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奧瑞三國法輪功學員謝師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明慧德國記者站採訪報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自歐洲德國、奧地利和瑞士的法輪功學員藉此之際真誠感恩李洪志師父,並希望告訴全世界更多的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學員們都提到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達到祛病健身,並在精神上得到昇華。許多學員表示自己變得有耐心,遇到矛盾能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學員們也不約而同談到,自己修煉後,在遇到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時往往不會放在心上,能保持平和的心態。有些學員們的家人也是大法受益者,他們雖然自己沒有修煉,但是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對孩子的教育也很成功。

學員們表示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感謝師父把真正讓人昇華的性命雙修的功法洪傳出來。來自德國、奧地利和瑞士德語區的法輪功學員們希望通過他們的親身體會能有更多的中國人看清中共的謊言宣傳,並有朝一日能和他們一樣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從孤獨的女孩到堅強的母親

來自德國的西爾維婭(Silvia)是在二零零六年開始學煉法輪功的。在小時候,她就是個很與眾不同的孩子。「因為我不想說別的女孩子的壞話,不想跟她們爭吵,很多孩子因此不願意跟我玩。有時別人會罵我,甚至打我」,「有時我的母親都為我著急。她說,孩子,你得會反擊呀!」她十歲時問她的父親:「爸爸,我為甚麼來到這裏?我的任務是甚麼?我從哪裏來,要去哪裏?」她的父親只是感到很奇怪,甚至以為他對子女的教育出了問題。西爾維婭說:「有時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問題。」「我感到自己不被人理解,覺得非常孤獨。」

她修煉法輪功後,一切都改變了。「我年輕時得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我幾天就把這本書讀完了一遍。我無法用語言形容發生了甚麼,長久的追尋終於有了盡頭,我所有的問題都有了答案。我對自己所有的懷疑都消失了。我終於知道,怎麼做個更好的人,我為甚麼來這裏,我的任務是甚麼。」

「現在,我是個母親,並讓我的孩子也同化這個準則。我告訴他們,為了善良而不隨波逐流是對的。這不僅讓我堅強,也讓我的兒子們能堅定的相信自己。」「我的孩子們也讀大法的書籍,有時也打坐。他們對自己的能力越來越有信心,不斷改善自己,這對我也有幫助。我們非常感激法輪大法給我們的生活帶來的美好。我們會在這條路上繼續精進。」

前跨國公司員工:工作中的「奇蹟」

馬努(Manu)來自瑞士,她已經在大法中修煉二十一年了。在談到工作中遇到的「奇蹟」時,她說道:「我在一家跨國公司工作了十五年。每年在我的部門裏總有員工被解雇。那時,首先被解雇的都是半職的員工。」「即使如此,我從沒被解雇。一次,由於受到冤枉,我失去了我們部門的工作。在我離開公司前,一個同事問我想不想跟她共同分擔一個職位。這樣,我能繼續留在公司裏,並向所有的員工講發生在中國的迫害真相。大多數員工,包括我最高層的領導,都為支持法輪功反迫害簽了名。」

她的親人也在法中受益,並向自己的朋友們講法輪功的真相。「我的丈夫,我的五個姐妹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他們都是六十五到八十歲之間的人了,身體都很健康,精神也很好。」「我的丈夫常常跟他的名人朋友們講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於是他的這些朋友在媒體上進行過公開的,勇敢的表態。」

中年母親:教育好孩子變得容易

'圖1:來自瑞士的西比爾今年四十五歲'
圖1:來自瑞士的西比爾

來自瑞士的西比爾(Siybille)今年四十五歲,修煉法輪大法十五年了。她在修煉後「不再說罵人的話」。通過讀《轉法輪》這本書她知道了要注意自己的語言。由於自己以身作則,她對孩子的教育也變得容易。她說:「一般說來,都是母親得糾正孩子(的語言),而我們家不是。我的孩子自己就知道哪些詞語是好的,哪些不該說。我不需要再教他們這些了。」

她不僅在教育孩子方面受益,她還提到自己「不需要昂貴的護膚用品和染髮用品」。四十五歲的Siybille頭髮仍是原來的顏色,而且甚麼抗衰老的護膚品都不需要。她說:「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整個人變得很輕鬆。如果人的心靈放鬆的話,他的外表也是輕鬆和諧的,別人也能感到他有吸引力。這不是特意表現出來的,而是發自內心的。」

退伍軍人:通過修煉度過了生命的低谷

'圖2:埃裏克來自德國,是新聞播音員和主持人'
圖2:埃裏克來自德國,是新聞播音員和主持人

埃裏克(Erik)來自德國,現在是新聞播音員和主持人。他回憶起在二零零一年服役期間去科索沃給自己帶來的陰影。他說:「我在那裏經歷了很多事情,(回來後)我就像墜入了一個情感的漩渦。我想像以前一樣的生活,可是我做不到。我不得不更多的思考關於死亡,關於生命和這一切的意義的問題。」「我陷入了自我危機之中。這時,我接觸到了法輪功。這當然不是巧合。對許多問題,包括那些我可能還沒意識到的問題,我都得到了對我有重要意義的答案。我意識到,我可以開啟全新的生活了。」

音樂家:「我練琴時更能集中精力」

朱莉婭(Julia)來自奧地利,是一位音樂家和老師。她表示:「法輪大法的功法大大提升了我的專注力。在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還是一名音樂專業的學生。幾個星期後,我的教授說我彈奏鋼琴時和以前不同了,問我是否加強了練習,因為整體聽起來好多了。事實上,我並沒有增加練習強度,但由於煉功,我練琴時更能集中精力。」

媒體公司小組負責人:工作壓力帶來的失眠消失了

'圖3:迪米特裏(Dimitri)來自德國,現在在一家媒體公司工作'
圖3:迪米特裏(Dimitri)來自德國,現在在一家媒體公司工作

迪米特裏(Dimitri)來自德國,現在在一家媒體公司工作。他回憶起自己原來在一家國際大公司裏訓練的時候,由於工作壓力太大,造成心跳加速和失眠。這時他的父親勸他修煉法輪大法。「他(我的父親)把錄像帶給了我,這樣我就在每天睡覺前煉功。煉完功後我能立刻睡覺,而且能睡一整夜。我感到很驚訝。很快我就覺得自己精力好多了,而且(工作)更有動力。」

教育工作者:「大法給了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圖4:娜塔麗來自奧地利,是一位教育工作者'
圖4:娜塔麗來自奧地利,是一位教育工作者

娜塔麗(Nathalie)來自奧地利,是一位教育工作者。她表示:「大法幫助我輕鬆的擺脫毒品和酒精。身體和精神的難題像突然被一陣風吹走了一樣。之後我甚至能夠和異性發展認真健康的關係,進而走入結婚,並有了兩個健康的孩子。大法給了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文化主管受培訓者:明白業力輪報的理,心態平和

'圖5:來自瑞士的尼娜能保持心平氣和'
圖5:來自瑞士的尼娜能保持心平氣和

來自瑞士的尼娜(Nina)有一個女兒,她曾是銷售助理,現在在參加成為文化主管的培訓。她認為:「重要的是,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都保持一個平靜的,友好而慈悲的心態,心理保持平衡,並把那些不符合『真、善、忍』的都放下。」一次,她帶女兒看牙醫時,一個女醫生幾次都很不友好的看著她。她說:「我立刻明白,這個不友好的態度和我是站著還是坐著沒有任何關係。」開始時,尼娜的心情並不平靜。但是當她能從修煉的角度認識問題:「我改變視角,向內找。我認識到這(不友好的態度)是業力輪報的表現。」而當她明白這一點後,那個醫生看她的眼光也變得友好了一些。

大型公司員工:「我能很自然的放棄所有不好的行為」

'圖6:瑪麗肯修煉後學會審視自己的行為'
圖6:瑪麗肯修煉後學會審視自己的行為

瑪麗肯(Mariken)是一位德國法輪功學員,修煉七年了。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畢業於企業管理專業,現在在一家大型軟件開發公司做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係方面的工作。

她說:「我從前為了權力、名和利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為了個人利益,我曾經撒過謊,給別人製造過矛盾。後來我得到了法輪大法。感謝大法的深層法理讓我明白了我的行為對我、我的健康和我的環境有甚麼影響。我能很自然的放棄所有不好的行為。現在,我是一個誠實的,有責任心的,善良的女子,母親和員工。」

餐廳服務員:通過修煉學會尊重家人

'圖7:娜塔麗修煉後對人有了同情心'
圖7:娜塔麗修煉後對人有了同情心

娜塔麗(Nathalie)是一位住在德國中部的年輕餐廳服務員。她表示:「修煉前,我脾氣不好,不愛聽父母的話。他們也因此常常對我沒辦法。通過法輪大法我懂得了對我的家人和其他人更加尊重,對他們有更多的同情心,並更加寬容的對待他們。於是我變得輕鬆了,生活中的樂趣也多了。」

前呼吸和聲音治療師:開始修煉不久,花粉過敏就消失了

'圖8:雷娜特明白了生命因果關係'
圖8:雷娜特明白了生命因果關係

住在德國柏林的雷娜特(Renate)退休前是呼吸和聲音的治療師,在一九九七年她就通過一個中醫知道法輪功了。她寫道:「那時我有花粉過敏,可是甚麼都幫不了我。幸好柏林那時就有一個中國人組成的煉功小組。我在一月份開始修煉,到了五、六月份,正是花粉過敏開始出現的時候,我甚麼症狀都沒有了。」雷娜特通過修煉還明白了,身體上的改變只是一方面。她說:「這(修煉)不僅僅跟身體有關,還跟宇宙的關聯和生命的關聯是有聯繫的。」「就是因果關係的法理,人們做甚麼事都會產生一個效果,而這個效果又會體現在做這件事的人身上。」

新學員:通過修煉,四天戒毒

'圖9:亞歷山大二零一七年在法巴黎參加歐洲法會'
圖9:亞歷山大二零一七年在法巴黎參加歐洲法會

亞歷山大(Alexander)住在德國柏林,他是二零一六年走入大法修煉的新學員,也是一位自由記者。他回憶:「那時,我在四天內就戒了毒。修煉半年後我就認識到,我吸毒的原因是對父母很大的不滿,我也認識到我需要變得平和起來。我想,這個認識一般是得通過幾年的精神方面的治療才能達到的。通過法輪功,我能很快認識到(問題所在)。」

空手道教練:我完全恢復了健康

'圖10:來自奧地利的琳達是一位空手道教練'
圖10:來自奧地利的琳達是一位空手道教練

來自奧地利的琳達(Linda)從事會計師工作,同時也是一位空手道教練。她說:「因為從事劇烈運動,從前我背部和膝蓋經常疼痛,在修煉法輪大法後改變巨大,現在的我完全恢復了健康,充滿活力。」在精神方面,「通過法輪大法的教誨,我學會了如何以慈悲和富有同理心的方式與他人交往。」

回憶著自己修煉道路,德語區的學員們不自覺地重複說了好多遍的話:「真是太謝謝師父了」,「感恩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