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福澤眾生的幾個小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

(一)

我住在有幾千戶人家的一個較大的小區。鄰居是一位退休教師A和他的老伴何姨。

一天,我碰見何姨正在屋外晾衣服,招呼她:何姨你忙啊。我第一次給她講法輪功真相時,她非常恐懼不敢聽,完全拒絕,並說:我兒子兒媳都是共產黨員,他們絕對不會讓我聽你說的那些。後來經常看見她搖搖晃晃的在過道上走動,看得出她是在鍛煉身體。不久,看見她拄著拐杖在過道上走動。聽說她患上了白血病。

第二次,我碰見她又給她講真相,這次她沒有那麼害怕了,聽了一點兒後不吱聲,趕忙進屋去了。

第三次,我看見A教師用輪椅推著她轉悠。只見何姨面容蒼白憔悴,滿臉皺紋,兩眼無神光,一臉痛苦無奈的表情。我又給她講真相。我說:何姨,你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你會得福報,你以後會有一個好去處,你在心裏念,沒有誰能聽見,你還怕甚麼呢?這一次她「嗯」了一聲答應著進屋去了。

過了一段時間後,一天,我從外面回來,看見何姨在屋外晾衣服,臉色好看多了。我還沒有招呼她,她見了我急忙說:某妹,謝謝你。我明白她的意思,知道她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身體有所好轉了。我說:是大法師父在救人,我只是告訴你這個福音,應該謝謝大法師父啊。她點頭「嗯」了一聲。她怕屋裏的人聽見。

(二)

一個家長帶著孩子到我家學電子琴,我稱她小蔣。只見她神情沮喪,滿臉掛滿了水滴狀的烏黑斑塊(老百姓叫作「陽塵水」)。她告訴我說:洗面花了很多錢也沒有洗掉,擦用甚麼祛斑護膚的也沒用,非常苦惱。

我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叫她記住「法輪大法好」,她非常接受。時隔幾天,我幫她請了大法書《轉法輪》,她高興地回去了。

兩個月後,她來我家,看見的是一張又嫩又細的面孔,我心裏驚了一下,忙問她:你看書了嗎?她說:我盤著腿看《轉法輪》,沒有煉動作,效果就這麼好,我同事和朋友都很驚奇,都在問我:你在哪裏洗的臉,變的這麼漂亮。

她那喜悅心情流露出來,顯得更加漂亮,那張愁苦骯髒的臉再也不見了蹤影。

(三)

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到我家來修沙發。看著他那乾癟的身軀和勞累的樣子,可憐極了。我問他是哪裏的人,貴姓?他告訴我姓陳,是南充來的,一起來了幾個人,都做修沙發的事,他妻子和孩子都來了。我就叫他小陳。我給他講法輪功的真相,他一點都不吭聲,靜靜的聽著,看得出他很樸實。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他答應著。後來我又給他送去神韻光盤、護身符、真相資料,他都很樂意的收下。

隔段時間,我從他店鋪面前路過,看見他紅光滿面,笑嘻嘻的坐在櫃台邊,店鋪裏堆滿了沙發,生意很興隆啊。

兩年左右吧,在我住的小區碰見了他,他告訴我花了十五萬在小區裏買了一套房,全家有了安身之處。我說你相信大法好得福報了。他笑著嗯了一聲贊同我的說法。

(四)

Z是四川彭州市某場鎮的一所小學的校長。他為人正直善良。此校有幾個教師修煉法輪大法,給他講真相,他很接受,而且利用他的職務保護本校的法輪功學員。鎮政府「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人員到學校去抓法輪功學員,說是去「學習班」學習。他擋著不讓「六一零」人員帶走法輪功學員,在與「六一零」人員交涉中,他最後說道:我們的人我們自己教育,我們自己管。「六一零」人員看Z校長堅決不同意,沒辦法只好走了。該校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被非法關押過。

後來,Z校長被調任彭州市教育局副局長。老師們都知道他保護法輪功學員得福報了。

(五)

我家住在一個自建小區,小區旁邊有一個藥店。藥店的一個賣藥姑娘,臉上長滿了水痘,整個臉變成了紫色。

年前,我發真相台曆,台曆中有個小姑娘臉上長滿痘痘,通過煉法輪功好了。我想這個真實的事例正好給藥店賣藥的姑娘看。我帶著一本台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大冊子和平安符,去藥店送給她,給她講了大法真相,並給她做了三退。告訴她好好看一看台曆裏的內容和這些真相資料,在心裏誠心誠意念誦「法輪大法好」,你的臉會有好轉。她樂意的接受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去藥店買東西,看見她臉上的水痘開始縮小,我囑咐她繼續堅持下去,她也很高興。前幾天我又去她店買東西,看她臉上的痘痘基本都好了。她店裏的另一同事也看了書,明白了真相,也三退了,她們都很高興。

(六)

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我女兒看了《轉法輪》思想境界不斷的昇華。她在一個單位上班,單位給客戶或推單的員工送禮品,單位的倉庫裏堆了很多東西,有價值幾百元的。我女兒從不拿一樣東西回家。她說:學了大法後明白了失與得的關係,不能去貪便宜,拿單位的東西也要失德。如果我沒有學大法,很可能我甚麼東西都要拿回家,因為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是拿回家了還是送客戶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