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敢於說「對不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近期過心性關時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感觸很深,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修煉十多年來,三件事一直堅持在做,如無特殊情況從未間斷過。可我在與家人同修相處時,總守不住心性,從法理上也明白:應該修去情,家人也是師父的弟子,應與其他同修一樣平和相處,可修煉這麼多年,有時還是守不住心性。但最近發生的這件事,讓我從法理上有了新的認識。

婆婆也是大法弟子,但她說話有時生硬,與人講真相也是這種口氣,在家裏和我們說話有時也是,我多次提醒她,她說慢慢來吧。我嘴上不說甚麼,但心裏一直對她這種態度不滿:修煉這麼嚴肅的事情,應該嚴格要求自己,為甚麼輕輕一句慢慢來吧,就算過去了。我不理解,心裏一直對這事放不下,總想改變她,其實這已經是很強的執著了。

有一天,我們一起談論起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時,婆婆說話語氣又很強硬,我當時沒守住心性,和她爭辯:「你說話語氣太強硬,讓人聽了不舒服,甚至覺的你說話前後矛盾,怎麼讓人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呢?」她說:「慢慢來吧。」當時我已經動了氣了,一點不善,扭頭走了。

我懊悔自己沒守住心性,但又不願和她道歉。其實我一直明白婆婆的這種表現其實就是去我的人心,我總把自己的思想強加給別人,總想改變別人,特別自我。說實話,我應該感謝婆婆,法理上也明白,可不知為甚麼,一到考驗時,很多時候都過不去關。

我從小嘴特別硬,從不說軟話,哪怕自己錯了,我會用沉默不語,任由對方指責不吭氣,或用實際行動把沒做好的事做完,但就不會說「對不起」這三個字。哪怕事後會和別人表示歉意,但當時不會說這三個字。尤其是和家人更不會說這三個字,長期的觀念認為:我都用實際行動表示歉意了,不說也可以呀。行動更能說明我的誠意,比那些只會嘴上說,不付諸行動更好呀。

這次和婆婆發生矛盾後,我心裏很難受,決定向她道歉,但一直張不開嘴。就在我和丈夫說話時,正好婆婆進來拿東西時,我很自然的向婆婆表示歉意:「我錯了,您別放在心上。」她說:「沒事。」就在她話音剛落的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空間場特別清亮,所有以前對婆婆不滿的那些不好的物質一瞬間蕩然無存。而且在婆婆說一些我以前認為刺激我的話時,我也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很輕鬆就放下了,感覺自己的容量一下擴大了很多。真感覺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

師父說:「當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時候,你要敢正視它、承認它的時候,你發現馬上那個事情就變了,矛盾也沒了,對方不知道為甚麼突然間跟你像沒有發生事情一樣,像甚麼矛盾也沒發生一樣。因為一個修煉的人,你沒有任何偶然的機會存在,也不允許你有任何偶然的東西來破壞你修煉的這條路。」[1]

我不願意說「對不起」這三個字,其實還是不敢正視、承認自己的錯誤,這樣使本不是真我的那些不好的念頭、想法、思想業又被自己掩藏起來,不願曝光。這時師父也沒辦法幫我清理,所以矛盾還存在。認識到這些後,我首先學會了和女兒說「對不起」,當我和女兒說話語氣不善時,我會向她道歉,雖然她覺的沒甚麼,但我還要和她及時道歉。最近我發現女兒真的變乖了,即使她偶爾無理取鬧時,我也能很輕鬆的忍住了,結果她突然又變好了。

我悟到:我們在修煉中,不論與誰發生矛盾時,都要在找自己問題的同時,還要及時承認自己的錯誤,敢於向對方說「對不起」,在心性到位正念堅定的狀態下,這樣師父才能幫我們把自身空間場那些不好的物質徹底清除掉。希望與我有同樣執著的同修能引以為戒。

個人層次所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