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斬妲己的故事談去色慾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封神演義》中有這樣一個故事,千年狐狸精妲己、玉石琵琶精、九頭雉雞精被抓住後,姜子牙喝令將三妖推出轅門外,斬首號令。玉石琵琶精、九頭雉雞精被軍士順利斬下首級。然而行刑的軍士卻被千年狐狸精妲己迷得顛三倒四,個個目瞪口呆,不能動手,皆手軟不能舉刀。最後,還得姜子牙親自出手,請出法器把狐狸精妲己的頭斬下來。可見,美色迷惑人確實非常厲害,也非常嚴重的。

看了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交流文章《現階段一些同修仍被色慾干擾的原因》,我深受觸動,因為同修在文中提到的被色慾干擾的表現,太像以前的自己了,比如「經常把握不好自己的行為,也採取了很多辦法,但收效不大」。

我想,自己被色魔干擾得逞時,和故事中那些軍士被妖狐妲己迷惑的狀態又有甚麼區別呢?那時對變化身形的色魔,非但不能排斥、清除,反而還「十分憐惜」了,因此而「手軟」。因為色魔來干擾時,並沒給人帶來恐懼、痛苦或壓力,反而開始時是那麼的舒服、甜美和享樂。我發現自己下不了決心,根本原因就是不能識破其真面目,被假相迷惑,被無神論毒害和在人中幾十年甚至生生世世形成的不好的觀念帶動。常人中一個成語「心甘情願」說得真是貼切,那是人心視之如甘飴,是那個情在願意,在需求啊。

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1]

我發現,自己長期以來被色慾干擾,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一直下不了決心徹底去除它。這段時間,我仔細向內找,發現自己在這個問題上拖泥帶水,下不了決心,其實就是長期被那個情幻化出的「美好」的假相帶動和迷惑了,在求安逸心的作用下,貪念情色帶來的感官的舒服,把它視為一種享受,非但不能斬釘截鐵的消滅它,反而還在戀戀不捨的追求那種感受,因此經常順著它走了。

我回想在修煉前,自己從小就沉湎於那些色情書刊,發現在沉湎其中時,可以忘記人世間的痛苦和憂愁,給自己帶來精神慰藉。因此而瘋狂追求那些東西以逃避和對抗人生中的苦難。但現在知道,那種所謂的快感和舒服其實是人的一種錯覺,就像人吸煙、吸毒上癮是一回事,只不過產生的這種錯覺的工具不是煙和毒,而是異性的形像或那些骯髒的行為。

再進一步認識到,其實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在追求那些感受,而是另外空間的邪惡靈體在需要,控制人的肉身在追求,吸其精血,補充能量,甚至根本就是那些生生世世討債的債主在往人大腦上反映這種邪念,讓其幹壞事,就是要把這個人拖下地獄,以達到報仇和解恨的目地。但人根本無法分清,修煉人不精進,人心很重、被情控制時也無法分清。所以還以為是自己在追求。

我就在想,如果色魔以魔的真實形像來了,那麼猙獰恐怖、骯髒噁心,誰也不會要它,我會要它嗎?絕不會的。但色魔往往以美色出現,以你傾慕、愛戀、喜歡的異性形像出現,帶給人無限溫馨和溫存,人就把握不住了,修煉人不精進時,被情迷住了心智時,內心中根本沒放下對這些舒服和享樂的追求時,同樣也就把握不住了。

記得以前還有一個故事,說一位道士給一書生一個寶鏡,一面是恐怖嚇人的惡魔,另一面是一個百媚千嬌的美女,道士吩咐書生只能看某一面,不能看另一面。結果書生好奇,看了另一面,因此被美女迷惑,最後縱慾脫陽而死。我想,這個故事中的鏡子兩面就是同一事物,惡魔是其實質,美女是假相。書生若看了某一面(真相),嚇得唯恐避之不及,就不會被假相迷惑了。就是因為看不清色慾干擾後面色魔的實質,求安逸的心被觀念控制,所以非但不去排斥和清除色魔,人心反而在追求它,要它。表面上我並沒追求色魔,但追求的那種思想中、感官上,肉體上的舒服,誰會給呢?只有色魔能給啊,那不就等於是在求色魔來了嗎?人心招得魔上身,昏昏然與之共舞而不能自省。

我發現,我們對世間名利情的執著,那種放鬆、懈怠和不精進,是一個巨大的私,那是只圖自己一時的舒服和痛快而不顧我們的天體、宇宙無量眾生死活的嚴重的自私,那和無道昏君紂王真的沒甚麼兩樣。我回憶,在被色慾干擾時,自己變的煩躁、易怒、難以自控,還有深深的失落和絕望感。當我明白了這一點後,那天,我在悔恨交加,也有一種不可阻擋的決心和決定。我發正念時,我請師父加持我,把所有在我這裏表現的色魔干擾、邪惡因素以及後面的舊勢力極其邪惡安排徹底清除。頓時,我感到強大的能量從我的身體內向四週爆炸似的發出,無窮無盡、無邊無際。

現在我悟到:其實我們同化法的一面清除它太容易了,因為我們同化的是宇宙大法,那是法力無邊的,而那些東西只是三界內的敗物罷了。關鍵就在於我人的一面,被其迷惑,「十分憐惜」它,保護它、滋養它,阻擋了真我本性消滅它。所以多年來拖泥帶水,對這個害自己的妖魔一直下不了手,我認識到:不是色慾干擾去不掉,而是從內心中根本沒想去。

在現實中,我看到:色慾干擾,不分年輕和年老,也不分性別。任何大法弟子,只要有那個心,邪惡就會千方百計鑽空子,加強放大它。其實現在看來,色慾已是舊勢力毀眾生,毀大法弟子,從而破壞干擾正法的一種手段了。但我的體會是被干擾了,我們決不能承認和上當,即使一時沒能否定舊勢力在這方面的惡毒安排,也千萬別因此而自卑、消沉、自暴自棄、任其控制和折磨。一定要真正向內找,一定要分清它,一定要敢於正視它,曝光它,那樣會消去很多因此而造下的業力及招來的邪惡,那個障礙我們曝光邪惡的面子心是邪惡最好的藏身之地,邪惡不除,它們就會越積越多,直至使你最終都無力擺脫。

這段時間,我發現當我把自己當作了修煉人,有了決心去掉色慾心時,就不容易被表面迷惑了,比如在街上看到穿著暴露,妖豔的異性時,不再像以前那樣被其表面帶動。很多時候會想得到,這是考驗,我不能動心,這個人的背後肯定有不好的邪惡生命,我不僅不能動心,還要發出正念把利用色慾來毀世人、害世人的邪魔清除掉,我發現自己這樣做時,生出了慈悲心,再去看那些曾經經常從自己這裏帶動出色慾之念的異性形像,根本就像看一塊石頭、木頭沒甚麼區別,和我隔得太遠太遠,真有視而不見的感覺。

師父講:「如果能把那個心放下之後,那個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2]

我體會到:只要我們發自內心真心想修去它,下決心去掉它,真正想要提高,師父甚麼都可以為我們做。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