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修煉 全家人都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六十多歲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一開始修大法。大法不僅使我從病痛中解脫出來,使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也福澤了我的家人,我切身體會到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在此我就把我和家人得到大法護佑的事情說一說,讓世人都能見證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也希望世人都能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清除邪黨的謊言毒害,使他們都能三退保平安,都能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一、聽聞大法真相,修大法獲得身心健康

我是在二零零三年的臘月二十九晚上了解到法輪大法真相的。那天晚上我們一家三口正在包餃子,電話響了,女兒去接電話。

過了好一會兒也聽不到女兒接電話的聲音,丈夫就去看個究竟,然後也沒見丈夫回來。我就覺得奇怪,也到打電話的那屋去看。原來他們爺倆正在聽電話裏講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後來查看電話號碼才知是國外的號碼,那是國外大法弟子打過來的真相電話。我們從電話中了解到了法輪功是甚麼以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才知道和邪黨宣傳的根本就不一樣。

在此之前我對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一點也不了解,但我卻在那兩年曾親眼看到過大法弟子在北京證實法被抓被打的事。記得有一年春天,我和姐姐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看到到處都是警察和便衣,兩三步一人。當時有一個便衣問過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當時一愣,很不明白他為甚麼這麼問我。一會兒我就看到一個約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和一個不到三十歲的男子舉著橫幅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那群便衣警察就衝過去把那個男的按倒在地打他。小姑娘站在那裏很穩重的說:「警察打人了,我們師父沒錯,給我們師父平反!」警察就把他倆拖到麵包車裏。我們又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穿著皮夾克,她問我倆是為啥來的,我們說是到北京辦事的,我們姐倆剛說走,就聽到她在後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看到有警察在打她,把她也拖到一輛麵包車上拉走了。聽旁邊的人說,大約十來分鐘的時間就會有這樣的人站出來喊,然後就被打、被抓走。那時我卻不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二天,也就是二零零四年的正月初一,我就去了在我家旁邊住的我很熟悉的一個嬸子家,這個嬸子曾在大法被迫害前也煉過法輪功,我跟她說了我從電話中了解到的有關法輪功真相的事。當時這個嬸因為有怕心,開始時甚麼話也不說,後來她問我是誰打的電話,我就說是在電話裏找到號碼查到是國外打過來的。這個嬸就對我說,如果我想煉她就教我。我那時並沒有想治病的想法,聽了法輪功真相後,就是覺得法輪功好,想煉。這樣我就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有腰椎間盤突出的毛病,嚴重時躺在床上很長時間起不來,可是煉功以後身體就好了。我開始修煉的第四天,晚上煉功抱輪時疼的我大汗直流,但我始終堅持著,腿實在站不住了,就跪在了地上也堅持著抱輪。後來別人勸我坐在沙發上,我就在沙發上坐著抱輪一直到煉完。我當時的眼淚止不住的流,自己卻並不知道為甚麼。現在想想,也許那時是我明白的一面在感恩師父對我的救度。師父給予我的一切,令我感激流淚。

前些年我公公住院,我在市醫院看護他一個多月,別人想換換我,他不讓。丈夫兄妹們共五人,那時就我一人在醫院服侍老人一個多月,給他洗腳、餵飯,同病房的人都以為我是他女兒,過後他們才知我是他兒媳。我當時也是五十四歲的人了,修煉前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每年都得犯幾次,每次有時都要在床上躺一個月左右。那樣的身體,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能在醫院服侍照顧他。就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心裏放下了和婆家人的是非恩怨,不再和婆家人計較從前的是非恩怨的那些事了,能很坦然的做到無怨無恨,也不覺得委屈,服侍公公一個多月身體也並未覺得累。

二、有師父保護,有驚無險

我原來兩腿走不了長路,有一天我和丈夫傍晚發真相資料走了約四里地的路,腿卻沒覺得難受。那天發完資料後我倆就坐在路邊歇了會兒後剛說走,就在這時,看到一輛大貨車載著重貨把路邊的水泥高壓電線桿撞倒了,只聽「銧」的一聲。我一回頭,看到被撞倒的高壓電線像網一樣向我的身上落下來,旁邊的人都驚呆了。我當時並沒有害怕,自己也不知怎麼的,就感覺好像是自己一步一步的邁著步躲開了,也沒有被壓著、電著。我丈夫在旁邊也弄不清楚我是怎麼能躲開這突如其來的災難的。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了我。

二零零四年過年時,有一天雪下得特別大,地上都是冰,路很滑。我和丈夫開車出去,一拐彎車就衝著右邊的牆撞過去了,我急忙問丈夫怎麼向這邊打方向,丈夫聽了馬上就又往左打方向,車就又向左邊的樓撞過去了。撞的聲音很大,在五十米以外的車站道口的出租車司機都圍了過來。丈夫當時不讓我下車,因為他想車肯定是撞壞了。我們在車裏坐了會兒,穩了穩心。後來我下車一看,車安然無恙,連被撞的一點痕跡都沒有,這真是神奇。

大概是在十年前的一天,我想在屋裏拉根電線,但因沒有插座,屋裏沒有電,就把電線拉到另一個屋,因把電線接反了,一接電源,通電了,電線就著火了,火就順著一條明線燃燒著。當時火燄就像火龍一樣,火很快就要上到屋頂了,配電箱裏也是個大火球。不到兩三分鐘的時間,屋裏伸手不見五指,全都是黑煙。我當時就蒙了,雙手合十求師父保護,我嘴裏說:「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當我在說到第三遍還沒說完的時候,火就突然一下子全滅了。當時我的淚水全下來了,我萬分感激師父!屋子的房頂是木頭的檁和椽子,火要上到屋頂,那就完了。在我家做工的女工目睹了這一驚險的過程。當我在雙手合十求師父的時候,她曾對我說:「你還有心幹這個!」當她看到火一下子全滅了,看到了這一神奇的過程,她就說真神了!她從此也知道了大法好。

三、家人得到師父的保護

我剛得法時間不長,母親就到我家來了,她在我家也看過五講師父的講法錄像,後來就回老家了。有一天,我大姐去地裏幹活,很晚了還沒回來,母親就去街上等她。當母親看到大姐他們開車從西邊來了,就往家裏走,給他們的車讓路。一回身,不小心把拐杖扔出四、五米遠,人也隨之跌倒在地。我大姐從還在開著的車上跳下來,也沒跌倒,跑到母親跟前,要扶她起來。母親說:「我沒事!」她真的甚麼事都沒有,原來是她身上戴著護身符呢。我母親後來又多次跌過跟頭但都安然無恙。母親得到了大法的護佑。

我婆婆在八十來歲時,上到農村家裏的豬圈房上去摘南瓜,因眼睛患白內障看不清東西,不小心從房上來了個後滾翻掉了下來,地上都是石頭,但我婆婆甚麼事都沒有,自己拍打拍打身上的土就起來了。這都是因為有我們慈悲的師父保護。

我的公公心中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得到了延續。公公七十八歲那年被醫院查出患有全身性重症肌無力和食道癌等疾病,在市裏的一所醫院住了一個多月,醫院建議給他做化療。因我們考慮到他年齡大了怕他身體承受不了,就和我小姑商量是回老家養著還是在醫院做化療,小姑同意讓老人回家養病。我給公公講過真相,也告訴他常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醫院他也斷斷續續的聽過師父的講法錄音。每次我們回老家看他時,我總是叮囑他要記住念那九字吉言,他說「我忘不了,我早上一醒就念。」

有一次他過生日時,家裏的親朋好友都在一起吃飯,我丈夫想證實大法的美好,讓親人們明白真相,就對公公說:「爸爸,你出院好幾年了,你身體也很好了,你能這樣就是因為你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保護了你。」因公公有怕心,他當時說:「我根本就沒念。」當我們從老家開車剛回到我們自己家後不一會兒,婆婆就打來電話說我公公說不出話來了,我丈夫對婆婆說讓他爸爸接電話聽,丈夫在電話裏就對他爸爸說:「爸爸,你現在說不了話,是因為你今天說錯話了。師父保護你到今天,你既然說不是師父保護的,師父就不保護你了。你現在趕緊向師父承認錯誤吧,你才會好的。」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我們打電話問公公的情況時,他說:「我好了。」我們知道師父又管他了。有一次女兒和女婿倆口子生氣,我為他們的事也跟著生氣,沒有把握住自己的心性,身體出現了病業假相,血壓升到220,一下子暈倒了。孩子們把我送到醫院。我住院的第四天,我公公也住院來了,我輸完了液去他的病房看他,他就當著病房裏的病友、護士,告訴我:「你念那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高血壓就會好的。我就是總念這幾個字,血壓高的毛病就好了。」他告訴我不要忘了。這樣過了三、四天,公公就又出院回家了。

我公公從他七十八歲得病到今年八十七歲去世,有十年的時間,哪有得那樣重病的人能活十年的?公公得到了大法的護佑。

我的女兒和女婿有一次開車出去在馬路邊等人,突然從左側來了一輛大貨車裝滿重載徑直朝他們的車撞過來了,他們想開車打方向盤躲開。就在此時,瞬間不知從哪裏又衝過來一輛拉了一車沙子的大貨車,橫在了女兒他們的轎車和裝滿重載的大貨車之間。正好就截住了那輛裝滿重載正要撞過來的車。這輛拉沙子的大貨車就撞在了裝滿重載的貨車上,貨車上的沙子撒滿了女兒家的轎車。大貨車撞壞了,女兒他們及車都沒事。

我們都知道這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的家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