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穩費真能降下來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穩定是壓倒一切的任務」,這是中共總理在今年中共「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透露的最關鍵信息,「穩」與「風險」兩詞在該報告中分別出現了73次與24次。

而今年中共官方公布的公共安全支出僅為1797.8億元,低於去年的2000億元,僅為軍費預算1.19萬億元的15%左右。但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引述同樣是官方發行的俗稱「圖解『國家賬本』」的數據,公共安全支出佔今年235,244億元的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5.9%,即1.39萬億元,比公布的軍費開支還多。

有專家分析指出,這只是中共慣用的「障眼法」,在十年前中共維穩費標準就已經達到每年五六千億的水平,而社會上越來越民怨沸騰,中共越來越岌岌可危,用來維護其核心統治地位的維穩費怎麼可能越來越低呢?

長期追蹤中共維穩費的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揭示中共維穩總開支,其實共有三大塊,除了「中央本級」維穩費,還有「中央對地方財政補助」維穩費,以及「地方預算」維穩費。呂秉權匯總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四年數據,發現「中央本級預算」,在「全國維穩總預算」中,每年約佔16%到17%,並且年均增長0.275%。因此,從二零一八年兩千億中央本級預算倒推,可知全國維穩總預算超過1.1萬億元。

江澤民集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迫害法輪功,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 「610」辦公室,它的另一個惡名就叫「維穩辦」。惡首江澤民把「真、善、忍」當成了迫害的對像,並把巨額財政用於迫害法輪功,這種違反普世價值的惡行在國際上以反人類罪被起訴。

中共通過中央和財政部強令各級財政部門,要求「政法公用經費高於其他行政事業單位一倍以上」、「對政法機關編制內的人員經費優先保證」等等,大量經費被直接用於迫害法輪功。在周永康擔任政法委書記時期,不斷擴權,擴充警力,用於國內維穩的武警部隊規模一度逼近軍隊的數量。

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所長蘇境,二零零零年就曾在大會上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國家為法輪功動用的經費相當於一場國際戰爭。」她強調上面命令要百分之百地轉化法輪功,因此在社區街道、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監獄等公檢法機構,不惜在各個環節投入巨大的資金用於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一九年,整整過去二十年了,正是在中共對於真善忍信仰的殘酷迫害中,令整個社會道德急速下滑,法律條款形同虛設,被放縱的權力逐漸腐蝕社會的各個層面。而當權力對於利益的傷害達到一定程度時,就會發生各種各樣的群體事件。這也是中共維穩費用持續上升的直接原因。

一位知情人士稱,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五年的一個警察,月薪才五六千,但每月能拿到三萬多,趕上重要活動能拿到五萬,週末和平時加班、上街執勤、截訪等等都有補貼,靠的就是維穩費。北京重要活動多,而且活動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就開始準備,所以發到個人手裏的維穩補貼相當多,高出工資數倍。這些不都是納稅人的錢嗎?中共用納稅人的錢豢養警察,反過來迫害好人,使中國成為十足的警察國家。

美國國務院3月13日發布了《2018人權國別報告》,多次提及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人權報告還涉及了中國人權的其他突出的問題,包括:政府強制拘捕、失蹤、酷刑,甚至非法殺害,對記者、律師、作家、網民、異議人士、訪民及其家人進行暴力攻擊和刑事指控,美國國務卿在發布會上抨擊中共在侵害人權方面「無人可比」。

中共不惜花費巨大的民資民財,用於迫害善良,打壓正義,惡行累累,人神共憤。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只有解體中共,讓邪黨退出歷史的舞台,才是終結惡政暴行的唯一辦法。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那麼維穩費只升不降,越來越高是必然的局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