年二月,任青海省多巴勞教所強戒一大隊二中隊中隊長。二零一零年二月至二零一八年四月,任青海省多巴勞教所(強戒)所強戒一大隊、三大隊主任科員。(青海省湟中縣多巴鎮的青海省勞教所俗稱多巴勞教所,後改為青海省第一勞教所,專門非法關押法輪功男學員。)

孫青松自一九九七年畢業後就在青海省勞教所(俗稱多巴勞教所)、戒毒所二十二年之久,全程參與了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看看中共邪黨給予孫青松所謂的榮譽稱號就能看到孫當年是如何效忠中共全力迫害法輪功的。

二零零四年,孫青松被青海省司法廳評為所謂「個別教育能手」,二零零五年度、二零零六年度被青海省多巴勞教所評為「個別教育能手」。當年的這個「個別教育能手」稱號,是對暴力轉化法輪功,強制讓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的一種卑鄙的美化稱號。

青海省多巴勞教所獄警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幹出了無數罪惡勾當。他們對法輪功學員實行軟硬兼施的辦法,也就是先分散、再集中、再分散的辦法,把新入所的法輪功學員先分到各隊和吸毒等犯罪人員關在一起,不讓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見面,進行強制洗腦,然後集中起來洗腦,如果再不屈服就再次分到嚴管隊進行嚴管。

青海省多巴勞教所,尤其是孫青松任職中隊長的五中隊是當時的嚴管隊,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一年。為給被非法關押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立威、轉化,五中隊採取了種種卑鄙的手段:

一、入所搜身:法輪功學員進了這個鬼門關,首先讓你把被褥攤在灰天鋪土的院子裏,脫掉鞋襪,解開衣服紐扣,任其搜身,被搜身者稍不如其意,輕者污言穢語,重者拳腳相加,無一倖免。

二、背監規:在規定的時間段,讓法輪功學員必須背會監規,否則,謾罵毆打、各種各樣的體罰(暴曬、冷凍、「開飛機」罰站、罰坐、飢餓、長時間跑步、長時間高抬腿原地踏步走、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關小號、重奴役……)

三、上廁所:每天只准法輪功學員在規定的時間段上廁所,如廁前還要站隊、要報數、要耐心等待,蹲坑的時間不得超過規定的時間。否則,大便沒解成,還要遭到辱罵暴打。

四、跑步:滿頭白髮、將近七十歲、走路都有困難的剛入所的張姓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跑步,而且讓他在操場的外圍跟在操場內圈跑步的其他犯人一樣按同等圈數跑步。外圍跑一圈至少是內圈的兩倍距離,只多不少──這是一個最殘酷的折磨方法,在青藏高原缺氧的環境中,別說是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就是一個訓練有素的人,長時間快速超負荷跑步,都可以使其當場斃命。

五、體訓:一將近五十歲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訓練正步走的分解動作,一腳踏地、一腿抬起、一臂彎曲於胸前、一臂伸直於身後,抬頭挺胸收腹,兩眼平視前方,在數九寒冬一站就是半天,稍不正規,拳腳相加。

六、灌食:一非常年輕的李姓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被戴上手銬,強行關進小號,七日後對他強行灌食。

七、罰站:這是一個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滴水成冰的冬日,讓被罰站的法輪功學員站在南牆根下;炎炎烈日的夏天,或讓被罰站的人站在空曠的操場。或把人用手銬半懸空吊掛在籃球架或甚麼東西上讓其暴曬。

多巴勞教所的所長、大隊長、中隊長沆瀣一氣,聯手迫害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孫青松還經常傳授年輕獄警轉化法輪功的方法,自稱管理勞教所人員「有一套」。

法輪功學員唐發幫因去北京為大法上訪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一年。本該在二零零一年二月解教,但因不寫「三書」 ,又被勞教所非法延期。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釋放後,因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又於十二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拘捕。元月又被送進多巴勞教所五大隊嚴管。進所後,惡警辱罵他,惡警對他拳腳相加,用幾個10萬伏的電警棍輪流拷打、電擊長達2小時之久,然後又將唐銬上背銬投入禁閉室,禁閉七天。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家住德令哈路84號的法輪功學員李興福被青海省多巴勞教所惡警綁架。

李興福,約六十歲,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被惡警綁架,並被非法勞教。勞教期間李興福出現嚴重的糖尿病症狀,視力急劇下降,視物模糊不清,嚴重腹瀉,瘦的皮包骨頭,病情嚴重,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六日被保外就醫。

二零零七年八月,李興福身體臀部出現褥瘡並且化膿不能坐、躺,只能俯臥在床上;衣服被膿血浸透,地面上也到處都是膿血,約有十天左右水米不進,奄奄一息。最近身體狀況才稍有好轉,又被青海省多巴勞教所警察綁架,家人也不讓接見。惡警稱要關一個月,理由是要召開邪黨十七大。

青海省互助縣邊灘鄉水洞小學校長張有禎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兢兢業業,嚴於律己,遭到「文革」式侮辱迫害,在萬人大會上被銬、胸前掛牌批鬥,並遊街侮辱;隨後非法勞教,在青海省勞教所遭折磨奄奄一息,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含冤去世。

法輪功學員平春峰,男,青海師範大學教工(原青海省師範大學後勤處科長,第一次非法勞教後被降職),家住師大家屬院。因堅持修煉真、善、忍,力做好人,曾兩次被師大的惡人誣告而被關押在青海省勞教所遭受迫害。第一次勞教釋放後,在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間曾兩次訴說,在勞教所被打毒針,被下毒,由於當時他精神恍惚,精神表現得不正常,描述不清楚、不確切,就要求他落實、表述要清晰。但文章他還沒重寫,就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出來後就被邪惡嚴密看管,於二零零五年去世。

當年的勞教所,後來的戒毒所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前沿陣地,勞教所的所長、大隊長、中隊長對在押人員具有生殺予奪大權,是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得力幹將,他們主要的罪惡就是完成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轉化,強制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遺餘力的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 「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就在孫青松暴斃的二零一九年,還被中共青海省戒毒局表彰,常言道;「多行不義必自斃,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孫青松的暴斃是他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前有車、後有轍,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保留迫害證據,退出中共,是你們明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