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做好人 貴州王守明遭十年牢獄折磨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今年六十七歲的王守明修煉法輪大法,丟掉了在社會中污染的惡習,按真、善、忍做好人,扶危濟困、熱心助人。然而,中共邪黨為了迫使其放棄信仰,非法勞教和冤獄折磨迫害他十年,王守明回到家,家產沒了,身體垮了,至今未能恢復,現仍遭當地610、派出所等監控迫害中。

王守明一九五二年出生,家住貴州水城縣鐘山區黃土坡,隨著該地由農村變為城鎮,王守明也由農民變為城鎮居民、後來當上了包工頭,又先後辦過油漆廠、鑄造廠,成為老闆。可是,隨著世風日下的道德敗壞,王守明也染上酒、色、財、氣的惡習,之後,他經常性的傷風感冒發燒,吃藥、打針、輸液都不管用;還患上一種皮膚病渾身奇癢難耐,經多家大醫院治療皆無效,一拖就是十幾年,他吃不好、睡不好、坐立不安,活的很痛苦。

一九九六年七月,王守明參加了連續九天的播放法輪大法講法錄像的學習班,從此走入大法修煉,很快就出現了他意想不到的奇蹟,困擾他多年的頑症,全都不藥而癒,使他如釋重負,身心輕快。他決心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比最好的人還要好的人。

王守明丟掉了以前的一切惡習,在經營上,公平交易,絕不搞歪門邪道,在鄰里鄉親之間,他扶危濟困、熱心助人。浪子回頭,重新做人,王守明從身體到思想品德上煥然一新,在當地傳為美談。

被非法勞教、判刑十餘載

第一次被非法抓捕和非法關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王守明想以自己修煉後身心受益的親身感受,向最高當局說明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他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購買了去北京的車票、尚未登車,就在車站被六盤水市610何園、何傑及市鐘山區公安分局李德高等人綁架、抄家、拘禁在市第一看守所。

隨後,王守明被市勞教委非法批勞教三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當時被非法關押在貴州清鎮中八勞教所。

王守明提前離開中八勞教所,但因製作向世人說明法輪功是勸人信神向善的好功法的光碟,再次被六盤水市610何園、何傑等非法抄家、抓捕,隨後,被六盤水市鐘山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之後被非法關押在都勻監獄。

第三次,王守明被非法抓捕和非法判刑,是因為王守明幫助一位製作資料的同修尋找租房,邪黨強加其罪名是:與法輪功資料製作者同罪。大法資料的內容是讓世人了解真相,不要迫害修煉者,這又有甚麼不對?卻被六盤水鐘山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再次被非法關押在都勻監獄。

堅守信仰 遭受殘酷折磨

─、獄警幕後黑手罪犯大打出手

黑監獄都是從服刑的刑事罪犯中抽調有黑道經歷者組成「包夾」隊伍、聽命於獄警指揮看管法輪功學員,實行「轉化」人數與獄警獎金「掛鉤」,與包夾的加分減刑「掛鉤」。用金錢和利誘收買,使之見利忘義、落井下石、更加賣力的喪失人性的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

王守明說,他在多年的囚禁生活中,很少看到獄警在公開場合露面,白天夜晚隨時隨地看到的都是包夾,這些罪犯本來就是暴徒、兇手、人渣、打手,他們一天二十四小時如影隨形、寸步不離地緊貼著你、看著你、監督你、虐待你,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由包夾說了算,稍有不從非打即罵,任憑他們處置,根本不把你當人看,一切行兇作惡的事都由包夾出面、出手。

二、都勻監獄坐「小」凳、剝奪睡眠折磨王守明等法輪功學員

王守明一入獄,監獄就把他與法輪功學員隔離開來,把他一個人與一群包夾(十二人~十八人)關在一間牢房內,使他處於徹底孤立、與世隔絕的境地。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小凳子

白天,包夾命令他整天坐在一個特製的小板凳上,名曰:坐「小」凳(高、長、寬、都不到十五釐米),這也是一種刑罰,要求保持端坐姿勢不許動,不能改換姿勢,不能起立或行走、如坐鐵砧,一坐就是多少天,造成的傷痛難以言說。絕對不許盤腿打坐、不許煉功、不許學法。

最為陰毒的是夜間不讓睡覺,通宵達旦,連眼皮都不能閉一下。頭頂上大燈燈泡光亮刺眼、徹夜不關、超分貝的噪音音響、通宵不停。

在王守明的正面、身左、身右坐著窮凶極惡的包夾,虎視眈眈的注視著他,王守明哪怕是不由自主的眨一下眼睛,或打一個哈欠,立刻就會遭受到這三個包夾的粗暴制止,如用指頭戳額頭、搧耳光、揪耳朵、拳擊頭部、猛推、掐脖子、用手指扒眼皮。

為了不讓王守明思想閒著,包夾車輪戰式的輪流對王守明「訓話」(洗腦),或者叫王守明翻來覆去的背監規。就這樣一週下來,王守明頭痛欲裂、眼冒金花、精神失常、腦袋停滯,人困的幾乎要昏死過去、。

中共早在當年延安「搶救運動」中,即把「五天五夜不許眨眼睛」列為「中等刑」,用於搞逼、供、信、打了15000個特務,結果一個真的也沒有,全是屈打成招,可見這一招之厲害,所以現今邪黨將此招定為「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三、用飢餓折磨法輪功學員

經過大飢荒年代(一九五九~一九六一年)的人都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挨餓,「大飢荒」餓死百姓四千萬。黑監獄不是不給你飯吃,而是用豬食不如的牢飯虐待法輪功學員,讓你吃不下、吃不飽,長期處於半飢餓、飢餓狀態、讓你難以存活下去而屈服,中八勞教所在這方面做得特別露骨。

王守明說,長年吃的是霉變了的陳米、白水煮的毛冬瓜(帶皮)、發綠的帶皮土豆、老蘿蔔筋根(吃的滿口腔流血)、老白菜桿桿,看不到一點油腥腥,湯麵上是蟲子、樹葉,湯裏夾著泥沙,看了噁心,難以咽下,吃了拉肚子,王守明經常吃的是白飯泡開水。他說,即便花自己的錢買監獄內的高價食物、補一下都不准,王守明說體能支出大,吃的太差,吃不飽,營養嚴重缺乏,入不敷出,人瘦的皮包骨,滿嘴牙齒鬆動,大部脫落。

四、用「軍訓」拖垮法輪功學員的身體

王守明入中八勞教所,即編入新收隊,先進行三個月的「軍訓」,即所謂的「軍訓、軍訓,疲於奔命」,每日的軍訓其實最主要的內容就是跑步。每早晨六點起床,立即集合跑步,至八點早餐,餐後接著跑,十二點午餐後繼續跑,一直到晚七時收監。無論是烈日當空,或是風雨交加,都得跑,實在跑不動了,包夾就罰「站軍姿」(一隻腿獨立,一隻腿高抬不動)、或做「俯臥撐」或做「下蹲」動作,王守明被罰「下蹲」二百次,做了一百次,他就昏倒在地了。

一天下來,王守明被累得死去活來,晚飯後,還用五個小時強制洗腦,或看抹黑大法的電視,或由包夾跟你「談心」(誹謗大法)每夜都拖到凌晨一時,才讓王守明睡覺,接著每隔半小時,包夾就要喊醒他一次、直到六點起床。

這樣的軍訓才一個月下來,王守明的兩腿已腫得又粗又大、脹得發痛,由於整日跑步,汗流不止,尤其是腹股溝處發熱、民間叫「燒襠」,致使下身充血、腫大、潰瘍、連短褲也穿不上、苦不堪言。非法監禁中的法輪功學員沒有週六、週日雙休日和任何節假日,沒有一點點休息時間,而處心積慮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折磨卻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無所不用其極,如不讓王守明洗澡長達九個月之久,不讓上廁所或上廁所限時間等等。

法輪功學員由於受到太多太久的折磨,必然帶來全身的傷痕累累、病痛多多。所以負傷和患病是非常普遍和常見的現象,皮膚病幾乎人人皆有,精神病、肺結核患者也比較多。

王守明在被迫勞役中搬大石頭,傷了腰,腰肌勞損,後染上了肺結核,發燒、咳嗽、吐血不止。黑監獄對待不「轉化」而患重病的法輪功學員,也不讓住院治療,這時的王守明身體已極度虛弱、奄奄一息,不得已,違心地寫了「三書」,才進了都勻監獄醫院。九個月後,仍未痊癒,回家繼續就醫。王守明先後經受了十多年的牢獄折磨,雖生還,但是身體被迫害垮了,至今未能恢復,現在甚麼活也幹不了。經濟上,早已傾家蕩產,一無所有,子女還受到牽連。現今還處在當地610、派出所等嚴密監控中。

在中共統治下的世道,為「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大開綠燈,暢行無阻,而「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好人王守明,為了堅持做好人,為了堅持修煉,卻被邪黨如此迫害。對被非法監禁中的法輪功學員來說,幾乎每一次「轉化」迫害都是生與死的考驗,這是逼人棄善從惡,顛倒是非善惡。

但是,對於修煉真、善、忍的王守明,這種「轉化」是徹底失敗的,他會堅持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