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依蘭縣法院張安克、檢察院張廣志等人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市依蘭縣法院刑庭庭長張安克、檢察院張廣志(副院長)、翟應凱(批捕科科長)、寧言(原公訴科科長)、陳玉傑(公訴科科長),執法犯法,被立案調查,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委網上通報,罪名為「給黑勢力充當保護傘」。他們現在正惶惶不可終日的等待調查處理結果。

表面上看,這些人都是因為在一起「涉黑」案件中充當保護傘被查處,其實這些人還有一個共同之處,他們都曾經迫害法輪功學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依蘭所有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都與他們有著直接或間接的參與迫害有關。

二零零九年,依蘭縣道台橋鎮的七十歲的陳繼忠、陳繼環兄妹被非法判刑六年和四年。參與非法判刑責任人就是張安克、檢察院原公訴科長寧言。

二零一零年依蘭法院將依蘭護林鄉葦子溝法輪功學員桑鳳榮和李淑琴非法判四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依蘭縣十四名法輪功學員被構陷到法院,依蘭法院將十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三至十三年。非法庭審時法院張安克和檢察院公訴人寧言相互勾結對代理律師耍流氓,九名律師聯名向哈爾濱市檢察院、市人大和依蘭縣檢察院、人大、法院、政府等各部門,控告要求罷免依蘭縣法院法官張安克。此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還有:批捕科科長翟英凱。請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依蘭縣法院陷害十四位法輪功學員》。

以下案例都是依蘭法院刑庭庭長張安克,依蘭檢察院副檢察長張廣志,批捕科科長翟英凱,公訴人是公訴科科長陳玉傑,他們相互勾結實施迫害。

二零一七年,依蘭達連河法輪功學員李友被張安克非法判一年。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八點半,依蘭縣法院借用哈爾濱市松北區法院對十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在二零一九年,依蘭法院張安克將十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三至十年。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哈爾濱市依蘭縣法院非法判重刑》。

二零一八年冬季開始,構陷法輪功學員的案子從哈爾濱市區往東所轄的縣都由依蘭縣、檢察院起訴,依蘭法院審理。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依蘭法院對巴彥縣法輪功學員范淑芬(七十三歲),張洪珠(七十多歲),武桂芝和高志福非法庭審。請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一日報導:《黑龍江巴彥縣七十三歲武桂芝被冤判八年》。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依蘭縣法院對通河縣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哈爾濱醫科大學本科畢業張桂芝非法庭審,整個開庭過程,只讓張桂芝回答「是」或「不是」,不讓為自己辯護,也不允許家人當辯護人。強行非法判刑四年。請詳見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和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報導的依蘭縣法院庭審張桂芝 只讓回答「是」或「不是」和《哈爾濱市主治醫師張桂芝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依蘭縣法院非法庭審方正法輪功學員侯麗鳳,後非法判刑兩年,罰金一萬。請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哈爾濱市方正縣侯麗鳳被迫害致子宮癌》。

這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入獄,同時也給他們的家庭帶來極大的痛苦。二零零九年,依蘭縣道台橋鎮的陳繼忠、陳繼環兄妹被非法判刑六年和四年,陳繼忠的患有癲癇病的老伴因無人照顧凍死在稻田地,弟弟也因掛念哥哥和姐姐含恨離世。請詳見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黑龍江依蘭縣陳繼忠二次入冤獄 妻子凍死稻田》。

莫志奎八十九歲高齡的老母親思兒心切、悲憤離世,莫志奎還有一個先天殘疾的兒子和患有先天性皮膚病孫女。他是家中的頂樑柱。莫志奎在呼蘭監獄被迫害兩肺已爛,一邊肺已呈空洞。呼蘭監獄仍拒回家調養。請詳見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莫志奎陷冤獄遭迫害 老母盼兒歸》。

依蘭道台橋鎮當年七十歲的姜連英被非法綁架後致使家中一百零三歲的老母淒慘離世,老人最終也不知道女兒已經被非法綁架判刑。請詳見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一位淳樸農家老太太不應有的遭遇》。

張金庫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依蘭國保張英鐸等人綁架,遭非法判刑五年,在呼蘭監獄遭到殘酷迫害,被注射藥物,迫害中樞神經、吐字不清、幾度生命垂危,九死一生,被迫害致殘至今不會說話,出獄前妻子離世。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張金庫在呼蘭監獄慘遭折磨》;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艱辛救夫願未了 張金庫妻子不幸離世》。

依蘭法輪功學員龐秀賢被綁架時被迫害生命垂危「取保」釋放,家屬直接將其送進重症監護室,醫院給家屬下病危通知書,仍被檢察院非法起訴。開庭前哈爾濱市法醫和依蘭法院,依蘭國保去龐秀賢家,看見龐秀賢仍然病得很嚴重、胡言亂語沒辦法出庭。就是這樣依蘭檢察院仍未停止迫害沒有放棄起訴做了另案處理。而且國保警察在龐家中各處安上監控器。

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而在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他們無視法律,在610的背後唆使下昧著良心,踐踏法律,執法犯法,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實例:遠有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郭伯雄是以貪腐等罪名紛紛被判入獄,近有依蘭縣四任縣領導被以貪腐等罪名抓捕入獄。

依蘭縣委原書記封殿輝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被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原依蘭縣副縣長、依蘭縣委副書記趙欣,貪污上千萬元,於二零一五年被宣布開除公職,後被判刑十餘年。

原依蘭縣委書記、人大主任王春生(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一年)因姦污幼女和貪腐問題被抓,羈押在外地等待法律的嚴懲。王春生在依蘭縣任職期間,收受開發商賄賂上億元,還賣官掙錢,玩弄女幹部。

趙長滿,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六年任依蘭縣副縣長、縣委書記,二零一八年十月被佳木斯市法院以受賄罪判刑十七年,沒收個人財產四百萬元。

趙長滿
趙長滿

封殿輝
封殿輝

以法律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打壓、迫害是特定歷史時期的產物,這一頁不光彩的歷史即將掀過,它違背天理、國法、公道、人心。在這一過程中無論以任何名義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採取懲治都是違法犯罪行為,這些傷天害理的罪行,一定會受到追訴、嚴懲,接受歷史的審判。每個人都在這場大是大非面前檢驗著自己的良知底線,也將見證將來的結局。

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善勸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人員,抓住機會棄惡從善,善待法輪功學員,將功贖罪,給自己與家人積點福德。何去何從,是你們對自己命運的抉擇。這也是法輪功學員勸善救人的忠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