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們院最好的護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六歲,退休前是一家醫院的護士。雖然我在醫院工作,可我自己渾身是病,腰椎骨質增生、肩周炎,時常腰痛、肩膀痛,胃痛發吐,最要命的是後腦痛還伴有頭暈,發作起來生不如死,只有大把大把的吃止痛藥。眼睛也近視,拿藥或給患者打針必須戴上眼鏡。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一個熟人給我看了一本書──《轉法輪》,裏面講了人為甚麼會生病,為甚麼要做好人,怎樣做好人、修心性等很多道理與玄機,我一下子看進去了,覺得這就是我想要的。就這樣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一個星期後,我忽然發現眼睛沒戴眼鏡看東西很清楚了,我拿藥、打針再也不用戴眼鏡。隨著我不斷的修煉(煉功和提高心性),頭痛、胃痛、骨質增生、肩周炎都不翼而飛,我終於可以輕輕鬆鬆的上班、生活了。我別提多高興了,更加認真修煉,在各種環境中努力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多為別人著想。

一次在河邊散步,走在我前邊的人忽然停下了,我一看,地上一個錢包被他撿起來翻開,他見我走上來就要把錢給我對半分(共一萬八千元),我不要。一會兒失主來找錢包,我告訴失主是誰撿到了,撿錢的人只好把錢包還給了失主。

在醫院,我工作認真負責,技術過硬,打針輸液從來都是一針準。甚至一次給患者穿刺靜脈(通常由醫生親自做),醫生不太敢做,最後科主任決定讓我來做,我一次就做成功了。

而且我對患者耐心體貼有求必應,處處為病人著想,不怕髒不怕累,甚至別人不願幹的活我都搶著去幹。所以很多患者特別感激和尊重我,我雖然只是個護士,患者們卻都稱呼我「某老師」。

有些病人家屬為了得到好一點的照顧,常請醫生、護士吃飯、送禮。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再也不收禮,謝絕請吃飯。有同事被請去吃飯,我就去幫同事頂崗幹活。

我們醫院較大,病人也多,醫生也很辛苦。輪到我上夜班,病人有甚麼事,只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能解決的,我儘量自己處理,不輕易叫醒醫生,讓他們夜裏多休息一會。原來一個醫生因我煉法輪功對我有偏見,後來感覺我真正對他們好,也尊稱我「某老師」。同事感慨的說:煉法輪功的就是好。

後來醫院在全院範圍之內徵求病人對護士的滿意程度,我的滿意度最高。年終醫院聚餐時,醫院總護士長向我翹起大拇指,對院長說:「她是我們院最好的護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瘋狂污衊、殘酷迫害法輪功,我因講法輪功真相數次被警察非法抓捕,一次在派出所被警察打了幾十耳光,致使上下大牙全部脫落。但不管怎麼迫害,也不能泯滅我對佛法真理的嚮往。我希望善良的人啊,都能明白「法輪大法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