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3月份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據明慧網消息統計,二零一九年一至三月份,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張玉潔等9人被非法判刑或開庭,宋兆恆遭迫害致死,鐘建華等31人次遭綁架,其中有劉鳳寶等6人(加上二零一八年,已有20人)遭非法批捕,12人次遭騷擾。

長春市現轄七個市轄區:南關區、寬城區、朝陽區、二道區、綠園區、雙陽區、九台區,及農安縣,代管兩個縣級市:榆樹市、德惠市。

一、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榆樹市七十六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在大街上善意的告訴周圍的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四個多月,並被非法庭審,於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據悉,榆樹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俞申從二零一八年一月到任以來,在「610」操控下,公安局國保大隊、各派出所警察瘋狂抓人,檢察院迅速非法批捕,法院不管青紅皂白緊跟非法庭審、枉判,把整個榆樹市搞得雞犬不寧,百姓怨聲載道。即使超過七十歲在街上講真相被綁架的也被非法拘留。

宋兆恆老太太,中學退休教師,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她因修煉了大法,身板硬朗,身體狀況很好。面對中共「自焚、自殺」等栽贓陷害法輪功,以及十九年的非人迫害,宋兆恆老人不辭辛苦地每天在大街上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宋兆恆和同是七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淑岩在大街講真相時,被榆樹國保大隊警察綁架。經過一番非法審訊,於晚上六點,兩位老人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遭迫害。二零一八年九月,構陷宋兆恆老人的「案卷」移交到榆樹市法院。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宋兆恆被非法庭審。據悉,一月十四日,宋兆恆被非法提審,非法提審期間,榆樹市法官軟硬兼施,利用她女兒逼迫她轉化。法官製造壓力揚言稱不轉化就判你九年。但是宋兆恆拒絕「轉化」簽字,堅持信仰真、善、忍沒有錯。當天宋兆恆回到監室後,便含冤離世。

二、遭非法判刑或非法開庭案例

1、榆樹市法院誣判五名法輪功學員 包括八十五歲老人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一點半,榆樹市法院對五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六十九歲的張玉潔被冤判三年零兩個月(沒有法院判決書)並處非法勒索罰金五千元;五十多歲的李秀娟被冤判一年,並處非法勒索罰金五千元;七十五歲的李慶霞,被冤判三年緩刑四年,並處勒索罰金一萬元;劉淑岩被冤判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勒索罰金不詳;八十五歲的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並處勒索罰金一萬元。

張玉潔、李秀娟不服非法判決,已上訴。這次非法開庭前,李秀娟、張玉潔並未接到通知。

此前,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早七時,張玉潔、李秀娟、宋兆恆、李慶霞、劉淑岩、徐景超(男)六名法輪功學員曾遭非法庭審。張玉潔、李秀娟的家屬在早上四點才接到電話稱明早七點開庭,並被告知旁聽要開證明,證明不是法輪功學員。

2、被當人質綁架 馮彪遭長春二道區法院視頻庭審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早九點,長春二道區法院在第六法庭非法視頻庭審馮彪,馮彪在第三看守所,身旁各站一個警察。法官王迪遜,陪審員董淑范和另一老太太,公訴人田園和另一三十多歲戴眼鏡女,援助律師韓維林。

在同一城市內,當事人身體健康,竟然用視頻開庭,視法律為兒戲,肆意踐踏當事人的權利。整個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過程就是一個走過場。參加庭審的親屬,都能看到漏洞百出,氣憤的說,連人都沒有看到,這也叫「開庭」。

家屬在二十三日晚五點才得到開庭通知。馮彪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和兩女兒等七位親屬參與旁聽。家屬座位兩側坐滿警察,二道區國保孫潤先也到場在庭外。

在非法視頻庭審過程中,公訴人兩次問是否認罪,屏幕上馮彪兩次說不認罪,自己沒破壞任何法律實施,家裏的書都是自己家看的,也沒傳播。法官、公訴人威脅利誘,援助律師誘騙說,法律上有明確規定,如果認罪可以減刑,讓馮彪考慮。第三次馮彪惦記老母和兩個女兒,哭著說認了。王迪遜在沒有宣判結果的前提下,就當場問馮彪是否上訴。庭審大約到十點左右休庭,當庭沒有結果。

根據法律規定,在開庭三天前公布開庭日期,此案在開庭前十六個小時才通知家屬;法律援助律師在開庭全程沒有為當事人做一次辯護,只是配合法官、公訴人勸當事人認罪。法官沒有宣判結果就問當事人是否上訴,是不是已內定?

馮彪,男,五十二歲。原吉林長春汽車廠工人,為人老實誠懇,勤勉工作,供兩個女兒上學。雖不富裕,但過的充實,幸福。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二道區吉林街派出所郭琪峰等沖到家裏本要綁架妻子李紅岩,當時正在玩遊戲的馮彪為妻子不再被迫害,自己答應煉法輪功,而被當人質綁架,郭琪峰稱讓李紅岩回來換。馮彪被劫持到葦子溝拘留所關五天後,又被劫持到吉林街派出所,郭琪峰稱寫不煉保證就回家,結果馮彪寫完後被郭琪峰送到第三看守所轉刑事拘留。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馮彪的妻子李紅岩給馮彪送衣物時,在第三看守所門口被綁架,在葦子溝拘留所非法關押五天後,被二道區公安局國保孫潤先帶人劫持到長春第四看守所非法關押。十月二十二日,李紅岩被構陷到二道區檢察院,參與構陷的是檢察官李娜。

馮彪的家屬十月十日通過律師得知,馮彪九月三日就已經被構陷到二道區檢察院。律師要求閱卷,檢察官田園騙稱卷宗在檢察長手裏,現在檢察長不在,等檢察長回來會通知律師閱卷。十月十七日家屬見到田園,田園騙家屬聘請律師不會起到好結果,讓家屬回家等待消息,並說會通知的。結果二道區檢察院當日將迫害案卷送到二道區法院,並未通知家屬。十月二十六日,律師再次到二道區檢察院要求閱卷,門衛卻不讓進,在樓下打電話給案管中心才知道案件已移交到法院。隨後律師撥打吉林省軟環境投訴舉報電話(12342)投訴二道區檢察院不讓閱卷情況嚴重,別的區都可以正常閱卷。又聯繫田園說這個事情,田園卻辯稱她也不知道檢察院甚麼時候遞交法院。

隨後律師到二道區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查詢到接案件的法官王迪遜,要求閱卷和遞交材料,王迪遜稱需要備案,不然不能閱卷,材料現在也不能收。律師說按照刑事訴訟法可以,王迪遜稱自己說了不算。這時又遇見剛好出來的刑事庭長趙俊峰,家屬說希望他們能依法辦案,趙俊峰稱法院肯定依法辦案啊。下午律師又趕到第三看守所會見馮彪,所長隋海青不讓見,律師舉報,隨後所長給趙俊峰打電話,說不讓見的文件沒有看到啊。趙俊峰稱可以會見,但是不能上庭辯護。

3、曾遭六根十五萬伏電棍電擊 長春穆君奎面臨非法庭審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穆君奎從南方開訂貨會剛回長春,即被非法扣押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寬城檢察院欲對其「結案」迫害。

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長春市寬城分局國保大隊聯合西三條街派出所等一群警察非法抓捕穆君奎,並將他家中、庫房中的私人和辦公物品非法抄走。他被非法刑事拘留在長春第一看守所。綁架時國保隊長何偉用拳狠打他的頭和左臉。體檢時,他又被分局警察楊光打了一拳頭,並銬緊手銬,手勒腫。同年九月三十日因「證據不足」穆君奎被取保候審。

二零一九年二月末,要到南方開訂貨會,穆君奎和寬城檢察院打好招呼,檢察院相關人員應允。可三月二十日,穆君奎剛回長春即被扣押,非法關押在長春第一看守所,等待「結案」。

穆君奎
穆君奎

穆君奎,男,四十九歲。修煉法輪功之前愛打架鬥毆,因打群架受過重傷,久治不癒。一九九四年穆君奎修煉大法之後,痛改前非,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很快身體恢復了健康。修煉後的穆君奎,善良寬厚,忍苦耐勞,願意幫助別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熱心人。

就這樣一個好人,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卻至少遭綁架四次,非法勞教一次。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穆君奎進京上訪,二十二日在天安門廣場被北京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天安門廣場分局的鐵籠子裏,三十天後轉到勞教所調遣處,九月末轉到團河勞教所迫害。由於穆君奎不接受「轉化」(放棄信仰),他被隔離到普通犯人的房間裏。腳化膿潰爛,長達近一年,整個冬天是穿著拖鞋度過的。其間,他被強迫剃陰陽頭,被單獨關在一個小屋,強迫坐在小小的凳子上,沒過幾天,臀部上就起泡、潰爛。為了強迫「轉化」,一次,警察把他綁在床板上,用布條從嘴中間勒到腦後繫緊(防止咬斷舌頭死亡),然後用大約六根十五萬伏電壓的電棍電擊他的腿、腳、前胸、後背、頭前、腦後。當時滿屋子都是焦糊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如今,穆君奎在遭劫持迫害,面臨非法開庭。

4、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夏桂珍、趙月鳳遭誣判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夏桂珍與女兒李猷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天在家中被高新派出所警察和國保警察綁架,兩人一直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長春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夏桂珍三年,當日下午李猷被釋放回家。

5、長春市法輪功學員車平平、金燕、王洪豔、孫士英被劫持入獄

被非法關押在榆樹市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車平平、金燕、王洪豔,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被非法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偷偷開庭,將法輪功學員王洪豔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金燕非法判刑三年、車平平非法判刑三年兩個月。

車平平
車平平

長春市淨月法輪功學員楊亞凡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兩年,被關押在吉林省女子監獄。

長春法輪功學員孫士英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六月,三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

孫士英
孫士英

三、遭綁架案例

1、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鳳寶、丁麗傑、楊豔傑、王鳳娟、白麗君、樊雲鵬遭非法批捕

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鳳寶、丁麗傑、楊豔傑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晚七時許在掛「法輪大法好」標語時被正陽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丁麗傑、楊豔傑遭到非法抄家,劉鳳寶電動車被扣留,真相資料被搶走。警察先將三人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後轉到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檢察院對三人進行非法批捕。

榆樹市法輪功學員王鳳娟、白麗君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被警察跟蹤、綁架。她們被拘留五天後,轉到了看守所,十幾天後,兩人被檢察院非法批捕。二月十一日(大年初七),王鳳娟去一家蛋糕店時被正陽派出所警察跟蹤,十一個警察,開三輛警車,警察闖進店內將王秀娟和店老闆白麗君一起綁架。兩人還都被非法抄家,法輪大法書等私人物品被搶走。

王鳳娟,女,五十一歲。於一九九八年十月喜聞法輪大法(法輪功),修煉後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正月,王鳳娟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當地拘留所非法關押,拘留票子上寫的是十五天,可實際上關押了八十多天,還被公安局罰款兩千多元。二零零零十月,王鳳娟在外地出車禍,不到兩個月又被抓到看守所,一關就是半年,後被送到黑嘴子勞教所四大隊勞教一年。二零零八年六月,王鳳娟去昆明打工時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昆明市女子勞教所三大隊。

白麗君;女,五十七歲,回族人。一九九九年之前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因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瘋狂迫害,白麗君曾被迫停止修煉,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重新走入法輪功修煉。

樊雲鵬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被榆樹市華昌派出所四、五個警察闖進家中綁架,同時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於第八天──四月三日轉到看守所迫害。據悉,樊雲鵬在一居民小區粘貼真相時被小區攝像頭錄像。警察然後鎖定目標重點監控、跟蹤到家實施綁架、抄家,強搶大法書籍等個人物品。中共利用網絡監控迫害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救人,四月六日,樊雲鵬被構陷到檢察院並被非法批捕。

更多綁架迫害案例

一月:10人

一月二日,榆樹市五棵樹鎮互助村法輪功學員鐘建華在家中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五天,一月七日警察開車送他回家,稱抓法輪功,有任務。

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鳳寶、丁麗傑、楊豔傑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晚七時許在掛「法輪大法好」標語時被正陽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丁麗傑、楊豔傑遭到非法抄家,劉鳳寶電動車被扣留,真相資料被搶走。警察先將三人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後轉到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檢察院對三人進行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柴秀芝被惡人跟蹤到柴秀華家,把她們姐倆綁架,又把她們兩家都非法抄家,搶走一些大法書和一台電腦,非法拘留五天。已回家。當天被綁架的還有柴秀華的外孫女和柴秀芝的外孫子。據悉柴秀芝的外孫子曾遭到警察威脅,當天回家。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農安縣法輪功學員趙建華在農安縣北站講真相時被便衣警察綁架。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多,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韓曉真家闖進三個警察,進屋就說「你被舉報了」,將手裏的東西一晃,說「這是搜查證」。當時韓曉真不在家,家裏只有她患腦血栓的丈夫,年齡又大,也沒看清,問警察:你們是哪的?警察也不吱聲,就亂翻,啥也沒翻著,搶走兩個花籃掛件,開車跑了。

一月十五日,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呂雅文在客運站講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人舉報遭古城派出所綁架到長春,到醫院體檢沒出結果,長春拒收後,又拉回縣古城派出所,十六日上午,又送往長春體檢,遭非法拘留,已回家。

二月:12人

大約在新年前後的一天,長春法輪功學員李祝(音)萍(女,約六十八歲左右)乘火車從長春去農安,臨走時說第二天回來,至今沒消息。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八)早晨法輪功學員黃亞茹在家中被警察綁架。非法抄家。被送到拘留所辦完手續後當天回家。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大年初九)城發鄉兩名法輪功學員穆桂榮、趙玉蘭在家中被城發鄉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欲搶走穆桂榮大法書和李洪志師父法像,被穆桂榮制止,被帶走,非法拘留五天,已回家。趙玉蘭被非法抄家,警察逼她迫害三人,就放她回家,她配合後被送到拘留所,辦完手續後,當天回家。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十四),法輪功學員劉兆梅家被警察非法搜查,警察一無所獲。

二月二十二日,榆樹市城郊派出所,警號為110220、110260等四個警察闖入新立鎮雙於村法輪功學員馬玲熙家中非法搜查,掠走插卡播放器一個,將馬玲熙綁架至榆樹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現已回家。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榆樹市太安鄉法輪功學員李桂芝在家中被黑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黑林鎮派出所和太安鄉派出所相互勾結迫害李桂芝。李桂芝被非法拘留五天,已回家。

榆樹市法輪功學員王鳳娟、白麗君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被警察跟蹤、綁架並被非法拘留五天後,轉到看守所,十幾天後,兩人被檢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德惠市大房身鎮楊樹派出所綁架德惠市大房身鎮東三家子村四社法輪功學員侯國英,還非法抄家,搶走私人物品,而後又去騷擾其他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到十點之間,德惠市大房身鎮派出所,五、六個便衣警察闖入西化吉村三社潘玉華家中,綁架潘玉華,搶走大法書數十本、師父法像。

德惠市大房身派出所警察,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去大房身高台子四社綁架法輪功學員劉平,又要企圖綁架高台子劉全波,劉全波沒在家。

三月:9人

三月一日,榆樹市五棵樹鎮法輪功學員高豔珍的老伴騎摩托帶她在街裏走,被派出所警察認出,被跟蹤綁架,到派出所讓她寫不煉功的保證,高豔珍出現病態抽搐,送榆樹醫院檢查身體不合格,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上午,榆樹市環城鄉四間村法輪功學員胡亞麗,在家中被環城鄉派出所五個警察綁架,其中兩警察著裝、三個便衣。

三月二十七日,張鳳榮在家被綁架迫害。

三月七日,榆樹市五棵樹鎮法輪功學員張風軍在家中被當地派出所員警綁架、劫持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三月十四日下午三點,榆樹市新立鎮法輪功學員楊福珍被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和新立鎮派出所七人綁架、抄家,後被非法拘留五天。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榆樹市環城鄉派出所三個警察闖進環城鄉福安村女法輪功學員於愛華家,未出示任何證件非法抄家,劫走大法書一本,強行將於愛華綁架,非法拘留七天。於愛華現已回家。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榆樹市華昌派出所四、五個警察闖進樊雲鵬家中,將樊雲鵬綁架,同時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欲非法拘留十天。於第八天──四月三日轉到看守所迫害,四月六日遭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穆君奎從南方開訂貨會剛回長春,即被非法扣押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早八點半,法輪功學員徐麗娜到二道區法院找庭長趙俊峰,要求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見丈夫謝蓉春告知她丈夫二審已經維持原判的結果。徐麗娜去後,卻被非法扣押。後來得知徐麗娜當天被直接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遭迫害。

騷擾案例

德惠市大房身鎮任秀范、黃樹慧被非法抄家。大房身鎮派出所所長王然帶領便衣警察五人,於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一點左右,到楊木林子大隊六社法輪功學員任秀范、黃樹慧家中,從任秀范家中非法抄走法輪功師父法像等私人物品,從黃樹慧家非法抄走大法書、真相資料。當時任秀范、黃樹慧都不在家中,現在無法回家。所長對家屬稱,回來後到派出所呆幾天,就放了,如果不去,繼續抓。警察強行帶走任秀范丈夫到派出所,家人去要晚上被放回。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十五日,榆樹市環城鄉派出所牛春平等三個警察,兩次闖進環城鄉福安村年逾古稀的法輪功學員張清祥夫婦家中,未出示任何證件,進行非法搜查,警察在屋中搜查一無所獲後,上警車離去。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榆樹環城鄉派出所三個警察,驅車竄到環城鄉福安村年逾花甲的女法輪功學員李亞芬家中搜查,未出示任何證件。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還是那三個警察進入李亞芬家中後,那個胖警察問李亞芬,你還認識我嗎?李說:你不是姓孫嗎?胖警察答說:是姓孫。警察在屋中又查看一遍,仍然一無所獲,三個警察就走了。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上午,榆樹市環城鄉四間村法輪功學員胡延章家中闖進五個警察(兩個著警裝、三個便衣),稱是環城派出所的,胡延章當時不在家,警察見胡延章不在家,就匆匆離去。

四、前期迫害追蹤

1、法輪功學員徐麗娜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早八點半,徐麗娜到二道區法院找庭長趙俊峰,要求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見丈夫謝蓉春告知她丈夫二審已經維持原判的結果。徐麗娜去後,卻被非法扣押,幾日後,得知徐麗娜當天被直接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遭迫害。

謝蓉春
謝蓉春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長春市二道區國保孫潤先、八里堡派出所丁鵬程等將法輪功學員謝蓉春、徐麗娜綁架,非法抄家。十二月十八日二道區法院非法開庭,二十七日,庭長趙俊峰非法宣判,冤判謝蓉春一年零八個月,徐麗娜一年零六個月,取保候審三個月。二人當即表示上訴。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上訴狀遞交二道區法院。長春市中級法院已立案後卻維持原判。

2、農安縣王明輝女士被非法判七年

農安縣哈拉海鎮法輪功學員王明輝女士現已被非法判七年,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被劫持往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所有庭審和冤判過程法院均未通知家屬,也不給判決書,監獄至今未讓家屬接見。

王明輝女士,家住農安縣哈拉海鎮二道溝村後三道溝屯,二零零八年才開始修煉法輪功,整個人都精神了,再也不心跳沒勁了,幹農活有的時候比她丈夫還能幹,急性子也改了好多,整個人變得特別溫和。全家人都受益,日子越過越好。可是家庭的和美卻被中共警察破碎了。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晚上六時,農安縣國保大隊伙同哈拉海派出所,不分青紅皂白闖入王明輝家,強行將她帶走,劫走手機一部。當天晚上哈拉海派出所所長孫鳳坤、警察金玉奔非法對王明輝審訊,十月十一日凌晨三點,又將她劫持長春市葦子溝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哈拉海派出所金警官等三人又將王明輝帶到農安縣公安局進行非法審問,隨後送到長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不讓家人探視。農安縣國保大隊和哈拉海派出所合謀構陷王明輝,把他們編造的冤案移交到農安縣檢察院。

後來獲悉,王明輝女士已被非法判七年,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庭審和冤判過程整個均未通知家屬,也沒有給家屬判決書。

3、被非法關押一年半 佳木斯市李紹志身體虛弱住院

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李紹志被非法關押一年半,現在長春市中心醫院住院,也就是長春市第三看守所的病監,身體非常虛弱。聽說從二零一九年年前就開始絕食抗議。

李紹志,現年五十六歲,原為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煤礦機械廠工人。一九九八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打壓法輪功後,李紹志被綁架兩次,遭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勞教期間,不堪忍受勞教所的虐待,逃離勞教所,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六年,被人舉報遭再次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六點半左右,李紹志在哈爾濱市南崗區租住的樓房前被兩名便衣綁架,隨後他們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書的情況下,到李紹志租住的房屋非法抄家。後證實是長春市南關區民康派出所警察,當時沒有著裝,開的是微型麵包車,有人還在李紹志租住的房子中蹲坑,屋裏留下多個吃過的飯盒和飲料罐。李紹志當晚直接被綁架到長春市民康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四月末,南關區檢察院將李紹志構陷到南關區法院,家屬給李紹志聘請的律師多次給南關區法院打電話詢問辦案人,均遭到推諉。七月末律師又一次給南關區法院打電話諮詢,被告之去司法局備案,律師說有這條法律嗎?他們稱沒有。八月二十二日律師去了南關區法院,法院辦案人告訴律師,說案子已經退回公安了,之前在檢察院已經被兩次退回公安。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長春市南關區法院對李紹志非法開庭,律師當庭做了無罪辯護。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家屬去看守所給李紹志存衣物,被告知已不在看守所關押,稱已經被送到長春市中心醫院住院。家屬去了中心醫院查詢,問是甚麼病住的院,對方卻不告訴。

4、長春市法輪功學員趙月鳳、康萬才遭誣判三年

長春市淨月區法輪功學員趙月鳳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被淨月區玉潭派出所、淨月派出所、新立城派出警察綁架。長春市淨月區法院約於二零一八年六月非法庭審趙月鳳,二零一九年二月獲悉,趙月鳳被非法判刑三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迫害。

長春市淨月新立城法輪功學員康萬才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

5、長春市綠園區法輪功學員季國祥被誣判六年已上訴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長春市公安局及部份市區分局、國保大隊、派出所聯合參與迫害,導致同一天長春市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二零一九年獲悉,長春市綠園區法輪功學員季國祥被誣判六年,他已經上訴到長春市中級法院。

6、十月十二日遭綁架的多位法輪功學員已有十位遭非法批捕迫害

通化市史興家在長春被非法關押六個多月

通化市梅河口今年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史興家獨自一人在長春市朝陽區富豪花園小區出租房內被不法警察綁架、搶劫,被非法批捕,非法關押至今六個多月,一度身體極度虛弱、吐血。

史興家在長春鳴放宮前的照片
史興家在長春鳴放宮前的照片

近日,家屬委託的律師在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到長春市第二看守所見到史興家本人。得知史興家於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下午從農安縣回來當時大約四點鐘,被在出租房蹲坑的長春市寬平大路派出所警察綁架,筆記本電腦、手機、大法書籍等私人財物被警察搶劫。

長春市朝陽區公安局非法提審史興家,史興家沒有給警察的提審書簽字。一個多月後史興家卻被長春市朝陽區檢察院批捕,檢察長是周海峰。

史興家被綁架到長春市第二看守所後,身體出現極度虛弱、吐血、胃痛,一米七多的身高,體重瘦到了一百一十斤,之後被送到長春市二零八醫院檢查,胃部萎縮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醫生給他開藥治療,他堅持煉功就能好,在之後的幾個月內他身體一點點在煉功中恢復正常,體重也恢復到一百四十斤左右,看守所的在押人員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史興家一九五二年出生,曾經是通化市梅河口造紙廠廠長,為人熱情,願意幫助身邊的朋友,所以大家都稱呼他為「史大哥」。史興家在勞教所和四平市石嶺監獄被迫害近九年多,卻依然堅定對法輪功的信仰。

長春杜河、王洪豔被構陷到朝陽區檢察院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當天,長春市公安局國保聯合各區國保、轄區派出所警察在市區綁架法輪功學員至少二十多人。當天早上,杜河在長春租住房的廚房做飯時,也遭綠園區普陽街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

王洪豔和杜河被劫持在葦子溝拘留所十天後,十月二十三日,王洪豔被非法關押在第四看守所;杜河被非法關押到長春第二看守所。當日晚在長春市醫院檢查身體時,杜河的血壓190/180,送到第二看守所時拒收,警察逼杜河吃藥未得逞,又回市醫院重新量,仍然血壓高,普陽街派出所警察拉著杜河繞到後門坐電梯上樓,去公安內部醫院量一下,說血壓140,作假數據,使第二看守所收押。

十月二十九日,公安警察把構陷王洪豔和杜河的案卷送到綠園檢察院。綠園區檢察官曾到第四看守所讓王洪豔承認杜河家的東西是自己的,王洪豔拒絕。因證據不足,案卷退回公安局,王洪豔獲釋。在被非法關押在普陽街派出所的三十六小時,警察沒有給王洪豔任何吃的東西。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王洪豔再次被非法關押到第四看守所。

演示:關小號
演示:關小號

長春法輪功學員王洪豔在第四看守所絕食四天後,被關小號迫害,兩天後又穿束身衣、回監室,銬腳鏈鎖到床腳,睡地板兩天,前後共十三天,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過小年那天才解除。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綠園區檢察官再次到第四看守所,讓王洪豔做證人,證明法輪功學員杜河家的東西。王洪豔正告檢察官說,你害人是你的事,我不能害別人。現在構陷王洪豔的「案卷」被移交到朝陽區檢察院。

法輪功學員杜河被非法關押已經六個多月,現在血壓仍高。二零一七年他曾腦出血,病歷給綠園檢察官遞交過,檢察官夏維蕭仍然以聽從上級指令為由準備構陷材料。律師要求閱卷,夏維蕭以出示司法局備案為由拒絕,並稱第二天就要移交案卷給朝陽檢察院。

王洪豔在長春市綠園區普陽街開了一個理髮店,維持生活,供孩子上學。由於理髮店面積很小,親友就讓她到他們那去住。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八點半左右,親友開門出去,普陽派出所警察突然闖入屋內,直奔王洪豔,把她綁架到派出所,當天就把她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十天。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趙旭、趙秋悅、鄭煒東遭非法批捕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趙旭、趙秋悅、鄭煒東、吳雅楠被南關區檢察院非法批捕。

據悉,長春市明珠派出所綁架法輪功學員趙旭,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明珠派出所又以累積的視、音頻構陷趙旭,還恐嚇法輪功學員趙旭,逼迫她簽字。警察將構陷趙旭的案卷遞交到檢察院,被檢察院以「證據離譜」為由退回給明珠派出所。可明珠派出所警察沒有停手,再一次利用各種環境的恐怖氣氛和壓力來恐嚇趙旭,逼她再一次簽字。負責該非法案件的又一家檢察院又將「離譜的非法卷中」退卷。據悉,趙旭已被再次構陷到朝陽區檢察院。

最近幾天,長春鄭煒東被構陷案卷從南關區轉到朝陽區檢察院,檢察官周曉楓。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秀英、吳雅楠遭構陷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吳雅男(女)被長春市經開區深圳街派出所綁架,同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秀英被長春市經開區浦東路派出所綁架,吳雅楠和王秀英被經開區檢察院非法批捕,現在兩人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法輪功學員王秀英,現已被構陷到長春市寬城區檢察院。

長春市王恩國、周秀芝被構陷到檢察院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被綁架的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恩國、周秀芝夫婦,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長春汽車產業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安慶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至今已經五個月了,家裏兩個孩子(一個上中學的女孩)無依無靠,無經濟來源。年後,孩子七十四歲的姥姥去汽開區公安局、檢察院,得知兩人已被警察構陷到汽開區檢察院。

7、五十多歲的婦女叢楠曾遭兩次非法批捕兩次退卷

長春市五十多歲的婦女叢楠出現腦梗、生活不能自理,修煉法輪功後康復。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期間出現高血壓現象,目前仍然被非法關押。

據悉因血壓高,不適合關押,看守所曾經兩次將叢楠退回辦案單位綠園區公安局,但綠園區公安分局拒不放人,將叢楠挾持到長春市中心醫院,並不許家屬探視。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上,叢楠被長春市綠園區公安分局西安廣場派出所警察朱建民(電話:15904409242)綁架,並被非法抄家。警察將她私人物品大法書、幾千元的真相錢幣等搶奪走。藉口是白天叢楠把真相小播放器發給了一位便衣,便衣跟蹤到她家,晚上對她實施了綁架。

據悉,構陷叢楠的案卷已經報到綠園區檢察院,所謂的「罪名」是利用「×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其實很可笑,她一個普通的五十多歲退休婦女哪能去破壞國家的法律實施,況且政府公布的十四個邪教組織根本就沒有法輪功。

8、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徐桂芝、郭玉珍遭非法批捕

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徐桂芝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被正陽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非法拘留四天後,被轉到看守所關押迫害。現已被檢察院非法批捕。已被非法關押四個多月。

徐桂芝,女,六十四歲。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修煉前患有心臟病等幾種疾病。修煉後思想境界得到提高,身體健康。工作上任勞任怨,吃苦耐勞,人稱大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徐桂芝幾次被派出所警察騷擾,逼迫簽字。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下午,徐桂芝在老客運站附近,遭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徐桂芝在榆樹街裏向世人發台曆講真相時,被警察綁架關押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綁架的郭玉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被非法轉押看守所迫害。十幾天後,被檢察院非法批捕,至今已被非法關押一百多天。

附錄: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及聯繫方式

下載(74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