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得法的前前後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二十一年的修煉中,我不知道師尊為我承受了多少,也不知師尊為我操過多少心,但我知道是師父的慈悲付出與呵護,才使我走出家庭魔難,才使我還能繼續走在修煉成神的路上。對師父的感恩太多、不知從何說起,在這裏想說的是近兩年來我與兒子之間心性的摩擦以及兒子得法的前前後後的心路歷程,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和兒子之間的間隔與摩擦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我與丈夫離婚,還背上了五萬元的債務,唯一的存摺上只有幾千元錢。離婚後沒有住房(當時兒子大專畢業在外打工),只能回娘家與母親同住,一時間從130多平米的大房住進了一個40多平方米的房間裏,晚上睡覺也只能睡在沙發上,不由得一陣陣心酸……

那段艱難的歲月裏,在師父的慈悲加持與同修的幫助下,我的修煉環境才一點點歸正,每天學法、煉功平穩的做好三件事,以嶄新的面貌對待周圍的一切,整個人都脫胎換骨。

二零一六年七月底兒子突然從北京辭職,要求回來發展,可住房就成了問題(離婚後前夫有了新的家,兒子與他父親一直沒往來)母親家又太小,兒子回來住很擠,給我學法煉功都帶來不便。兒子本性不壞,但從小就不願與人溝通,對人很冷漠,在上初、高中時因上的都是寄宿學校,每星期才回家一次,就更不答理人了,與他說話像是沒聽到一樣,不知道他心裏想些甚麼,初中畢業後就沒再叫過我一聲媽,沒叫過他爸。

自兒子從北京回來,我們雖然同住一屋,他與我之間還是和從前一樣幾乎沒有甚麼交集,他還是不叫我媽,也不怎麼與我說話,更不說他回家後有甚麼打算。兒子回來不久的一天傍晚,我試著與他溝通。我說:「我們倆現在都住外婆家,很不方便,我與你父親離婚也快三年了,在這段時間裏,我在外面打工,拿雙份工資省吃儉用的存了一些錢,勉強能買一套大一點的二手房,但是還缺點裝修費……」兒子正玩著手機,半天也不答話,頓時我的心很惆悵……但過了一會,兒子突然平靜的對我說:「我這還有七萬元的存款,你給我個賬號,我把錢匯到你的賬上,錢隨便你怎麼用都行。」稍後也就不再多說話。

當我收到兒子近七萬元的存款後,頓時百感交集,我做夢都沒想到在這緊要關頭兒子會伸出援手。要知道,自二零零九年九月兒子到北京上大專,畢業後就在當地找了一份工作,既不往家寄一分錢,也不從家拿一分錢,每年回家一次,來去匆匆,不會主動往家打電話,我每次打電話給他,他總是不耐煩的問:「有甚麼事嗎?」常常是不等我把話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就連基本禮貌都不懂。我時常想我與兒子前世不知道是一種甚麼因緣關係。突然間兒子給我這麼多錢,那個心情可想而知了。

隨後我一下飄飄然,常人心全都冒出來:覺得兒子回來我有了依靠了,想著兒子能找個體面的工作,多賺點錢好買房結婚生子,最好找一間大的公司,能包吃包住那就更好。總之希望兒子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也讓我揚眉吐氣。

可事與願違。接下來的日子,我與兒子之間的間隔並沒有因兒子拿了錢給我而消除,相反兒子不再理我,整天在家還是看電視、玩手機、睡懶覺,就是不出去找工作,而且還不讓說,不管你好說、歹說,只要一說就來氣。我一個人忙裏忙外的,要照顧好母親又要做家務,還要到外面打工,每當看到兒子閒著沒事幹、心理壓力很大,看了就煩心,但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忍著沒發火,心裏卻很難受,急得我只想著要兒子出去找事做,哪怕是做小工我的心也會好過一點,兒子這樣下去別說買房,就連吃飯都成問題。我每天胡思亂想,晚上都睡不好覺,唉!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五十多歲的人了,又離了婚,還沒住房,兒子又不上進,就老想著要與兒子好好溝通,可兒子就不買我的賬。

一天我心平氣和的對兒子說:「外面到處都在招聘,你怎麼就不去應聘呢?」兒子說:「不去!」我又接著說:「你父親單位也在招子弟,只要你去報名基本上會被錄取……」兒子聽了反問道:「我為甚麼要到他單位去?我到他單位去做甚麼?」我一下提高了聲音 :「那你總不能靠我養吧!你出去隨便找點事做,哪怕做苦力、做小工都行,就是不能在家閒著!」兒子突然大聲喊著 :「我就要吃你的、穿你的、用你的!怎麼樣?!」

類似這種情況發生好幾次,互相之間常常鬧的不可開交,可我就是不悟,也不知道向內找,更是變本加厲的一有機會就與兒子論理,直到一次兒子魔性大發在家亂摔東西,還把冰箱推倒,當時冰箱裏的菜、碗、砸的滿地都是,母親看到後罵我:「你們都給我滾出去,不要住在我家裏!」後來二姐來看母親時,當看到這個情形後也湊熱鬧的和母親一起把我狠狠的罵了一頓,都說我沒把兒子教好,一時間家裏鬧的雞犬不寧……

我一下被罵醒了,我忽然間平靜下來。我問自己:我這是怎麼了 ?我還是修煉人嗎?師父不是要我們遇事向內找嗎?兒子變成這樣不都是自己的執著心促成的嗎?才過幾天平靜日子,就生了歡喜心,認為自己已經修的很好了嗎?就想過安穩日子?還想重蹈覆轍製造新的魔難嗎?

二、我變、兒子變、環境也變

此後,我雖然表面不再與兒子爭吵,但也沒完全放下對兒子情的執著。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回想起自己的修煉歷程,自己所經歷的魔難不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實修,執著於情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而造成的嗎?

這些年我與前夫之間總是吵吵鬧鬧的,到現在連個住房都沒有,沒讓兒子感受到家庭的溫暖、父母的疼愛,每天只知道恨鐵不成鋼似的指責兒子的不是,總是想左右兒子命運。我怎麼就不能像個修煉人慈悲的對他呢?反而像個常人似的埋怨兒子冷漠、不孝順,他能不煩嗎?其實這些都是對兒子的情的執著。

想到這些,我深深的明白只有學好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打開自己的心結。接下來的日子裏,我靜下心學法,一點點向內找,發現執著,去掉執著,在法中不斷地昇華自己。

師父在法中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師父講:「我們還看到這樣一種情況:當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定空間當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說,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該幹甚麼,那裏邊都有。誰安排他的一生啊?很顯然,就是更高級的生命做的這件事情。比如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他出生後,這個家裏有他,學校有他,或長大了單位裏有他,通過他的工作和社會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聯繫,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布局都是這樣布置好了的。」[1]

從師父的法中使我深深的明白,自己所產生的這些名利心、自私的心、求安逸心、怨恨心、忿忿不平的心,全都來自於對兒子的情,只有放下一切對情的執著,才可能修成正覺,功成圓滿。如果我還固守著人的思維,不發生一個根本的轉變,就無法逾越這個關卡。從法中我還明白了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的一生不都是定好了的嗎?我為甚麼還要和常人一樣執著安排兒子的一切呢?我這不是明擺著沒按師父的要求做嗎?我一下明白兒子為甚麼對我不理不睬,其實都是衝著我的執著心來的。

從此不管兒子怎樣不理我,我都不氣惱。每天,兒子就像我的一面鏡子,我只找自己的不足,就修自己。我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改變兒子。慢慢的我發現兒子有很多的優點,兒子很實在,不夸夸其談,不抽煙喝酒,也很節儉,對外婆也很好。

隨著我的改變,我與兒子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在逐漸緩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二零一六年底我買到了滿意的住房,新房裝修後,在臨近二零一七年新年期間,我與兒子終於搬進新房居住,最高興的還是兒子,那段時間兒子總是忙上忙下的搞衛生,臉上笑容也多起來,因新房裝修還差五千元錢,兒子就對我說: 「你不要找別人借錢了,我這還有五千元錢你拿去吧!」

兒子與我之間的話還是不多,但間隔卻消除不少,這時我還是沒提他工作的事。可就在過完新年後不久,也就是二零一七年二月底,兒子突然打電話告訴我說他已經找到工作了,在本地一家五星級酒店工作,並且包吃包住,待遇也可以,三月一日正式上班。

聽到這個消息後,我的心情很平靜,並沒有表現出激動或興奮,但就是想流淚,費了好大勁才控制住沒讓眼淚流出來。兒子不工作在家整整待了七個月,七個月的時間不算太長,但給我的感觸卻太多,我能從中提高上來,那不就成好事了嗎?

三、兒子得法

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他們下到地上來,散布在全世界各地,有的當人當不了,沒有那麼多人身,那就當動物,當植物,為甚麼當今社會對這個動植物保護的要求那麼高,這些年,都是有原因的,是神在安排,在帶動,沒人看的清楚這些事情,但是都不簡單。」[2]

每當讀到或想到師父的這段法,我的心就會很沉重,因為我兒子是一九九一年出生的,正好是師父說的這個年齡段,他能選擇投生做我兒子,就是為得大法來的,兒子雖然沒有反對我修煉大法,並不是他有多明白真相,他只是習慣於對我不聞不問,但也不讓我過問他的事。很慚愧的是由於我們之間關係不融洽,我根本就沒機會給他講真相,我每天總是把救人、救人的掛在嘴上,可自己的兒子都不明真相,怎麼也說不過去?於是我就這一事與同修交流,很多同修都要我對他發正念,並且要我平衡好家庭。

從此我每天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礙他明真相的邪惡生命及因素,有時也會引導他看新唐人電視,也會對他說一些常人因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例子,只要有機會我都會給他講真相,可兒子就是不答理我,但我並不氣餒,一直是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在二零一七年過完新年不久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去一個學校報名註冊需要填表,正在我準備填表的時候,看到一個桌上有一些已填好的表,我順手一翻,從中拿出一張表來,我一看錶的右上角正是兒子的照片,表中所填全是兒子的個人信息,在夢中我就在想難道兒子跟我上的是同一所學校嗎?不一會兒我便從夢中醒來,我想這個夢是要告訴我甚麼呢?可我半天也沒想明白,但總覺的是好事。

說真的,一直以來我從心底裏就沒想過兒子會得法修煉,我當時的最大願望就是兒子能夠明白大法好,能從內心支持我修煉,並且能通讀《轉法輪》,我就很滿足了。所以做了這個夢時,我也沒有悟到這個夢是告訴我:我與兒子同校,實際是指同修一部法,也就是兒子要得法了。可就在做完這個夢的第二天,兒子就找到工作了,於是我便認為這個夢是要告訴我,兒子變好了,去工作了。

兒子工作後,再加上又住進了新房有了自己單獨的房間,心情也好起來,有時也會跟我說起他工作上的一些事情,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事,而我自然而然就會給他講真相。剛開始兒子並不怎麼聽真相,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的也會隔三差五的看新唐人電視節目了,有時也會問我法輪功的一些事情。但讓兒子改變最大的,那是在臨近二零一八年除夕前的一個傍晚。那天兒子站在客廳裏很開心的樣子,突然很願意跟我說話,他談到了他在單位的一些情況,也談到了他的一些想法,那天我們談了很多。在這之前他從來就不會主動對我說甚麼,以前我們之間的談話只限於我問到他甚麼,他就回答甚麼,而且不會超過五句。這時我又把話題轉到了法輪功上,隨後我又趁機把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的部份內容講給他聽,他聽了感觸很大。見他很願意聽,我就對他說:「馬上就要過新年了,今年除夕你就看神韻吧,不要再看央視晚會了。」兒子說:「好!」

自從兒子在新年除夕夜看了神韻晚會後,他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對人禮貌多了,不像從前那樣冷漠,我與他之間的間隔基本消除,就連我的兩個姐姐都說兒子變好了。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晚,我坐在客廳看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本來在書房用電腦上會計課的兒子,忽然一下趴在客廳的沙發上用手機上課,他突然問我:「煉功一定要每天煉嗎?」我說:「原則上每天都要練,除非特殊情況外,」我又說: 「要麼你也來看師父講法吧,看了你就知道怎麼做了。」兒子說:「那我明天和你一起看吧!」

從五月十日起,我便與兒子每天一同看一講師父廣州講法錄像,九天後,又用三天的時間看完一遍《轉法輪》。這時我便對兒子說:「明天是五月二十二日,黃曆四月初八,是師父的生日,你就從這天正式修煉大法吧!」兒子滿口答應了。

第二天早上我煉完功後,就和兒子一起給師父敬香。也就從這天起,兒子每天下班回家後便學一講《轉法輪》,然後就開始跟著師父教功錄像學煉五套功法,幾天下來兒子基本學會了煉功動作。

這樣學法、學功持續了幾天後,正當我準備讓兒子每天晨煉時,五月二十五日我的母親卻突然病危,(母親患老年痴呆症近一年)這天晚上我便同兒子與姐姐、姐夫一起連夜把母親送到三十公里以外的鄉下。等一切安排好後,姐夫便對我說:「這幾年你照顧媽也辛苦了,這鄉下也住不了這麼多人,你就先和你兒子跟車回去吧,今晚就讓我與你姐一塊照顧媽。」

當我們回到家時正趕上發半夜十二點正念。第二天早上七點,我剛煉完功、發完正念不久便接到姐姐、姐夫打來的電話說是母親已去世,喪事就在鄉下辦。五月二十六日當天我就和兒子家裏、鄉下的來回跑、因路途遙遠坐車很不方便,晚上六點後就沒有公交車了,出租車也很少,還好那晚我們好不容易坐到出租車,及時趕到家學法、發半夜十二點正念。當晚就我想:兒子剛得法,如果不好好引導,就會影響他今後的修煉。於是我很鄭重的對兒子說:修煉是很嚴肅的,來不得半點馬虎,這幾天也是對你的考驗,你如果真想修煉,就一定要堅定的修,並且要持之以恆!這幾天我們既不能耽誤學法、煉功,也要符合常人社會當好孝子。「那我們怎樣才能做好呢?」兒子問道。我說:「我們求師父吧,只要我們有心,師父都會為我們安排好。」

兩天後,我們家又住進了幾個從外地趕來參加母親葬禮的親戚,客廳也住了人,給我和兒子學法、煉功都帶來不便,於是我和兒子就在書房學法、煉功、給師父敬香。那幾天不管有多忙,我都能及時趕回家和兒子一起學法,然後發完正念再睡覺。就這樣在師父的巧妙安排下,我與兒子那幾天都沒有耽誤學法、煉功。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堅持才使得兒子能夠平穩、順利的走入大法修煉。

四、兒子修煉後的身心變化

到了六月初,兒子基本戒掉了常人娛樂,不再看常人電視,不上常人網站,不玩手機遊戲,無論上班還是在家休息,每天早晨三點五十分就與我一起晨煉,雖然還不能雙盤,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發完正念後,我們一起給師父敬香,然後學師父各地講法到早上七點左右他就去上班,到單位他也會試著給同事講真相。為了給他一個關係比較好的同事勸三退,兒子就把他的一個新筆記本電腦裝上《九評共產黨》、《偽火》、《風雨天地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真相視頻借給同事看,同事看後很有感觸,退出了團、隊組織。每天下午下班回家後兒子便學1~2講《轉法輪》,有時間他就會與我交流一下修煉體會,然後發完正念再睡覺,天天如此。

兒子修煉不久,從大法中得到了很多很多,以前胃不舒服和愛咳嗽的毛病都消失了,蠟黃的臉也紅潤起來。大法不但讓他有了健康的身體,也讓他學會了做人的道理,以前對人不理不睬,自私而冷漠,不喜歡家裏來客人,見到客人也不會打招呼,從不知道關心家人,逢年過節看到我樓上、樓下的大包、小包的提東西,就像沒看到一樣,也不會過來幫忙。如今臉上總是笑瞇瞇的,看到客人來會主動打招呼,我給家裏買東西,只要他知道,不管多遠他都會幫忙去提。

兒子已超過十年沒叫過我媽了,這已經成了我們倆的習慣,可就在前段時間兒子開始叫我媽了。聽到這久違的聲音,我感到很欣慰。

時至今日(註﹕本文成文於二零一八年九月),兒子修煉已有四個月。可前段時間各種干擾都很大,使兒子學法不入心、並且有很強烈的爭鬥心與色慾心,晨煉也靜不下來,為此兒子很苦惱,但在師父的加持下,兒子堅持背《洪吟》、《論語》。有天晚上他連續背《論語》十幾遍,突然看到《轉法輪》書中師父法像金光閃閃,一下紅的、藍的、綠的、金的、五光十色,接著師父打著手印、變換著十幾種動作,不一會兒又隱去了,兒子就想:再讓我看一遍吧!接著師父又讓兒子重複看了一次。頓時兒子驚喜萬分,從此在修煉的路上又有了信心。

感謝師尊給予我和兒子的一切!唯有精進實修才能回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