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601545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0月份去北京證實法,被警察綁架送回本地,後被判勞教一年,關押在勞教所迫害。在高壓迫害下,我違心的向邪惡寫下了「不煉了」的保證書。2003年3月份,我再次被綁架,遭誣判勞教二年。2005年勞教迫害結束後,我由於學法不深,沒能按師尊的法向內找自己被迫害的原因,沒有及時歸正自己,而是輕信了他人的胡言亂語,在歪理邪說人員的帶動下邪悟,跨省與邪悟者雲遊,東跑西顛,到處亂竄,給自己修煉的路上抹上了污點,走了彎路,在世人面前敗壞了大法的名譽。但是師尊沒有放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斷的用各種方式啟悟我。通過不斷的大量學法、背法,我從新走回了大法修煉中。認真審視自己走過的每一步,我感到震驚、痛悔,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我向師尊表示深深的懺悔,並嚴正聲明:過去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都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的一切,堅定的走師尊安排的路,努力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曹再傑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幾年前的一天,有一個女的在電話中自稱是街道的,問我現在還煉不煉功,我聽後很反感,不願意正面回答。她又問:「你現在不煉吧?」我當時為了應付她,也為了避免麻煩,就順口回應了「是」。當時,我還以為是小事一樁,一直沒放在心上,今天想起來十分懊悔。作為大法弟子,我是不合格的,沒有正念,沒有做到堂堂正正的證實法,有怕心、奸猾之心,對不起師父的救度之恩。我嚴正聲明:當時我的不符合大法的回答完全作廢。今後我要認真學好法,以法為師,牢記這次教訓,努力做好三件事,隨師正法,勇猛精進,直至功成圓滿,隨師回家。

吳文習 2019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公司將提前辦理內退手續的幾十名職工召回去,召開甚麼組織生活會,並要求大家不要參加非法集資、傳銷活動,也不要利用婚喪嫁娶藉機斂財等等,然後是簽各種「承諾書」,其中一項說甚麼「不參加邪教組織」。我當時認為這裏沒有提「法輪功」三個字,就簽了,現在看來這是自己法理不清的錯誤做法。我嚴正聲明:我上述簽字作廢。今後我將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余惠君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零年我到北京證實法遭綁架後,警察拿出一張表格問我,法輪功是否×教。我堅定的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他說:「好,那你就簽個名吧。」當時我就把名簽上了。後來和同修交流認識到,我的行為還是配合了邪惡,因為我當時說的話他沒有寫在表格裏,表格是空白的。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跟上師父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侯玉潔 2019年5月5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迫害剛開始的時候,單位讓寫「不煉功」的保證書。由於怕心和出於自我保護,我就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派出所和社區工作人員在馬路上看到我,也讓我簽「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我出於怕心也簽了。我發自內心的認識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修好自己,多救人。

李紹華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單位逼迫我放棄修煉。因為我學法不深,再加上害怕,就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還回家燒了一本大法書。現在我回想起此事,感到非常後悔難過。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和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我一定好好修煉,多救人,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姜雅琴 2019年5月5日


嚴正聲明

今年正月的一天,我的丈夫從外邊回來見到我就連打再罵,說想撕大法書,我由於被打後理智有些不清,就隨口說:你願意撕就撕吧,結果他把書給撕了,撕完之後他還說是我讓他撕的。我現在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聲明:以前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方義霞 2019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大法遭迫害後,我被停職,在單位被迫參加洗腦學習。為了保住工作,我寫了「保證書」。雖然後來也主動放棄了單位的工作回家了,但是畢竟錯了。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不敬的言論全部作廢。堅信法輪大法好,信師信法,彌補損失。

林凌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2018年6月,邪黨的巡視組要求寫「保證書」,我寫了兩次所謂的「聲明」,抱著僥倖心理和邪黨玩文字遊戲。最近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嚴正聲明:我所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以後我一定加強學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謝正星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84歲。在大法遭中共邪黨迫害時,由於自己學法不好,當時燒了很多大法的書。現在我才認識到燒書是對大法和師父的犯罪,是對師父最大的不敬。我現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曾玖英 2019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夠好,一次我將存有師父講法的廢舊的mp3隨便丟到垃圾桶裏面。現在經過學法我認識到,這是對師父和大法的最大不敬。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學好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金安 2019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2017年7月,我因為發資料,被邪惡非法綁架到看守所拘留30天。在這期間,由於正念不強,我在被「審問記錄」和出拘留所時簽了字,配合了邪惡。我嚴正聲明:在被非法拘留期間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損失。

葉章平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法理不清,我在被邪惡綁架劫持期間,生出怕心,簽了不該簽的字,寫了不該寫的話。九九年時,我還曾交過書給邪共。現在我深深懺悔。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勇猛精進,跟師父回家。

彭立新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當年上小學時候,我在班主任的逼迫下寫了學校要的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文章,在污衊大法的條幅簽名活動中簽了字。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張暘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受迫害後,我被取保出來,但還是讓我去公安局按手印,提審我,恐嚇我的家人。我在此聲明:以前我所說、所按的手印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言一行用法衡量,聽師父的話,跟師父回家。

潘向莉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七年後,片警到我家,帶著一個本,讓我在上面簽上我的名,說是證明一下他上我家來過了。我沒有看上面寫的甚麼,就給簽了名。我嚴正聲明:我的簽名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李長萍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在當地派出所所說、所寫並簽名按的手印以及所有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聲明全部作廢。從此以後跟隨師父堅定實修,加倍努力,勇猛精進,跟師父一起回家。

趙晶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請律師營救同修時,讓律師轉告同修「叫怎麼寫就怎麼寫,叫怎麼做就怎麼做。」我聲明我的這句話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特此聲明。

王岫 2019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7年冬天被勞教所拘留15天。在那裏我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以後要堅修大法,彌補過錯。

趙曉霞 2019年5月6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