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市法輪功學員劉秀貞被迫害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青島法輪功學員劉秀貞與兒子及親友二零一四年五月在家被當局出動大批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山東省女子監獄被迫害出肺癌,二零一五年七月出獄回家後得到恢復,但在中共人員不斷的騷擾和恐嚇下,於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含冤離世。

劉秀貞唯一的兒子楊乃健還在濟南山東省監獄受迫害,沒能見上母親最後一面。劉秀貞的老母親也因為女兒被迫害,外甥被迫害,悲傷難過,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份去世。

劉秀貞家住青島城陽流亭女姑山村,於二零零五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體上的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很健康。劉秀貞家經營酒店、理髮店等。兒子楊乃健一九八一年出生,是一位善良、勤勞、樸實的小伙子。

二零零六年劉秀貞因為懸掛法輪功真相橫幅,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山東省濟南女子監獄受到迫害,期間,她老父親因為悲傷,離世。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青島市公安、國安出動70多個警察,包圍了劉秀貞的家,打破門,非法闖入劉秀貞家,綁架了全家及朋友陸雪琴、李浩等16人,當時中共警察給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輪功學員聚會」;六月四日,中共央視、新華網等突然高分貝宣稱青島警方「破獲」法輪功學員演示在獄中遭酷刑的照片的案件,誣蔑法輪功學員曝光中共酷刑的正義之舉。六月九日,警方給家屬非法逮捕通知書,「罪名」是所謂的「組織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隨後,警方像是接到了統一命令一樣,把所謂的「罪名」改成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逼迫家屬簽字。

法輪功教人向善,民眾揭露酷刑,不僅無罪,反而有功,因為酷刑威脅所有的中國人,揭露酷刑是保護所有中國人的人身安全,有利國家形象。法輪功學員家屬聘請的律師們聯名寫了意見書,要求當局撤銷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並立即釋放當事人。律師意見書指出:「國家政權,由軍隊、警察、監獄等強有力的國家機器予以保護。幾個人拍了幾張照片,又怎能具有煽動顛覆政權的力量,又怎能動搖國家政權的穩定?政府形像的好壞,與政府及其工作人員的作為有關。況且,政府形像的好壞與政權是否被顛覆完全是兩個事情。嫌疑人的批評如果真實存在,就應該及時處理,只有處理公正了,政府形像才會好,政權才會穩定。即使批評錯了,對國家的形像和政權穩定又有甚麼影響呢?相反,只有固守錯誤,政府形像才會更壞,政權也才會不穩定。」

由於編造的「罪名」漏洞百出,青島市檢察院退回所謂的「案件」,青島警方又一次改變罪名,拆分這個偽造的「大案」成三個小「案件」,把迫害陸雪琴、袁紹華的「案件」送青島市市北區檢察院,把迫害崔魯寧、李浩的「案件」送至李滄區檢察院,把迫害楊乃健、劉秀貞母子和馮華的「案件」送到城陽區檢察院。楊乃健自被綁架以來,遭到警察一次又一次的酷刑逼供,幾度生命垂危。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青島市城陽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劉秀貞、楊乃健、馮華非法開庭。城陽國保、城陽分局和公檢法人員出動了三、四十人,阻止律師和家屬的合法辯護和旁聽。青島市市北區法院七月十七日非法對法輪功學員陸雪琴、袁紹華開庭,三位辯護律師只有一位被通知開庭,「法官」田淮安對家屬謊說:你們的律師不負責任,不來開庭,你們另請律師吧。

劉秀貞被非法判刑三年,她兒子楊乃健被非法判刑六年,妹夫袁紹華被非法判刑四年,陸雪琴被非法判刑十年。在普東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後,劉秀貞被劫持到山東省女子監獄,半年後被迫害的身體出現肺癌症狀,監獄害怕承擔責任,讓劉秀貞辦了保外就醫,監獄姓鄧警察告訴劉秀貞家人,說劉秀貞最多能活三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劉秀貞回到家中,恢復了正常的學法煉功,一個月後身體康復,臉色紅潤,了解情況的親朋好友都驚嘆:「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

然而,青島市邪惡610操控警察和居委會的人員經常到劉秀貞家中騷擾。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劉秀貞、劉秀芳、劉秀芝姐妹三人和大姐夫楊友欣去位於濟南的山東省監獄探望被非法關押的親人楊乃健和袁紹華,一路被騷擾。在青島火車北站候車時,被警察攔截;從濟南探視完親屬往回走時,在濟南候車站,姐妹三又被早已等候在車站的特警跟蹤到車廂,三名特警圍住劉秀貞,要檢查身份證和車票,看完了以後說「這原來就是劉秀貞」。

特別到了二零一八年青島即將開「峰會」之前,邪黨人員又不斷的到劉秀貞家騷擾,威脅不讓出門,家門口一直有人監視,連出門買菜都有人跟蹤劉秀貞。在這種騷擾和恐嚇下,劉秀貞身體出現不適,三個月後,於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含冤離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