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七日】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大法中修煉已經二十年了,心性、思想、身體等方面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我感到每天活的充實、平和,更感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大法的偉大,心裏非常感激。在此,寫出幾個正法修煉的事例。

一、在火車站,面對檢查,正念正行

在邪黨開十九大前夕,住在武漢市的女兒要我過去幫助料理家務,我就去了。想到自己到武漢去,不認識同修,拿到《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很難,我就想帶點去,於是準備好東西(包括《明慧週刊》、煉功播放器、真相手機),背個包,手提一個裝衣服的袋,還有一袋蔬菜,到火車站乘車。

女婿在網上給我買了票,我急急忙忙趕到當地火車站,拿自己的身份證取了票,順利過了第一道安檢。進了候車廳,一個男警察突然攔住我,問我到哪裏去,我說到武漢去。他要查票,我把票遞給他,他一看就用手一指,說往那邊走。我往那邊一看,有五個警察站在那兒,三男二女,盯著我看。當時,我內心很平靜,一點怕心也沒有,很鎮定,好像他們的存在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大大方方走過去。一個女的就檢查我的袋子,其餘的在旁邊靜靜的看。一開始,檢查手提袋,我的東西正好在手提袋裏,心想讓她看不見。她翻衣服檢查,我心裏求師父:師父,讓她不要再翻衣服了,《明慧週刊》就在衣服下面。她果真不再翻衣服了,就放我走了。

走了幾米遠,我心想,謝謝師父,幸虧沒有查我的包,因為真相手機和煉功播放器就在包裏。剛這樣一想,那個檢查我袋子的女警察急忙大喊:來來來,你的包還沒檢查呢。我只好回去,邊走邊想,讓她看不見手機。我把包坦然的往桌子上一放,把拉鏈打開後,她就看包,還用手到處摸,沒發現甚麼,就急忙說:你快點走,趕車還來得及。我就走了。

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順利的過了第二道安檢後,我反倒很後怕,雙腳肌肉打顫,我就想,這不是我,怕的不是我,我不要。

回想這個過程,有我好的一面,那就是在關鍵時刻,坦然、鎮定、冷靜的對待突發事件,還有此時此刻動的念很正,想到師父,否定邪惡迫害,就破除了邪惡的安排。同時,暴露了我不足之處,那就是有僥倖心、歡喜心、求心、怕心、私心,這些心不是我,我不要,去掉它們,洗淨自己,正念正行。

二、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正念正行

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遇到過博士、教授、教師等有高學歷的人。我只讀過幾年書,面對這些人,我給他們講真相,師父恩賜智慧,有的被說的信服,有的佩服,也有不信的人。

一次,我和一個同修到鄉下去講真相救人,返回的途中,看到一個餐館,有兩個人,一男一女。由於時間還早,我就去講真相。剛停好我的車,就看到開來一輛車,載著七、八個人,來到這個餐館,他們自己動手做飯,有的做這,有的做那,忙開了。我倆就給司機講真相,他明白真相三退了;我就進到餐館裏去講。開始,有人不信。我沒有氣餒,堅持著講。隨後,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士明白真相,願意退出少先隊、共青團組織。她明白真相後,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喊了很多次。我也受到了鼓舞,繼續講真相,後來他們都明白了真相,先前不願意聽真相的也都願意支持法輪大法。

有一次,大隊支書誣告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一小時後,把我劫持到拘留所迫害二個月。我從拘留所回家後,拿著十幾本真相資料,與一個同修配合,到派出所講真相。我從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說起,給他們講真相。派出所裏每個警察一人一本真相資料,每個人都在看。

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體會到,給世人講真相,不能講高,先講共產黨怎麼不好,引導世人願意三退,這樣,世人背後的邪惡操控力量就被解體清除了,這時世人就清醒了。然後,再給世人講法輪功真相,引導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如果世人真的這樣做了,世人就真的得救了。

三、與同修發生矛盾,向內找修去自我

平時,我經常做真相資料,很順利。突然有一天,協調人說,做真相資料的人多了,就不要我做了,我就不做了。到有一天,邪惡的環境更惡劣了,沒有人願意做真相資料了,協調人提出要我做,我心裏就不平衡了。相當一段時間裏,我就是不配合。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知道自己不對。堅持自我,證實自己,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維護自我的私心,想聽好話的心,希望被認同的心,都在這個過程中暴露無遺。可是我當時不知道。其實,這些心都不是我,我不要,讓它們死。

認識提高後,我能理解同修的難處,能為別人著想,就去做真相資料,用心做好,發揮我的長處,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圓容師父所要的,證實大法。

在十九年的正法修煉過程中,我對「正法修煉」有了深刻的感悟,就是按照師父說的要求做,配合同修圓容師父所要的,最重要的是在敬師敬法的基礎上信師信法。這樣做了,師父就恩賜我智慧,講真相救人就有很好的效果。

感謝師父,謝謝大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7/正念正行講真相-383986.html