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魔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如果你親眼看見一個魔坐在身邊,而且很清楚的知道它是來害你的,我相信這時無論它讓你做甚麼你都不會順從的,甚至會和它要求你的相反而為。

可是,這個魔不在這個空間,肉眼看不到,但它仍然在指使著你做各種各樣的事,有些好像是為你好。比如過病業關的同修,因身體上的難受似乎是真實存在的,甚至時時刻刻都能感受到,它就會打入你一些觀念:坐比站好受點、躺比坐好受點、休息和睡覺要比煉功輕鬆點……它在你最脆弱的時候打入這些不正的人心和思維,你看不到它,還以為這些觀念是自己想的、是對的,那麼就會無形中按照它的一切安排去做。如果一直意識不到並持續按照它設計的路線去做,最後就等於入了魔道安排。

我在一次騎電動車時摔傷了手腕,造成有根骨頭從手腕處突出,另外一隻手手掌嵌入七個小石子,及其它部位也有不同程度的破傷。這時我意識到那個魔就在身邊給我製造了一切(之前也許是有我不符合法的狀態,但我會找出並歸正)。但接下來的一切,我就是得打破魔強加給我的思路或程序。我沒有想到先清洗傷口或讓變形了的手休息幾天待恢復知覺,而是馬上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雖然當時手和腳暫時還不能完全聽使喚,但每一個動作力求標準。過程中,雖然是初春時節,淚水和汗水濕透全身。我不去感受身體上的一切感受。晚上因疼痛睡不著覺時,夜深人靜之時是最容易放鬆自己的時候,這時我也不讓自己有胡思亂想的時間,只是聽法、煉功、發正念。短短四天,全身多處別人認為的「重傷」完好如初。我是上班族,因思想裏沒有想到過病,所以這四天照常上班沒耽誤工作。

想想何止是病業,修煉人無論是在家庭、單位或其它社會環境與任何人過不去的心性關,包括與同修間的間隔,何嘗不是有一些肉眼見不到的「魔」在設計著這一切呢?

偶爾聽說有的同修全家都修煉,但矛盾不斷,相互交流時都是陷入具體事情中去衡量對方的對錯,你的一句話太過份,他的一個舉動太傷人。常人中都有句話「家裏的事是沒有那麼多是非對錯的,家不是評理的地方。」但有的同修就是要評出一個「理」來,都用大法去衡量別人的言行,找符合自己觀念的法理去說服別人;再要麼就是相互「你別說我、我也不說你」的一種表面平靜狀態。這一切思維不都是被早已並持續安排好了的嗎?目地是大法弟子之間的內耗或直接掉下去。但我也看到有些只有兒媳或只有一個婆婆修煉的家庭,那一個同修因法學的好、聽師父的話,他們遇到再艱難的情況下都能無怨無恨的時時找自己、修自己而改變家庭環境,並能讓全家由反對到支持大法甚至得法之事,確實讓人肅然起敬。

如果每位同修都能認清這個「魔」的破壞,都不符合它的思維,都按師父的教導只看自己、修自己,有一顆想努力提升自我的心,或許修煉就是另一個境界了。那麼如何能打破這「魔」所安排的一切呢?不論是家人同修還是和其他同修的配合中,只要其中至少有一位不按「魔」的思路行事,完全按照師父的法理實修自己,提高上來,就會把這個魔的圈套打亂了,也許一切會煙消雲散,也許至少有很大的改善。如果其他人也慢慢意識到了被帶動著實修,那不就整體提升了嗎?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