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新鄭市國保大隊長樊紅彬為何如此短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樊紅彬,男,漢族,河南省新密市人曲梁鎮大樊莊十二村民組人。一九七二年出生,中共黨員,一九九三年從武漢體育學院畢業後,被分配到新鄭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工作,生前任新鄭市公安局孟莊派出所所長。一九九三年參加公安工作,從警二十六年。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二十一時許,樊紅彬在駕車返回派出所途中車禍死亡,終年四十七歲。

樊紅彬為何中年早逝?新鄭警方和官方媒體為甚麼隱瞞樊紅彬當過公安局國保大隊長這一事實,是怕人們知道樊紅彬當國保大隊長迫害法輪功遭惡報這一事實。

但紙裏必然包不住火。官方在報導樊紅彬事蹟時,有這麼一段內容:二零一七年三月,樊紅彬奉命抓捕重大在逃嫌疑人史某。史某在逃多年,反偵察能力極強。受命後樊紅彬迅速組織警察重新梳理了一切線索,挖掘與史某相關的所有信息,不分晝夜組織研判,最終獲取了史某二零一六年一月曾偷偷潛回過新鄭老家的重要信息。他安排警察秘密布控的同時,自己則化裝偵查,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在一出租房內將潛逃八年之久的史某一舉抓獲。

樊紅彬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由此拉開了序幕。他的生命也進入了倒計時。官方文章中提到的史某,正是新鄭市二零零九年正念走出派出所,數年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史潤山。是新鄭市歷任局長上任都沒有偵破的疑難案件。樊紅彬綁架該法輪功學員,就升官成了國保大隊長,從此肆無忌憚、連續不斷地對新鄭市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抄家、關押和判刑。加速度地走向他生命的終點。

1、法輪功學員史潤山,在鄭州新鄭市看守所被關押十個月後,新鄭市政法委、「六一零」人員脅迫新鄭市法院,史潤山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入鄭州監獄關押迫害。

2、法輪功學員趙留柱,是史潤山岳父。新鄭國保以召開十九大穩定為名,非法闖入家中,把他綁架到新鄭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後釋放。

3、法輪功學員李巧玲,聽說趙留柱被釋放,到家中探望問候。當晚被樊紅彬指使蹲坑的國保警察綁架,送鄭州市第三看守所關押一年多後,新鄭市法院秘密開庭,不通知家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多,送河南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迫害。

4、鄭州市法輪功學員徐謝恰前去探望趙留柱,也是同樣被蹲坑的國保警察綁架。在新鄭市檢察院連續以證據不足三次退案,非法在新鄭市看守所關押九個多月後,取保候審釋放。

5、新鄭市七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張丙營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被龍湖鎮派出所綁架並抄家,後送到新鄭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家人多次去探望,都遭拒絕。二零一七年三月,家人才被告知張丙營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就被秘密非法判刑兩年,並已送到了新密監獄迫害。

6、新鄭市殘疾人法輪功學員喬向陽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被新鄭市國保警察闖入家中綁架到新鄭市看守所。案件一直暗箱操作,喬向陽拒絕承認指控罪名,警方以照顧殘疾人輕判為誘餌,威逼利誘其妻子承認所指控喬向陽罪名,威脅喬向陽妻子、弟弟,讓他們做證人,達到誣判喬向陽八年之目的,其手段卑劣無恥之極。

當作為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樊紅彬,把新鄭市法輪功學員迫害差不多的時候,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又像他的前任拼命破壞法輪功想往上爬的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杜俊傑一樣,樊紅彬又被當局給了一塊硬骨頭──派到新鄭市孟莊鎮派出所當所長。

樊紅彬從警二十六年,他在任國保大隊長不到兩年的時間,就殘酷迫害了六名法輪功學員,犯下了迫害佛法的滔天大罪。法輪功學員多次寫真相信,讓他不要再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要遭報應的。可樊紅彬受中共毒害極深,哪裏聽得進去。既然他要一條黑路走到底,神不會放過他的。

二零一九年在萬家團圓的元宵節前一天,樊紅彬自己架警車鬼使神差地撞在了路邊水泥電線桿上,車毀人亡。成了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犧牲品。樊紅彬的妻子慎曉霞還以為丈夫是出車禍死亡,她哪裏知道樊紅彬是拼命迫害修佛人遭到上天的報應。上大學的女兒沒有了爸爸,妻子失去了丈夫,是這個家庭的悲哀。

樊紅彬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不僅在不到兩年時間葬送了自己的生命,還禍及了自己的家人。就在樊紅彬把法輪功學員史潤山送入鄭州新密監獄迫害後,二零一八年正月二十九半夜,樊紅彬的弟弟樊懷斌突然暴病死亡。不到兩年的時間,樊紅斌的父母親失去了兩個血氣方剛的兒子,白髮人送了黑髮人。現在坐在輪椅上的父親和那老年連喪二個兒子的母親,住在女兒家度過他們可憐的晚年。老年喪子是父母的悲哀。

有道是: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起意神先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神目如電。陽間喪命是為了警示那些仍然執迷不悟對天法犯罪的人,地獄無休無止的償還罪業那是更令人喪膽的。我們真誠奉勸那些深陷險境仍然冥頑不覺、為一己之私,泯滅天理良心,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對修煉「真善忍」好人進行迫害的人,記住:頭上三尺有神明,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真理。不要重蹈樊紅彬的覆轍,毀了自己,禍及了家人,要為自己的生命和家人的幸福負起責任來。停止迫害法輪功,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才能獲得未來平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