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考試中去求名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由於我在學校裏大大小小的考試中經常考取第一名,在校外的競賽中也獲了幾次省級和國家級的獎項,被老師和同學們誇讚。好聽的話聽多了,原本對名不太看重的我,求名的心在不知不覺中加重。

雖然我表面上對別人的讚美表現得很謙虛,也告誡自己不要生歡喜心,可是內心卻十分受用。有時候抑制不住的喜悅會反映到言行中,顯示心按捺不住的往上冒。顯示的目地無非是為了求名。自己也只知道這個心不符合法,不想要這種狀態,卻一次次事與願違的在加強它。

從法理上我一直沒有悟到求名的心的危害。其它的執著心,我能理解它的不好,所以會主動從內心去排斥它。可是我們不是像過去的修煉人那樣,進到深山裏或者出家修行,我們是在這紛繁的人世間修煉,世上的人誰會不珍惜自己的名譽呢?修煉的人也一樣,表現優秀不也是給大法爭光嗎?考了第一和獲得獎項榮譽不能高興,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憋著不准笑嗎?做起來好難啊。有名難道是壞事嗎?究竟哪裏錯了呢?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

學校保研的名額很少,同學們都在爭取。我也是卯足了勁,忙起來甚至學法煉功都懈怠了。可是這樣努力的我,在這次重要的考試中卻失利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發揮這麼失常?

平時比我差的同學都比我考得好,對我的打擊可想而知了,好長一段時間受挫的心都恢復不過來。這時我才重視起來,一定是自己修煉狀態出了問題。那時候,老師和要好的同學都來安慰我:「你是優秀的,只是運氣差了點,下次還有機會。」我聽了也無可奈何。但是內心深處明白這是站在常人的角度看問題。修煉人有法的標準,事情的實質不是我們表面看到的這個樣子,在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一定有我要去的心。

和同修們切磋,靜同修說我自以為是,不夠謙卑;楠同修說我太執著名;成同修說我負面思維嚴重。同修說得一點都沒錯,這都是求名的心帶來的,還有其它的執著心,比如看到同學考得比我好,我就不服氣,特別是不用功的人考得比我好,心裏就不平衡,內心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覺得自己了不起,沒有達到預期的結果就怨恨,怨師父沒管我……沒想到我的思想境界這麼低,表面上我卻是友善謙虛的,所以大家都說我人好,因為他們看不到我的內心。

師父說:「修就是修人的思想,從思想上變過來,你的思想純淨到甚麼成度,那就是果位。」[1]

對照法,我開始一點點梳理自己的思想起念。當成績出來時,第一反應:怎麼是這個結果?這對我太不公平了!這麼重大的事情師父怎麼沒管我?第一念是怨恨心和疑心,懷疑大法和怨恨師父。再深挖下去,考前就開始焦慮了,總是擔心這次會不會考砸?這也是自己修煉的狀態反映到常人中,嚴重的負面思維是因為信師信法不夠堅定。

大法的神奇被全世界上億大法弟子證實了,為甚麼還要懷疑?記得我小時候是堅信大法的,長大後實證科學灌輸的太多,是無神論的因素在干擾我。

可是我修大法了,師父應該管我呀?師父說:「真正修煉的事情是全憑你這顆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夠修,只要你能夠踏踏實實的堅定的修下去,我們就把你當作弟子帶,不這樣對待都不行的。」[2]那麼,我有沒有踏踏實實的堅定的在修自己?一不合心意就不幹了,這是堅定的修嗎?問題還是出在我這裏。

回想自己的高中生涯,成績不算太突出,求名的心並不明顯。到了大學,因為經歷過高考折磨的同學們到了大學都鬆了一口氣,沒有像高中那樣拼命。所以,我的努力使我很快就名列前茅,甚至經常保持在第一名的位置,不知不覺沾沾自喜了,求名的心漸漸起來了,越來越強了,飄飄然了,還以為自己真是學霸,比別人都強。

其實,大法並沒有要求弟子不珍惜自己的名譽,相反作為大法弟子,優秀的表現也確實能夠證實法。可是,我對於名的心態,不是修煉人講的隨其自然和看淡放下,而是越來越強烈的在求。總覺得自己是最好的,腦海裏經常回憶那些讚美的話,有意無意的顯示一下:我就是你們說的那個學霸呢。總是想像著獲得保送名額之後家人怎樣有面子。由於太在意名,就越怕失去名,每次大考前必失眠,怕考不好丟面子,求名的心終於強大到成為我前進路上巨大的絆腳石。嘴上說考得好可以證實法,內心卻完全在為自己求名!

每一件事情的促成都有背後許許多多的因素。師父說:「中國人講天時、地利、人和。」[2]我的努力只不過做了「人和」的那一部份,真正起決定因素的是「天時、地利」,一個小小的人有甚麼可值得驕傲和顯示的呢?還以為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這不是貪天之功嗎?修煉人對萬事萬物都應保持一顆卑謙和感恩的心。我這麼執著的跟人去爭名額,要進甚麼雙一流大學,我的命運是我自己能夠決定的嗎?

師父還說:「比如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他出生後,這個家裏有他,學校有他,或長大了單位裏有他,通過他的工作和社會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聯繫,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布局都是這樣布置好了的。」[2]常人的一生尚且都有安排,何況我們修煉人呢?我的人生道路都是師父安排好的,我去操那份心幹啥?「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師父的安排都是有原因的,都有我提高的因素在裏面。因為在神看來,我修煉上的提高比我常人中的考試重要多了。所以師父告訴弟子,「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3]

當我明白了法理,決定徹底放下一切顧慮和執著心,不再為外物所累,重新調整修煉和學習的時間,坦然面對各種非議不被其帶動,帶著平和的心態,心無旁騖的專心學習,靜心準備接下來的考試。我發現之前的怨恨不公,妒嫉不平,以及怕這怕那的負面思維都拋到腦後了,感覺一下子很輕鬆的解脫出來了。

後來,我雖然沒有獲得學校的保送名額,但是通過考試順利的進了另一所重點大學讀研。雖然結果差不多,但是在常人看來,保送生屬於尖子生,自己考的總是差一截,這就是常人追求的名。所以不斷有人在我耳邊刺激我的人心,惋惜我這麼優秀卻沒有保送,抱怨那所大學離家太遠。這次我沒有動心,因為師父告訴我們:「常人說好並不一定是好;常人說壞也不一定是壞。」[2]

常人認為的好,那是從常人的角度上去衡量的,看到的是短期利益。未來的人生中有那麼多未知的因素和各種因緣關係,錯綜複雜,豈是人能預料的?不管是順境還是逆境,那都是魔煉心性的環境,不管發生甚麼事情,只要記住自己是修煉人,只要我們真的能夠持續的在向內找提高心性這條路上踏踏實實的堅定的走下去,得之不喜,失之不憂, 因為師父安排的路一定是最好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