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利益心背後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最近看到明慧網上有好幾篇關於去利益心的交流文章,感觸很深。我也有很多和修去利益心有關的心得,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希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兩個故事

有一段時間,我們辦公室裏幾個同事中午一起叫外賣時,同事們總讓我先墊付大家的錢。事後有的同事會主動還給我,有的人就會常常忘記。

有一個同事A幾乎每次都是忘記的,但我從來不主動問他們要。後來我發現A根本不是忘記了,就是故意不想還我錢,因她知道我不會去問她要。後來再發生類似情況,我就厚著臉皮去提醒她,是不是應該把我墊付的錢還我,結果她嘴上說好,但往往又一次忘記。我又不好意思去提醒第二次,想想這麼小的事情不值得放在心上,何況人家不還錢是不是也因為自己有執著利益的心,要給我去這個心呢?所以常常就不再管它了。

在這件小事上我沒有悟明白,後來出現的事情就升級了。

去年,我的一個常人朋友B經濟上出現了問題來向我借錢。他家的情況我也知道一些,他哥哥自己掏錢買了一輛卡車,結果幹活的時候撞毀了。雖然人沒事,但是買卡車的錢幾乎等於打了水漂。B跟我說,他哥哥想起以前曾經借給他五萬塊錢,現在可以還給他了。他說為了還哥哥的錢,自己就去借高利貸,現在要是還不清高利貸,不知道後果會怎麼樣。我二話沒說就借了一萬元給他,讓他保證把高利貸連本帶利還清,不能繼續滾利息出來。後來他又不斷的來借錢,說是借高利貸的地方是網絡上的平台,借個幾千,每週的利息卻是幾百,為了還這個平台就去另一個平台借,拆東牆補西牆,於是越借越多。我雖然覺的他是不是太傻了,這故事是不是沒有邏輯性,但每次最後還是相信他,這樣前後一共借了他兩萬五千塊錢。

直到有一天,一個陌生的座機電話打到我手機上,對方說了B的名字,問我認不認識,我說認識。這個人告訴我,B在他們網絡平台上借了錢,留的緊急聯繫人的名字是我!當時我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這時我再找B,他已經不接電話和回信息了。後來我通過另一個朋友了解到B是因為「賭博」輸錢才會被到處追債的。我就對那位朋友說:「如果你有機會遇到他,請轉告我的話:我不會去向他要債,我只希望他不要再賭了。」

在這位朋友的幫助下,後來我又和B聯繫上了。他告訴我的實情比我想像中嚴重的多。他說有一天和幾個朋友去唱歌,喝的有點多,其中有兩個人讓他們下載了一種玩賭博的手機軟件,第一次下注兩百元,第二次下注四百元,第三次八百元,以此類推,就這樣很快銀行卡裏的錢都用完了。隨後這兩人就勸他們再去下載網絡借貸平台的手機軟件借錢,一步一步誘導他們越借越多。B說那天不知道為甚麼,人就暈乎乎的好像變的很衝動,很想把本贏回來的衝動。等他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太晚了。第二天那兩個人便不知去向了。

之後,那些網絡借貸平台就不停的打他的手機,威脅、恐嚇等各種手段。他幾乎向身邊所有能借到錢的人借了錢,已經沒有信用可言了,連去死都想過了。他還說,這些網絡借貸平台很可怕,只要你有手機就可以定位到你,關機也沒用;不但可以定位到你,你手機通訊錄裏所有的聯繫人都可以看到,並且也會時不時的撥打這些通訊錄裏的電話。這時我才明白自己手機是這個原因收到各種座機打來的電話,他們所說的留的緊急聯繫人是我的名字都是撒謊。另外我想,能定位到他以及能看到他的通訊錄是因為他的手機下載了這些軟件的緣故。

二、找自身的問題

我回想自己這些年遇到的和利益有關的事情,基本都是別人用、借我的錢,或者是老闆答應給我的獎金、報銷總是遲遲不給我等。我不是沒有錢,而是由於各種原因,出去的錢太多了而讓自己的生活常常捉襟見肘。可是我和同修交流文章中通常出現的去利益心的那種心態又不太一樣:別人用、借我的錢,我不但沒有心理不平衡,反而往往還挺高興。

我往深處挖了一挖,這到底是一種甚麼心態呢?比如說同事A,首先她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也知道我很善良,工作中她常常把最苦的差事扔給我做,包括要墊錢的事情第一個就叫我去。一次兩次沒甚麼,但是次數多了的時候,我就會覺的很煩,可是覺的煩了我又認為是在去我的甚麼心,大法弟子怎麼能煩呢?何況我可能前世欠了人家甚麼,這世就是要還的等等。於是就任由A「欺負」。那個時候,在那個層次和境界上我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反而覺的自己是向內找了,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應該做好人嘛。但是,一次兩次的時候我沒有覺的甚麼,次數多了也應該明白:A是在利用人的善良去達到自己為私的目地!A是一個常人,常人就有私心,有了私心她就可能產生不好的念頭,之後做出甚麼來都有可能,因為我是大法弟子,舊勢力借考驗大法弟子的名義去操縱一個常人是輕而易舉的事。我作為大法弟子不但沒有去阻止A繼續她的不當的行為,反而任由其擺布,其實也就是任由舊勢力擺布,放縱了A身上惡的一面的東西,那我這不是在害她嗎?!而且再往下挖一挖,我幫她墊錢是甚麼心態呀?我覺的:「反正我有錢,不差這十幾二十塊的,就當送你了;你看我多大方,一點也不執著金錢呢!」舊勢力鑽的就是我這個「大方」、「不執著金錢」的空子。這完全不是不執著金錢,這就是不負責任吶!執著自己的那點名、要面子、維護自己的形像,根本沒有把這個生命放在重要的位置上,等於是在把她往下推。

在B的這件事情上也是同樣的問題。當B一次次的借錢,尤其是到最後幾次已經是漏洞百出、邏輯混亂了的時候,我最後還是把錢借給他了,就是因為我根本沒有從內心深處真正的為他著想!不管我借錢給他有多少種不同層次的動機和想法,但是找到最最根源的那個動機是甚麼:「他真的是有難了,他都向我開口了,我再不借給他,我是不是就是壞人了?」其實我最終的那個動機的發源,不是為了B這個生命好、不是為他負責,完全就是為了我自己!

我總結了自己常常生活上捉襟見肘、不時要向家裏人借錢生活的這個大漏,主要有三點:

1、沒有認識到大法弟子的錢就是大法的資源。大法的資源是不能隨意亂用的。

我從修煉開始前不久,收入就一直在增加,到現在我的收入其實是很高的。但是這個錢不是讓我去揮霍的,是需要用在證實大法上才會變的多。因為之前沒有認識到這一點,讓舊勢力鑽空子迫害,出現各種各樣的原因讓我的錢不斷的流失。這不僅僅是對我個人的迫害了,而是對大法資源的破壞。作為大法弟子,不能保護好大法的資源,那是不是對法犯了罪!這和那些沒有管理好大法資源,出現挪用等嚴重情況的學員本質上有甚麼兩樣?這個罪是很重的!

現在我是真正的理解到了這一點,在人的觀念上不斷的歸正過來。現在自己在金錢的管理方面已經有所好轉。相信會越來越好!

2、沒有認識到講真相的重要性,沒有真正的為眾生負責。

同事A是聽我講過真相並且還三退了的。B雖然沒有三退,但是我也給他講過真相,B常常說「共產黨最壞了」,有時甚至他還會反過來給我講中共的惡行。但是,這樣的生命,為甚麼卻還是出現了這些不好的事情?

師父告訴過我們:「其實很多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說,我現在去講真相,好像現在是去講真相,你平時就不是講真相。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1]

A雖然三退了,但是她沒有變的更善良,如果在她三退後,我時時刻刻從自身的行為上也能做的很正,相信那樣A才會越變越好。一個生命不是三退了就和大法弟子無關了,他們也在看著我們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是怎麼做的,只有我們能夠做好,才能真正的救度了他們。B知道邪黨不好,可是對法輪功的真相似乎不怎麼能接受,我打不開他的心結,至今我也不知道他的心結到底是甚麼。在經過這件事的反思以後,我想,如果我真的是為了這個生命得救,而且在我打不開他的心結的情況下,為甚麼我不能把大法介紹給他呢?既然我自己說不清,那就讓他自己去認識大法,那比我說要強的多呀!於是我就在MP3里拷了師父廣州講法錄音,送給他,他很欣然的接受了。到今天為止,他在網絡平台欠的錢還沒有還清,他說還需要兩個月的時間才能徹底還清,但是這兩個月中,他必須一刻不停的拼命工作,才有可能還完。

3、執著名,執著自我。放不下人情、愛面子心重。

有一天背法時,正好背到:「有的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於他看病的時候想甚麼呢?這個病叫我得了吧,讓他的病好。那不是出於慈悲心,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他怕自己丟名,恨不得讓自己得這個病,他都怕丟這個名,求名的心多強啊!」[2]背著背著,我發現師父說的這不就是我嗎?

我借錢給別人,不就是怕如果不借,人家會認為我這個人不講情面、小氣;如果因此人家不理我了,我是不是就沒有救了人?最根本的出發點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名」。哪怕想到救人這件事,也是因為沒能救了人、從而沒有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會影響自己的修煉……說到底,就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別人!

寫這篇交流稿時,也是一步步理清自己的思緒的過程。如果不寫出來,真是不知道自己原來是這樣的!我想,能看到這些問題就是一種提高,以後我會在法中不斷的歸正自己。

三、中共邪黨的「黃賭毒」

另外,寫出B的可怕經歷,也是想和廣大善良的大法弟子交流。邪黨的邪惡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它做不出的。我們都說中共邪黨用「黃賭毒」來毒害今天的中國人,其中我一直對「賭」這個概念不太清楚,中國也沒有賭場,平時我們能看到的最大的「賭」也就是彩票和股票。也不是傳銷,傳銷和賭還不完全一樣。

可是B經歷的這種賭,這種類型的手機軟件的名稱我不是特別清楚,大概類似於「博彩」、「威尼斯人」、「百家樂」、「新葡京娛樂」,尤其打頭一般都有「澳門」兩個字,其中內容包括「賽車,百家樂,捕魚,棋牌」等等字眼。這種賭是能讓你瞬間傾家蕩產的。在中國大陸,人們可能多少都收到過一種短信,這種短信不僅有文字,還有圖片,內容大致就是以上所提到的內容。

一旦下載了這種軟件,再把銀行卡連上,一把一把的下注,雖然開頭只是兩百塊錢,但是這個倍數是很可怕的,只要幾分鐘,幾萬塊甚至更多的錢就沒了。這時,在人最難控制住自己的時候,如果身邊有那些人慫恿你下載網絡借貸平台的手機軟件,用真實信息註冊一下,錢瞬間就打到銀行卡上,再去賭。錢又沒了,再下載下一個網絡借貸平台。整個過程可能就發生在幾分鐘裏,但是這幾分鐘足以讓人耗盡所有的存款還欠上一屁股高利貸。之後,這些平台再通過定位把你牢牢的掌控在他們手裏。B說當天除了他,還有另外兩個朋友也和他一樣掉進了這個深淵,現在那兩個朋友也痛苦不堪。不知有多少人因為這個而自殺了。

由此我聯想到前陣子出現的滴滴快車司機殺人案。當時網絡截圖顯示這些人是借了網絡平台的錢還不了,想在自殺前找人陪葬。當然他們可能不是同樣原因欠了錢,但是我們可以看出這些網絡借貸平台簡直就是殺人機器!

現在的中國人早已遠離了神佛,甚麼都不信了,也就甚麼都幹的出來。邪黨就是要把人往死裏整,看上去金玉其外,其實敗絮其中。這些網絡借貸平台和賭博平台看似是社會上的不法分子做出來的事情,如果沒有邪黨在背後縱容,他們怎麼可能囂張至此?邪黨在背後分了多少贓錢?或者這些東西本身就是邪黨搞出來的?網絡借貸和賭博平台根本就是蛇鼠一窩,一丘之貉!這些手段和伎倆,現在很多普通的百姓都能分辨出了。

舊勢力利用中共邪黨一直在用盡各種方法和我們搶人,大法弟子救人真的是迫在眉睫啊!如果同修們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也請一起發正念清理這些邪惡的東西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